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五章 – 大脑

现在,你们通常无意识地把你们称之的大脑视为理所当然.你们的大脑相当迷人.如果你能停下来并思考:是什么存储于你的大脑中?

从肉体形成的最开初,你的大脑中储存了什么呢? 你所拥有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你们的反应是对”画面”或对”图像”的反应.

孩子们使用几乎卡通的方式对能量模式做出反应.那是他们对这些能量模式的解释.

你看着一个孩子.他那又大又亮的眼睛看着一切,着迷于一切,所有这些图像都被存储到大脑中.

存储后的图像将提供之后的关联,包括你们的口语词汇,以及后来能书写在纸上的语言.无论是字母单词,还是数字符号,对大脑而言,它们都是一种象征符号.

当你开始教一个孩子时,你拿着一个杯子,杯子里有他喜欢的东西.

然后你把杯子放在孩子面前,并说:”杯子”-这时孩子就会建立起一个连接.

每当孩子看到这个特定的配置,若他们能发出一点声音,他们就会说:”杯,呗,呗…”他们可能无法发出整个音,但他们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们想要那个杯子.

首先是图像,然后才是文字.当他们长大一点时,他们看着一本图画书中画的杯子.然后你指着这个杯子下面标注的单词,对孩子说:”杯子,杯子”,你先指指杯子,再指指单词,然后一个关联就建立起来了-就这么简单.

另一个例子是关于盲人孩子的.有人递给他们一个杯子,并说出杯子这个词,然后让他们用触觉感受杯子,接着一个与”杯子”这个词之间的联系就建立起来了.

还有那些听不见的人呢?

那些能够读唇的人,他们到底在读什么?他们阅读的是嘴唇形成的画面,因为他们无法听到.

有人站在远处就能完全知道别人说了什么,他们非常擅长这点,因为他们训练自己能够阅读嘴唇的画面.

接着继续超越这一水平,还有人无法听见却能使用手语.他们使用手指的姿势为你展示一个图像.

由此,你能看出你们的身体是多么有趣与迷人吗?那儿有多少你可储存的画面.你的整个理解来自你从能量模式中为自己创造的画面.

我们还有其它的接收体吗?

皮肤是一个很大的器官,因为它能记录各种各样的触觉数据.

一个侦探或警察会一遍又一遍用同样的问题,询问那个目击到了某个谋杀/事故/事件的人.

其中一个原因是,那个被你们称之为”气场”的你的一部分,能获取并在头脑中记录下所有的事件,声音,气味,味道等;这些都是眼睛不一定看到或耳朵不一定听到的东西.

眼睛只能记录下你身体体验的一小部分.

有人说:”嗯,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点” – 他们真的知道吗?你们真的停下来思考过这个过程吗?

大脑100%记录下肉体的每一个体验.当一个新的轨迹在大脑中形成时,它不会消除或覆盖旧的轨迹.若覆盖或重写旧轨迹,你们的记忆很快就会大量变模糊.

大脑是一个收录机.你出生时它开启,直到死亡后才会关闭.它收集讯息.因为你们不止在一个时间线或一个现实世界中运作,大脑是不受时间限制的.

它能够往前和往后收集信息,能够带给你任何你感兴趣想搜索的主题,无所谓任何时间顺序.

可以这么说,你们以一个脊状的事件次序来设置你们的日程时间表,而大脑则会调节以适应你们的速度.

眼睛先计划投射,然后你才能看到;耳朵先计划投射,然后你才能听到.整个物质身体在它自己周围计划投射出你的整个个人现实,包括身体自身-然后你才去感知它.

而在你周围的画面,你观察的越多,就越容易遵循它的模式.几率与可能性不断被选择投入运作中.

就是这些投入运作的几率与可能性创造出你的画面,或你的幻相,或你所呈现的世界或任何你想使用的词语.它都是一个由你创造的心理结构.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两个人能够看到一模一样的东西.

你只能看到你所投射的.这就是为什么同一个房间里的2个人无法看到同样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

这个问题被提及过很多很多遍 – 但它是一个非常难以真正理解的句子:你创造你自己的现实/实相.

当然,由于你投射的画面是你在物质层工作生活的画面,你不能为了你所投射出来的东西而去抱怨别人.虽然你与别人之间拥有持续的互动,但你看到的唯一画面是你自己的.

为什么那儿有些事件我不记得了?

大脑是根据它们的情感容量或情感内容来回忆往事的.有人跟你提及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但你却不记得它.对做为个体的你而言,那件事情没有包含任何情感内容.

有多少次你听到别人夸你:”你的想象力真是生动丰富!” – 你到底在做什么呢?你在”想象”,把画面变成语言.你使用描述性的文字为别人描述你所看到的画面.

当你使用想象力时,就能允许你在这个现实世界中运作.你说:”哦,我的眼睛看到了这个”- 你的眼睛所看到的,只是你摆放在自己面前的想象或投射出来的画面.

有人告诉我说,我们拥有不止一个大脑.身体内的多个大脑控制局部功能.你们习惯把你们的身体当做一整个东西.但这些身体可是经历了许多发展路径才达到今天这一点.

物质身体内的每一个系统中都有一个大脑.这使得它能够自动运作.

每一个系统,包括心脏,肺,肾脏等等,都是独立开发出来的.当需要某个特定的功能时,这些系统就会被添加进来.

举个例子: 如果你不呼吸的话,你就不需要肺.

当你开始真正生活在物质存在中时,你将发现你开始在日常生活中逐渐转变,离开大脑的喋喋不休.

当你变得觉知你在物质表达中是如何教导大脑与身体时,这种转变就将是一种很有趣的经历.

现在,在梦境中,你连接上”梦境者你”,并与之一起工作.你能通过物质大脑带入多少信息进入物质层呢?这就是你的主动行为产生的地方.

你从你的内部心灵处带入物质大脑的信息量,就是你运作的来源.

这也是为什么事情会变得混淆不清,因为梦境中都是符号而不是语言.内在心灵解译符号,再把它们带给你的物质大脑,也就是你的电脑.

就好像你使用电脑,如果你输错了一个点的位置,或你把”a”变成了”o”;有时它就能改变整个上下文的解译.

我在死亡地带中还有大脑吗?

既然你会为自己创造出一个暂时的伪体,那么那个伪体也包含一个大脑.这个伪装的大脑是根据你的物质大脑复制出来的复写本.正如我们以前所说,没有什么会永远丢失.

有些人在与死亡地带工作,他们拥有更好一点的感知与更好一些的信息.

他们在跟自己寻找的特定内容工作 – 并不仅仅只是通灵.

这些人就好像,比如爱因斯坦和特斯拉,梵高与莫扎特.这些人都在与死亡地带的信息工作.看看他们所做的吧,他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应用这些信息.

你们中也有许多不同的艺术家与死亡地带的信息工作.

在死亡地带,总有人正努力致力于完善某一特定的领域.
当那些在生活地带工作的人寻找信息时,他们就能连接上这些死亡地带的人,从而带来独特与不同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能够如此超前,因为他连接了未来.你也可以这么做,只是大多数人对此并不感兴趣.

我想说,97%的人都在与群体意识工作.只有很小一部分不是.这也是为什么一切变得停滞不前.

我们遇见你们从电视或电影中所获取的兴奋,比如哈利波特,指环王,星球大战等等.人们还能通过书籍获取兴奋.

从中,你可以看到一种覆盖所有年龄层的人类新进化的开始.举个例子;

阅读[哈利波特]丛书的人,不仅只有孩子,还有成年人. 他们不仅只是陪着孩子一起去看电影,同样也会单独去看.

[指环王]与[星球大战]也是一样的.

为什么这些节目如此受欢迎?

因为它们能允许你们去探索一个来自这个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这些节目使用不同的方式,使你们触及到被你们称之的:未知,无解,神秘与谜团的领域.而这就是你们开始探索的地方,因为你们已经厌倦了重复.

在上一个世纪,你们拥有许多重复的人生.你们已经使用了所有你们能够想到的物质含义.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们都熟悉前世回溯,并对此着迷,不仅是因为你们想要曾经当过大人物的自己.但是,当你像这样接触入另一个现实世界时,你将如何对自己或其他听众解释呢?

如果在回溯中,除了一些文字符号以外,什么都没有的话,我不认为你们会想进行前世回溯 – 因为这太无聊了.然而在回溯中,你们能够看到画面,能够与之关联 – 也许不是正确的关联 – 但它是适合你的,是能够让你试着从中学习的内容.

你能够在这里完全享受存在的唯一办法,就是去觉知你所玩耍的这场游戏的有趣性.你还可以观察物质身体与地球是如何在一起工作的,那儿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

大脑只能联系或关联它所记录下的内容.所以,为什么不能将这些已经记录在大脑中的内容,以新的有趣的方式重新体验呢?

如果你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那还有什么可学?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感到幻灭,不再感兴趣,想知道该如何离开这里- 进入他们所谓的天堂,极乐世界,或任何他们觉得更美好的地方,因为他们不喜欢这里.

从前,你们当中也有人一度开始与扩展的心识工作,以寻找新的现实世界.然而,那些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人却无法像那些个体一样,进入那种扩展中.
因为吸取群体意识的人们数量庞大,超越了那个特定的探索(扩展心识),所以他们就去做他们能够做的,能够直观看见的东西,也就是被你们称之的工业革命.

这就是那时你们的进化所采取的方向.你看,在那一点上,你们已经进化成了不同的存在.你们改变衣服,改变运输,改变住房,改变管理食物的方式,改变了很多东西.

你们的身体也经历了重大的变化,特别是在进入新世纪的最后几年.

你们的身体结构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你们已无法生活在”坐在四轮马车上穿越大草原”的时代了.那时的孕妇在小马路上分娩,而今天的妇女则无法应付.

男人们无法建盖房屋,猎取食物以及做所有其他的事情.

今天你们没有持久力.当然,你们在健身房锻炼,在马路上跑上跑下,但你们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的身体耐力了.

你们改变了身体-然后,这一切就变成:若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

我可以做多少种不同类型的衣服?或我能创造出多少种不同的交通工具?

目前,你们几乎已经探索到了这些领域的末端.

那儿有一个想了解更多的潜在渴望,而你却认为要离开这里才能发现它.

你们最重要的科学所进入的方向,将证明你们不是真实的.生物学与DNA的研究将带领你们进入虚幻与非现实的领域.而那才是你们真正想要的,你们想觉知到你们不是真实的.

理论上讲,如果把你的手无限放大,你就能看到手上的缝隙.若你们想超越这点,你们就会问:”当然,我们不是真实的,那我们该是什么呢?” – 这就是你们的科学将进入的方向.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宇航局NASA感到焦虑.因为那样的研究将使人们远离对机械的探索,而进入生物领域,这才是真正的探索将发生的地方.

男人和女人都渴望改变,因为他们不满足-他们没有成就感.那些男人和女人一周七天,一天工作8个小时或更多.他们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因为他们需要钱才能做他们想做.

那么,每当晚上回到家时他们会做什么呢?男人寻找他喜欢做的事,女人寻找她喜欢做事,他们都需要满足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上班的女性喜欢她的孩子,因为她上班时没有与孩子在一起.她们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

所以当她们回家时,她们享受与孩子玩耍的时间.孩子们也享受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因为他们总是不在父母身旁.

你们满足了身体.但在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个体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深层的渴望 -渴望知道!

你们已经达到了一个你们如此之快就达到的地方.但现在,那儿剩下了什么呢?个体们开始厌倦物质层.你们需要进入另一个方向.

而那个方向将是什么? 探索!很久以前,你们已经忘记了一个基本的元素 – 就是去询问”为什么?”

而你最好的朋友是谁?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大脑.它存储记录你的所有事件,过去,现在与未来,以便为你创造出新的画面.

Datre书籍2 – 第四章 – 信念:城里唯一的游戏

物理学家让你把一张纸折叠成一个纸球,然后尽可能去压缩它.不管你怎么压缩,纸球中都会保持大约75%的空气.此外,每折叠一次,它的折边就越多.

这些折边越小,就越难被挤压,因为它的结构变得越来越坚硬.

我们试着一点点带给你们信息,以形成属于你们自己的”流动框架”.我们不断重复”流动框架”这个词.

从上面举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个结构将像那样变得越来越僵固.因此,模式的重复也越来越僵化,就很难使之改变与不同了.

那么,”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指一群个体们普遍认知的信念.只有当一个信念保持住其有效性时,一个事实才是一个事实.

当一群个体们与你所相信的一样时,”一个事实”才会产生.

在过去的时间里,许多提出的事实被推翻,已经不再被认定为是事实了.

当一个不同的信念被发现后,若其他人也对此保有相同的共识,那么一个新的事实就会产生,并淘汰出旧的事实.

而真正的事实是,你同时存在于生命(或你这一生)之内与之外.你既处于各种不同的生命(或人生)之间,也处于生命(或这一生)当中.

你们创造者生来就知晓该如何从大量可利用的能量中创造出”形象画面”,也就是物质层.然而你们却使用了一个顽固的信念,认为”形象画面”与”物质性”是相反的来覆盖自己.

而就是这个对实相物质化的强烈信念,导致你们无法允许自己记得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由粒子宇宙中可利用的大量能量创造出来的画面.

同时,你们生来就能与能量工作,但你们却阻止了自己的知晓.所有的岩石,植物,动物,鱼类,鸟类和人类,都通过信念系统汇集与过滤情绪.信念系统能够改变物质层中所有的情绪反应.

如果一块岩石不相信它是块岩石,它就不能成为一块岩石.如果植物和动物不相信它们能够生活,成长和体验,它们就不能.

与你一样.你相信,你存在,因此你就存在.你们与岩石,植物,鱼类,鸟类和动物之间最显著的差异,是你们信念的丰富性.

人类,在物质层中,唯一具有超越基本信念之外的信念系统.

想象力是什么?

当你仰望天空时,你看到太阳,月亮和星星等等,你所做的,就是拣选出你为其贴上标签的能量模式.但它们依然是你想象出的那些能量模式的形象画面.

你在天空中所看到的星星,那只是你察觉到一个看不见的能量画面,再通过你的想象力,把它转译成被你们称之的星星.你们看到的行星也是一样的,都是你将其想象成为你的行星画面版本.

你,在体内,创造一切你所看到的.你觉察能量模式,并投射出那个模式的画面,然后为自己的画面上色.

你看着一棵树.那是一种看不见的能量模式,而你将其转译成你想看到的树的类型.没有两个人能想象出一模一样的树.

人类,动物,鱼类,鸟类也同样如此.一切都是你个人的察觉与所见.那只是你将能量模式想象成为你所认为的,和你相信它应该是什么的样子.

你看着一只猫,一只狗或一头奶牛等,你能从中看出那些动物的美好,因为这些画面是你从那个动物的能量画面中挑选出来的.你是那个唯一填充这幅图画的人.你以你想要的方式,描绘出这副属于你个人的动物画面.

有人能从一个角度看出奶牛的美丽;还有人能从另一个角度发现奶牛的美;接着剩下还有人以另一种方式说:”它只是一只动物”-他们无法看到这只动物的美丽,因为他们对奶牛不感兴趣.

你看,那只是你所获取的能量模式,你创造你自己的个人画面.如果你家中有5个孩子,那么每个孩子都将以不同的方式察觉父亲与母亲.

孩子们获取这些能量模式,并贴上自己的个人标签.他们把不同的特征放入这些模式中,以匹配他们所感觉到的父母画面.而这幅画面对5个孩子而言,都将不同.

当你用相机照相时,无论是胶片相机还是数码相机,相机获取的是你所照之物的能量模式.然后,当你看相机照出的照片时,你根据你相信它该成为的样子,想象出最终的成片.

没有什么看得到,没有什么感觉的到.只有你的信念为你创造出你所看到,感觉到,接触到和听到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当你改变你的信念时,你所想象的世界就将不同.

你不得不想象身体是真实的,而不只是一堆弯弯曲曲的线条.这些都只是心理结构,所以你不得不相信它是真的.只要记住,你不是身体,身体只是你在物质层体验的载具.由此,你能看出信念是多么重要,多么有利吗?

若不改变你的想法,你又该如何改变你的信念呢? 有多少次你听到一个客人对服务生说:”给我来份和以前一样的”-若这样的话,这个人将如何进化?他们已经为自己找到一个舒适地带,并且不想离开.

他们的进化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延迟或停滞了.

“你的梦境者部分”和”你的物质层部分”并不是2个不同的表达.”梦境者你”为”物质层的你”选择几率与可能性.

这些几率与可能性取决于”物质层的你”所进化的目的,意图以及方向.也就是那个通过物质层进行体验的你的部分.为了让你以任何你想选择的方式演绎几率与可能性,这些选择永远都是你的.

如同物质层中的你,梦境者你也在体验自己本身.可你们如此专注于在物质层中,以至忽略了一直在那里的梦境者你的部分.

举个例子:

就好像你把一只手放到口袋里,然后忽略了那只手.你对自己说:因为那只手在口袋里,所以就不可再用了.

你们是如此受制于你们的身体,以至在睡觉时,也试图监视做梦时的体验.我们之前曾说过这点.

你们所做的是:当你处于做梦状态时,你实际上正调频与连结上梦境者你,一起探索不同的戏剧.

你们说:”这是梦境者你的信念系统” – 不,它是身体的信念系统.

当你获得一个信念系统并分析它时,它可能并不以任何形式或方式属于你,你只是在物质结构中接受它.它不是梦境者你的信念系统,它是身体的信念系统.

有人谈论出体旅行.身体的生物组成部分中含有一个机制,能够允许你的部分觉知离开身体并返回.那个机制同样存在于动物体内.它们能像你一样进出身体.

当你出体时,你的觉知能察觉到许多不同种类的经验.但问题是,你已经将你的身体物质结构组织到了某一点,以至当你再次回到体内时,你需要立即遵照你为自己建立的标准,使之成为一个理性的体验.

你所拥有的实际体验远比你在体内所察觉到的宏大很多.让我们这样讲,你把自己的体验塞入一个盒子中,然后说:这就是所发生的,它就是那样.

当处于出体体验中时,你的觉知所体验到的远超你的想象.这与睡觉是一样的.因为你们已将身体精炼改造到了某一点,以至一切都需要经过你所建立的信念系统,你们不允许自己在这些领域有任何幅度的自由.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你越允许,你在物质层中获得的体验就越将宏大.觉知不会以任何方式限制你.觉知探索的方式数不胜数.你把它紧紧束缚在身体中,并说:”哦,它就应该是这样,因为那是我所相信的”.

所以你看,你们没有允许自己表达出包含在身体内的自然生物本质.

梦是扩展的体验.若你不限制梦境,不去严密监视它,而是允许梦境,允许你的觉知拣选出众多的体验,你就能把更多的”梦境者你”带入物质层.

当你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时,你就将改变你的信念系统.而在信念系统的改变中,你就将获得更多的允许.你将拥有更多不同的体验以改变你的信念系统.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越允许你在表达和体验中的自由度与灵活度,你就将成长,扩展与无限.在体内,唯一限制你的因素是,你假装你的身体就必须是这样.你不允许你的身体为你的益处而去体验.

这就是记录梦境日记背后的原因,以帮助你持续扩展体验的能力.

这样做的越多,当你开始观察,你就将看见改变.这是一个改变的过程.

我们试图告诉你们许多不同的方式以扩展你们在物质结构中的觉知.

成为越来越多真正的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观察,因为它是最简单的办法.问题是,你们还是不允许自己自由的观察.

在每一个我们能想到的实例中,你们总想让一切符合.你们说:”那并不意味着什么,没有意义”

不!若你不以它所是的样子去看待它,那它就没有什么意义.而这,就阻碍了你所寻求的发展.

你和你们的物种进化,如此而已.

Datre书籍2 – 第四章 – 信念与Ego(小我) / Egoic Self(自我本身)

Ego是从哪里来的?Ego曾经的发展阶段有哪些?

一开始,你们与一些非常初步的,简陋的小身体玩耍并彼此互动.

由于这些小身体的能量模式,它们会被其它的小身体吸引或排斥.接着更多处于这些小身体中的个体们都想与你玩耍,就像在沙地中玩耍的孩子们一样.

或者如同你们当中想一起打棒球的孩子,他们都想加入这场游戏.

当越来越多的其他个体参与到这同一场游戏中时,你们就开始形成一个”信念系统”.

举个例子!

当你看到某个个体的特定模式时,你就能记住那个模式.

比如说突出的下巴;没有耳垂的耳朵;或其它可被辨认出的不同物理特性.

你看到一个尖下巴的人,发现这个人的性格非常坚定.下一次,当你再遇见一个有着尖下巴的人时,你想:”哦,他是另一个尖下巴”

然后,你发现这个个体同样有着坚定的性格.再接下来,你可能接连看到五六个有着这种性格的尖下巴,于是你就说:”那就是尖下巴人的特点”.

“如果你看到尖下巴,那个人就一定是个非常坚定的人” – 在物理系统中,你就形成了一个新的信念.

你看到一个人的眼距非常接近;然后你又看到一个眼距接近的人;接着你再次看到一个眼距更近的人.

于是你说:”哦,所有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 于是另一个信念就进入你的物质构造中了.

当这一切变得越来越清晰可见,随着小人儿的身心成长,他们就需要一些办法来记住不同的信念.结果这些办法使很多东西都混淆在一起,达到了越来越困惑的那点.

在这个发展阶段上,身体所拥有的一切就是大脑.大脑是个存储系统.

作为存储系统,大脑只有基本的组织能力.而在那之前不久,大脑是无法将信念和与之相关的情况匹配起来的.

于是你们的创造者核心本我开始与其他的创造者核心本我沟通,并说:”真的,我们需要解决这个情况”

于是他们说:”好的,让我们做点什么吧.让我们为信念系统做一个容器”.

这个容器就用来装载与个体身体特征有关的信念.

他们说,这非常简单.就像我们与粒子工作那样,把所有粒子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原子.

我们不需做更多,只需遵照相同的原则,把个体特征的信念都装入一个随意的容器中即可.而这个容器就称之为Ego.

你越与Ego工作,就越能看到这些小小人类的发展.

当这一切开始发生时,你们的戏剧就形成了.别人为你设置剧本,而你与其他个体参与演出.我们之前曾谈论过这些内容.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戏剧并不总是符合你的信念系统或你的情感系统.

于是你们说:”我们真的厌倦让别人为我们设置剧本了.我们感到自己在被操纵.干脆让我们创造自己的剧本吧”

好,若你想创造自己的剧本,那就去尝试看看它将如何工作.可在当时,这一切相当混乱,因为你们还没有办法挑选出你想要的戏剧或戏剧部分.

随着小身体的持续发展,它与你们剧本之间的关联也就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意识中包含所有的几率与可能性,你能在自己的剧本中使用它们,但你还需要一些办法把这些信息带入你的小小物质结构中.

于是创造者核心本我们召开大会.这场大会需要讨论出一个办法,就是如何做出一种连接,以使我们能够从”梦境者你”所在意识的几率与可能性中获取信息.

你该如何让那些信息进入这些小小的物质结构中呢?

被我们称之为Egoic Self(自我本身)的部分,是”梦境者你”认知为自己本身的部分.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形成另外一个载具,如果你想那么称呼它的话.与意识类似,它能同时存在于身体内部与身体外部.如意识所做的那样,它能成为一座桥梁,一个传播者,一个帮手,”梦境者你”只需展示它并让身体内的意识接收它即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像这样可以组织的东西.

于是我们在这两者之间发明了这样一座桥梁,我们赋予了它大量的活力,以便能使你真正理解基本的几率与可能性.要知道,这些基本的几率与可能性最初看起来并不包含太多信息,只是一堆材料/原料而已.

物质结构想寻找几率与可能性,但它不知该如何寻找.而这个发明的桥梁就能帮助特定的物质结构拣选出看起来符合它的几率与可能性.我们将这个桥梁的一部分放入”梦境者你”,另一部分则放入身体中-我们将之称为:心灵.

处于身体之外的”梦境者你”的那部分心灵,将与身体之内的心灵沟通.

以这样的方式,在了解了一些来自物质结构的目的或意图后,它就能够帮助身体之外的”梦境者你”从你的几率与可能性中拣选信息.

在这个基础上,你就能尽量以最好的方式描绘出你想演出的剧本.如同身体之内与身体之外的意识,身体内与身体外的心灵将共同合作,帮助你决定,以实现你想实现的目标.

在那个时候,你们已经有了一个目的与意图.处于”物质结构中”和”几率与可能性中”的心灵,将试着以最好的方式为你解决你想在物质层实现的目的与意图.

Ego,是你在物质层表达所使用的信念容器.它直接与身体之内的心灵工作.

是Ego将你投射为戏剧中的演员.它使用心灵和物质结构中的信念系统投射出你在其中演出的外部世界,以实现你希望在那个特定的一生中达成的目标.

Ego是你的一部分,它直接处理你目前所在的这个特定的物质层生活.它是你的个性中一个特殊的部分.它的适应性非常好,因此随着你的进化,你的个体表达也会进化.

这是”物质结构内的Ego”与”你个人的外部世界”之间互动的结果.Ego是将你的日常体验维持在一起的粘合剂,它能在你的剧本中造出与表达出你.

你们通常认为,任何一个人对事件的情绪反应,无疑都由那个人的个性或人格来决定.

这不是真的!你看,你们认为自己只有一个人格,但你们却还有着从未探索过的更多人格.

你们有很多,很多,很多个人格.他们说:”那个人显然有个惹人厌的性格” – 但他们所看到的,只是那个占主导地位的讨人厌的人格.

他们还能看到一个总是乐天知命,随遇而安的人,那也是他们看到的一个人格.

你们具有多重人格.若你不喜欢你目前展示的人格,就对这个人格说:”请走开让我单独呆一会儿.我想让另一个人格进来为我表达”.

如果你能够带着目的与意图那么去做,而不是随口说说;若你真心想改变的话,那个个性就会改变.

接着你只管去做自己的事,然后,你将感到一种小变动,一种转变.若你是一个观察者,就能发现另一个人格正在你的物质结构中进行表达了.

再次的,要做到这点,你需要知晓”你在哪里”和”你想要什么”,才能改变你感到不舒服的状况.你并不是只看着你的人格,并做出被动反应.

你们从来不去观察它们.

看,一路上总有许多小小的线索.那些观察的人开始从中获取乐趣.它们才能改变你的生命与生活体验.

这个物质构造中还有相当多超越你们想象的东西.

有一些事情,你很容易使用一个信念系统去对付或处理它;然而还有其它的事情,就不那么容易对付了.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身体需要被训练,需要被教导.你的整个生理结构,也就是你的身体能够以多快的速度改变,取决于你自己能够做多快.在你们称之的信念结构中,那儿还有相当深层或根深蒂固的信念.

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己被拉扯入许多不同的方向.如果他们只听从外界的意见,就会感到困惑与不舒服.你们一直不断从内在带给自己信息,试图平衡或调整你们从外部接受的信息.

你的内在信息是非常简单且不复杂的,而你从外部接受的信息则需要经过你的信念系统.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的是,在你们信念系统中最大的一个影响,就是Ego.

Ego说,当我想要的时候,我就要我所要.Ego为你的信念系统着色.如果你把颜料画在身上做人体彩绘,你不会介意,因为你知道你可以将颜料洗掉.

但一个为自己画人体彩绘的画家,若他把身上的颜料当做自己的一部分,他就无法真正看清自己是谁.

Ego就是为你的信念系统着色的颜料.Ego为信念系统上色,这一点多次被指出,因为它是最难以被辨认的部分.

这也是为什么内在信息需要与外在信息调整并匹配的其中一个原因.

Ego很难被发现,因为它已成为你生命存在中的一部分.自从你们人类开始,Ego就一点点,渐渐地,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人类群体互动被表达出来.

你们所携带的身体基因讯息已经被Ego着色,传递了一代又一代.所以,努力让你的内部信息与外部信息保持尽可能的清晰.

不要试图把它们生拉硬扯符合在一起,单独去分析它们,并对你做出的决定感到舒服自在.
———————

以下是[Datre英文版-168]的一部分,关于Ego(小我/自我)和Egoic Self(自我本身):

问题: 我对很多通灵中所描绘的”Ego”感到困惑.请问你能够解释清楚,人类的Ego到底是什么吗?

DATRE: 好,”Ego”这个词被错译成2种不同的含义.因为你们星球上的个体,特别是现在的人,都想很快就获得”答案” – 他们瞬间就想得到答案 – 所以你会发现他们总会跳过自认为不重要的部分,或从来就不去仔细分析.他们将这2个含义混淆在一起.一个是Ego(小我/自我),而另一个则是Egoic Self(自我本身) – 2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让我们这样讲,Egoic Self(自我本身)组成了物质层中的你,这就是你的整个”存在”.而Ego,是你们在出生到死亡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每个人都有Ego,而你们唯一提及Ego时,是你们听到别人说:”他肯定有个强大Ego”的时候. 换句话说,你们总是把一个自大的,知道所有答案,总是对的,或一个具有活力个性想”推翻”其他个体的人当做具有Ego.当你听说一个人有Ego时,就不乐意不喜欢.但是每个人都有Ego.这是你们的”个体”进化发展的一部分.

那才叫发展.你们来到物质层出生,你的整个进化来自于一个个体”他自己”想用怎样的方式去认知”(真正的)他”想理解的内容.你可以在”一生”中接受或拒绝任何信息.换句话说,若有人说:”那小孩真古怪,又淘气又卑鄙”.当这个小孩听到这句话时,可能会做两件事: 要么变得越来越古怪,难以管教;要么说:”哦?那不是我现在想发展的方向,那不是我想做的事”-然后改变就发生了.

你会问:”好吧,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 – 那可是令人吃惊的,一个小孩出生时知道很多事情.谁说小孩子没有任何认知或看法?小孩之所以成为一个小孩,是因为他们被教导要成为一个”小孩”.小小孩是非常聪明的,为什么不能呢?记住,你”不”是你的身体,你”不”是你的身体!你住在物质结构中,通过这个称之为”身体”的物质结构进行体验.身体不是真正的你,这对你们来讲是一个很难的概念.你们总想寻找令人感到惊讶的事情,那为什么不想想当一个个体进入婴儿的身体,想使用身体运作时的感觉呢?你们从来不去想这些.你们无法看到那儿到底真的发生了什么.

若从这个角度去看,一个”聪明”的个体尝试在婴儿的身体中工作,并通过身体的成长,以达到能成熟使用它的那一点.也许,若你对小孩子在婴儿体内的成长有那么一点点概念的话,就会对婴儿的身体产生一点点怜悯.当你们跟小婴儿说话时,听到他们依呀学语,无法讲的更清楚 – 但是,如果他们能说话的话,也许你就会惊讶地听到他们说:”你们怎么回事?我才不傻呢”

觉知这些发生的事情,觉知你所做的事.你来到物质身体中是为了要完成某些事情的.你是愿意浪费自己的一生?还是愿意去学习物质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2 – 第四章 – 灵性(教会)

在你们的世界里有一件事非常盛行,这也是我们Datre希望提出讨论的.

人们对Datre资料和所有其他与宗教无关的这类信息,非常感兴趣.

你们了解教会是做什么的,以及各个教会在教授什么.

然而,你们还有来自其它通灵渠道的信息,告诉地球上的人们有一种被称为灵性的东西.

那是在1800年代的这类(通灵)信息沟通中,遗留下来的内容.

他们认为他们在与天堂中的死者灵魂交流.

这是你们的一个强烈信念所导致的直接结果,也就是:你是你的身体.当你死后,只有你的灵魂(精神)存在.

家人想知道死者是否还好,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帮助那些还在生活地带的人.

很多次出于对不同个体的庇佑,他们开始建造教堂.当时,很多这些都与教会有关,而且这被认为是有灵性的.

如Datre所言,你们已经进入一个新千禧年.做为一个整体,我们不会把我们带给你们的信息当做灵性信息.

我们试着做的,就是带给你们让你们对你所在的星球更为了解,以及做为个体的你的个人进化信息.这是从我们的角度所感知的信息.

信念系统一直把这类通过任何渠道通灵的信息当做是灵性的.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坚实的信念,以至任何人只要听到通灵这2个字,就认为它必然是灵性信息.

就Datre而言,我们想澄清,我们并不把我们带给你们的任何信息当做灵性信息.

它只不过是从我们的角度,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向你们解释人类身体是如何在你们的日常生活中工作的.

要记住,你们称之的灵性一直与你们的教会有关,因为这就是它的来源.它始于你们的教会,始于你们对神和天使等等这些的概念.

我们传导的信息与灵性没有一点关系.那儿还有大量渠道的通灵信息与教会或类似的信念系统或任何那些盛行的信息无关.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你们现在称之的灵魂转世.

灵性本身只是一个信念/信仰.没有所谓的灵性.灵性本身没有什么,但在群体意识中,你们为它赋予了一个强大的信念.

你们相信任何不寻常的或来自物质层之外的,都必须是灵性的.

从Datre的角度来看,那些通灵死亡地带的管道,我们也不将其看成是灵性的.

根据我们的感知,灵性只是一个术语,用以描述一个获得关注的来自天堂的灵魂.至上个世纪起,你们就一直保留着这个信念.

所有我们想说的是,当你阅读Datre资料时,请抛开你对灵性的信念系统.把这本书当做我们试图以一种非常简化的方式为你们讲述的信息.

这些信息是帮助你的个体自我进化的.

灵性只不过是政府为其适当的地位和利益,以合法手段运作教会的工具.

你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教育.你不需要去神学院,不需要被任命,不需要有任何那类东西.你只是简单地宣布自己是灵性的,然后你就有一个灵性的教会了.这就是你们的组织设置等等.

然后美国政治国税局会发给你一个税务号码,你在美国就有了一个合法的教会.也许在其他国家也是类似的过程.

然后你们就可以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等等.因为你是一个不同的宗教组织,你还必须要提供一些关于你的组织的指导方针.

所有其它教会有的好处,你都能得到.而那些这么做的人,总的来说,都是来自一种或其它种类的通灵渠道.

这是唯一我们把这个内容放在这里的原因.教会能带给通灵渠道一个合法性,这是他们谋生的渠道.这就是关于灵性教会的一切.

Datre书籍2 – 第四章 – 什么是千禧年(新世纪)?

一个新千禧年(新世纪),是亿万年前就设立好的.

在你们的信念中,你们认为千禧年(新世纪)是指每个一千年.那是一个让你们感到舒适的说法.

当你们的星球需要发生剧烈的改变时,”这是一个新的世纪” – 这样的说法能使你们接受.新世纪意味着将会有大规模的变化.这样做,是为了让你们对”没有时间”这个事实不会感到沮丧.

你们的历史书中描述,新世纪就是指每个一千年.因为那里没有时间,但归因于你们日常生活中的线性时间,也就是你们的日历与时钟时间等,你们认为时间是一个非常坚实的东西.

是的,你能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使用时间,因为那是你们目前的信念.但那里原本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距离,没有这些参数,所以你们就很容易去改变,让其适合你们自己.

你们都同意2001年代表着新千禧年的到来.你们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你们对时间没有一点概念,但你们会将它分类,使之符合你们的想法.

对我们而言,一个新世纪只不过是一个设置在你面前的机会.在这个生命的地球上,将出现全新的观念(完形概念),并携带着许多新的几率与可能性.这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通常它的性质是相当激烈的.

“梦境的你们”关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停滞已经很长一段时间.

不能再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并决定需要剧烈的改变.而唯一能实现它的办法是:启动一个新千禧年,为人类带来一个巨大的跳跃.

由于停滞,你们星球上的大多数人只是不断在家族宗谱中徘徊,消磨时间.

今天,很多人都被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博览会或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吸引.他们想修葺自己的老房子.他们寻找文艺复兴时期的家具,使室内装潢看起来像那个时期.

很多人都想要看起来像城堡的屋子,还要配有炮塔.

现在,停下来想想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退步.

人们看着过去,并渴望新的活动与活力.对他们而言,过去看起来就是活力.

关于你们的人性,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们倾向于对新生事物感到兴奋.

但如果你们在全球规模内接受这些新几率与可能性发生的话,你们就会有一种倾向,到某个程度,你们就不再继续努力推动这些新几率与可能性的前进,也就是说,不再完成手头的工作,半途而废.

以非常简单的解释,假设你上班或上学时被分配了一个工作或学习任务.

你说:”哦,这任务真有趣”.然后你为此着迷,从中获取了各种启发.你不断工作,工作,直至对此感到厌倦.

你知道你应该完成这项工作,所以你让自己继续.直到最后说:”我觉得我无法解决了.我真的已不介意是否能够完成它”.然后你就把它放在一边,忘掉了它.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方式,能表明在全球规模内,你们是以怎样的情况接受一个几率与可能性的.

在你们的星球上,你将看到某些国家很容易适应变化并解决问题.另一些国家则很快就会对那些不容易理解的内容感到厌倦,他们接受后就把它放在一边,不再理会了.然后剩下的国家处于这2种情况之间.

新千禧年是为了那些开始往前进的个体.我们之前发表过一个声明:我们希望推动那些有着不同理解的人,推动他们进入其他现实世界,加速这个物种的进化.

群体意识思维需要走出昏睡的状态,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并享受新千禧年带来的活力与动力.

当你停下来思考时,能否看出为什么我们如此感兴趣带给你们信息,以便你们能在当今的日常生活中使用,并往前进呢?

这也是为什么”理解你”和”理解你的身体”是如此重要 – 因为这是2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在一定程度上,你们的很多很多国家中都有相当多的干扰,或另一个你们称之的宗教问题.

这里再一次的,一千年后,你们依然还在处理你们的基本问题.从我们的角度看,这是非常简单的.但生活在一个人类身体中,这就变成了困难.而要面对它的话,我们又回到了你们的信念系统.

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有着不同的信念系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参数设置.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国家与国家之间存在着差异.他们有他们的剧本,一个以国家为单位演出的剧本.

你们都这么做.每一个国家都玩耍不同的游戏,而在他们特定剧本中的一个不同的部分则会参与全球范围的演出.

你们现在已经变得如此全球化,每个人都知道其他人的游戏.这就导致了大量的不安定,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或认为他们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其中他们忘记的一件事是,不同的国家有着自己的管理规则.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运行参数.所以,由于生活在不同国家的人们之间的分歧,就导致一个国家很难去理解另一个国家.

你们所在的美国甚至有更大的分歧,很简单,因为美国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当这块新土地被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使用后,它就需要建立某个方向和一些法规.而其他国家已经基本上建立好这些方向或法规了.

许多不同的几率与可能性同时在生活地带与死亡地带构想出来.大家都同意这将是一个开启新尝试的理想方式,并用作在大范围内进行物质层实验.若理想的话,最后使之(美国)成为地球村的一个榜样.

你们还有一些大国也有分歧,但那些国家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你们称之的大国印度,基本上是由土生土长的印度人组成,而且一直都是这样.

是的,虽然那里也有其他国家的人住在印度,但与美国不同,那里并没有成千上万大片大片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

我不相信你还能在全球范围内找到一个国家,那个国家有一小部分人民没有生活在美国的.

而生活在美国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学会了适应与融合,这就是关于它的一切.

很多人把美国当做一个民主试验国家.但真的不是这样.它实际上是一个全球化的实验,让许多不同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村.

原本的目的与意图,是让这个国家在一个共和政府结构的框架下管理,其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发言权,仅此而已.

然而那些想获取权力的人偏移了意图,他们没有告诉人们那是他们做的.接着一个民主形式的政府形成了,其中一小群人可以控制那个国家的运行.

你们国家遇到的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组织与合作上的困难,因为这场称之为美国的实验无法根据它原本的意图运作下去.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当你们的开国元勋设置美国宪法时,本来设置的是共和国.

然后一点点改变.这里变一点,那里变一点,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它就成为了你们现在所说的民主.

民主需要一个委托人来为你说话,而不是你为你自己说话.这可不是原本的意图.

现在,从我们的角度看,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结构,与你们称之的阿拉伯世界和亚洲世界差别不大.

有权力的人运作着这个国家,他们告诉你该做什么和怎么去做.同时你们又说那是错误的.无论怎样,如果你真的仔细看看你们的美国,那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在美国的人们,即使他们不希望某些事情发生在当地社区,但由政府机构接管后,你就失去了做为个体决定的力量.

现在,我们让John帮我们做了一些关于公元1000年的研究.公元1000年时,你们采用了一个非常极端的观念(完形概念)并与之工作.

对许多不同的国家而言,这些他们与之工作的观念(完形概念)和几率与可能性已经暂时被完成了.这里的主要问题是:他们没有解开其中所展示的全部几率与可能性.

我们将使用John在研究中找的资料以解释更多关于这个话题的内容.

“上个世纪与这个世纪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性,著名的十字军圣战代表了上个世纪.

十字军东征的发生是由于新宗教伊斯兰教的崛起,它的崛起威胁到了已经统治整个世界一部分的基督教帝国.

伊斯兰教本身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宗教,只是得到了土耳其和阿拉伯世界的广泛认可.

教皇乌尔班想维持他的统治地位.于是发表演说,将罪行强加到这些伊斯兰教的”基督兄弟”上.

这个演说是完全虚构的.导致几百年来,接替十字军的军队不断被送去杀害那些冒犯的人.”

你看,到公元2001年,你们又反转了.在那些特定的穆斯林宗教中的伊斯兰教和极端激进分子,开始与美国基督徒争执不一.

这些激进分子与你们所有的基督徒对抗,不仅包括美国,还包括所有其它国家的基督教.

所以你看,这是从来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你们将它反转,以另一种方式看看是否可解决这些问题.

你们将如何解决,完全取决于从你们星球/物质层的角度,对几率与可能性的解译.

再次回到你们的基本信念系统.当你离开死亡地带,进入生活地带,回到多方面让你感觉舒适的家族关系中时,你所出生的家族可能信仰某个宗教.

目前能被看出的是,有人虽然出生于某个宗教家族,但他依然尊重其他的宗教.

还有人出生在一个宗教家族里,就他个人而言,只有他所在的宗教是正确的,其他都是错的.

而这个新千禧年能否教会每一个人尊重不同的信仰,宗教或其他关于个人本质的问题呢?

也许在这个千禧年,北爱尔兰的斗争将一劳永逸地解决,从而带来国家的和平.

在这个新千禧年,你们所采取的新几率与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其他的国家也在考虑这个领域的新几率与可能性.”梦境的你”与你们
携手合作.

为了世界范围内的和谐,不同的国家都需要改变.很多人一直致力于全球社区,并为此努力了很多年.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是因为决策的力量不在人民的手中.

你可以看到整个世界经济的动荡,那些特殊利益集团影响了你们所有的民国国家和以民主为目的的国家.以至于他们的经济上上下下,摇摇欲坠.

你们的教会也将所有那些事情带到前沿,包括儿童和女性的性骚扰.这是另一件遍布你们全球的事情.

在全球范围内,你们还有大量的年轻人自杀.有的国家自杀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则越来越少.不过这是另外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那些年轻人会自杀呢?

还有摆在你们面前的国家健康医疗系统.有些国家对他们的健康系统非常有把握.他们的政府为在不同国家的不同的人群设置了不同的计划.

他们为此工作了很多年.还有一些国家却有着极大的不稳定性.甚至还有一些国家很少或根本不关心医疗系统.

你们还有麻烦的艾滋病的流行.这是个大问题,某些国家感染的人数较多.在这些国家被感染的速度远远大于其他国家.

你还要记得,那儿还有一些国家,你们从未听过来自它们的任何消息.他们的人民生活在一个不与外界相连的日常存在中.外面的世界对他们而言很陌生.

全球化的优势能够帮助这些国家推动他们的人民.

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发生中.时不时地,总有不同的事件被带到你们的前沿.然后你们就将与这些情况工作并解决它们,然而,国际组织将决定如何处理这些情况.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我们列出了其中一些由少数人控制大多数人的特殊利益团体.

从我们的角度看,我们看到你们想在世界范围内做出改变.这就是我所做的,从我们的角度看待那些你们觉得有必要解决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觉得有必要向你们解释,做为个体的你该如何在你们全世界的共同体下运作.

然后,当每个人都认识到他或她自己的完整性以及自我价值后,这就将帮助你们更加容易的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如果要在浴缸里让一艘巨型战舰掉头扭转,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你有一个小型玩具船,就很容易在浴缸里操作.它依然有同样的影响效果 – 都是水和船.

小孩子可以从小小玩具船中获得快乐,但若这艘玩具船大的占据了半个浴缸,连头都不能调转,小孩子就失去了在浴缸中玩耍它的乐趣.

我指的是,你的小船就是你.你有能力主动接受改变,让自己成为一个你想成为的个体.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事.

你们处于不断成为的状态中.当你能觉知到自己是多么重要,就好像那条小船对一个在浴缸中玩耍的小孩子是最重要的.你在物种的进化中是重要的.你是如此重要,但你却没觉察到这一点.

在一个新千禧年的开始,为何你们大众对此有着极大的关注?那些关于千禧年的焦虑又是什么?你们人类认为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呢?

每个人都期望2000年将发生什么激烈的事情,然而什么都没发生,直到2001年9-11.

那种恐惧或忧虑是一种渗漏,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它是上个世纪未完成的事情的延续.

而那些兴奋期待2001年及以后出现新生事物的人们,他们正使用能量并对未来发生的事情满怀渴望.新生事物要来到了.

在你们的医学领域,你们已经开始了伟大的研究.你们与所谓的基因技术工作.这是你们从未有过的最伟大的突破之一.

你们还能通过移植或培养基因更改身体结构,以治愈所谓的疾病.

这是医疗领域的兴奋.而在天文学中,天文学家为他们发现的新东西感到欢喜.

他们以前从未在太空中看到过这样的东西,对此极为兴奋.

考古学家也同样为他们的新发掘兴奋不已.他们在地上或水下挖掘出了新东西,太兴奋了.

这样的兴奋存在于许多不同的领域.人们使用能量,他们说:”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们是否注意到你们新科学的发展?是否注意到你们的医疗领域,当他们在手术中发现DNA和RNA,以及所有那些新闻?

这些都是非常非常近期出现的事情.你可以说,如果你能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个星球,它就像一个大爆炸.突然之间,一切都开始朝着你们所能想到的任何方向发展.

你们的音乐有了巨大的进步,特别是经典音乐,以前那可是一直非常古板与保守的.

你们的教育系统开始从中间分裂.有的老师的教学方式带来了极大的好的反响,而另一些则墨守成规,沿用旧模式,没有效果.

那儿没有任何我们能觉察到而你们没有在探索与扩展的领域.你们正在任何你们能想到的领域探索.

所有的一切,包括从身体基因模式的探索到对天空模式的探索,从地上的模式再到水中的模式.

你们整个星球在这个特殊时间的进化与演变,以及所有物种在这个星球上的进化阶段,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你根据你的观点选择你想看的电视新闻或互联网上的信息.你认为出现在电视或互相网上的信息就应该是真实的.

然而在全球范围内,这里真正所发生的是,你们失去了以清晰的眼光看待问题的能力.

在新千禧年,这将是非常有趣的.你将打算如何看待它呢?你是打算参与被动的二手剧本,还是参与不仅对你有利,也能有益于你周围人的,由你主动演出的个人个体剧本呢?

当你们开始使用新千禧年的能量,开始朝着世界的统一发展时,那儿将发生什么呢?

Datre书籍2 – 第三章 – 基因与DNA

让我们极为简单的解释一下,你们的基因是怎么回事.你们的基因被包含在身体细胞的染色体中.基因遗传信息是你们DNA结构的一部分.基因通过信使RNA的传递而改变.

我们谈论过基因遗传模式,你们的身体基因起源于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位祖先.这些基因可追溯到或贯穿地球上经历过的许多次文明周期.在最开端,这个经验模式是以零开始的.

包含在身体细胞之内的DNA与RNA,由所有基因组成,包括第一次出现在地球上的身体基因.这些基因数目相当庞大,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

那些具有足够扩展觉知的人,当他们希望再次进入生活地带时,就会挑选出能帮助他们,并能以他们想要的方式在物质层表达的基因,从而获取他们想要的体验.

当你决定重新回到生活地带时,你会寻找你熟悉的家族模式.你找到一个未来预期的父母,采用父母的基因库.然而大多数人却不知道,他们可以从中改变基因.

你想进入那个你曾体验过的基因库,是因为那让你感到舒适.然后这次,你想通过音乐去表达自己.

在拥有第一个简笔画小人儿基因的所有基因库中,肯定有个音乐家的基因存在于某处.然后你找到它,把它拉出来优先体验.

现在这里所发生的是,你们返回你们的基因库拣选基因.换句话说,那里到底有多少基因可供选择呢?

那里肯定有我想要体验的,肯定有我还不知道的,因此所有你需要的,就是去大胆尝试.

只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你们就已经开始进入对各种微观世界的探索中.现在,你们已经用微毫秒/纳米秒记录时间了.

你们进入身体系统的DNA与RNA,深入研究各种微小的事物,这是很好的,因为那是物种的进化.

JOHN在报纸上发现了一篇关于细胞新图片的文章.当这本书即将拿给出版商时,我们才决定把John读过的这些信息插入这本书里.

化学家们使用一种先进的激光灯仪器进行研究.这个仪器能显示出阿托秒下的物体运作情况 – (阿拖秒:相当于10的负18次秒.阿托秒是一种新发现的”时间切片”,它很微小但却有巨大的应用潜能)

文章中说,化学家可使用这个仪器跟踪运动中的电子,质子和中子,也可计算电子.生物学家可以通过它看到活细胞的细胞核,并观察质子的交互-即每一个有机体的基本构建模块.

一位生物学家拍摄了一段视频,显示质子携带着物质,通过一个细小的,类似甜甜圈形状的孔或开口,进出细胞核.

他们希望这能帮助了解疾病在早期阶段的发展情况,也希望能在体内追踪药物的痕迹.到目前为止,他们给了每个病人同样的化学药品,并希望病人对此治疗有所反应.

细胞生物学家曾认为原子核是相对静态的.但现在,他们看到细胞的组成部分实际上是在不断移动和转移的,以响应来自环境的信号.

我们曾试图让你们理解你们是如何的伟大.在本书的最开始,我们就以一种非常简单的解释,想告诉你们身体是如何运作的.

现在,就让科学家们去找出所谓的物质身体行为是怎么回事吧.

而我也将这个问题留给你们,让你去找出 为什么你在这里?你在做什么?你是谁?和你要去哪里?

在你们拥有的所有这些选项中,为什么你会选择一个有物质限制的身体来体验呢?

你想用那个限制做什么?

你能从中学得什么?

那儿有很多手脚残废的艺术家,他们把画笔放在牙齿之间就能画出美丽的图画.

为什么他们要那样限制自己呢?也许,他们想要的一切就是画画.他们有着对绘画的渴望.

那是一种内心的感觉,所有我想做的就是绘画,但如果我要执行其他义务的话,就无法这么去画了.停下来好好思考,看看硬币的另外一面吧.

你们经常听人说:某某人在某个领域是个天才.比如一个才5岁的小孩子,就能演奏出音乐家级别的钢琴曲或小提琴曲了.

这是那个个体从父母亲处选择的特定的基因模式.而这些基因可以追溯到上百年前.

有人问:”但我的家族中没有任何人,包括我的祖父母也不知道我家谁有音乐天赋啊?”

你对你们的家族谱了解多少,记忆多少呢? – 没有多少.

人们问:”我们的DNA是否已被操控,使我们失去了认知灵性的能力,以至不得不在恐惧中生存?”

没有操控.如果有人操控你的DNA,那也是你自己.这并不是一个不常见的问题.这个问题总被问及.那些人是如此害怕成为一个受害者.

没有人操纵你的身体.能量正来到地球上,而这就是你如何使用那些能量的.

我们说过很多遍,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水可以喝,可以洗,可以蒸煮.你可以坐在水流前看着它流过.你也可以进入水中沐浴.你可以与水做很多不同的事情.

在海洋上,你可以行驶船舶;在水电站中,你们用水发电.你们使用水做许多事.

水不会改变,水就是水.

同理,能量就是能量.那是你如何去使用它,并使之变得不同.

你们的全息图也是一样的.你的全息图是你的全息图,如何处理你的全息图也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没有人操纵它.

唯一能与全息图工作的时候,就是你进入这个身体与之工作的时候.

那儿将有很多改变发生,而你才是那个做出改变的人.你不能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是你进入身体,并让身体以你希望的方式改变.要知道,身体本身不会随意改变.

你的身体基因能够做出某些特定的事情,你的DNA和你体内的其它东西,都能以某种方式执行工作.

但你能根据你的要求与计划,改变它的工作方式.

你的身体DNA不被任何人操控.你所使用的能量与你的物质身体相连,可以改变身体的DNA与RNA等等.

自从你们来到这个星球上后,身体就在经常的变化中.它不断改变.除了你这个内在栖息的存有,没有人会去改变它.

谁会来操纵这堆垃圾,除了你自己?

你可以选择你想要什么样的显性和隐性基因,以及你希望体验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决定.

你说,那些来自其他宇宙,其他星球,甚至来自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人,他们要你做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们必须停下来好好思考这件事情.

如果你是如此相信-相信地如此彻底-认为有人会欺骗你,改变你的DNA,让你坐在那儿等死;认为有人存心要对你做些什么的话,你就会成为一切事物的完全受害者.

最终你将进入你不想去的地方,因为这类信念将使你抓狂.

而这确实发生过!

你们认为这只会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然而你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状况已经多次发生在那些试图寻找所谓灵性的人的身上.

他们把自己逼疯,因为他们拥有如此强烈的受害者信念.他们很担心自己会做错什么,或者别人会对他们做些什么,他们开始变得偏执.

为什么一切看起来都要是一样的呢?

那些刚来到世上的小孩子,几乎不会说话走路,有的却能解释物理学理论.孩子们是自然开放的.问题是,你们从出生那天开始,就不断关闭自己.

现在,你们的目标是去开放自己,因为这才是能让成长唯一发生的办法.每一天,你说:”我不能这么做.我必须那样做,等等等等”

你去上学,他们会做什么呢?他们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到你的脑袋里.你必须知道这个,必须知道那个,还要知道别的-但是,创造力在哪里?

你们没有任何改变.一切取决于你.你们必须要开始有创造力,无论做什么都不重要,只是先试着开始做点什么吧.

去做一些能够带给你成就感的事情.那是你从未做过,从未想过的事 – 去做做就好了.

每个人进入这里时都是不同的.很自然,因为那是你选择你的基因.你看着你的父母说:”他们都很矮,而我想成为高个子”.

那就回到身体基因中,拣选一些高个的基因,再把它们放入体内.

这是唯一能改变你的视角的办法.当你决定再次回到生活地带时,很多人却再次携带着相同的基因包裹进入.正因如此,你们不断一层又一层覆盖自己,以至最后变得越来越沮丧,因为那儿没有任何改变.

在死亡地带,你寻找一个能让你进入的身体.我的家人在哪里呢?有没有任何兄弟姐妹或其他人将怀孕生小孩,这样我就能够再次回到家里?

可伶的农民,依然是可怜的农民.

于是你又回到相同的家族模式中,并拖拽着同样的信念系统.所以再次的,他们只能随波逐流.

在这么长时间里,”梦境的你”一直试图吸引你的注意力,它把各种各样的线索与暗示放在你的面前.哪怕你只留意到其中一个,就可以朝一个新的方向发展.

“梦境的你”永远不会停滞,即使很难找到一个新的或不同的剧本使你在有限的物质表达中超越一点点.

“我被告知我曾经非常有名,是真的吗?”

通过选择身体表达的基因,你的身体会为自己收集一个历史.

要记住,你没有家谱,没有传统,没有历史.你从来没有出名或不出名,或善或恶.

那些都是身体的活动.你只是通过身体的演出进行体验.你没有历史,你只有一个进化.

这里所发生的是,大部分的基因都已经被发掘了.换句话说,你们穿过层层覆盖,已经发掘出了很多东西.现在,你们当中还有很多人在采用旧想法做为自己的信念系统.

再次的,你捡起你的过去,把它当做你的现在.若依靠过去,你该如何前进?

你们努力探索自己物种的起源,然而去探索你们将要做什么 – 而不是你们曾经做过什么,这样不更好吗?

现在,大多数人并没有越过肩膀看向前方.他们试图从后背寻找答案,以寻找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

那么,前世回溯是怎么回事呢?

它们是身体的体验.你从那场体验中学得什么?站在今天的至高点上去理解你的那场剧本吧.

这才是你所在的地方.从这一刻起,才是重要的.你的祖先不重要.你身体中的过去遗传宗谱,不重要.现在重要的,就是往前前进.

目前,你将改变身体结构中的基因.能量正在改变,也将改变你的物质结构.

你看,身体有它自己的生存能力.它能以它自己的方式生活.你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器官,都在工作与生命.

它甚至有一个记忆模式,一个基因记忆模式.否则你就无法成长,身体就会一直保持不变.

每个人都能拥有动物们那样的生活状态.动物是以它们的存在为中心而生活的.而进入物质层的你们,你们的存在状态却被分散的到处都是,保守着过去,害怕着未来.

我该如何进化?

现在,你们都想要发展.你们说:”好呀,但不要碰我的身体’ – 但是身体才是那个需要碰触且被改变的.你们正站在许多事物需要被碰触的瓶颈上.

比如荷尔蒙这个词,你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吗?John帮我查了这个词,荷尔蒙来自希腊语,意思是:活动设置.

这正是新能量将做的事.能量将改变你们荷尔蒙结构中的活动.

进入地球的能量不仅将改变的你外部,也会改变你的内部.这些我们曾讲过.

你们将经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头疼.那不会像你们记得的任何一种普通的头疼.

它可能会很剧烈,然后突然间就消失了.你还可能会有胃疼.为什么他们在售卖许多胃部消化不良的药呢?

你们将有许多消化不良的问题,那是其中一个将改变的领域.物质身体内的所有荷尔蒙-也就是这些运作身体系统的东西-正在被改变中.

进入你的垂体,松果体,甲状腺的荷尔蒙将与以往不同.你们的性器官-男性与女性在这方面都有些麻烦,那是因为荷尔蒙的改变.

为什么身体需要改变?

DNA将在许多方面改变.你看,自从你们第一次来到这个星球上进行物质表达时,你们的体内就有DNA了.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每次你在物质层决定一种物质表达时,你就在不断建立积累DNA,除非你想改变它.

当停滞发生时,你感到厌烦,然而你却没有做任何事情去改变这样的状况.

一旦进入物质层,你从父母处获取DNA,并放入自己想要的物质表达中.

你看,你拣选出那些你想表达的基因,其余的就会变成隐性衰退或不再使用它,但这些基因还是会继续传递下去.

你们的体内有显性与隐性基因,这些都是所谓的遗传模式.

好吧,你要经过多少覆盖层才能找到你想要的呢?这取决于你身体中已有的基因遗传模式.

你们完全不知道,在上千年前,你们遗传模式中的基因发生了什么? 一千年前,你们体内的基因模式是什么?你在体内观察什么?与什么工作?

你们不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你可以把25个人(我只是使用一个数字,因为我不了解数字),你可以把25个人放到一个场地的中央,并说:”抬头看着天空中的UFO”.

有多少人能看到呢?如果有人的基因模式能够认知天空中的那个所谓振动能量,他们就能看到.反之,其他人看到的就只是天空.

“外星人会在某个特定的夜晚走过这里.我们都站到操场上去.看,他们走过来了,他们将走过这里.”

有多少人能识别出这个振动模式,有多少人又不能识别出呢?

因为有人说:”他们将走过这里” – 如果你基因中的振动模式匹配那个振动模式,你就将看到他们走过.你无法说服其他没有看到的人.举个例子:

你们的圣经中有一个句子:”天空中巨大的车轮/天空中有齿轮中的齿轮” – 你看,你们有一个与之相关的身体基因模式.一种振动模式能让你识别出一种物体.

你看,当你进入身体时-如果你留意自己在做什么-你就将选择你想在物质层表达的特定元素.

如果你对绘画,音乐不感兴趣,你就会把它们放入体内的隐性基因中.

换句话说,你们拥有一切,只是对这部分的发展不感兴趣.你们更有兴趣成为一个科学家或考古学家.

所以,你会到处搜索,查看是否有可用的基因,然后把它拿出来排在最前列-不是隐性的,而是显性与活跃的,供你最先使用.

你使用你的能量,你创造你的身体,你与你的身体工作.你的身体是一个与你工作的能量心理结构.你将它放在一起.

然后你想死亡时,你与身体分离,留下这些粒子,因为你不再需要它们.

在死后,由于你无法找到任何东西,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你马上创造出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的”伪体”.那都是心理结构,从物质的角度来看,这是很难理解的.你越开始探索你的信念系统,观察你所做的事,从你做的事情中去学习,找出你真的是谁后,这才是改变真正发生的时候.没有人能为你改变.

在你之内的基因结构,所有那些身体基因模式的改变,都取决于不同的个体,取决于你的物质结构能够处理多少那些新能量波.

换句话说,每股进入你们星球的能量波,都有着不同的类型.或让我们这样讲,带有不同的电荷.我知道这是个不成熟的术语,但那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以便让你们理解我们在讲什么.

身体在你的引导下做出改变.为什么不去享受身体的改变,并为它带来快乐呢?

如果你走在街上闻到了巧克力的味道,那就进巧克力店为自己买一块享受吧.

开始你的探索.触摸一个东西,感觉它的质地,味道.当你坐下来吃东西时,不要狼吞虎咽.品味你的美食,并享受它.不要只是看,而是观察,并保持觉知!

从小步骤开始,一点一点.然后,当你在你的物质体验中变得越来越留意许多不同的事物时,身体与大脑就将开始认知这其中的乐趣.

身体是身体,你是你.从一开始,从成千成千上万年前开始,你就是你 – 你就是那个第一次踏入物质层的你.

这些全部都包含在你的身体基因内.你的身体基因是数据收集器.

请记住,这一整个星球现实世界都是一个心理构造,而它能被你改变.

Datre书籍2 – 第二章 – 鱼类,鸟类和动物

“动物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多次被人们提及.

嗯,动物们与你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遍布这个宇宙的创造者核心本我们,一直不断创造出新的形式.

一旦他们发现简笔画小人儿能够动起来时,就开始创造不同种类的动态形式了.鱼类,鸟类和动物形式相继出现,就是创造者核心本我们扩展造物的结果.

不同的创造者核心本我们为自己的动态全息图感到欣喜.其中有些动态全息图,根据不同的能量配置,就形成了鱼类,鸟类以及动物.

这些全新的生物形式可与人类互动,极大扩展与丰富了他们的小游戏.

你看,当创造者核心本我造出容器体验时,可不会只创造人类的身体.他们必然创造更多,因为创造者即创造.

创造者核心本我不会满足只造出一样东西.创造者们到处都是.宇宙中不断充满着创造者,以创造出不同种类的容器体验.

那里有相当多的植物,动物,鱼类和鸟类.

现在,你不会只造出一个东西后就说:”好了,够了,完事了” – 你会不断参与创造与完善,改变颜色,大小及所有不同的设置.

你们所有这些创造者并不仅仅只创造人类的身体,他们还会造出其它种类.而这才是体验,体验是指经历不同丰富的事物.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理解,为什么你们星球上的很多人对以同样的方式重复做同样的事情感到满足?你让那些不想改变的人被迫改变时,他们很不高兴.他们不喜欢改变.

这可不叫创造.创造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Ok,现在你们有了最原始的造物,那都是创造者们与特定的形状或形式工作而来的.接下来,我们将以动物为例.事实上,无论我们选择任何一个物种举例都是通用的,下至岩石,上至发展的另一端,比如鱼类等等.

我们用动物举例.我们选了一只猫.最原始的猫是体型非常非常巨大的动物.当我们有了一只猫后,我们说:”嘿,让我们看看是否还能做些别的?”

好,假设第一只猫是白色的,那就让我们再做一只黑猫吧.然后再做另一只黑白相间的猫.

这里所发生的是,在那一点上,白猫开始体验自己本身,并同时创造自己本身.而黑猫与黑白相间的猫也做着与白猫同样的事情.

我们已经解释过你们人类是怎么来的,这是完全相同的过程.猫也与意识工作.意识能使猫维持在一起,以继续它们的创造性发展与演变.

后来,那只原始的巨猫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成为在你的家中跑来跑去,躺在摇摇椅上的小小家猫.

猫没有像你们那样的死亡地带.让我们这样说,它们有自己的进化演变过程.

比如有着一窝4到5只幼猫的猫妈妈.当幼猫长大后就会各自发展.通常猫妈妈会先死去,但她会保留自己的身份,并在周围形成它自己的觉知.

接下来,当这窝小猫死后,它们会被自动吸引到猫妈妈的觉知所在处.就如同死亡地带的你会被吸引到你的父母身边一样,如果你愿意的话.

然后,下一代的小幼猫长大,死亡后又被吸引到它们觉知的地方.它们都有自己的个体个性,而那就形成了你们称之的:完形觉知.

在这种时候,这些小动物们,甚至可能来自其它小动物们的后代,都会加入这个完形.它们当中的一些将体验聚合为一体,另一些则不会.因为另一些不会进入这个特定的完形.

一个完形形成后,就将达到它的另一个潜能.换言之,这个完形内的所有体验都将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更大的完形.

在这一点上,其中一只猫会成为那个完形的母亲.它将带着扩展的觉知与这个完形中的全部体验再次进入另一个物质结构中.也就是说,另一只小幼猫又出生了.

那些呆在完形中的猫同样也可出生,或者不如说,它们是在重组它们的粒子全息图结构,然后携带着更为扩展的觉知再次进入身体体验.

这是一个持续的周期循环.就好像你们从生活地带进入死亡地带一样,来来回回.

所有的动物,鱼类,鸟类等等,都是这么做的.它们呆在被你们称之的聚合体中.它们用自行发展的完形代替了你们的死亡地带.它们能够聚合/凝聚在一起,产生新的表达形式,进而使觉知得以扩张.

所以,它们通过完形进行创造.你可以称那为完形家族.这是所有组群的典型.

这就是动物们如何通过它们的经验模式进化与持续发展的.

这也是为什么有时你们会说:”那个动物的行为看起来真像人啊” – 因为从完形的发展来看,最原始的猫完形或狗完形家族-都有过与人类接触的累积经验.

有些动物喜欢接触人类.而其它的,比如同一窝内的另一只则更喜欢接触自己的同类,比如街头的流浪猫.当流浪猫死后,它将加入与它的经验模式兼容的完形中,而不是回到母亲的完形里.

这就是完形如何不断改变的.那就是动物们与之工作的进化模式.

现在让我们选择一只小猫,假设它叫”小小”.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猫完形渴望通过物质身体去表达自己,它就会为自己创造出一只猫妈妈.

猫妈妈重新在物质层出现,它为自己诞生了一个全新的身体,并携带着”完全的觉知”和”那个完形内扩展的所有觉知体验”.

然后,”小小”能从这个新的猫妈妈处诞生出自己,同时携带着猫妈妈所有的扩展觉知.

小小依然保持自己的身份,就像你也能维持你自己的身份一样.但你可以去死亡地带,并从那里获取经验.

当你从死亡地带再次回到你的下一个物质结构中,也就是生活地带时,你也能携带着扩展的觉知进入.

所以你看,创造总是存在.你们说:”地球上有一个濒危物种,目前数量稀少”.

也许,这些濒危物种只是刚刚被发现,所以数量才那么少.你们是否停下来思考过,那是一个新创造的物种呢?

比如斑点猫头鹰.每个人第一次见到斑点猫头鹰时都相当激动.他们试图去发现那儿还剩下多少.但它是新的,是个开始.你们没有觉知到那里有多少新的创造.

为什么现在没有恐龙了?嗯,因为我们经历过了,所以我们就以那种方式改变了它们.而我们改变它们的那种方式,被你们称之为:灭绝.

它们怎么会被灭绝?嗯,它们只不过是由振动能量模式组成的,为什么不能在你们的现实世界中灭绝呢?

然后你们说:”呀,可怜的恐龙” – 不!

记住,这些动物与你们一样,都是创造者.那是属于它们物种自己的目的与意图.

目前,你们的认知仅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你们并不知道很久很久之前,所有关于灭绝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几千年前发生的事.

不知道上亿年前,不知道上亿,上亿,上亿…直至万古之前.

你要知道,这并不是都发生在上千年前,甚至上万年前的事,这也不仅仅只发生在你们这个现实世界,还包括无数的多重现实.不!这是比那还要久远的.

所以,你们创造者持续创造.动物与人类从一个现实世界搬到到另一个现实世界.

人类与动物,动物与鱼类或鸟类,和动物与植物或岩石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它们之间多样的信念波谱范围.

正如以前所说,人类有着丰富的信念,以便他们不断作画从中吸取丰盛的体验.动物则有一个不同的构造.它们有一个非常有限的信念系统,一个非常有限的情绪/情感系统.它们以此做为基点运作.

一开始,动物们学习如何重新创造自己和所有那些.那是它们组成/形成的一部分.还有,它们的理解也与你们不同.

它们不介意你们所关心的生与死.做为人类,你们有生死循环,那是”梦境的你”在查看群体意识模式后,投入运行的模式.这就意味着一切都不得不遵循与符合那种模式.

你们有特定的运行参数,已经持续相当长时间了.你们有好与坏,光明与黑暗,还有生与死.你们甚至从未考虑过这些都只是选项.从前一度,它们都只是选项,每一个都是选项.

在那时,你们只在非常基本的生命形式下工作.所以,日与夜,好与坏,生与死都没有必要.

当时所有你们所做的,就是试着操纵这个被你们称之为”你”的小小容器.

那里没有时间;然而,那里都是时间.如果你愿意回顾历史的话,就会找到你们的日历和时钟的起源.

假如现在你能找到有关那些起源的书籍,一经对比,就能发现它们与亿万年相比,是多么的短暂.

我们试着为你们解释这个物质层是怎么出现的,以及那些动物,鸟类,鱼类,植物,岩石等的本能知晓从何而来?在一开始,它们就形成了它们特定的本能知晓.这并不是新的发现.

人类物种的进化与居住在你们星球上的其它物种的进化不同.你在生活地带体验,然后再进入死亡地带体验 – 这就是一切.

而动物死后,它们本能的就知道自己死亡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动物知道自己将死去后,就会离开身体,不必被卷入身体痛苦的经历中.

而人类却会把自己拴在身体之上.

你看,动物有更多先天知晓,因为它们从完形处运作并感到非常满意.它们能从那个至高点学习.它们喜欢身体能够睡觉的能力,因为在睡眠中,它们就能离开身体.

它们不会总呆在动物身体中.当然,它们也会以身体的角度探索,一旦你想与它们玩耍的时候,下一秒,它们就回来了.

它们不睡觉,睡觉的是身体.为什么要呆在身体中,如果周围没有什么有趣与好玩的东西?你能看出我指的是什么吗?

我想说的是,动物完全满足于它们的存在方式.它们携带着先天的本能知晓.

动物也会创造.就好像你们的小海狸,它们用牙齿啃伐树木,建造小水坝.

那就是海狸所做的,那是它们的创造力.

它们在创造中建造自己的水坝与家园.动物有不同的创造方式.鸟类建造不同类型的巢穴.狐狸与熊也会建造它们的兽窝.

我们用猫举过例子,现在我们可以看看家猫.为什么动物会生病?一只小幼猫被带入人类的家庭环境中,它的周围没有任何其它的猫.

这只幼猫无法模仿另一只猫,但因它有猫性,它就会模仿人类.

动物模仿人类.当家宠生病时,你会带它看医生.而野外的动物则会自己寻找解药.

这也是为什么一只猩猩与人类生活多年后,猩猩会模仿人类.然而你们却认为猩猩是人类的祖先-天啊,这可太牵强了!

无论任何动物,最初就是以动物的形式诞生/生成的.鸟类,鱼类,都是一样.

它们是什么,就以什么诞生/生成.鸟类品种的多样性,来自那些把粒子,原子,全息图黏合在一起的创造者,是他们创造出新品种的鸟类.

这次创造出一只老鹰,下次将是一只金丝雀.植物同样如此,一切都是这么来的.

这就是最初的创造.与你们一样,当它们被放到这个星球上时,都有一个给定的结构形式以体验它们自己的进化过程.

那儿没有总体规划,这只是一个经历,一个进化的过程.

一个创造者只想为体验而创造.然而,做为你们星球上的人类,却失去了自发创新的能力.

不管任何领域,只有那些能从自发创新角度工作的人,才能在他们的生命与生活中找到最大的快乐.

无论你想参与什么,创意的过程都会带给你最大的幸福感.

创造的过程被某些个体扼杀了,因为他们所做的是遵循,而不是大胆的创新.

那些只懂得遵循的人最后只能变得沮丧与气馁,因为他们只能照着别人做的去做.

他们不是主动与有活力的创造者.你是在快乐与幸福中创造出来的.那曾是个创造的过程,而现在,任何人在任何层面的创造,或者你们所说的物质层创造,依然都是创造的过程 – 这个过程不会停歇.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会不断在你们的星球上探索出新的东西.

“噢,我不知道那个东西以前是放在那里的” – 好吧,也许它不是.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创造者昨天才把它放到哪里的呢?

你能看出你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吗?以及我们是如何试图想让你们明白的?是的,这就是你们的物质大脑工作的方式.不要把自己锁入”不得不那么做”的思维中 – 因为,没有什么是必须要那样的.

你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叫身体的容器,你用它以任何你想要的方式去体验与创造.

这完全取决于你, 与这个星球上生活的任何其他人无关.你体验属于你自己的个体,你自己的心理结构,无关其他任何人.

所以,去寻找那些丰富多彩的内容吧.要记住,为了各个层面的体验,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被创建在一个叫身体的容器里.

有人问,是谁创造出了沙子?

让我来告诉你沙子是由谁和怎么创造出来的.一开始,我们发现放在一起的粒子能够黏合在一起,然后我们就放入更多的粒子.哦,这些能黏在一起.呀,真有趣,真有趣.就再做多一点吧.

然后我们就有了所有这些粒子.有的创造者造出这个星球 -于是我们就把一大块那些粒子放到这里,任由它们改变,接着我们就去玩耍别的东西了.

你看,创造力是有趣的.这是不断变化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能说:”很多年前这里曾是海洋或湖泊,现在却成为沙漠”;或者,”那里出现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湖泊” – 为什么呢?

一切都是运动.你们认为它是固体,因为那来自你们上亿年的进化与信念模式的改变.

你们的基因和大脑包含你的所有个人记忆模式.若你不认为自己是固体的,你就无法在这里进行体验.

以前,你们并没有如现在般鲜艳的色彩.你们现在的颜色是灿烂辉煌的,因为那都是你们决定的改变.有人改变了某些元素,并说:让我们把这些画在一起,那些画在一起,最后看看能出现些什么.

这都很好,因为那都是你们从未有过的,不同领域的色彩进化.假如你能以我们看你们的方式看待你们自己,你就能看到你们只是弯弯曲曲的波浪线.

仅仅只是波浪线,那可不是你们的进化方式.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进化极为丰富,然而你们却对此从不关注.

人们观看电视.他们在自然频道中看到野生动物,看到动物之间互相猎杀以获取食物,就认为这些大自然中的动物是残酷与残忍的.

接着他们换到另一个频道,看到人们被刺伤,枪杀,被车碾过,淹死,焚烧和踩踏.

野生动物只因食物而猎杀.它们需要食物,且只拿取它们需要的部分.

而人呢? – 好吧,我会让你们自己得出结论.

Datre书籍2 – 第二章 – 我是如何成为我的?(How did I get to be me?)

不同的物质形式与表达开始在许多不同的星球上发展起来.许多不同种类或形式的人类也开始被探索.

我们使用”人类”这个术语,对我们而言,它意味着你所表达出的所有不同形式的你.当我们谈及身体的构建时,指的也不仅仅是你目前这种特定类型的身体.

举个例子:

与植物工作的人会不断开发出新的植物品种.这些植物之间不会互相竞争,就如同你们不会与其它星球和它们的探索竞争一样.

那儿有上亿的泡泡容器.与你们一样,这些泡泡容器们在它们的存在中是完整的(具有完整完全的存在).

现在,我们来到你们这个特定版本的物质层中,这里的物质性最为先进并具有最强烈的专注.在这里,假设我们移动2种形状或形式,我们能让它们合在一起,也能让它们分开.

把这些形状/形式放在一起,我们就能够开始操纵它们,使它们一起工作.

在这个改进的过程中,我们终于发现我们得到了一种可被你们称之为”附属物(附属器官/附属肢体)等”的东西.

就好像小孩子在纸上画简化小人.他们用圆圈代表一个头,再用直线小棍子代表身体,手臂和腿.

一开始这些小棍子中间是空的,于是我们把原子放入小棍子中.由于原子的作用,就能使那部分移动起来.

现在,它们自己动起来了.可你该如何去控制它呢? 要知道,一个全息图就只是一个全息图.

John提醒我,我们曾在不止一篇Datre传导中提及过身体的起源.

当我们说那些木星上的成员造出了你们的身体时,这只是一个简化的答案.在木星泡泡中工作的创造者核心本我们留意到了我们的兴奋,也想加入这个项目的发展中.

这就是关于创造者的一切,试图找出如何使这些东西工作.

当我们有了这些原子和那些基本的移动后,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继续下去.也许我们可以让自己进入它们,直接控制它们,假如我们让自己的一小部分进入的话.

创造者核心本我把祂们的一小部分放到这些大容器中,而容器中的这部分就成为了被我们称之的,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因为创造者核心本我与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处于不断的交流中.

然后全息图开始细化,从什么都不是的波浪线最终成为你们今天在物质层使用的身体.

随着不断的发展,全息图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原子填充,而这些原子也开始在身体的特定部位进行特定的工作.

你看,原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说:”哦,那是原子” – 但你皮肤中的原子与你胃部的原子,还有与肌肉灵活性工作的原子,以及骨骼中的原子都属于不同形式的原子.

接着,从这一点上,一切就开始有了不同的意义或意图.

因为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能够进入那些形式,然后他们说:为了拥有不同的意图,我们必须创造出不同的组合,并使那些部分运作.

这是件随机的事情.比如,我们应该如何做这个?又应该如何做那个呢?

就好像建造一个机器人.你该如何做才能让一只手臂垂下来,再举起来,再放下来呢?你看,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

在所有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中,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继续与我们Datre中的一些成员合作.

我们说:”也许,让我们来这样做吧”

然后全息图中的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说:”哦,这样做还不错”.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非常非常长的”期间”.无论怎样,我们说过:那儿没有时间,那儿都是时间.

Okay,从最基本的开端,这就是身体如何开始被建造的.要记住,在那时,这些都是看不见的能量模式.

一开始一切都很好,但我们意识到,是的,这很好,可我们是否还能让它们更具体更完善,以便使我们更好地与它们工作呢?

创造者核心本我与祂的一部分,也就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能够持续呆在全息图中,因此祂们就能以越来越好的细节组织身体结构.

由于我们与粒子,全息图和原子工作的相当兴奋,我们忽略了”意识”这个新事物能够赋予给我们的可能性.

与意识工作,我们就能够在更长的时间下以许多不同的方式与全息图合作.这些全息图开始变得切实可行(能自行生产发育),它开始成为被你们称之的: 一种”实质(substance)”.

我们曾说意识是.

当意识进入一个特定配置的容器时,它就会改变并造出某种东西.

不同的配置会导致出不同的意识效果.

随着意识扩展它的觉知,你们的粒子宇宙也会持续扩张.

通过与身体之外的意识工作,把它合并到身体之内,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就能进入全息图中,使其成为更切实可行的实质.意识是关键.

意识,从本质上,将继续保持其原始配置-如同你们的原子一样.

意识能够保持身体在一起,并让它自己成长.你看,一旦某个东西被开启后,能量就有靠自己运作的能力.

这些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完善.它们越来越容易被操纵.由于它们曾经巨大而笨重,所以我们让它们变得更小更敏捷.

由于能量的密实度/紧密度,全息图开始具有你们所说的:模糊的知觉.

在你们所谓的时间计算中-不是我们的-这花费了相当长时间,才使一个实质的东西拥有看,感觉,闻,听,以及其它的身体操作.这些都是不同的发展阶段.

随着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使这些配置变得越来越完善,身体也就变得越来越小与具体.

然后,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些形状,拿它做些什么呢?

另一个发展就出现了.另一组创造者核心本我开启了整场可以让你从中玩耍的游戏.他们说:”这里有一些游戏可以让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参与”.

于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与其他成员在小小的身体中玩耍这些游戏,他们开始彼此互动起来.

很快他们就厌倦了别人的游戏,想撰写自己的并演出.

他们觉知到了在意识中发现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想从中挑选自己的游戏.那些游戏与你们今天玩耍的非常不同.

这些都是探索的游戏.那时你们称之的重力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所以这些游戏并不局限于地球表面.你,在你们的文明中,认为一切都是竞争的结果(物竞天择).而在宇宙中,这可是完全没有的属性.

宇宙中没有任何竞争的必要,因为每个人都能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

你们拥有可供选择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为什么还要竞争呢?

如果你想拉伸一个时刻,以便经历到那一刻可以体验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那么从线性的角度,那一刻可以持续到永恒.

与意识工作,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开始扩展物质层的特定领域.然而在扩展中,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导致无法扩展或停滞了.举个例子:

在非常早期阶段的开发中,你们与自由流动的材料运作.若有人想知道做为植物是怎样的,他们可以让自己的意识进入植物中进行探索.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同样也觉知到,为了在物质层这个新体验的探索中获得最大的成就,祂有必要限制一部分自己本身的觉知.

同时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的能量强度已变得太大,无法允许这些小小身体们保持在一起了.它们不停被吹散.祂们不想失去祂们已经取得的进步.

祂们认为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把祂的一小部分放入这些新完善的身体中.这样,这些小身体们才能呆在一起.

而这就导致了被称之的”清醒自己”和”梦境自己”.为体验最大的限制,”清醒自己”(物质身体中的你)必须相信它与完整的自己(“梦境自己”)是分离的.

你在梦中将你的生活梦入存在,然后通过你的想象力使梦成为现实.

是你把你自己放入梦的中心,然后在你的周围投射出你的梦.

在长期的玩耍与体验中,通过身体的不断进化,你们开发出了一个非常非常强烈的信念以便继续维持自己 – 这个信念就是:我是我的身体.

在睡眠中,身体开始放松,释放出的荷尔蒙使身体产生一种”麻木”的感觉,允许你离开它.这与出体旅行等是一样的.

你们甚至创造出一种”出体旅行”所使用的伪装身体.因为没有身体你们就不舒服.

身体中的你不断创造出具有强度性与复杂性的形式,然后你们开始从这些形式中挑选组件进行玩耍.接着就是与他人的交互.

而这时,就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的认知到来的时候.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成为”梦境的你”,祂能站在背后,看着这一切发生.

“梦境的你”无法在物质环境中运作,而物质层中的你无法在物质层之外运作,所有物质层中的体验都被”梦境的你”所吸收.

没有任何经验会被丢失.它不断扩展着你的觉知.

所以在这场物质肉体的游戏中,那些死亡后相信要放弃他们的”坏”或”罪恶”的人,他们只是在跟自己玩耍”捉迷藏”的游戏.所有这些体验都已经被你的一部分,也就是”梦境的你”所吸收.

举个例子: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将自己的一小部分创造成了你.在这一点上,与木偶匹若曹的故事很相似,从体验木偶的主人到体验木偶自己本身.

“梦境的你”只能想象物质层到底是什么样子,而”清醒的你”则会在”梦境的你”的想象力中进行演出.

“梦境的你”的想象力是梦境中的你探索来自意识中的几率与可能性的结果.

比如:

一个音乐家在他的脑子里想象音乐,除非这个音乐能被写下来,否则就不能获得完全的体验.

多重梦境,比如梦中梦,是”梦境的你”在想象多重版本的演出.就好像物质层的你在评估不同风格作曲家的作品,比如想象莫扎特的歌曲以肖邦的风格演出.

由于你们的原子中具有包含光能,颜色,声音,电磁波谱的特性,使”可见化”的发展成为了可能.

最终你们使用这些原子的不同特性构造了你们今天所拥有的物质身体感官组件.你们决定它们长成什么样,并决定你们想表达什么样的特征.

“梦境的你”选择你的游戏或剧本,身体中的你则决定你想如何去演出它.为了你的体验,你,做为一个作家,演员,导演和置景工,考虑并选择该如何安排你的剧本和舞台布景.

“梦境的你”从意识的几率与可能性中为你展示你能够在剧本中所使用的选项,以便你能够在你的个人进化中接受到你希望体验的内容.

“清醒的你”通过小我进行表达,那是你伪装的外表.而要把”清醒的你”和”梦境的你”结合起来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观察.心灵为你提供线索,这些线索能帮助”清醒的你”理解你在清醒时与之工作的剧本.

那儿没有你的固定版本.新的你永远在成为你的状态中.换句话说,这个时刻的你并不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你,或与昨天的你或明天的你一样.

在”梦境者你”的眼中,你所认知的物理出生,只是很多个出生当中的一个.

你只能从中认知到”一个”这样的事件顺序,因为到目前为止,你们还没有学会如何同时在多个身体中运作.

那儿有些人对当前版本的自己感到满意.他们抵制改变,试图维持那样的版本画面.这些个体就是那些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人.

现在,是谁使地球上的个体产生大小差异的呢?

换句话说,现在你们的星球上有踢足球,打篮球或玩耍其它游戏的个体,那么,若回到以前,3,4代之前的人会如何呢?

他们会是你们眼中的怪胎.那时的人并没这么高大.这就是物质层中的你们进行创造与再创造的进化过程.让我们这样讲,不同的群体,玩耍不同的游戏.

你选择一个国家,他们玩耍一场游戏;你选择另一个国家,他们在玩耍另一场游戏.

然后你们还有不同的肤色.他们把自己放入一定的条件中进行演出.他们在与冷或热有关的条件下,与自己的肤色工作.

北部国家的人肤色非常白皙. 处于赤道附近的南部国家,皮肤则是黝黑的.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太阳会让你的肤色变黑,并让你的头发颜色变浅呢?哈哈.

所以,你们拥有所有这些已经发展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事情.你选择你想要的体验.

这就是观察进入的地方,因为为了你的个人演出,你不断带给自己线索.

你将能看到一块路牌,上面的一些词语或句子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将看到个体们之间的互动,而在观看中,那就能带给你线索.

通过观察,如果你密切留意在你的基本环境中所发生的事情,你就能够跟随你的剧本,跟随你真正的目的与意图,让物质身体中的你能够感知到它.

困惑或混乱的到来,是由于你在物质身体中的目的与意图并不是那个来自你剧本中的目的与意图.你的剧本中的目的与意图才是重要的.这是一场旅行,不是目的地.

旅行才是重要的部分.当你通过观察跟随你需要在剧本中扮演的角色时,旅行就会变得越来越有趣.它将对你有益,且只对你有益.

你设置所有的一切.它将把你带入你想体验的方向.

当你们达到某个阶段时,你们说:”哦,这不再是我想要的.我要找到一种死亡的方式”.于是你离开身体来到死亡地带.

接着当你发现自己想做什么时,大多数时候你都会懊恼:”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做?我是如此接近我想实现的目标啊!”

Okay,好吧,你又再次回到物质层.所有你所做的,就是重新安排你的全息图,重组你的粒子和全息图内的原子.你离开死亡地带,再次回到生活地带继续你的剧本.

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就是身体.当他们准备返回生活地带时,他们不会想:”我只是建造一个身体,然后进入这个身体”;而是想:”我将再次建造一个我自己的身体,然后回到物质层”.

这是一场持续/永恒的游戏,因为你永远是你.如果你永远是你,你想去哪里呢?你永远是你.

你会说:”嗯,我不喜欢这个.我做错了这个和其它的什么”. 不要用对错看待一切.将一切当做一场体验,并看看每一个单独的主动行为和被动行为.

它都是体验.然后当你真正理解了那些体验想告诉你的内容,这就是你的觉知开始扩展的时候.

你只把物质身体中的存在当做成长.那只是它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你把它屏蔽了,为什么你那么做呢?

你这么做是因为你在玩一场游戏.你应该享受挑战.如果游戏太简单,就没有挑战.

你为自己屏蔽了很多东西,以便你能够在物质结构中扩展你的觉知.而这,才能将你从一个现实世界带入另一个现实世界.这才是你如何改变现实世界的.

当你在你所在的某个特定的现实世界中成为一个个体,当你理解了那个现实世界,在你跟随那些线索时,你同时也在与你将要进入的那个现实世界工作.

你在不断的运动中,不仅只是与物质存在.你在不断理解你所在的和你将要去的不同现实世界.

当你达到能够看出你是如何设置你的新现实世界的那点时,因为你能够瞥见它,并从中进进出出,你就能够开始享受你为自己展示的游戏或剧本.

就好像阅读一本神秘谋杀案小说.它以某某某如何被谋杀了为开头.然后你阅读完整本书和其中所有不同的字符,找出最终是谁把第一章中的被害者给杀害了.

在每一个场景和与不同人的交互中,你不断地在不同的现实世界中移动.如果你是一个观察者,你就能够留意并发现这一点.

你的朋友还是那些你在学校时接触的朋友吗?或者你不断认识新朋友,并扩大你的觉知?

这就是你所做的方式.进入每一个新现实世界是非常迷人的,因为你将知道你计划的方向和你将要去的方向.

记住,你是导演.你经历那些被你们称之的一生的体验,而当那一生结束,当你进入死亡地带时,你就能够转过头来,看着你刚刚结束的一生,看出你的目的和意图并从中理解它.

然后,你能看到你为自己的享受所设置的不同体验剧本.那可不是单调乏味的物质层,而是去理解你在做什么和你为什么那么做.这就是我们试着告诉你们的.

这非常简单,非常简单.每一次,身体中的你,带着所有物质层中的体验从生活地带进入死亡地带时,你们称那为出生与死亡.那儿可没有重新出生.

所以,在你们的术语中,一遍又一遍不断出生,只不过是重新编排你的全息图粒子和你的思维模式进入被你们称之的当今的存在中.

为了让你们在物质层维持表面的线性发展,你们不断使用所谓的生死序列重组你所使用的全息粒子,以便你能在你们的现实框架中定位.

我们真的不知道”生成/源于”的过程如何发生.所有的”生成/源于”都来自宇宙本身.核心本我从宇宙处”生成”,成为它扩展觉知的一部分.

一个非常好的关于”生成”的例子就是”面相人/面向人(aspects)(QingQing:还有aspect self ,被翻译成:部分自我或面相自我)”.面相人被生成入你们人类中作为人类.他们是完全长大的.他们有历史,也许有一个家庭,甚至孩子 – 然而他们昨天并不存在.

有的面相人生成时具有较低的情感强度,且没有明确的特点特征.那些就是Aona称之的纸片人.

我们Datre生成为实验者,具有纯/原始能量,并能重排那些能量.你们做为创造者生成.

你们与所谓的全息图画面工作,形成被称为粒子的能量单位.这个粒子宇宙中所有的活动都是由这些粒子能量单位创造出来的.

关于某些Datre传导篇中提及的诞生/生成,我们试图解释不同现实世界中的大量体验,以便启动那些对现实世界具有更多扩展觉知的个体进入新扩展觉知的现实世界,以帮助加速这个缓慢的进化过程.

你们其中一本圣经书中说到:You are born but once.每个人都将这句话理解成:你出生,然后死亡进入天堂,或住在天堂中等等.

不,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你做为一个创造者诞生/生成,你是一个永恒的存在.

记住,”创造者核心本我”和”梦境的你”并不是指你们的一些古代远祖.

你,在物质层,在身体中,是这整个创造过程中的一部分和包裹.你才是物质层中最初的设计师.你在不断扩展,不仅是你的觉知,还包括整个物质宇宙的觉知.

所以,能看出你在这场持续创造过程中的重要性吗?

我们谈论与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也就是”梦境的你”连接等等.这与你在物质层中入睡或在物质层中醒来是一样的.无论怎样,梦境的你与物质层中清醒的你是一样的.

除了”梦境的你”能为物质层中的你的体验收集更多几率与可能性,那儿没有什么区别.那依然都是你.

结合”梦境的你”所选择的几率与可能性,这就是你在物质层的体验.你为自己收集几率与可能性的选项,因为那是你在物质层扩展知晓的驱动力.

观察能使你与”梦境的你”密切接触.若你在物质体验中带入越来越多”梦境的你”,你就能更清晰地看出你的剧本,进步地更快.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经历能够如此不同.它能给你带来远远超出目前你所在的物质层所经历的体验.

你的体验种类越多,你就越会受益.包括梦境的你和物质层中体验的你.

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你在物质层体验,成为一个更为觉知的你.

然后梦境的你和创造者核心本我也会因为你的体验而扩展他们的觉知.

只要你所在的粒子宇宙存在,生命/生活就是你需要维持的.只要你需要处理容器,你就要应对生命/生活.

而这就是你们所处理的.以你们的说法,梦境的你知道如何在没有容器和生命的情况下存在.因为你是梦境的你的一部分,你也知道如何在没有容器的情况下运作.

而这一个要解出的谜题,就是容器.以及如何使用它获取最大程度的体验.

你在这里学习生命/生活.那是兴奋,迷人,与扩张的觉知.

你必须记住:永恒只是一长串的现在.

Datre书籍2 – 第二章 – 岩石与植物

当意识渗入任何类型的容器时,就能成为不同的定义本身,比如成为一块岩石,一棵树,一只动物或一个人.

这就是岩石和植物是如何出现的.我们建造过能够自转和对彼此反应的不同原子.你将这些原子放到一起,它们将互相吸引或互相排斥.于是我们便从岩石这样的小东西开始玩起.

岩石中的意识与其他容器中的意识具有完全不同的构造.它有一个区别于其它种类容器的特征.

你问:”意识到底在一块石头里做些什么?”- 岩石里的意识能够赋予岩石生命,只是石头的动作慢得无法被感知到.

你们说:”我从未见过一块移动的岩石” – 在你们称之的断层线上的石头就有移动的能力,肯定的.你把2块来自断层线上的石头带回家,放在桌子上.

然后你让它们慢慢地越靠越近,当它们达到足够接近的某一点时,要么会吸引抓住对方,要么会互相排斥对方.这就是发生在你们断层线上的事情.

那么不在断层线上的岩石呢?

John发现了一篇来自2003年1/2月,Weatherwise杂志的文章.标题:[死亡谷中的移动岩石]-这篇文章很长,我们只在这里引用一部分:

“加利福尼亚州的死亡谷里有可以移动的岩石.有些岩石重700磅,在沙漠中留下英尺长的移动痕迹.

他们已经观察这些岩石大约90年了,没有人见过有人移动过它们.它们在干燥的椭圆形的赛马场盐湖湖床上.长期研究表明这些岩石主要从西南方移动到东北方,也有一些从北方移动到南方,还有的往西方移动.有的做Z字型移动,有的甚至能画出一个完整的圆.

它们的移动没有模式.这与它们的大小,形状,成分,重量或移动类型没有关系.它们的身后留下不规则的干枯的硬泥痕迹,一些甚至有数百码长.

在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利亚州有9个已知的移动岩石地区.

可能还有很多在其他国家.”

岩石是否像你们一样也在探索它们的环境呢?

毕竟它们也包含与你们,动物们,鸟类和鱼类一样的,不断扩张的意识形式.植物是创造者核心本我们在物质层发展的另一种新的表达形式.

与其他物质表达一样,它们也沿着同样一条发展线发展.它们是迷人的,因为它们开始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表达.

由于植物是如此脆弱,它们需要稳定,需要喂养.植物需要一种形式的营养和稳定以维持它们的能量结构.

我们注意到植物与岩石之间有一种吸引关系,所以我们把植物留在了你们所说的沙子上面.这就是它们如何开始改变并适应彼此的新环境的.

植物能以美丽的姿势摇摆与跳舞,观察它们是非常有趣的.很快,岩石和矿物就覆盖了你们的整个星球.这就是你们的圣经中试图描绘的故事.

美丽的伊甸园并不是指一个花园,而是指一整个星球环境.

Datre书籍2 – 第二章 – 你们的泡泡地球(Your Earth Bubble)

若你想称呼它们为泡泡的话,这样的泡泡数量是无限的.它们正以众多的几率与可能性探索物质层.

要记住,我们曾说过:意识”是”.

意识是这个粒子宇宙中所有几率与可能性的来源.

我们也说过,所有来自”创造者核心本我”的创造者们都在以不同的形式体验物质层.

做为个体的我们就是你们所指的一个核心本我.而一个核心本我覆盖所有,围绕着一个核心,祂从不同的来源处收集讯息.

那儿不止一个创造者核心本我,有上亿个.一个创造者核心本我是个收集器,收集所有在物质层通过身体结构体验的信息.

“创造者核心本我”通过收集所有”祂的创造物们”的体验进行进化或演变.

这包括收集所有通过植物,动物等体验的信息.

所有你们在这个星球存在中的经验都被”创造者核心本我”们收集.

“创造者核心本我”们决定与这个版本的物质层工作,是源于一个独特的被你们称之为原子的building blocks(要素/构建模块/生命控制中心).

祂们从能量漩涡中创造出这些原子,而这些由特定粒子组成的能量漩涡是用来创造所需结果的.上亿能量粒子被放入才能造出一个原子.

原子是你们星球系统中的building blocks(要素/构建模块/生命控制中心).

原子是由能量单位组成的.当我们说这个宇宙是一个粒子宇宙时,指的不是物质粒子.

这些都是能量粒子.这些能量粒子具有很多不同的组件.举个例子,假设我们使用字母表中的字母来代表已知元素.

ABC – 凝结形成一个能量粒子
HIJ – 凝结形成一个能量粒子
JDZ – 凝结形成一个能量粒子

在最后两个能量粒子中都含有一个共同的元素:J.

这两个含有J的元素开始形成一个单元.这些都是我们称之的能量粒子.

一个原子是由多少个不同单位组合而成的呢?你们都知道原子对撞机,知道要撞击或击碎一个原子需要花费多大的机械力.

这能让你们对如何把能量粒子创造成原子的过程有个大致的概念.

这些内容非常简单,但能带给你们一些概念,使你们了解你们粒子宇宙中的能量是如何被使用的.

你们所有的光,颜色,声音和能量的电磁形式都被构建到这些基本原子中.

而在大多数的其他物质泡泡中则不是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所有原子都不相同.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身体以它们自己的方式运作.

当创造者核心本我开始构建原子时,那些原子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它好像活了.

它能与其它原子交互,能被某些原子吸引或被某些原子排斥.它们甚至能以相反的方向旋转.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原子也被称之为生命火花.

在你们的世界中,这些与生俱来的生命能量与你们所谓的”物理定律”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们一直与这些原子工作,直到发现一种方法能把这些东西集合在一起.它能使全息图的波浪线,以及全息图的所有部分组织成为一个形状.

每一种形状自己就是一个个体,因为当我们发现能够组织这些能量时,它们依然保持为一个形状.所以,即使那只是弯弯曲曲的能量线,它们也具有一个形状.

接着,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就开始了- 把粒子放入全息图,赋予活力,让它们动起来.在这条发展线中,许多项目就被开发出来了.

这使我们极为兴奋,因为这是第一次每个人都能够感知到任何能与之工作的东西.

换句话说,我们能够在精神上或心理上去塑造它们,可以与它们一起工作,而它们不会崩溃.

一开始,当我们把它们放到一起时,它们崩溃了. 我们大笑,接着再次来过.当然,我们无法大笑,但你们懂得这是什么意思.

最后我们发现,通过把某些特定的原子聚集在一起,也就是全息图中的原子,它们依然能够组织在一起.

记住,任何由粒子建立起来的东西都会自动产生全息图.

这是意识的其中一个特点.它能以全息图的形式保持/维持.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能把这些东西放在一起,然后再让它们成为能够被感知的东西.

你把2个原子聚集在一起,只是一点点不同的粒子配置,它们就能够互相吸引或互相排斥.它们全部都具有不同的反应.

创造者并不是他所创造出的作品的主人.他们只是创造,并不会试图控制他们创造出的作品.而这些作品本身也是创造者.

创造力并不处理划分所有部分/隔间事物.

所有的创造者都只能创造出另一种形式的创造者.你们物质层中的一切都属于某种形式的创造者,包括岩石.

物质层中的一切都是有活力的创造者.你,动物,鸟类,鱼类,植物和树木都属于个体类型的创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