Datre书籍1 – 第一篇 导言

DATRE: 当这个星球上的男人和女人开始发出疑问:”我是谁?” , “我正在这里做什么?”和“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时,他们正迈出自这个特别的地球生命伊始,就被许多人履历过的这伟大生命旅程中的第一步。这是一场持续不断的进化之旅。

现在,你们都察觉到你们星球上其它物种的进化。你们看着树木生长,动物成长,这河流,湖水,海洋,沙漠和群山,不断改变着,不断在进化中。
但是你们许多都错过了观察你们星球上最有趣的进化——那个被称作“人类”的自然物种进化及其物质身体结构持续不断的改变。
而这是一个你们无法从外表看见的,是在物质身体内部结构里的个体进化。

现在,许多人怀着激情,开始你们所说的去了解你自己的进化。你们开始读书,开始从不同的通灵频道获取信息。

随着时光的流转,“通灵”这个词的称呼也在改变着。有一段时间,你们称它为“灵媒”,然后你们又称它“巫师”。 现在这个术语又派生成“通灵频道”。

在这通灵伊始,一切都是新奇迷人的,有趣且令人困惑的。通常那里有一个非常基本的潜在主题,一个被贯穿始终基于爱之上的主题。

当更多个体越来越追求这样的信息后,他们将很快开始建立起一种模式。他们会选择性地阅读某些书籍及交往某类个体,因为这些书籍与个体能带给他们令他们感到舒适与安稳的信息。

举一个例子:让我们假设他们正步行来到一条河边。他们想要渡过这条河,于是便开始小心试探性地踩着石头过河。但是,由于他们无法从他们的安稳地带中迈出下一步,所以他们就将继续站在那里害怕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不愿再回头,因为已经走了这么远; 然而,他们也同样对目前所呆的地方感到不自在。

在河中间站得越久,他们的安稳地带开始发生变化,而他们也变得更加畏惧前行,然而,他们不想回头,于是开始寻找帮助。

此际,一群被吓坏的人想要避难所,并想要一套明确的可被追随的规则,他们想被告知如何去做。

站在河中的个体想要某个人来告诉他们——他们是应该前进呢还是应该退后?那就是他们在寻求的,希望某个人来帮助他们。

这就是在一个变得恐慌的国家发生的状况。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求别人来帮助他们。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政府,教会和各类组织,会有那些依赖其划定界限并追随其后的个体,因为他们害怕做出他们自己的决定。

你能看到在你们地球上许多国家里的人们在争斗。他们为什么要争斗?他们害怕改变,即使改变可能对他们的将来有益。

在现阶段,你们的世界正在剧烈的转变中。人们对政府不满意,对各种法律,制度和规章不满意。

他们也对自己的现状,财政和人际关系不满意。基本上,似乎在所有的国家里,他们都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

为什么在这个特别的时期,这些不满会浮出表面呢?

因为改变需要发生。当这个星球上的个体认识到改变必然要发生时,随即的恐惧紧跟着就发生了。然后当他们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时,惊慌失措就会蔓延到每个你能想到的方方面面。

你们当中一直有着战争和战争的谣言。

你们当中一直有那些通过统治获得权力的人。

他们利用恐惧作为他们赋予你权利的手段。

但是,那个能够不断地将你们的星球凝聚交织在一起的唯一存在,是那些怀着安全感且在持续开创的稳定基石中继续前行的个体,这将极大地很快影响到他们身边的那些人。

与这些特殊的个体互动,能感觉到稳定,并可将这种感觉传递给其他的人。有句流传了很久的话——一个大师走在你们中间,而你们却不知道他是谁。

这些“大师”的改变不在外表。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工作,表现及生活。他们融入所有人类中。只是简单地与这星球上其他的个体接触,改变就会发生。

这是在你们的星球上,能够被物质层中的其他个体改变的唯一方式。他们散发出那种能被人们感受到的安定与平和的气息,甚至不用说出一个字。

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想知道该怎样服务于大众。许多人想成为疗愈者。许多人想成为通灵者。人们都想帮助其他的人。

然而那个你最能帮助的方法 —— 不仅仅是帮助与你沟通的人——而是帮助所有在这星球上的人,这个方法就是去了悟你是谁,这样你才能信步地沟通在人群中 / 这样你才能自信地沟通与走在人群中。

现在有一件很容易被忽略的事情是: 在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座大厦爆炸期间,这大多数的消息和悲伤都发生在你们美国。

然而,在被摧毁的建筑物和飞机的乘客中,还有来自其他86个国家和地区的人。

那事件对全球都有一个巨大的冲击,因为它表明,每一个国家都是易受攻击与脆弱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这些国家出于他们共同利益的考虑,正开始越来越靠拢在一起。

美国作家/哲学家梭罗有一首诗,大概是这样的:

“时间是我垂钓的溪流.我饮用溪中水,看见了溪底的泥沙并推测出溪流的深度。小溪很浅,流水匆匆而过。我的现在流逝了,永恒却依旧。”

正如你所看到的,在你们的星球上,总有那些一直在不断学习更多有关物质层的,以及他们的存在状态与自我进化的人。

总有那些处于“长矛尖端”上的人在改变着人类物种的进化模式。

这些个体的表达也许简单的如诗歌的字句一般,但那些正在观察进化的个体将立即辨认出它来。

这只是少数几个你可以观察到自己的进化并享受其中的方法。

星球的进化和物种的进化都是极为重要的,然而,个体的你的进化才是我们的主要关注点。

通过了解你自己,其它的种种进化事件就将被看得更加清楚明白。而生命将成为一个有趣的旅程。

所有的一切都在于你对生命进化的了悟及表达。

问题: 组成DATRE的存在体,与发出我们“生命火花”的存在体是同一类的存在体吗?

DATRE:  不!肯定不是!我们来自宇宙。在完形全息浩宇的认知中,我们一“诞生”就在做我们要做的。我们每一个都处在不断地“Doing(做)”的模式中。
我们说过你们无法存在于我们所存在的方式中。因为所有我们的一切,用你们的术语来解释就是:只要一想到,立即就能做到。

你们无法在那样的原则概念上生存。在物质层,为了感知,你们将所有事物的活动进程放慢。这就是为什么物质层非常吸引我们,因为它太慢了。

通过使事物慢下来的这样一个机会,你就可以与其他大多数的事物有一个物质层面的互动,比如一个房子,一条船,一辆车,或其它什么。这样你们就拥有了一个独特的“专注”机会。那就是关于物质层的一切,它是一个不同的聚焦。

在大宇宙中的我们,每个都有不同的关注聚焦点。但我们涵盖的关注焦点范围比你们所能想到的要多得多。这聚焦点可遍布任何我们想关注之处。然而,你们却选择聚焦专注在一个非常窄小的体验地带里。

你可以在同一时间有意识地在两种存在形态里聚焦你的专注力,并知晓你正专注于两种存在形态中,当你达到这一点时,你的觉识将会取得巨大的进步。
那是可能的。它将会成为这个星球上的真实体验.

也许对你们来讲这还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因为你们太习惯于通过一种物质结构状态来工作了。但我们的工作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同时也分布在各自善长之处。所以这其中还包含了比DATRE更多的内容。

我们当中有许多甚至无法通过这个信息频道交流。由于他们所工作的领域无法用地球上的术语描述出来,因此他们就无法成为DATRE中的一部分,仅仅是因为那无法转译。

问题: 我们向你们学习了很多。你们能从我们这里学到什么呢?

DATRE: 它是一场用来观摩的很有趣的表演。甚至更有趣的是,当我们能够下来并通过物质身体眼睛来看及在一个物质结构中移动时,你们想不出那是多么的令人振奋。

你看,在这宇际中是没有颜色的。我知道人们都会对此感到失望,但这是真的。

因此,要能够进入物质结构中,达到聚焦在眼睛上的那一点,看到存在于你们星球上的光和色彩,这是我们无法向你们解释清楚的“兴奋体验”。

那也是为什么我们(DATRE传导成员)总是变来换去的原由。因为我们当中每一个都想下来体验体验。

所以你看,我们当中下来进入物质结构层的每一个都是不同的频率振动结构模式,因此每次进入物质层时,都要不断调整这个传导者的物质身体结构。
不管怎样,这都是十分令人兴奋与激动的。

问题: DATRE,你们在宇宙中的职责是什么?你们只存在于我们这个宇宙中吗? 还有,有谁或什么在你们之上?我知道没有等级制度,但你们大概明白我说的意思。

DATRE: 好吧,再次的,如我所言,你们总把一切都当做与物质层有关的。我们做!(We do!) 

我们不解释我们做什么。如果能够解释我们所做的,那无论如何都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要做出任何关于“我们做”的解释,这么做是非常困难的。

我的目的,现在这个传导身体中说话的我,我的目的是想使你们的物质头脑尽可能扩展到那个足够的认知点,这样你们就能多少了解一点关于所有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现在,在任何时间,我都可以撤出这个(传导者的)身体,将有另一个DATRE进入这里。这另一个DATRE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议程。他们可能有一个特定的议程,要将他们观察到的东西带进来。

我们中的每一个,在使用这个(传导者)身体时,都有着不同的意图和目的。因为你们只能看到这些文字而听不到声音,因此你们不知道这里一直都有不同的事情在发生。

然后你看,因为Aona(传导者)达到了她喜欢的那个感觉点,因为当她回到身体时,那种感觉非常的刺激。

也许她发现身体有点点失衡,但她觉得这很有趣。我们享受这个过程,所以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不同的信息可以提供。

问题: 在这原始的起源之上还有任何其它的源头吗?

DATRE:我们不知道你所说的源头是什么意思。

你看, 你又在以一个上帝的原则来思考问题。如果你仔细地觉察那些问题,就会发现我们一直在回避它,因为这对许多人而言是一个痛点。

你们看着一切万事万物,仿佛那儿必然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神,或无论你们想如何称呼它,认为是它创造了这一切。这就是我察觉的那被问及的问题来源所在。但事情不是那样的。(那种“创世”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要使一个宇宙进入运行并持续不断地运转,须要我们共同的结合合作。所以那儿并没有独一的(创世者)。

所有你们的宗教,及所有的教义,他们似乎都是基于一个单一的源头观念。换句话说,你们有大爆炸理论,然后那就成了所有一切发生的起源。
然后有独一(源头的神或什么的)照顾着整个一切。这只是你们地球的观念,它不是一个完形全息宇宙的原义准则。
即使在你们的“泡泡”宇宙中,也并非是独一(创世)原则类型的状况。

问题: 是否有与我们的物质世界相似的其它星球呢?或者每个物质世界都各有各的不同?

DATRE: 每一个都是独特的,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星球上,你们有这样的身体。但你不会打算去另一个星球并且找到像你们这样的身体的。
你们是独特的。你们的个体和集体进化都是独特的。从这物质概念到每一个原子的概念,再到我们那些DATRE中的“存在”以及那些类似DATRE的”存在体”,所有被梦幻、体验、创造过的一切都是独特的。

没有任何的两个能是一样的东西或造物存在,否则一切进化都将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