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In Closing (结尾:能量释放&情绪能量)

DATRE: (2006年9月) 在本书的结尾,我们想告诉你们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当个体们在探索这些传导资料,并找到与他们的内在知晓呼应的概念时,就会触发他们整个自我范围内的能量释放.

换句话说,当你读到某个内容,你说:”啊哈,我涉及过这个,我明白了!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终于理解了!”时,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它将通过你的物质存在,设置你的内在能量流动.换句话说,就好像你打开了一个大水坝.你的身体中可能有能量阻塞,通过”啊哈”,你就能打开你的整个存在体中的能量流动.

没有别的,就类似于这样.在你们的物质容器中,”啊哈”是一种触发机制.它能开启那个流过你整个系统的能量水坝大门.

但是,你不是坐在那里说”啊哈”,这不是口头上讲的”啊哈”.

而是你真的能得到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领悟)

这就是我们需要告诉你们的:它能开启流动,进入你们的个体觉知扩展中.

JOHN: 这有点像完形概念,这也是发生在完形概念上的事情.

DATRE: 与完形概念是一样的.这里唯一的不同是:我们没有给你们完形概念,我们只是在这里给你们”文字”.

让我们给你们文字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文字太受限制了.你们不知道我们有时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去找寻一个合适的词语.我们会先讲一些内容,然后说:”不行.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接着John就会给我们一些其它的词语:”不,还是不准确”.我们不停揣摩,来来去去,大概花5分钟才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而这个词语只是勉强,还不是太好.

所以我们想说的是,当你能得到这个”啊哈…”,就像揭开了一个完形概念后,当你能真的获得这个”啊哈”时,就已达到了”开始”的那一点.在那时,你就能开启整个自我中的能量流动.

另一件我们想告诉你们的是:在你们这个幼儿园水平阶段的发展中,在这个地球物质层的探索中,我们还想进一步补充一点内容.

我们常称这为:”沙盒1″.
————————————
QingQing注 – 再次把沙盒1注解在这里:

沙盒1(SandBox 1) – 我们没有”存储/记忆”功能的头脑.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做”.这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概念.对我们来讲,”做”就是”做”,就是这样.也许有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 “好吧,我做我想做的,但我无法解释我在做什么” – 我们每一个都有自己”做”的事情.我们从诞生起就在”做”事情.那儿没有”没有什么(Nothing)”,因为一旦我们找到一个”没有什么(Nothing)”,我们就能将这个”没有什么(Nothing)”做成”什么”.这就是成为”创造者”的第一步.我们常称它为:”沙盒1″ – 因为在物质层,你们”首先”要学会成为”创造者”)
————————————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是这个宇宙中”新诞生的自我” – 你们不是.

只是你们感觉自己缺少了一些整体发展的部分,而这个地球的体验能够满足你 – 这就是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你们不断寻找其他的表达形式以圆满你们的完整性.换句话说,你可能会说:”很好,这看起来很有趣” – “哦,那看起来太有趣了,我感觉那能有助于圆满’我自己'” – 就是那个你感觉缺乏的那一部分.

JOHN: 那是一个能使我成为一个”更完整的我”的东西.

DATRE: 是的.这些学校…每一个星系环境都像一所学校.但它不像你们现在学习的物质学校,需要成绩分级等等.因为没有人会为你打分,除了你自己.

JOHN: 这不是你要按照年级顺序往上学习的物质学校.

DATRE: 是的,那儿没有顺序.

JOHN: 你可能最后才会上1年级.

DATRE: 是的,这都不重要,都无所谓,因为它们都可能是你需要为”自己的存在”所填写的东西.

这里所发生的是:那儿有各种不同的事物可供你们探索.你能从中探索直到满意为止,然后你就会说:”Okay,够了!” – 接着你就离开去找寻下一个探索的项目.

但问题是:要离开这里太难了,如果你还没有离开过这里的话.因为为了能离开这里,那儿要有一些顺序发生.

现在,那些已经进来的(人或说法者),知道如何出去.因为他们已经进来过了.但是,那些…

JOHN: 有时他们也会迷失.

DATRE: 好吧,这里所发生的是…ok,我想我们需要进一步阐明,以免有人会卷入恐惧中.

JOHN: 好.

DATRE: 是的,他们会迷失,但这只是暂时的. 因为那儿总是有人在你身边能够帮助你 – “如果”你允许他们帮助你的话.

这就是另一个巨大的障碍.

JOHN: 这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情绪/情感环境.

DATRE: 这里是一所学校,这个学校的基本前提是…这样说吧:假设你想成为一个建筑师,于是你去上大学或院校,进行建筑方面的训练等等.

你指定自己想搭建一个桥梁或建造房子,但你还是要从最基础的学习开始,然后才会进入让你感兴趣的具体学习中.

在这个方面,它们都是相同的.

但那儿有个极为不同的一点是:地球是一所情感的学校. 你们所做的,就是开始与情感工作.

你们当中有人说:”我想我们不会花那么长时间学习吧?” – 好吧,可那儿有些个体,容我们这样称呼他们,他们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来来回回进行了上亿万年的时间,却还呆在沙盒1里 – 也就是这个情感学校.

情感也在逐步扩大中 – 那就是我们称之的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就是个体的”片段”.个体的片段是在 不断变化中的.你不停从中挑选,挑选 – 全部由你自己决定你想走入的方向,不管其他人告诉你什么.

因为那儿没有2个人会走上相同的道路.

这也是为什么那儿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Datre,John,Aona也会以不同的方式回答.很简单,因为我们都不会同意某个具体的细节,但我们都能携手合作,到达协议的那一点.

否则我们就无法写出这本书,除非我们大家都同意这些内容.

所以,当每次我们之间说:”嗯,我不觉得是那样”;”嗯,如果你这样做,就会以那个方式看待;然后这个就会是这样,那个就会是那样”时,最后我们就会进来:”好了,好了,把收音机关掉,我们需要协商.我们喜欢音乐,但它会干扰我们,所以关掉收音机,让我们讨论一下吧”

这会发生在一天的任意时段中 – 无论是早上,中午,下午还是晚上.

但对他们来讲,这无所谓…或者这样说:每一次的传导我们都要限制在2个小时之内.有时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但对Aona来讲,她很难出体超过2个小时以上.

这很简单,因为那儿有太多的断连,所以要重新调整身体就变得非常困难.

你看,我们从身体中出去,但要等Aona完全进入这个身体时,她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通常她要坐在那儿等半个小时,才能感觉到她的腿,然后站立起来.

因此,这也算是传导中的一部分.

我们带给你们这些信息,是因为你们真的不了解作为个体的他们.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他们希望别人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当然,感谢/赞扬他们是很好的,如果你想感谢他们的话.但是不要进入那种…你认为他们才是最伟大的,他们才是最好的那种崇拜主义中,因为他们可不喜欢那样.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给予了你们很多选项和各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方式.

无论如何,我们认为…

JOHN: 你们概括的挺好.

DATRE: 我也这么认为.

你们称之的情绪能量,对你们当中每一个人的实行(实现)是至关重要的.很多回来的人,后来都能觉知到:情绪能量是为你们达成自我实行(实现)价值的关键.

所以,无论你是否已经开始这场沙盒1的体验,或是你重新回到地球中扮演某个角色,还是你想获取体验自我的某个缺失部分 – 这儿的所有体验都是一样的.

享受这些新能量吧,它们将会以新的方式激发你们的存在.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完形概念(Concepts)

(QingQing注:为区分”头脑中的信念/定义/概念”,我决定将这种”概念/观念”翻译为”完形概念” – 只是一个用以区分的标签).

小注: (2006年8月)如果你阅读过Robert Monroe的书籍 – “Journeys Out Of The Body”,”Far Journeys”和 “Ultimate Journey”(门罗出体系列:灵魂出体),Monroe在他的书中曾提过一种”无言语沟通(NVC – Non Verbal Communication)”方式.这是来自他的书”Far Journeys”第71页的摘抄:

“所有其他智力种族使用我们称之的无言语沟通.我们的身体语言,心灵感应,遥视和其它神秘学或宗教学语言,它们通常包含的信息只涉及到”无言语沟通”中极小的一部分.假如一幅画可代表1000个文字;一幅彩色画代表10000个文字;一幅动态的彩色画代表50000个文字;而一幅语音动态彩色画在信息交换或沟通中的价值为100000或更多的文字,那么”无言语沟通”则在”语音动态彩色画”上有一个量子级的飞跃.

Datre: 现在,我想这是我们需要解释一点点关于”完形概念”的时候了.人们不理解什么是完形概念.

我们在Datre的devas书籍4-看不见的世界中,介绍过”完形概念”.那是我们进行介绍的最好方式,因为所有的devas都与”完形概念”工作.从Devas到元素,它们只是完形概念.

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看不到它们,也就无法听到它们,因为你们的耳朵还没有调频到能够 听 “无”.

所以你们不得不通过灵视力者来沟通.

John: 这也是赛斯不得不与Jane处理的问题.赛斯只与完形概念工作,他必须以某种方式打动Jane,好让她能为这些完形概念赋予描述接近的措辞.

Datre: 对.那与Aona传导信息的方式不同.我们使用一个完全不同种类的沟通方式,她能将自己抽离身体.换句话说,那儿有一种过渡…

John: 这是2种不同的方式.赛斯曾讨论过.

Datre: 是的.所以,我想说的是,完形概念,Aona对灵视力非常熟悉.如她所讲,当她与树”说话”时 – 你们并没有与树”说话”,是树给你一个完形概念.

你不仅能听到或理解,不,实际上你并没有听到…

John: 是你在你的脑袋中说话.

Datre: 是的,这是你们唯一能做的方式.

John: 对

Datre: 但是,当一个完形概念到来时,它就像”嗖”一声,立即来到你的面前.

换句话说,在Devas的书中,有一个解释男性与女性树木的内容.那儿的水果悬挂在树上,坚果挂在树上,还有松树与红杉.

所有的这些内容”嗖”一下,全部丢向Aona.即使Aona立刻开始记录,也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这很难,因为你所得到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由此你可以看出,那些树木想试着跟你解释什么.

所以,正如我们所说,灵视力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任何人都无法期待或想象的体验.因为,她不仅能获得,比如:一棵果树的信息,还能看到所有果树的设置.

换句话说,当她看到一棵橘子树,一棵苹果树,或任何其它树时,都能从中看到”兰花”.你看,从这样巨大的”嗖”中,你能获得多少画面和多少解释呢?

Aona花费一天半时间才写下书中很短的一部分内容.那儿还有更多,不过她以后将会解译的.

所以,你越熟悉完形概念,就越容易与它们工作.

现在,回到我们原本想谈论的内容中.

ok,如果你不学会如何与完形概念工作,就无法与”跟你们不同的其它星系系统”沟通.

因为,它们…那儿有很多星系系统是”不说话”的.

你们使用文字,使用嘴巴,眼睛,耳朵,你们的所有感官都非常敏锐,但你们不使用其它的(内在感官).

我们谈论过不同的现实世界.那么,一个新的现实世界看起来将是怎样的呢? 它将是没有污染的,不像你们这里.

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你们逐渐从一个部分进入另一个部分,再从一个现实进入另一个现实.你们不会突然一下子改变,除非有那个需要.

无论怎样,你们的星球受到了污染.你们的建筑物排放出的气体等,把空气全部污染了.

你们还有不断使用着的手机电话.无论你在哪里在做什么,你们唯一不用它的时候,就是睡觉的时候.

不仅如此,它还创造出大量的噪音,因为你们不停说话,不仅与周围的人说,还与电话线另一头的人说.

John: 这是喋喋不休.

Datre: 变成了喋喋不休,变成了喧嚣.你们还有很多年轻人,大喊大叫,希望获得关注,希望被别人听到 – 所以,这是你们的另一种污染.然后你们还有摇滚乐队等等…

John: 神经极度紧张的狂叫

Datre: 是的.他们在电视上尖叫,旋转,制造噪音.所有的这些污染正在淹没你们的星球. 这也是为什么Aona回来进入身体时,有时她不得不再次出去,然后再回来,因为她无法忍受这个星球上的噪音.你们无法想象它像什么.

John: 这个星球已经没有安静的地方,没有这样的”东西”了.

Datre: 那儿没有了.有人说他们想去森林,那里很安静.但这只是与你们不断听到的噪音比较而言.事实上,森林也不安静.

有人说:”嗯,它确实很安静,平静到你能听到鸟儿的歌声” – 是的,可这只是相对于你们平常习惯听到的声音而言.

所以,任何比你们平常听到的噪音小的声音,你都会认为那是安静的.

John: 老印第安人会告诉你:这里已经不再有安静了.

Datre: 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安静.他们知道,因为他们曾与大地工作,与大地,动物,植物等工作.

现在,那些与完形概念工作的人已经被遗忘了.那时,他们处理完形概念已经到达到了某个程度.也许你会问:”嗯?那为什么他们还要打仗,有战争?” – 是的,他们会.

John: 那是他们的课题.

Datre: 那是课题.他们把它当做一个课题使用.就好像涌入的其他…

John: 欧洲人.

Datre: 欧洲人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改变.这里所发生的是:他们与印第安人不断交谈,交流,说很多话,但印第安人却是非常安静的民族,不习惯说太多.

比如一个老印第安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否还能找到那么大岁数的人 – 但他的年龄应该是非常非常老的.这些人都非常安静,甚至他们的孩子也不是喜欢”叽里咕噜”的人.

他们干了很多活,这可不是喋喋不休.他们是非常具有生产力,并刻苦工作的人 – 这里就是我想引入”完形概念”的地方.与完形概念工作,你就能真实地看到那些人能为你带来什么.

换句话说,就像树木,它能带给你所有的画面,而你能”确实”看到这些东西.并且,它们还会为你留下深刻的映像,让你知道这些树在做什么和它们是如何去做的等等.

这就是你们如何在”灵视力”的情况下与你们称之的大自然工作的.

所以,你们将开始看到的是…实际上你们已经见过很多回了- 就是你们当中称之的”绿色和平” – 他们对这个星球上的污染与水源极为重视.

在有的其它国家,”绿色和平”的实施比美国更为显著与普遍.

举个例子:John与Aona昨天晚上看电视 – 一个名称为:”Design e2″的节目,他们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接着,他们发现这大概是其中一个最吸引人的节目了,因为你们的电视中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除了运动会(奥运会)等等.

(QingQing注: 这是从网上摘抄的关于Design e2的节目介绍 – 作为我们促进可持续性设计运动的承诺之一,我们发起了公共广播公司(PBS):e2(具有环保意识的经济),这是一部六集原创纪录片系列,它通过生态保护建筑探究了环境的现存有效性.通过Brad Pitt的叙述和鲜明的镜头,这部系列片突出说明了发明引导者和技术在改变我们周围世界上所做的工作,以及我们对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所使用的产品.每集30分钟的纪录片都激励我们思考如何生活得更智能,生活得更绿色,并顺应未来的发展。Design:e2节目将于2006年6月由公共广播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播放)

芝加哥市长戴利,坐飞机经过德国的一个大城市,看到这个城市的房顶上都种有蔬菜.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对此很感兴趣,于是派人询问:”为什么这里的建筑物或房屋顶上都要种蔬菜呢?”

好吧,事实上,这一切的开始,源于战争.

换句话说,从飞机的角度上看,当飞行员从上面看到下面那些种满蔬菜的房屋时,会以为它是良田,不是房屋,所以就不会投下炸弹.

还记得吗?你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有那种老式飞机了.

John: 是第2次世界大战.

Datre: 但第1次世界大战时也有飞机.

John: 是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还不存在那样的问题,那时”空投炸弹”的情况还很少.

Datre: 我知道,但它们能避免…是的,在第2次世界大战中,非常肯定,那里的很多城市都通过在屋顶上种植蔬菜避免曝露.在某些拥有平坦屋顶的地区,这样的做法更为容易.

所以那个芝加哥的市长了解情况后,就找人出资,也想在建筑顶上盖绿洲.他首先从政府大楼开始…

John: 市政厅

Datre: 市政厅是第一个实施的,是的.然后继续,沿着海边开发出一个小飞机场…

John: 是沿着湖边

Datre: 好,沿着湖边.他把湖边都开发出来,使它成为了一个大家都可以享受的美丽水边公园.

这个市长还说:”纳税人或市民可能会抱怨,但这没关系,因为打造绿洲的钱都是募捐得来的,不会花费他们一分一毫”.

他还会继续打造下去,因为他说他将设置城市建设标准,使每一栋芝加哥的建筑物都能以最好的方式符合环保,包括建筑材料和建筑标准等等.

所以你看,这只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说:”我们将进行改变” – 当然,这当中肯定也有那些不喜欢改变的人.

可如果你们想拯救你们的星球,就不得不这样去做.

John: 要拯救这个星球没有问题,因为地球会照顾它自己.而我们自己才可能是那个”无法被拯救”的.

Datre: 嗯,非常肯定.但是,为什么不珍惜你们已经拥有的呢?

John: 再一次,这是大课程计划中的一部分.

Datre: 完全正确.

John: 这里是一个幼稚园,而这些就是要在这个幼稚园里学习的东西. 等到了下一个年级,则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这也是完形概念进入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

Datre: 对,那些开始理解新千禧年的人,都试着找出这个新千禧年将会发生什么.

他们说:”我怎么没有看到任何改变呢?” – 好吧,你看不到任何改变,除非你能真的去寻找.

John: 成为一个观察者.

Datre: 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很多,很多遍.当你进入一个新现实世界时,就要开始与完形概念工作,你将会发现它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你不仅仅能够看到一个画面,还能获得它说出的,或更准确些:获得与它沟通交流的”映像”.

正如我们所讲,它就像一声”嗖” – 可这不是心智中的心灵感应,因为心灵感应也基于语言 – 你们还是在来来回回使用语言.

当你开始与完形概念工作时,那儿是没有语言的.你唯一需要语言的时候,是你将它转换成语言,写在纸上,提供给别人学习的时候.

John: 那只算新现实世界的一部分,它正在建造中…

Datre: 那,你看,这儿…

John: 如果你不说话,那还需要写吗?

Datre: 对.对我们来讲,这是必要的,因为….

John: 我们不在那个现实世界中.

Datre: 你们是不在,但它需要被解释.在这个时候,这是我们能解释的最好方式,除非你能够拥有这样的体验,否则解释是非常困难的.

正如我们所讲,因为Devas都非常急切地想帮助你们,但除非你能有那样的体验,否则无法理解.当然,在智力上你们能够知道.可我们能给你们的就只有智力,剩下的必须靠你自己.

好好享受你们的旅程吧.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地心引力(Gravity)

JOHN: (2006年8月)我们谈过地心引力的问题,就像那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的例子.

DATRE: ok,你们总是谈论这个问题,将它导向科学以及科学相信的东西;然而有趣的是,同时,你们还将它导向了科学所不相信的,以及他们与之工作的一切.(QingQing注: 就像这个来自2013年某知名科普杂志的摘抄:在现代光量子理论中,有一个看起来非常奇特的事实,即该理论的研究对象自身-光量子-恰恰是完全不清楚的.)

Aona发表评论说:”是啊,他们好像还在试图找出为什么苹果要掉下来或不掉下来等等”

嗯,好吧,在我们的第4本精灵Devas书籍(看不见的世界)中,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解释过那些树木与生俱来的生存能力,还有不同的树木和它们决定是否成为一棵公树或母树,或成为一棵果树或开花的树等等.

因为…可以这么说,它们能够成长为它们自己本身期待长成的样子 – 可你们人类却从不把那归功于它们的理解力(智力).要知道,它们有理解力(智力),每一棵树都有.它们与你们有着不同类型的理解力(智力).

它们与完形概念工作,因为它们没有可依附的大脑.而在大脑中,你们与头脑中的想法和心念工作.但你们现在还没有与心念工作,因为心念属于完形概念中的一部分.

OK,让我们选择苹果树来打个比方吧,因为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是地心引力让苹果掉到地上的” – 不,不是! 一个苹果,它自己本身已被给予,这将由它自己维持属于自己的生存能力(可行性).

如果那个地心引力的理论是正确的,是地心引力把苹果给拉到地上,那么所有的苹果都应该掉到地上才对.不!这是树木与它的树枝之间产生的沟通.树木能觉知到它的所有树枝与树叶,就好像你能觉知到你的所有指甲一样.你知道你有指甲,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修剪它们.因为当你碰触到指甲尖时,就能感觉得到.

事实上,指甲并不会受伤.这只是一种沿着指甲往下,再通过手指的”震动”.

同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树枝的末端.那种感觉(小震动)沿着树枝传递,树木就能觉知到树枝之间的影响(响动).这就是这种小震动是如何传递到树枝中,又如何从一棵树传到另一棵树,再到下棵树中的.

因为它有那种感觉,它允许所有的树枝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你允许你的指甲生长一样.当指甲变长时,你们就会剪掉它,因为它们还要生长. – 总之,它就是允许.这与树枝末端的果实-“苹果”是一样的道理.

为什么一棵大树枝上会分叉出很多小树枝,上面都结满了苹果?为什么有的苹果会掉在地上,而有的则会呆在树上直到腐烂?

如果地心引力是罪魁祸首的话,那么所有的苹果都应该掉在地上,不是吗? – 或者我错了?

JOHN: 不,就是这样.

DATRE: 就是这样.但每一个人都承认这是地心引力导致的,而地心引力却是他们无法真正解释的东西.

现在,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

这是来自苹果自己的决定.就好像一个孩子.那儿有一些小孩依偎在妈妈身边.但这儿要注意的是,特别是男孩子.其实女孩更独立一些,无论你信或不信.他们说:”哦,他是离不开妈妈的男孩(或粘母亲的男孩)”,你们经常一遍又一遍听到这样的话,因为他不想离开家.

在欧洲的一些地方,那些男孩可能有自己的公寓,在公寓里娱乐或过夜,但他们总会再回到母亲身边.他们与父母过着平常的生活,而他们的另一个生活,容我们这样讲,是在他的公寓中度过的.

他们在公寓中度过自己的快乐时光,不会将这样的快乐时光带回家里(父母的家),但他们依然不会打破与父母之间的(平局)关系.

这与苹果是一样的.一个苹果决定不离开 – 它决定留下来并在树枝上腐烂.

而其它的苹果说:”嘿,让我们出去寻找新的体验吧” – 于是它们就会”工作”,直到末端的茎断开,掉在地上.

接下来,就是它们自己去解决的时候了.

JOHN: 对苹果来讲,地面是一场新的冒险,它们有理解力(智力)决定去体验,但它们并没有关于体验的”想法”.

DATRE: 正确!它们没有”想法”.

JOHN: 它们通过”大树与大地连接的树根”之间的沟通,了解地面.

DATRE: 是的,因为树木一直会与它身上的所有部分讲话.不仅如此,这当中还有那些可以来回沟通的小生物.

JOHN: 树木扎根在土地上,所以树木与大地之间的沟通是非常频繁的.

DATRE: 那儿还可以通过小精灵或小侏儒…

JOHN: 还有昆虫等等.

DATRE: 所有的一切.那儿有着不断的沟通.这类东西之间有一种沟通形式.你们不得不通过讲话(发出声音)来沟通.你们一直在唧唧歪歪,咿咿呀呀…这就是你们通过说话向另一个人表达自己的方式.

好,现在,树上的苹果从不同的地方获取了信息.因为大树是它们的…让我们这样比喻:因为大树是它们的妈妈,而那个留在树上腐烂的苹果不想离开大树,不想离开妈妈,它想被保护.

然后你问:”那么那个一直呆在家里,粘着妈妈的男孩呢?” – 好吧,他在腐烂,因为他不想去充分体验他的人生.

JOHN: 在那个程度上,他就停止成为一个真正的个体了.

DATRE: 是的.在这个新千禧年中,人们开始被推入新的体验中,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来到这里.那个粘着妈妈的男孩,他认为呆在家里很开心,不觉得那是件苦差事…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很开心,但他是否真的很开心呢?

他有多少次想做同样的事情? 想要新的体验? 因为他真的不想离开自己的盒子,所以…苹果只有腐烂在树上.

而另外一个苹果却抓住了这个机会.有人路过将它捡起来,吃掉了它 – 令人惊讶的是,对苹果本身而言,被吃掉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体验.

你会说:”哦,那可是残杀” – 不,不是,它是体验.它是苹果的体验,也是那个吃苹果的(人)的体验.

JOHN: 于是,这个被所有的理解力(智力)决策出的苹果就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有机体.

DATRE: 没错!这就是一场体验本身.那些人总是说:”这不是你生命中的痛苦,而是你能从这些”痛苦”中学到什么.因为是你把它放在那里,然后看你将如何去处理它” – 没有人会把它放在那里,那儿没有意外.

所以,请考虑一下树上的苹果吧.也许下一次,你将会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去看待它.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宇宙(Universes) – 心理时间&物质时间

Datre: (AUG.2006)对不起,今天早上来打扰你啦.但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想告诉你,想让你把它加入Datre书籍5中.

John: Okay.

Datre: 好,我们来谈谈宇宙的扩张.那儿有一种说法:说宇宙正在塌陷,变得越来越小.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而我,今天,也有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告诉你们.

John: Okay,那就告诉我们吧,幽灵们.

Datre: (窃笑)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你要确保把它加入这本书中,我喜欢那样.不管如何,总之,我有一个重要的故事要告诉你们,但它不是一个故事,是我察觉到的事实.

那就是:你们的宇宙确实在扩张中,但它不是你们见到的那种扩张.换句话说,你们的”物质”宇宙并没有扩张,但你们的”心理”宇宙正在扩大 – 因为你们的”想法/认知”正处于扩展阶段,而这不需要任何空间.

John: 是的,我知道.

Datre: 所以,我将为你和阅读这本书的人解释: 物质时间与心理时间是2个不相同的东西.

现在,如果回溯一下人类在这么短时间内的心理扩展速度,你能看出它的成长是非常巨大的.你能想象你的曾祖父母踏入当今时代的情景吗?无法想象,是不是?

John: 我甚至不认为曾祖父母能够习惯.

Datre: 是的,这很对.这也与你的年纪有关.如果你是20岁,就会熟悉这些你们在很短时间内发展出的东西,包括电话,电脑等等- 这是根据你们所感知的时间.

因此,”想法/认知”是在”心理时间”中被开发与发展的.

John: 如果你能进入一个想法中,就能发现那个想法最初来源的心念.

Datre: 对.但是,再一次的,可你们不认为”心念”与”头脑中的想法”是2个不同的东西.

John: 不!我们也必须将它们理顺.

Datre: 但心念属于心理时间,头脑中的想法属于物质时间,也就是你们称之的”真实”时间.

因此这里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的是:在你们的小小世界中,与其它的小世界(物质世界)一样,那儿都有着大量的扩张 – 这发生在所有的(领域).

因为,能量结构,特别是你们这个星球的世界已经被改变了.你们已经拥有…不同的…你看,科学家们总认为星星位于同样的地方,你们的星球也总是处于同一个位置 – 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但如果他们仔细研究地图,从你们当中的第一张地图开始,就会发现这个星球的改变,发现你们的国家是如何移位,并改变全球的语言文字系统等等.

你说,那时候的人类是如何画出地图的?好吧,非常简单,他们不需要把一切摆在前方,再根据数学测量将它们画下来.他们只是去到上面,然后往下看:”哦,是这样的.” 然后,当然,你们也将这带入地表层面,坐上船去探险;并观察星象等等.

你看,你们的”探索技术”也在持续改变中,因为你们的星球正进入不同的空间领域 – 而这就会导致改变.

John: 至少这个版本的地球正在这么做.

Datre: 是的,但我们不会进入太有技术含量的讨论中.

John: 不,好吧.

Datre: 我们会慢慢进入技术讨论.但现在,只是一点一点慢慢让人们理解这里到底在发生什么.

那些想法,心念是从哪儿来的,我们暂时不会进入这些话题的讨论.

可是那些特别愿意坚持与接受,专注在一个新想法上的人,他们就会获得这些心念.这就是你们的电脑被发明出来的原因.

这些人不关心自己的吃穿,或外界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完全沉浸入电脑的制作中.他们把不同的零件组合起来,做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于是一个想法导向另一个想法 – 但他们都对心念开放.

他们没有关闭自己的创造力或直觉或任何你们想称之的名字.所以他们不停扩展,扩展他们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拥有了今天的电脑.

同理,移动电话手机也是一样.我的天啊,在很短一段时间内,你们就将电话发展为一个真实的,可被天天携带使用的物质仪器.

所以你看,所有的这些发展都非常迅速.这是因为:一个想法导向另一个想法,然后再进入另一个,另一个…

这些我所涉及到的内容,全部都是…从现在开始,它们全部都涉及到你们称之的心理时间.我将使用它来区分所谓的物质时间.

这就是想法的来到.因为一旦你能从你们的物质时间关系中离开,进入你们的心理时间时,那儿就是一切所在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如果你不停运作头脑,头脑中就会不断出现各种念头.可是,如果突然你停下来,等一下…如果在那时你能够允许,而不是试着让头脑来解决问题,这就是心念/新点子到来的时候.

换句话说,当你们的发明或任何你们的想法陷入困境时,是因为你们没有对心念开放.

John: 这是头脑正与想法玩耍,而那些想法属于过去.

Datre: 总是这样.

John: 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头脑主要与昨天的想法工作.

Datre: 那是因为头脑无法走得更远.

John: 那是因为我们不允许

Datre: 头脑本身并不是设置用来做这个的

John: 它只是一个接收器

Datre: 那儿有一部分是接收器.其实头脑是非常愿意,并很高兴将那些不断的”杂念”放在一边,允许心理时间进入的.

这就是我想谈论的心理时间.我想来好好解释它一下.

John: 好.

Datre: 这就是关于你们新千禧年的一切.不是关于物质时间.在千禧年中,心理时间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心理时间,如果你想这样称呼它的话,能够允许新的千禧年成长与发展.

“进入心理时间” – 这就是能允许你们成长的地方,因为你们都将成长 – 为了使你们的物质发展起来,你们不得不成长你们的心理.

John: 我们其实只发展了心理,但我们将它当做物质,因为我们的感官/感知是这样工作的.

Datre: 是的,但你们在发展物质之前,必须先发展心理.

John: 心理才是那个真正发生的地方,物质层是幻象.

Datre: 对的.再说一遍,你看,上面那个陈述总是被你们颠倒 – 你们认为物质必须第一,然后心理就不重要了.

如果不是心理驱策物质的话,物质世界就不会最先在那儿.

John: 甚至根本不会存在.

Datre: 嗯,我们无法有”不存在”,因为我们…

John: 但我们能有”物质不存在”.

Datre: 哦,是的,你们的物质可以不存在.

John: 这就是我想说的:如果我们没有,就不会…如果我们没有心理,那儿就不会没有物质.

Datre: 不!

John: 你能有心理,但没有物质.

Datre:哦,是的,你能这样. 这也是达到那一点时,你们能实现的:”嘿,看啊,我已经厌倦不停坐旋转木马了.现在,我想在物质层呆多久就呆多久(没有所谓的死亡),去做我想做的事”.

而在你达到那一点时,你将非常熟悉心理时间.你能使用它,以你任何想要的方式改变物质层,进行扩展.

John: 当然.当你能那样做时,你就有意识地参与了创造.

Datre: 是的.

John: 而不是无意识地.

Datre: 是的,现在大多数人都以无意识存在,如果你想使用这样的术语描述的话.

John: 无意识,潜意识,无论他们喜欢使用什么样的术语,这都发生在你没有觉知的时候,除非你能让自己拥有觉知.

Datre: 没关系,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但是,再一次,这就是与心理时间工作.

所以你看,我们在所有的内容中都将涉及到它,因为我们想让人们看到,这样的东西能够被运作到什么样的程度.

我不能再涉及更多了.但无论怎样,这是我今天想谈论的内容,下次见.

John: 谢谢你的到来.我们将把这些内容放入新书籍中.

Datre: 谢谢你,先生.

我们是Datre,那些被认为是幽灵的家伙?

Datre书籍5: 现实世界(Aona的体验)

Aona:(2006年8月)

有趣的是,当第一次”存在体”进入我的身体,而我也在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出去时,我能”看到”2个不同的现实世界 – 我想,这是你们唯一可以称呼它的方式.

换句话说,因为我们在考虑现实世界,谈论如何在眨眼间进入不同的现实.

有时,在白日梦或任何进入的几率与可能性中 – 梦境,白日梦等等这些名字,随便你想怎么称呼它.

有时我们能够记住它,但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因为我们陷入了时间的物质概念和组织(结构)等等.

因为大多数的人生活在你们称之的 – 我将会称它为”时间现实”中.这是你们体验的东西之一.你们所感知/认识到的事件都在”时间”中发生.

现在,梦境现实,想法,几率与可能性,心念,概念/观念,这些…你都可以称呼它们为现实世界.它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你们的”时间”现实,你们认为它占用时间与空间.

John: 是的,这些我们都知道.

Aona: 所以,在其它的现实世界中,那儿没有时间与空间.

John: 你曾说我们接触的梦境现实更接近于烟雾状.

Aona: 是的,它们…但那部分并没有用到任何空间.

John: 我们知道.

Aona: 所以这里发生的是:在那种现实世界中,一切都被混合在一起.

John: 你说的是梦境现实吗?

Aona: 梦境现实,想法,概念/观念,心念…所有全部都混合在梦境现实中,并且没有空间与时间. okay,等一下,事实上,那儿还有第3个.

John: 第3个什么?

Aona: 那儿有3个不同的部分混杂在一起…

John: 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什么3个不同的混合部分?你说的还是梦境宇宙吗?

Aona: 不,我讲的是时间现实中的混合物.除了物质现实,几率与可能性-梦境现实 – 这是2个.还有第3个:死亡地带.因为死亡地带的分层很像你们的”时间”现实.就是这些混合在一起.

但有趣的是,梦境-几率与可能性现实,概念,心念,想法的现实,总是存在于那里.它以可能性移动(发展),而几率则被当做一个概念,可以在物质构造中被使用(或与物质结构工作).

一个个体挑选出一个可能性,几率,并在物质结构中运作 – 这就导致了移动(发展).因为它…我想说的是,就是它推动了一个个体的人格或…

John: 什么?

Aona: 就是它推动一个个体的人格或角色来移动(发展)物质结构,与他们工作的想法创作出什么东西,然后让其他人追随 – 这就是你们的物质结构向前的驱策.

因为有的人不会出去拣选几率与可能性,也就不会创造出明显的差别.就像我们谈论过的农夫,一个耕农,他每一次回到物质层中时都拣选同样的事物,所以那儿没有移动(发展).

移动(发展)只发生在那些想要学习和想知道一些具体事物的人身上.当他们在物质层中表现出这些几率与可能性时,就能创建出一个移动(发展).这不仅仅只针对于他个人…而且…

John: 还能开发出一个全新的动态环境.

Aona: 是的,让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受益.就物质现实而言,这是你们本身唯一拥有的移动(发展).

Datre书籍5: 自我(全我)与小我Self&Ego

DATRE: (2006年8月)现在,我们打算进入更广泛的讨论内容.John,你想从哪儿开始?

JOHN: 从”所有的现实世界是内部,所有的幻象是外部”开始.

DATRE: 好.

JOHN: 大概就是这些,还有自我的多重性(多元性)等内容.

DATRE: 好.但你要问我问题,以便我能回答到你想要的内容.

JOHN: 没问题.

DATRE: 现在,你们所体验的一切…容我们这样讲:所有你们在这里经历的最低级别的体验,都是幻象.你们的体验就是创造幻象,与物质层的幻象工作. 你们让这些幻象看起来真实,就是为了获得你们进入物质构造中想得到的体验.

你们来到这个幻象世界的物质结构中,那儿还有幻象星球,以及所有其它幻象事物….

JOHN: 所有的恒星,行星和星云都是幻象.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进行玩耍体验的幻象结构.

DATRE: 正确.你们在这场游戏中的体验,是某种程度上你为你自己选择的.可当你们第一次来到这个幻象舞台上体验时,就被这些幻象搞得晕头转向了.

所以,你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实现你们想要实现的.在你们从未进入这场幻象体验之前,你们就已经设置好了参数.你们要去获得这场游戏中的”宝石”,也就是那个你们感觉想去达成的”全我”或”真我”或任何你们想称之的名字.

JOHN: 这是你们的体验频谱.

DATRE: 完全正确.

JOHN: 当我们一直说”你”的时候,指的是”物质层”中幻象的你,这也是你们一直用来参考的你.

DATRE: 是的.

JOHN: 你一直在幻象中被给予,被指示,或受到帮助,但它们都是”你”在帮助”你”.

DATRE: 对的.

JOHN: 那儿没有任何外部的东西,是你在创造这一整出戏.

DATRE: 是的,但是为了达成你想要的戏,你不得不将更多的”知晓/理解”放入里面…你看,现在我们进入更深的内容中.

“内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JOHN: 是的.

DATRE: 它就是那个”知晓”你需要什么体验的那一个.

JOHN: 那就是它想要去体验的.你和它是同一个,一样的.

DATRE: 对,但幻象世界才是真正上演戏码的地方.是体验者,你通过物质幻象进行体验.

JOHN: 但无论在哪个方面,它还是”你”.这是”你”为”你自己”创造用来体验的幻象.你们只是没有认知到自己的完整性而已.

DATRE: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绊脚石.因为那些主要与物质结构幻象工作的人,他们所看到的周围的一切,他们认为就是那样.

因为恐惧,他们从来都没有与”完整的自己”接触过.不仅如此,如果让他们看到这整场戏,而他们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就会崩溃.

因为那是他们不理解的东西.所以你们不得不…为了迈出第一步,你们必须”了解”内在的你, 或者说:了解你指引你自己的那一部分,不能对此感到害怕.

JOHN: 是的,你”个性中的那部分小我”就是害怕的那一部分.你必须要能从中识别哪一个是”没有”小我的你.

DATRE: 是的,但你们首先需要做的,也是最开始最重要的,就是与小我成为朋友.

JOHN: 这不是2者之间的竞争.

DATRE: 就像你在物质层中与另一个人交朋友,你们没有觉知到的是:你能与你自己成为好朋友.

你们自己中的一部分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通常你们让小我来负责&管理.

JOHN: 本来小我就是设计用来做这个的.

DATRE: 它是的,可你们还没有觉知到能够”看出”物质体验表达的那一点.在这场你参与的幻象游戏中,你们还没有觉知到那儿还有更多.

一开始,你慢慢获得一些小碎片,于是你有了一点点觉知:”咦?等一下!” 然后,当你挖掘得越来越多,就会对它越来越感兴趣:”好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有这种内在的感觉?我怎么好像在一个平行的大脑下运作?我的头脑或智力告诉我一件事,但是我所看到的…怎么不是真正的我想要的呢?”

小我就像一个想要控制一切的人,它说:”看,这就是你应该成为的样子!”

“可是我不想成为那样!我不觉得我应该那样去做!”

这就是识别/觉察自己本身…无论你们想怎么称呼它.在你们阅读的各种书籍中,有的称它为小我,有的称它为内在小孩…等各种不同的名称.

你们甚至能在那些超励志书籍中看到它的身影.为了区分,他们称呼它为:”乔治” – 那么,就与乔治做朋友吧.

与你们的小我先生或小我女士做朋友.

JOHN: 然后认知其中的差异.

DATRE: 认知它们之间的差别.一旦你能认出这些差异,就能说:”好吧,我们能成为朋友,因为我们在同一个身体中.”

JOHN: 我们都在教育同一个东西 – 我们自己.

DATRE: 自己!这就是我们曾讲过的.我们…你看,你不能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内容放在人们面前,你需要让他们消化一段时间,直到达到能解释这一切的那一点…

因为市面上有一些书籍写到:你必须杀死/消除小我;或你不得不这样那样去做…可是这些书都没有告诉你它到底是什么.

小我只是那个用来引导你的,属于你自己的一个部分.

JOHN: 是你创造了它.

DATRE: 对,是你们创造的,没有别人.

JOHN: 为了体验物质层,你们创造出小我.没有小我,就无法体验物质层.

DATRE: 不,不…

JOHN: 你,内在的你,没有体验物质层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在一开始,内在的你创造出了小我.

DATRE: 对的.小我是作为一个老师创造出来的.

JOHN: 是的,它是.

DATRE: 或作为一个向导.但问题是,在这么多年中,小我一直被放纵…

JOHN: 成为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DATRE: 一个宠坏的小孩.就是这样,很少有人这样解释过.大多数的人都说要”杀死”小我或消除小我等.

不,你不需要这样做.与它成为朋友.告诉乔治:”嘿,乔治,现在我想去体验了,但你表现出的态度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以这样的态度去对待别人.”

“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些人.所以,为什么不与我成为好朋友呢?我会展示一些事情给你看.你跟我一起,但让我来教你.”

这就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讲到的:你不是你的身体,你需要教导身体.但我们从来没有解释过,因为这对有的人来讲太难了,所以我们只有一点一点进入更深的引导.

现在,我想在场的每一个人应该都了解”谁是乔治”和”乔治是你们的向导”了.

因为那儿没有办法,如果你们不把”内在”与”外在”结合在一起.

JOHN: 外在无法体验内在,内在无法体验外在.

DATRE: 对的.

JOHN: 这才是实现”完整自我(全我)”的条件.

DATRE: 对.

JOHN: 所以你要适应它.另一个我想提出的话题就是:”个体性”与一个单一的表达.

你,作为一个被给定的部分自我,很多很多很多个你,组成一个全我.

DATRE: 对.

JOHN: 当你们谈及个体性时,这指的是一种专注/焦点,不是指单一的人士,而是一个聚焦点.所以,当你们学习,真正学习到时,就会知道”个体性”是一个”觉知”的东西.那不是物质结构,甚至也不是”非物质结构”.它与结构没有任何关系.

个体性,是”你”在你之内的基础本质.

DATRE: 对,对,对.你的本质就是完全存在,来自于万古永恒的体验.

JOHN: 是的.如果你能调整自己去体验其它表达形式下的”你”,个体性就会扩大.

DATRE: 是的,就是这样.

JOHN: 但这可不是依赖于:”哦,我碰到了我的其它6个部分自我” – 不错,他们都是个体化的”你”,但真正的个体性不是指6个单独的人.

个体性是指组成整体自我(全我)的个体和它们的许多表达形式.

DATRE: 对.

JOHN: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要点,却很少被人提及.我知道那儿有一大堆内容…

DATRE: 人们谈论着一大堆内容,却没有真正涉及到它的表面之下.人们没有谈及它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 和 作为你一个整体表达部分的你,是如何在物质表达结构中,通过积累经验/体验,与它工作的.物质表达结构 – 只不过是一个”幻象”.

就好像看一场电影,你是如何从电影情节中走出来的? 要知道,这是你将它放在你的面前.也许你会说:”这场电影关我什么事?” – 噢,不,关你的事.

同理,与阅读书籍一样.你可以读一本书,一本小说.那儿可能有”一句话”让物质层中体验的你与它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所以电影也是一样的.出去看一场电影吧,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它.当你能那样做到时,你所看到的或听到的将完全不同-那是属于你的.

现在,观察者部分的你是非常重要部分的你.但是,除非你能熟悉观察,否则你就无法留意到它.你们都应该学习,从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中学习.

不管你是从电影中学习,还是从路过你的一辆车子;或录音机中的一个音乐和弦;或你看到的一个标志或一个路人.

又或者与你们称之的自然沟通 – 与精灵,提婆等交流 – 所有的这些东西,来自于哪里都没关系.

JOHN: 这都是你的游戏.

DATRE: 全是你的游戏.出去与一座大山说话吧.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

JOHN: 很多年前,我在一个灵媒中心工作.我曾告诉大家:”走在路上时,试着留意你的环境.你可能会在路上突然发现一个小石头,然后这个石头引起了你的注意.”

DATRE: 对.

JOHN: 这个石头就会带给你一个讯息.去留意吧.因为它触发了一些你内在的东西 – 这就是看起来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是如何卷入的.

DATRE: 是,对的,对的.你看,如果你是一个洞察力者(灵视力者),你走在路上看见这个石头,而这个石头有一个讯息给你.于是你马上调转入那个石头,石头就会告诉你什么.

有人说:”天啊,这太愚蠢了,简直是发疯,不着边际” – 好吧,”不着边际”可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地方,因为它肯定是令人兴奋的.

但你看,你们不能.现在,我顺便提一个内容.

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所做的就是:他们看到了一些他们无法解释的东西,那是他们认为完全不可理喻的.这些人经常被关起来,锁在精神病院中 – 而他们所做的无非是看到了一些不被接受为正常的事情.

假如你跟一个人说:”这棵树在与我对话” – “嗯?你怎么了?没事吗?” – 然后人们就会极快地转身避开你.

因为你不应该能够与一棵树讲话.

JOHN: 是的.

DATRE: 在物质层中,你不能这样做,也不能与你的机动车讲话.

JOHN: 你当然可以与周围的一切沟通,因为它们都是你的创作物 – 这可不是开玩笑.

DATRE: “噢,不行!等一下,你不能出去与机动车讲话,也不能与发出响声的电冰箱说话.”

JOHN: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能?

DATRE: “不,你不能!这不合逻辑!” – 看,逻辑…

JOHN: 逻辑是一个小我结构.

DATRE: 很好,你知道如何将我们说的联系在一起.因为小我说:”那不可能!你不应该那样做!”

这与一个成长中的妈妈或姐姐或其他,没有什么区别.

JOHN: 权威人物.

DATRE: 或一些权威人物告诉你该怎么做,很多人就接受了.

JOHN: 他们从来不发出疑问.

DATRE: 不会这样或那样的问问题.

头脑中的知道,仅仅就是:当你长大时,你爸爸告诉你:”不,不,不能做那个,因为…”;”不,不要那样做,因为….” – 然后当你上学时,”你应该知道这个;应该知道那个”

“噢,科学中没有讲到这个;历史中也没有讲到这个…”

好吧,如果你一直这样听下去,难怪人们都”变傻”了.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学会真正的思考与探索- 这就是你们伟大的人类.

看看pluto(冥王星)…

JOHN: 是Plato(柏拉图)

DATRE: 柏拉图? 噢,我说的Pluto也是一只狗(布鲁托,迪斯尼中的卡通人物).

JOHN: Pluto也代表一个星球 – 冥王星.

DATRE: 是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但冥王星已不再是一颗行星,因为科学家说它不是了.所以不管怎样,到底是谁在说冥王星是一颗行星或不是一颗行星?

JOHN: 一些权威人物.换句话说,一些小我团队给出一些方向,希望你们去遵守.因为那是他们的方向,他们不敢走入其它任何方向,所以希望人人都跟随.

就好像宗教.

DATRE: 没有差别.

JOHN: 他们相聚在一起,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程度的恐惧.与这些拥有相同恐惧的人相处是最为舒适的.

DATRE: 学校也一样.

JOHN: 一样的.

DATRE: 同理,在学校里,他们教的是…

JOHN: 该想什么,而不是”如何”去想.

DATRE: 非常正确.那些真正会教学的老师,总不被认为是好老师…

JOHN: 是叛逆的.

DATRE: 他们总是叛逆.

JOHN: 这些人与孩子是一样的.学校系统中的权威人物总想尽快摆脱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破坏了结构.

DATRE: 这些人影响了结构,而结构必须被遵守,所以才导致各种各样的歧义.

JOHN: 这些叛逆的人必须不顾一切代价避免.

DATRE: 我喜欢这句话,哈哈. 但这是真的.

JOHN: 他们确实这么做.

DATRE: 确实.就好像John,Aona和其他人都想进入同一个房间,结果就变得比较拥挤.

我们Datre会看电视,但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因为我们寻找的是物质幻象的自然本质,然后我们就能把它们记下来,告诉你们,以便让你们也以不同的方式去思考.

这就是我们试着做的事情,想让你们从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

那天晚上,我们与德国一所大学的建筑系教授攀谈.他说:”你必须要打好基础” – okay,很好,这很好,基础很好.但到了某一点,基础都在那儿.现在,你将打算如何运用它去做真正的你想做的事情呢? 最好的老师是谁呢?

JOHN: 你将如何应用这些基础?

DATRE: 这就是应用.你打算怎么去做? 有人能给你一些梗概或大致内容,但最后将由你来找出你想如何去做.

JOHN: 对.

DATRE: 这就是这个星球上将要到来的改变.有人会将自己调整入那些能把他们推入思考里的人中.

那些人…如果你有这个意图,你就会自动把自己调频入那些人中,而那些人能把你推入真正的你希望进入的方向.

这可不是浮夸的自我在推动你,而是你的渴望,你对求知的渴望.

JOHN: 事实上,如果你好好与小我接触,就会知道它更多是一个”跟随者”.

DATRE: 绝对的.

JOHN: 它已经当”老大”当了很久了.事实上,它渴望了解很多事物,可能比你还要多.但它却没有能力了解超越内置结构的信息,除非你能为它提供这些能力.

DATRE: 对.

JOHN: 你不能让一个瞎子为另一个瞎子引路.这样不行.

DATRE: 不行! 再一次的,那是你想了解的意图,是你对求知的渴望驱策了一切.

如果你对乔治或小我先生说:”让我们一起工作吧,看看我们能达成什么.现在,你已经教我走了这么远,那么让我看看我能为你展示些什么.然后在你的帮助下,我们都能前进.”

JOHN: 对.

DATRE: 整件事就是这样,它能使你成为一个更大的整体.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在的你能够更容易的与小我和物质体验接触,而不是试着与小我对抗 – 要知道,小我才是那个做出所有决定的.

因此,当你们能一起合作时,就能改变这个世界.

还有什么问题吗?

JOHN: 我觉得这相当不错.

DATRE: 好.你看,”内在”是你们还不了解的部分,因为它才是从幻象中搜集,获取体验的那一个.

JOHN: 那是因为我们的关注焦点.大多数人只关注身体和小我,就这样.他们认为这就是整场游戏.

DATRE: 那是因为你们是这样被教导的.

JOHN: 对.就像我说的,必须不顾一切代价去避免.

DATRE: 正确.但是,现在是该摘下眼罩,觉知多一点点的时候了.我们会慢慢进入更深的内容.

但是,它们全部来自于想了解的渴望.有人问Aona:”你是怎么做到的?” -Aona 说:”我无法为你展示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只知道能够做到.也许有一天我能将它慢慢划分入详细的点,到时才能解释给你听.

但我认为那个想知道”如何”的个体,对他们来讲,最伟大的体验不是到别人那里去问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而是通过专注,意图,想找出的渴望,靠你自己做到.

JOHN: 并”期待”你能靠自己做到.

DATRE: 嗯,”期待”是一个重要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须”知道”你能做到.你必须了解你能够做到!你必须知道,在应用中,你能成为一个洞察者(灵视力者).但不要去找那些将告诉你该怎么去做的人.

因为你们已经有过太多这样的训练了.从”万古永恒”的年代前开始,就有太多人在告诉你该如何去做;而那些人也是那些想等着让别人来告诉他们该如何去做的人 – 这就是你们称之的”停滞”.

因为小我只能在它知道的参数中间运作 – 这是它的强迫惯性.你无法超越那一点,除非你有勇气说:”不,我知道.有人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能?” – 是的,你能!

JOHN: 是的,强迫惯性是指…一个很好的比喻就是:你试着开动一辆4个轮胎都没有气的汽车.

DATRE: 哦,很好,很好,我喜欢这个比喻.

ok,我想到一件事.有一次你与Aona在某个地方用餐.你们透过餐馆内的大窗户,看到了一些黑色的鸟.

JOHN: 停车场的鸟.

DATRE: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鸟都在车道旁找食物,它们叼起人行道上的小碎片,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一小块食物.

然后Aona说:”这是我们应该记着放入书中的内容”

停车场的鸟,大概持续了很多很多…

JOHN: 很多代.

DATRE:在这么多代中,它们只知道停车场.它们在停车场出生,在停车场周围的树上筑巢.它们在这个小小的,停车场周围的草地中讨食,因为那儿有一些小虫子.

JOHN: 还有来自餐厅的剩饭.

DATRE: 有人路过时,会把食物丢弃在那里.这些鸟到处寻觅,把食物清理干净后,它们的经验模式就结束了.接着下一代的鸟儿又来了,它们做着同样的事情.

长此以往,不停做着同样的事情,持续下去,永远没离开过停车场.

JOHN: 那是群体意识.

DATRE: 非常正确.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年前,大概20年前吧,Aona在商场的2楼看到了广告用的纸板人.

使用纸板人作为比喻,也是一样的道理.纸板人就只是一块纸板,其它什么都不是.

JOHN: 纸板人没有深度.

DATRE: 纸板就是一块能够站立的,比普通纸更厚一点的纸.那些路过的个体,他们说话,手脚也在移动,那儿还有移动的婴儿车,但他们都和纸板人一样,是”一维”的.

JOHN: 他们是小我的自动人(机器人).

DATRE: 是的.这就是”停滞”.如果你们这样持续下去,该如何让自己前进呢?

JOHN: 只能继续呆在停车场.

DATRE: 是的,呆在停车场.

所以,无论怎样,我很高兴能够记起这个例子.似乎还有一个,好像已经讨论过了.

就是医疗商业中提到的:与糖分(蔗糖)”战斗”等等.

JOHN: 哦,是的,我们谈过这个.

DATRE: 这些内容现在还出现在你们的广告中.再一次的,如果你开始找出完整的自己,成为一个个体自我,成为完全的你,那么这个”全我”将…它更像某种意义上的-“没有分离”.

换句话说,DATRE的体验与你们不同…是的,他们都是物质容器中的个体DATRE体验,可一旦退出这个物质容器,来到DATRE原本所在的地方时,那儿的每一个存在体都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JOHN: 当然,这是一种分享式的体验 – 这也是关于体验的一切.

DATRE: 提婆Devas,精灵Fairies都是这样.每一个人都做着单独的个体工作,但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JOHN: 这并不以任何方式减损个体化.

DATRE: 不会,绝对不会.提婆,精灵与其它,都做着相同的事情.这不仅仅属于地球存在,其它的星球也是这样. 你想想,是谁来照顾与维护这个星球上那些不是由人类做出的东西呢?

作为一个人类,如果你喜欢什么,才会去维护它.但是这个星球上的环境,依然需要提婆或精灵等进行维护.那么你说,这到底是谁来照顾与维护的?

肯定不是由物质幻象中的你来维持.

所有的星球都是一样的,它们都是不同的实验幻象结构,以便让你把自己放进来尽量学习.

现在,你们说:”okay,够了,那就让我们出去看看能找到什么吧”

好吧,那就去找找看吧,但不要太快离开,因为我们还有多年的传导信息想给你们.

要知道:最好的尚未来临.

再见,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说法者(Speakers)

DATRE: (2006年7月) 你们正谈论赛斯称之的”说法者” – 我们还有其它的内容.

可以这样说:那些不时来到你们这个星球上的说法者,会根据这个星球上的”发展线”,进行促进帮助或提供建议.

这儿所发生的是:当那些个体来到这个星球上时,他们会观察你们目前的普遍发展方向,接着在你们的现实世界中采取最活跃的行动 – 也就是你们现实世界中的”阴影区”.

你们的阴影区中包含一个突出的阴影和很多渐程阴影 – 也就是不同的强度 – 就好像一朵花瓣,中间是突出的红色,周围慢慢过渡成粉红色.同理,我们可以用这个例子来解释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最中央的部分拥有最亮或最强的焦点.

这并不意味最强的焦点必须处于中央,它也可以处于一端的最边上,而另一端全部是粉红色.无论怎样都可以解释,你不是只能处于中央,你可以处于整个现实世界中的任意一处 – 但这整个现实世界都朝着一个相同的方向为基础前进.

颜色最深的地区不是指那儿的人数最多,它代表的是强度.所以那里的人数可以很少,也可以很多.在你们这个特定现实的星球上,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程度的强度.

其中一些说法者可能很少被卷入这些现实世界中.当然,他们也会在”白天的舞台上演戏”;或者这样说:他们会进入,但不会直接参与.

现在,换个方式讲: 你们有你们的发展线,你们有你们的个体发展.这与你们选择的几率与可能性有着很大关联.

然而,因为心灵不是 – 你们的个体心灵是一回事 – 但身体之外的心灵信息并没有特别关注于一定的方向.它虽然有一个基本的”准则/议程”,但它的范围是如此之泛,所以将由个体心灵自己来散播.换句话说,个体心灵将成为一个鉴别者,根据你的物质结构,鉴别你能在这个特定的领域中完成到什么样的程度.

整体的心灵并不关心任何方向,因为它的准则/议程相当广阔.

这里所发生的是:因为你们的星球拥有如此广阔的准则/议程,所以无论你们想花费多少”万古永恒”的时间去完成一个给予的模式或序列或其它任何东西,这都无所谓.

因此,那儿就有一些你们称之的”冒险家”进入了 – DATRE就属于其中.这些冒险家 – 比如核心本我… – 是完全随机进入的,取决于他们想做什么以及想怎样去做.这些”人/冒险家”
在你们原始的最开端就开始工作,使你们的星球发展成为物质构造,还包括其它的星球.

所以,我们可以说,他们对每一个星球如何”处理”它们的个体结构(包括每一个星球的”可能性”星球)都拥有极大的兴趣.

于是他们就会来到这里,到处看一看,观察一下说:”嗯,现在这个特定的剧集已经上演太久了,它需要进入另一个方向” – 而这时,就是新方向被心灵的几率与可能性改变的时候.也就是说,几率与可能性改变了这个星球采取的方向.

但问题是:你们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获得改变,才能允许一个明确的改变发生.现在所发生的是:最大的改变将会出现在这个新千禧年.因为你们设置了一个你们想要的日期,然后说:”ok,这就是新千禧年的开始” – 但实际上,这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现在,虽然你们进入新的千禧年中,但却处在停滞期.所以,一些DATRE中的成员进入,他们在观察后说:”为了实现某某,这个方向或那个方向需要往前推动一点点” – 这就是你们在新千禧年中将要达成/实现的.

ok,现在所发生的是: 他们能够开启那个方向,但还是需要让某些”人”进入物质结构中,将这些信息带下来,使它们粒子化.所以,这将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发生.

其中一个方面就发生在你们的某些哲学家,诗人或艺术家中.他们使用不同的方式开始做出有”印象”的改变.

你们需要一个敏感的人来做这样的工作.无论怎样,所有的领域都在改变中.那儿需要的是…有一些领域比其它领域更难改变(更难被激发/激励).

举个例子: 你们中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

(QingQing注:简介 – 萨尔瓦多·达利在校读书时,常好作出与常人相反的行为,穿奇装异服.在马德里学画期间,因煽动学生闹事而被暂令停学,1926年又因越轨行为而被开除.这时,他的怪僻性格更引人注目,他则顺水推舟,放肆地夸大其表现癖.他在自传《神秘的一生》中自称,他的童年不时被猛烈的歇斯底里痉挛所干扰,他认为这是他的创造力的源泉)

你知道,你们常称这样为:”太过了,太夸张了…” – 可又怎样?你不得不钦佩那是很了不起的.还有你们的音乐,你们做出了很多不同的疯狂创作. 从发生的时间开始,到了今天,你能留意到你们的音乐已经发狂了 – 它是尖叫,摇摆和”想发泄”.

但问题是,你们必须要这个星球上的个体将自己导入你们计划进入的方向,并由此创造/生产出什么.

现在,你们或许能找到一个诗人…就像DATRE书籍4中提及的那个谈论树木灵魂的人.他说:树木似乎会思念他.当他离开时,树木就会下垂.当他回来时,树木能知道他回来了,然后他就会摇晃它们的树枝…这个人就是爱默生(美国思想家,文学家).

你可以去了解爱默生,我想你会发现他进入的就是事物(计划)将进入的方向.那儿还有一个人做了大量关于孩子方面的工作,就是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苏格兰小说家、诗人与旅游作家,也是英国文学新浪漫主义的代表之一.史蒂文森在世时是一位名人,但随着现代文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崛起后,他的作品被归类为儿童文学与恐怖小说的类型).

你能发现那儿有些人在帮助带入这些信息,因为他们善于接纳;他们已经经历过所谓的死亡时期;他们正在等待新的东西,否则,为什么要再次回到物质层呢?

他们被给予一种谐波(和谐,融洽,调和),这种谐波与他们融合在一起,就能让他们看到他们平常不太可能看到的事物 – 就像这样,信息就能被带到最前方.

可以这么比喻:他们是那个正在启动抽水泵的人.

不管怎样,这就是我们讨论的会发生的事情.所有这些”冒险家”或探索者,或任何你想称呼的名字,他们与你们的核心本我一样,具有相同的”口径”.

换句话说,他们都会找到某些东西,然后说:”OK,现在让某个人到这个星球上去把它做出来吧”

就是这样.

那儿有着大量的混合与匹配…所有的宇宙,人文,互相作用,互相帮助.

因为,你看,你把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他们将沿着,他们的发展有些缓慢,因为他们…为了启动抽水泵,有时他们不得不被”踢屁屁”(打是亲,骂是爱,实在不行用脚踹).

OK,你能看出我想说什么吗?我想说的是:你们并不需要那些来自于另一个星球的人.

你们的系统中设置了不同的谐波,到处都是,不仅在这个星球上.有时你们的星球需要一个巨大的激增…好吧,这样讲:就如同那个当上总统的人,他开始建设公路,桥梁和公园,提供给人们就业的机会…你们当中有大量无业人士,于是这位总统赋予他们工作,保留他们的文化(文明).

当你们中间充斥着大量无业人士时,这些人非常贫穷就需要帮助.他们需要某些东西来集中精力与焦点,使自己感到满足.

他们可能并不满意自己的工作,但这会让他们有一种成就感 – 因为他们工作得很辛苦,每天上床时都很累.

还有一些失业人士以前是文员,不习惯体力劳动,但他们都很高兴能赚钱为自己的家人买点什么.

这就是我想讲的:你们需要一些催化行为来改变这一现状.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坐立不安(Restlessness)

JOHN:(2006年7月)这是来自于一个DATRE新读者的问题.我们认为应该在这里提出,因为这个问题可能适用于其他许多人.

全文如下:

这是我阅读DATRE传导资料的第一年.老实说,我简直无法停下来.我觉得与它产生了共鸣,让我的内心感觉到了真理.到目前为止,我已读完所有的资料(如果那儿还有更多的话,请订阅给我)

可我有一种强烈的苦恼.我知道”真正的我”确实比头脑告诉我的还要伟大,可我的头脑却还没有完全”承认”我是伟大的.但我相信我一定比我想象的还要了不起,也相信DATRE传导资料是我为自己放在面前的画面.这些资料是我给自己的,我知道那种除了自己,不需要任何身外之物的畅快感觉.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DATRE是否能解答一下我上面所讲的那种苦恼呢?这是否表示:”我在告诉自己,我不是来自于地球的?”

DATRE: OK,这样的问题并不少见.那儿还有其他的人有这样的感觉,我们经常能遇到.

人们说:”它与我产生共鸣,我有一种深深的感觉,我感到解脱了,非常奇妙.”

但是,你是来自于其它地方吗?或你源于地球?这有什么关系?真的很重要吗?

JOHN: 问题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DATRE: 你的焦点在”这里”,你的焦点就在你的物质结构中.现在,你获得了这种感觉,还有人可能比你更快获得这种感觉,甚至有人可能永远都感觉不到.

但是,那些真正获得这种感觉的人,是那些在(往前)移动的人.你不能保持在原地,否则就会停滞.

如果那儿没有任何可察觉的移动,就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你们中的大多数都在往后退或抑制,在不知不觉中,那些想前进的人,他们则主要在你们称之的梦境状态中前进.因为那才是你们聚集在一起,决定你们想进入一个什么样的现实世界,然后以一个什么样的现实来”开始”的时候.

它必须要被维持,多多少少与你们目前的现实世界一样.但新现实世界的不同之处在于…你们的…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JOHN: 你们的”限制”.

DATRE: 对,你们的限制将完全不同.你将不再把自己限制在你们今天的概念中.你们的概念将完全不同.

JOHN: 你们首先要学习运作”完形概念”.

DATRE: 是的,但你们现在没有.你们没有以完形概念运作.

你看,当你们开始学习运作完形概念时,也会同时改变你们的物质结构,使它接受完形概念,以便与之工作.

你们的物质结构还没有开发到能够接受与完形概念工作.

你看,你们有一个头脑,但头脑只与昨天工作.在这一分钟内,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昨天.因为,在下一分钟,事实上,甚至这一分钟,都是昨天.只要有一个字被说出来,那它就是昨天.

这是一个很难懂的概念,因为你们总是谈及”当下”.可”当下”,其实它也是昨天.因为只有在它没被讲出来或没被做出来时,才是”当下”.一旦行为产生或语言被讲出来后,或任何其它,它就变成了昨天 – 因为你们的头脑是无法关闭的.

头脑只是接受,就好像你坐在一个电脑前.你坐下来打字,停下来考虑下一句要打什么,接着你的下一句就到来了.

头脑拣选所有的句子和词语.可一旦这些词语被打下来…它就是过去,就成为了完成时态,成为了你的过去.

所以,你们的头脑工作的一切,都与过去有关.

这就是你们现在生活的物质层.Okay,现在,物质层在改变中,你们将与完形概念工作.完形概念将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谈论过完形概念,如果你知道我们在讲什么的话.可你们当中的大多数真的不清楚一个完形概念到底是什么.了解完形概念的人是那些…举个例子:能与精灵工作的灵视力者,他们就知道什么是完形概念.

因为精灵或Diva等,这些小人儿在完形概念下运作.它们没有文字,它们只能给你一个完形概念,然后由你将它变成文字.

但一个完型概念是那个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你身边的(东西),它太快,太完整,几乎不可能…它就好像…比如: 香精(香味).

有人从你身边走过,你闻到了他身上沐浴后的香味.你立刻就能闻到这些香味,无论是来自沐浴露,洗发水或香水 – 这都是瞬间发生的事情.

然后,你们就会立刻试着给它下个定义.但在一个完形概念中,你不仅能获得这些香味,还必须试着揣摩那些香味是由什么组成的.这个香味是由什么混合出来的呢?里面有多少成分? – 这可是一件需要工作的事情.

因为你闻到那个香味,你说:”噢,那肯定是某某香水….” – 无论当时流行什么牌子的香水,但这些香水的不同组成部分有哪些呢?这些香水是由什么混合而成的?

虽然所有你得到的就是一点点气味,但那就是一个完型概念.

你只得到了一个气味,它被抛向你,就好像有人对你迎面抛向一个篮球,你必须赶快抓住它,然后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 这就是一个完形概念.

JOHN: 在我们的上一本书中,这就是Divas如何处理完形概念,与人类交流的.它们不得不为给人类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或意象(画面)模式.然后人类再把它转译成文字,以便理解.

DATRE: 正确,人类要转译它,想从中理解.他们试着…精灵只知道如何给你们一个完形概念,而你们必须自己弄清楚它们到底试图想传达给你什么.

同时,完形概念也与你们称之的….工作…好吧,你看,Aona理解什么是完形概念,因为这才是她大部分与之工作的,而在那点上,文字是我们的大麻烦.

John是我们的字典大百科,他能为我们填补文字.有人会说:”哦,这听起来多多少少像John说的”,因为我们必须让John参与,否则就无法找到合适的文字.为了解释一个完形概念,我们能花费大概15-20分钟的时间,最后还要靠John为我们把这些文字编排在一起,才能把这些内容放在书中.

现在,这是你们无法理解的东西.虽然每一个人都能写书,每一个人都说他们在使用自己的方式.这很好,但是,他们还是在”语言到语言的基础”上工作的.他们没有与完形概念工作.

可我们与完形概念工作.当很多传导内容被写下来时,那都是我们与之工作的完形概念.你说我们该怎样跟你们解释呢?

你很难将一个完形概念塞到某个人的脑袋中,说:”好,它在那儿了,现在你自己把文字放进去吧!”

JOHN: 这也是我们以前谈论过的:”心念完成” – 那都是与完形概念工作的.

DATRE: 非常正确,非常正确.这就是”头脑中的想法”与”心念”之间的不同.因为一个”头脑中的想法”是你们一直工作的…

JOHN: 头脑中的想法只是在回收昨天.

DATRE: 耶(Yeah),我喜欢这个词,当我们不需要那么正式的时候,Yeah比Yes(是的)好说多了.Ok,你们与头脑工作.但心念是新的,不同的,有趣的… 它不是…我记得很多人认为这是心灵感应.

不,它不是.完形概念不是心灵感应.其实那儿有很多我们使用的词语,我们都不喜欢,因为它们都无法进行准确的解释.

除非那儿真的有一个包含着完形概念或心念的球被抛向你,让你体验到了,否则这真的很难很难解释,你将不会知道到底什么是完形概念.

JOHN: 这将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解译它.

DATRE: 是的,的确.事实上,最近Aona得到了一棵来自后院大树的完形概念.她很激动,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与那棵树沟通…

她太兴奋了,花费了有史以来最长的时间将它写下来.她写了又写,”噢,我忘了这个” – 然后她又回去填写其它的内容.即使到了第2天,她还能从这棵树的完形概念中获取更多信息.

你看,就是这么一回事,那就是你们将进入的方向.如果你对此感兴趣的话,就会那样去做.如果你能那样做到的话,你的生活将变得容易许多.生活(寿命)并不意味着时间的持续,而是你能想走多远走多远.

你们将会回到你们进化演变的某一点,无论你想怎么称呼它,在那时,你们不会像现在一样短时期内”死亡”.

那些”规矩守护者”会说:”嗯,可这个规矩已经实行了这么多年” – 好吧,这么多年,你们甚至对”这么多年”本身都没有一点了解.以前的人,他们所做的一切,不是用时钟计算,而是用日出与日落计算.

他们是在没有衰老的情况下,持续计算了相当长时间,因为他们与完形概念工作.但是在你们的存在中,你们却将它隐藏得如此之深,伪装得如此完全,以至于连你们自己都找不到它了!

你们在完形概念的隐藏之上生活了这么多年,令它消失了.但是,它将再次回来. 到时候你们将会发现它会令一切变得容易很多,你们不用再花费一堆时间唧唧哇哇,而是…也许你们什么都不用说,只朝别人抛出一个完形概念,接着别人马上就会知道你想说什么.

一旦了解,这将会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再一次的,你们将要在这个部分上下功夫/努力工作.

JOHN: 创立一个全新的现实世界.

DATRE: 当然!与其它事物一样,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这进行的相当缓慢,因为你们与信念系统工作,你们在与一个物质结构工作,这绝不像它看起来得那么简单.

Ok,我们今天谈话的内容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再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中 – 我们发现经常有人写信给我们:”噢,我有这种感觉,这种强烈的感觉.我对Datre的传导共鸣,为什么会这样?是否表明我与众不同?”

我们可以说:”是的,你确实与众不同” – 你肯定与众不同.在一千个人或更多的人中,那儿总会有一个人能得到这样的感觉.那种内在知晓 – “我知道!” “否则我不会将它放在我的面前”- 而这时,就是当你开始成为一个真正观察者的时候.因为一旦你开始观察,你就能把事物放在自己面前,你将能与它们联系在一起,使你的生活变得更为轻松.

JOHN: 去留意你带给你自己的信息.

DATRE: 你们都在给自己信息,现在,你有理由让自己成为一个观察者.因为你们都是不同的.可你们当中有太多人却不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只要你开始观察发生了什么,看到你带给自己的信息时,你就会说:”啊,原来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 接着,你就能准备好开始移动,因为它将是不同的,将是令人兴奋的!

你不会错过任何一分钟,你不会再说:”为什么别人会,我却不会?”

这是你们开始抛出整个完形概念的时候,包括那些与香味相关的洗澡水,洗发水等等,那儿还有一整个整体与之相连.

你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做到 – 只是这需要一点点留意(注意).

去吧,它将是一场奇妙的冒险!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盒子之外(Outside the Box)

DATRE: (2006年7月)现在,那些人总是在谈论”进入太空”的话题,包括他们看到各种有趣皮肤的外星人等等.他们的话题被牵扯入不同的方向,然而,他们只能达到”认为外星人就应该长成那样”的那一点.

噢,”外星人”可不会长得和你们一样 – 不! 除非他们是从这个星球移居到别的地方.

你们没有觉知到:那儿有很多不同的现实世界,你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遥远.因为你们将自己延展入所谓的”时间”中,所以,你们就被拖入”无止境的困惑/混乱”里.

你们没有觉知到自己在做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有了一个新千禧年,因为你们当中有一些人开始觉知到:在你们的面前,那儿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你们到处挖掘,想从土坑中找出旧骨头,并搞清楚它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不停研究,希望能从这些上千年的旧东西中找到一些线索.你们还想尝试从古代的典籍中看出些什么.然后,你们突然发掘出一个地方,那儿有很多埋葬的牛骨和鸡骨,像是为了某种庆典活动.于是你们立刻能得出的结论是:”噢,这里一定是个寺庙!这些都是为庆典献祭用的牲口”.

你们到底要疯狂到什么程度?你真的认为每个人都要像你们那样到处杀生(杀人)才开心? 你们真是疯了.

你们不理解自己在做什么.你们总是把你们对未来或现阶段的思维模式,投入到过去.因为你们总是认为:”过去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不,旧骨头不重要,旧建筑物也不重要…但是,为了让你们能保持占居在这个”时空”中,你们不得不为自己设置点什么.

问题是:假如你愿意以一个客观的观察者的身份看电视,并离开群体意识中的日常思维模式时,你们就会对此感到惊讶.

你会发现原来人们如此痴迷于减肥,喝大量的液体(饮酒等),保持清洁和看医生等,那儿有各种各样你们不得不去做的理由.

用药丸打个比方.每次你们打开电视,总会看到有关药物的广告.如果从早上到晚上,你每看一个药物广告,就在床边放一个石头或纽扣,那么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的床前会堆积多少石头呢?到了第2天,你们还是会继续做同样的事情,虽然你每次看到的药物广告都可能不同.

然后…ok,无论怎样,在你们吃这些药物之前,你们都不得不去看医生.

接着你来到医药店,看着面前摆放的一排排药物 – “哦?我应该吃哪一个呢?” – “嗯,我想按照颜色选择”;”我喜欢紫色,就吃紫色的”;”我喜欢粉色,我要粉色的”;”我爱绿色,要吃绿色的” – 你说这当中有什么区别呢?

因为所有你们所做的:就是为身体设置”误导/歪斜”模式.你吃什么药物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问题是:你是否相信你吃的药物能为你带来好处?

“我想尝试吃这个药,因为其它的药都没效.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个药好不好” –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基本上这个药就不会对你有效,因为在你吃之前,你就不认为它能治疗你.

可以说,广告,是你们当中最奇怪的一件东西.你们痴迷于健康和营养.你们不得不到处跑步锻炼,然后再补大量的铁,然后才能钻进车子里,开车去别的地方.

很多人在谈论:”哦,圣经时代中的描述真有趣!那些男人…” – 要知道,那时没有汽车 – 他们靠自己徒步走到小镇中拜访自己的朋友.然后,居然,他们的朋友会为他们洗脚! – “哇,你看,真是奇怪…那些女人都要跪下来给这些男人洗脚!”.

好吧,如果他们没有车,那能用什么呢? 他们用他们的脚.当徒步走到这里时,他们的脚变得又脏又粘,那么,为什么女人不能为这些男人洗脚呢? 这与你们今天的:”我来为你倒杯茶吧”或”我为你倒杯咖啡吧”有什么区别? 你为客人拿一点饼干,并递给他们一杯水,因为他们真的非常口渴.

这儿没有什么不同,这些女人只是为那些徒步走到镇里的男人洗脚而已.

你看,你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就是:”它就应该是你们认为的那样”.

我现在在尝试…这本书将与其他的书不同,因为我正试着想让你们思考”盒子之外”的世界.

你们的一切都是盒子.电视机是盒子,ipod(苹果公司音乐播放器)是盒子,电脑是盒子.那个能记录我们说话的小电器也是盒子.汽车是盒子,你们的房子是盒子,狗屋也是盒子.

你们不知道如何做任何事情…那儿还有人屋子里的家具也是盒子,如果你把一个椅子折叠起来,它就能变成一个盒子.无论你们在做什么,一切都与盒子有关.

所以,我想试着告诉你们的是:”我”看待事物的方式 – 这与你们看待事物的方式非常不同.

你们在这个机械世界中所做的一切,就是为自己创造噪音.我很惊讶你们居然能睡着.

因为你们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视机,打开收音机,往自己的耳朵里塞一些能听到的东西.你们一直与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

如果开车,你就会听收音机.如果走路,你还会把手机放到耳边.你处在一个大概有5-6人的聚会中,”哎,不好意思,等一下,苏西给我打电话了”,所以你就不得不去听苏西讲话;接着另一个人又打电话来了,”哦,这回是肯的电话” – 所以要么你就跟电话那头的人讲话,要么你就跟聚会中的人讲话,结果其实你们什么都没说.这太机械了,这只是噪音.

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吵?你们根本不知道当Aona再次回来进入这个星球环境的现实世界时,她能遭遇到什么.本来她连接的相当不错,但有时,突然一个噪音或惊人的响声,就会破坏连接.然后,当连接一断开,她就会猛地进入身体,完全没有时间为回来做准备.

假如回来时她有准备,这就完全不同,因为她知道如何逃脱噪音.但如果她猛地回到身体中,因为断开的连接,就好像…让我们这样举例吧:

你去玩耍蹦极跳.你的背上拴着绳子,从高处跳下来,就能够享受自由飞翔.但这时,突然有人把你的绳子剪断了,你马上开始下坠,击中地面…哎呦,地面可不是软的.

就是这种感觉.

再加上这个事实: 你们在这个星球上听到的所有声音,都具有毁灭性.

因此,假如你要计划回来,因为你进入的是一个不同的现实世界,所以你要慢慢转移进入.

现在,当你们能够达到分离这个现实世界,进入新千禧年的现实世界那一点时…顺便提一下,你们已经在那个新千禧年的现实世界中工作很多年了,从上个世纪初就开始了.

在这段时间中,你们一直在努力转换现实世界.因为你们并不想在转换中进入一个已经被完成的现实,你们想要一个新的.

好吧,我们该怎样有一个新现实世界呢?

没有任何”外面的人(外星人)”能帮你们创建- 因为他们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只有你,真正的你,知道你在未来想要什么样的物质存在体.

现在,请想想吧,你们正在合作创建你们的现实世界.

就好像你从一个国家中抽出一个人,从另一个国家中抽2个人,再从其他的国家中抽出6个人.然后
你们聚焦在一起,坐在大圆桌上讨论:”ok,我们现在要策划一个新的现实世界,我们想改变什么呢?”

要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实世界不会在10分钟之内建成,你也不是在10分钟之内就从一个现实进入另一个现实.

ok,现在回到刚才你们痴迷于保健食品,营养,补铁或不停锻炼身体,还有你们要不停考虑是否吃药丸的内容…你说,谁愿意在另一个现实世界中继续这样的内容呢?

还有人问:”那在另一个现实中,我们是否还会有宠物狗或猫?”如果大家都决定想要的话,当然可以.

那儿将有大量的人群”想要”一个新的现实世界.但他们不是那些天天像疯子一样哭泣抱怨,想逃出外空,每天得过且过的人.他们是那些想站立起来,愿意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的人.

这些人不会去任何地方,他们将站立在这里.他们将在这个现实世界中工作,以任何他们想要的方式去工作和解决问题.

但你们想要一个新的.你们正在寻找新的东西.你们将携带你们的电子设备,因为你们喜欢它 – 而且它不会对人体有害.

你们将要学会的是,你们将不得不与别人沟通.如果你要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你就得改变你们的思维模式.因为你的想法/思维是你能唯一带入新现实世界中的”东西”.

所以,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离开头脑中的”想法”与”说话”,你们将会使用更多的”完形概念”沟通,因为”完形概念”才是这场游戏的真正名字 – 语言总是挡在路上,要说又说不出来(欲言又止).

你们之间当然还是要说话,自然要说话.但是,如果你与某人进入更深的谈话中时,你就会发现你们能自动转移入被我们称之的 – 心智心灵感应中.

你会说:”哦,我怎么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 – 接着有人问你:”真的吗?你有心灵感应吗?” – “天啊,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会?” – 看,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而他们也会为自己所做的感到震惊.这可不是你坐下来能从一本书中学到的东西.你必须开始使用你那与生俱来的内在能力.你们都有这些能力,只是你们把它藏到了毯子下面.

你们将拥有不同的想法.这不是一个你要去学习什么的过程,这是一个你要允许身体去做你想做什么的过程.

现在,当你开始愿意思考盒子之外时,你可以试着从你们的电视一点点开始.在一天中,那儿有多少个编排好的节目呢?使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你们的电视吧,就好像你刚刚才抵达这个星球 – 从这个制高点去观察.

因为这是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能让你们知道:在一个刚抵达地球的人的眼中, 那儿有多少不一致和可笑(愚蠢)的行为.一旦你能看到观察到,你看的越多,就越能从一个不同的角度理解,也就能越快打开自己,了解这里有什么,然后从中获取你想使用带入新现实世界的”东西”.

我们曾说过,你们已经达到并发展得太快;同时,你们并不满足其中任何一样.

这是其一:为什么要居住或存在于一个你对任何事物都不满足的地方呢?

你们中间拥有了新的…我使用苹果播放器Ipod举个例子.我一直在听你们讲Ipod,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没关系.总之它是一个被你们握在手上,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仪器.

你可以用它照相,与人对话,还可以看电视等等.

ok,无论如何,他们发明出新的东西…现在,你打算花光所有的钱买个ipod来做什么呢? 这无非只是一个新的”玩具”,等你们玩过一段时间后,就把它丢开,因为你们还想要新的.

车子也是如此.你有新车吗?不,没有! SUV(越野车)是一种全新的车,但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再卖的更多,因为想要的人都有了,而剩下的人不想要它.

所以你看,我想说的是 – 请思考盒子之外的世界! 因为那才是它所在的地方.那才能足以打开你的思维,让你接受其它的想法模式,心念模式和其它概念.

因为只有思考到盒子之外,你才能为完形概念开放,那才是它所在的地方- 因为只有完形概念才是唯一能够真正运作的.

现在,我坐在这里讲话,如果我能在很短时间内展示给你们看的话 – 我指的是时间,因为我现在正在使用物质结构,所以要以物质结构来考虑.OK,如果我能够告诉你们我在想什么(完形概念),那么眨眼间的功夫你们就会理解.

然而,我却坐在这里与你们说话,而这要花费很长一段你们称之的物质时间.

这就是其中一个不同之处.

不管怎样,这就是我今天想讨论的内容,下次见~

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书籍5: 概率(几率)Probabilities

Datre: (2006年7月) 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事件都曾是一个可能性/几率.

那个你所认识的自己,只是”昨天的你”的一个”可能性你”;而”明天的你”,只是”今天的你”的一个”可能性你”.

(2006-7-6) 我们经常谈及几率与可能性.我们还提到你们现在正处于创造一个新现实世界的过程中,它将是新千禧年开始的转变.

现在,你们从”几率与可能性”中计划,不停做着这样一种恒定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那儿是永恒,没有时间.

在一个完全放松的时间内,你也可以”眨眼间”与其他人一起去新现实世界中工作.那么,你到底花了多长时间出体呢?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离开了多久,因为”多久时间”根本不存在.

“好吧,我该如何处理新的现实世界?该怎么知道那儿是怎么回事呢?” – 你们一直都知道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只是为了聚焦在这里,你将自己”封闭/保护”起来.

你们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那儿还没有准备好可以往前移动.我们能看出一些人对此极为兴奋,如果他们知道该如何处理新现实世界的话,就会马上”起飞”.他们将会去做什么呢? 因为这个新的现实世界还没有被建成.

就像建造一栋房子,一个建筑物,或任何你们想建造的东西.但这一回不同,不是使用”智力”来完成的.它必须要以”完形概念”为基础来完成.

换句话说,你们都有一个概念,认为这个新现实世界中应该包含什么.

在这个例子里,当你与其他人一起致力于修建新的现实世界时,那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为你们都能在那儿与”完形概念”工作.可你们没有觉知到的是:”你们能在那里做到,却无法在这个物质现实中做到”.

因为你的那一个部分 – 如果以这样的方式讲 – “那个真正的你”知道如何与完形概念工作.这就是你们的新现实世界中包含的最大问题:”处理完形概念”.

现在,当你住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时,如果你能在这里使用完形概念,那么你在下一个现实世界工作时将会变得容易许多.

在下一个现实世界中,你们还是会被给予一个物质结构.不管你认为那儿有多迷人,你们都将有一个物质结构要去处理,但你们将会熟悉如何与完形概念工作.

当你从那里工作回来,再次进入这个物质身体,继续日常生活后,你会有一种”知晓” – 可你们不得不将自己保持在这里,没有其他的办法.除了在这里,你所做的就是…比如睡眠就是其中一个你们把自己分配到其它现实世界中工作的时候.

现在回到我们讨论的话题 – 几率与可能性 – 这就是你们在新现实世界中处理的事情.

你是,与你的完形概念,建立几率与可能性.但由于那只是几率与可能性,直到你们能进入新千禧年的新现实世界中,它们才会”实质化” – 因为”实质化”是生活的过程;是你在剧本中实际上演的事件;是你在自己的游戏中玩耍的角色 – 就如同你们在这里做的一样.

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没有觉知到你们能够做什么,因为你们不允许自己看到”完整的你”.你不能用”处理这个现实世界的方法”去处理”那个现实世界”,否则将会非常困扰.

因为你们在2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下工作. 但是, 当你进入另一个新千禧年的现实世界中时, 你们的几率与可能性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它们与这里是一样的.

你们还是会选择你们的几率与可能性.然后在这一点上,你们不会知道这是由你将它放入工作情况中,还是由别人放入工作情况中.在一个完形概念里,全部都是几率与可能性.

这是你们还不懂的概念,因为那就是你们称之的”自由意志”.是你们的自由意志选择几率与可能性,然后让它们实质化 – 你们从来不以这样的方式考虑自由意志.

除了”你将要去做的事”和”你将怎么去做”这2个选择之外,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几率或可能性.

有时你们会选取一个几率与可能性,类似于解”完形概念”那样解开它.
接着你们就会获得一整堆棉花糖似的”破烂”,你把它当做”整张画面” – 你说:”哦,就是这幅画面,这就是我想要的” – 可是接下来,为了达成你想做到的事情,你却不得不在上面花费一天又一天的日常行为时间.

大多数的人甚至根本没有”他自己想要做什么”的概念.他们可能有一些点子或主意,但这些点子只是完形概念中的一个个性化部分 – 一个头脑中的想法.

问题是:除非你能实现/实质化它,否则它就是空想,什么都不是.它总是潜在的.昨天的”潜在”是今天的行动,今天的”潜在”则是明天的行动.

人们不应该把几率与可能性当做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它是能被”实现”的.在挑选一个几率或可能性中,你就能从那个几率或可能性里获取足够的点子.在这个过程中,你并不需要完全依照某种方式去做,这都将由你自己做主,选择你想做的方式,以便达成最终结果.

这样的处理过程已经在如今的现实世界中被遗忘了.你们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以至于你们对此丧失了兴趣.这是因为你们在与拥有非常缓慢过程的”头脑中的想法”工作.”头脑中的想法”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

现在,当你开始与”完形概念”工作时,就会快很多.因为它是一整个”包裹”.当然,你们不可能一下子就从”头脑中的想法”进入完形概念或进入使用完形概念的新现实世界中.你们现在只能使用”头脑中的想法”,是因为你们还没有那个能力…或者这样说,你们还没有练习与完形概念工作的能力.

那些开始与新现实世界或新千禧年工作的人,他们已经开始了解完形概念,并彻底享受它了.

首先,它开始的速度将会令你们”不舒服”,因为这要允许大量心智上的刺激.

如果你将自己锁在”头脑中想法”的过程里,那么它就会非常缓慢.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现在所有的电视机按钮都是点点点点点…你能注意到一切都很快很快.你们的电脑游戏,不停点击,点击,点击…他们想让一切变快起来,可他们唯一能做的方式就是使用机械.

头脑中的想法是缓慢的.你们已经达到了令自己沮丧的那一点,因为你们总觉得自己的时钟时间不够,无法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一般人都在时钟时间下运作.我强调的只是”一般人”.

ok,当你开始与完形概念工作,形成另一个现实世界时,你就没有与时钟时间工作了.

这样的事情持续已有相当一段时间,你们当中已经有人没有在时钟时间下运作.

这是真的 – 他们没有了.

他们不再觉得自己被限制于时钟时间里.这样的情况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在很多不同的人身上.他们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时间工作.

你会发现当今社会中大多数的人已经不再佩戴手表 – 去观察看看吧.

你还能注意到那些戴手表的人,虽然现在已经很少,但他们已经不再总是不停注意时间,以免迟到.

所以你看,你们的一切都在加速.你们的车子越来越快;电视越来越快…你们这整场游戏,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所以,与完形概念工作,就能让一切符合你们想发展的方向.那些在时钟时间下工作的其他人,他们的时刻表与你们所在的今天完全不同.不过你们没有觉知到这一点.

但是,他们当中有一些人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旅游 – 也能觉知到他们自己的时间与时钟时间是不同的.

他们旅行到很多个不同的国家.不清楚那里是白天还是晚上,或现在是不是该与别人见面的时候了?是该吃早餐,晚餐,或是午餐?现在我该去睡觉吗?每次当他们来到一个新的目的地时,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

现在的人经常旅行,不仅为了工作,还有各种各样的游玩.

当你从一个国家来到另一个国家时,时钟时间就改变了.还有,不同地方的日光照射/白天与黑夜的长短也会不同.即使同一个国家,从南方到北方,日光照射的时间都会改变.

从印度到美国,去看看那些时间吧,看看日出与日落的差异.

即使在你们自己的国家,从Florida到Washington,或从California的底部到Maine,你全都能看到那些不同之处.

所以,你们的时间混合在一起;日出日落混合在一起;还有冷与热等所有的这些东西…

人们没有觉知到这些.那儿还有人甚至每周都在纽约与洛杉矶之间往返.比如:5天呆在纽约,2天呆在洛杉矶;然后又2天呆在纽约,5天呆在洛杉矶等等

为了适应,这些人没有为他们的身体设置任何模式或僵硬的(规则).

他们将这些模式打破成碎片.

因此,”现在”很多很多改变正在发生中,都将有利于你们移动入另一个现实世界.

谢谢你们给我们带来说话的机会~

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