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1 – 第三篇 你们的泡泡宇宙世界

问题: DATRE所说的那个“我们的泡泡宇宙”是什么意思?

DATRE: 你们的“泡泡”是一个能量容纳体。这个容器没有具体的形状或尺寸。它能为你们在物质层面的体验探索提供所有的需要。

你们的“泡泡”中还包含着你们这个物种在粒子现实世界中进行的,那个被称之为人类的所有体验与探索。

为了让你们的物质结构保持其稳定性,你们还创造出了有阳光的白天和有星星的夜晚。

这一切都是为了使你们的物质头脑,及所有在你们地球“泡泡”内的个体,感觉舒适的一个心理结构。

在你们的“泡泡”之内是广大无边之完形概念空间。

这些完形概念被称为几率与可能性。直到你采用一个概念并通过你与你们的物质结构互动,使之成为一个切实可行的某个事物,而形成你的现实世界;否则,这完形能量对所有的意图与目而言仍然是未分化的。

当你拥有与之工作的物质结构时,你会感到它是如此受限。可是,你们才刚刚开始使用你们的几率与可能性的能量,并使它们在现实运作中变得可行。

然而事实上你们是如此的沮丧,你们看起来似乎已经达到了在这个星球上没有更多的事可做的那个点了,因此你们须要改变。

是的,你们确实需要改变。这就是有关新世纪(千禧年)到来的一切。

然而你们要明白,在这“泡泡”内的能量模式正在改变,以帮助你们来扩展你们的觉知及知晓。

那么这“泡泡”内的能量如何才能被改变?谁知道如何才能改变一个“泡泡”内的能量?这当然不是物质界面力所能及的。这物质界面并不知道如何把“新能量”放入你们的“泡泡”存在中。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组成DATRE的成员们来到你们的“泡泡宇宙世界”,协助其能量的流动分配,并通过调整围绕着几率与可能性的能量流动,以使你们能够继续进化下去的原由所在,这将带给你们一个更为多样化的切实可行的运作概念组合(完形全息概念)。

只有通过改变能量,群体意识观念的转变,才能使你们可以运作不同的原材料。

问题: 如果科学家们真要把人送到火星上去,那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DATRE: 那是迄今为止很难被告知的未来。所有的前提是你们必须让你们的“金属罐”(航天器)能去到那么远。

为让你们的“金属罐”(航天器)航行那么远,并不解体的返回,这将需要做很多事情。所以,直到你们能够让你们的“金属罐”(航天器)去到那么远,并返航着陆回你们的地球后,你们才能考虑安排载人的航行。

我不认为你们已经做到了,不是吗?

JOHN: 是的,他们只是把卫星发送出去,但都是单程的航天旅行。

DATRE: 那就对了。什么都没有返回吗?

JOHN: 只有碎块。

DATRE: 那就是为什么人们还没有离开的原因。哈,哈! 它是显而易见的。

问题: 与其他的星球相比,地球是一个特别美丽的星球吗?

DATRE: 你们在这个星球上的发展形态及这个星球本身都赋有极致的美好内涵。你们也还没意识到在这个星球之上关于个体发展方面的美妙之处,因为你们还没有比较。

这个星球已经开始了它的许多变化,而与众不同的你,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了你们独特的改变。

无论如何,地球确实是很美妙的。那个被称之的”你们的时间”,仍然持续着,而你们所拥有的那个能让我们享受其中的颜色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改变。要知道,在不久之前,你们当中的一些颜色还不存在。

你们没能意识到在这星球之上没有颜色或只有很少颜色时期的你们的体验。如今你们和这个星球都已进化到了拥有极为美丽色彩的这一点。

你们甚至可以回头去看看那些老旧的画作,我想你们称它们为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你们可以看看那些绘画的颜色。我们曾在网络图片上看到过它们。那么你看看它们的色调与颜色。

当你们走进一个博物馆并看到挂在墙上的那个时期的水彩画时,它们的颜色确实很漂亮,但却不是十分明亮灿烂的颜色。

然后你走进博物馆的另一边,那儿有着各种圆圈与方块及所有目所能及的色彩材质种类。你们已经发展改造出的事物之一就是你们的颜色的强度。

你们的颜色甚至还会被涂抹在盒子上。我看到John有那些带着明亮颜色的盒子,比如亮黄色,亮红色,亮紫色,亮蓝色和绿色等等。这些颜色都是你们以前所没有的。

那么你们会说:“好吧,若我们以前没有这样的颜色,那么是谁发明出我们今天所使用的颜料的呢?”

是你们自己,就这么简单。

你们还会说:“嗯,这显而易见嘛。”

是的,但那也是进化。

进化生发于极小的形式,即你们所称的,微不足道的方式。然而当你们能意识到你们称之的时间跨度时,你们就已经改变了这些颜色。

那是非常快的进化,来自一个完形全息宇宙的立足点。

就一个完形全息宇宙的立场基点而言,你们的现代文明已进展得非常快。

他们已经加速得越来越快,且那种状况总会出现在一个循环周期的最终部分,及一个新的循环周期的发生之前。

问题: 关于地球的清理,地球是否会在原子或分子的水平上改变?或者说,这种清理只限于地球运行的方式?

DATRE: 地球是一种表达。如我们以前讲过的,地球有意识。地球能做它想做的,无论你们在不在地球上。这地球不断变化着,且它会持续改变下去。
但是它将以一个加速的变化水平从这里开始。转变将持续加速。

然而地球的进化与你们无关。地球有它自己的进化,无论你们是留在地球上还是离开,它都将继续进化。

它无关紧要。它将改变,无须顾及。然而由于在这星球上已经有了如此多的变更,因此这个星球将要回转进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构。

这并不意味着那儿不会有树或草之类的东西,但地球将清洁它自己。它将打扫它自己的房屋。你们所在的地球,或星球,有它自己的进化。

那也是一个星球和太空中的另一块岩石之间的区别,若你要以那种方式比较的话。

一个星球有其完全不同的构造。那儿有大块大块的星球不能维持任何被你们称之为“生命存在”的构成形式。还有某些元素成分可以使生命形态,我们应该说,适宜生存居住。所以它就像每个其它事物那样,有大量元素成分是适合其存在的,也有大量不适宜其生存的形式构造。

但你们所说的那种可供生活居住的星球,有着一个独特的不同构造。并且它们有…好了我想我们只能解释它到那个程度了。它们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人们留在这个星球上或者离开这个星球,这都无关紧要。地球会照顾它自己。人类无法影响到真实存在的地球本身。

一个星球本质上并不是你们全息实相世界的一部分。它是属于这宇宙的一个真实的存在。以同样的方式,你们用来填充全息图的身体原材料也来源于地球。

问题: 以头脑思维来想象构思几率与同步时间系统是不可能的吗?或者说我们只是被系统性地缩小了头脑思维的范围?

DATRE: 时机与你们所说的时间,并没有被你们所管控。它始终是一个完形全息宇宙之时光契机,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要说的是,你们的线性时间曾经有过许多跨度,但那个跨度已经结束,且你们正运作在假冒伪装的时间上。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没有一天是相同的。

你会说,今天发生了什么?所有的时光转瞬即逝。时间过得太快了。你旁边的人则会说,这可是我度过的最长的一天。

你们如今在设置你们自己的时间。

你们正运行在一个被我们称之的“伪时间”之上。而你们正运行在 “伪时间”之上的原因则是由于完形全息宇宙时机与其它相关的事件要同步一致。

然后,当所有的都符合一致后,那么一切就都将会改变,一切也都将同时发生。它与你们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干系,但个体作为的时机是你自己的。

问题: 如果处于同一个“泡泡”内的现实世界,比如:在我们的地球与太阳系中,一切都是按振动频率来区分的。那么一个“泡泡”到另一个“泡泡”或者从一个宇宙到另一个宇宙也都是按振动频率进行区分的吗?

DATRE: 基本上是这样的。那是任何东西能被区分的唯一方式。你们所说的振动频率,是能区分所有事物的唯一方式。

但振动频率不是一个很恰当的词,可它是你们现有词语中唯一能贴近原义表达的。所以在现阶段,没有其它的你们用头脑就能想象构思的区分方式。

问题: DATRE表示他们来自于我们的“泡泡”之外,因此不会影响“泡泡”之内的个体,也不会影响我们的进化。他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观察。

但通过提供这些信息,还要调整进入我们“泡泡”之内的能量,那么事实上,他们怎么没有影响我们?没有影响群体意识或我们的进化吗?这不就是他们的目的吗?

DATRE: 那是一个副作用,不是目的/意图。如果我们袖手旁观,不将这些信息带给那些在这里沉迷于物质层的个体,那么我们就是没尽义务。因为他们已经变得,让我们这样讲,他们忘了他们是谁。

所以,通过带入这个信息,其主要推动作用就是为了帮助那些确实为了某个明确具体或特殊的原因来到这里的“使者”,而当他们的“使命”完成时他们并没有转身离开。

换句话说, 就好像你的厨房里有一个水槽管道出了麻烦,于是你招呼一个水管工来修理。然后当这事儿做完后他又回来了。他不能在一天之内就完成这项工作。

他说:“嗯,我必须要有一些其他的修理零件才行,所以我明天会再回来。”

于是第二天他带着新零件回来了。

但却发现:哦,嗯,这零件的型号怎么不对?我还得再去换一个,那么明天还得再回来接着修理。

然后你晓得的下一件事——他开始和你一起吃饭,你和他逐渐熟识友好起来。

然后,嗯,这天傍晚天气开始变得阴沉黑暗,而他回去要走很长的路,于是你会问:“哦,你和家人住在一起吗?”

而他回答:“不,我一个人住。”

那么你会客气地说:“你何不留下来在我们这儿一起过夜呢?”

然后他在你们家寄宿了一夜后,第二天他就去上班了,但是他晚上又回来了,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好吧,来和我们共进晚餐,今夜你何不再留下来与我们一起呢?

你晓得的下一件事,就是他搬进了你们家的备用卧室。
(John在笑,但那确实就是我们观察到的样子。)

他(这个管道修理工)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地方,他不打算离开。可他的工作是进来修理水管的。

他已经忘记了其他的一切,除了这里已经成为了他的家。那就是发生在这里的,那些进入到这儿的某些“使者”中际遇的状况。

那么,当这个管道工生活在这所房子里许多年之后,如果有人对他说:“我们不能再让你和我们住在一起了,我们需要那个空间,因为我们家的父母有一个生病了,所以我们需要有空余的卧室来照顾老人。”

于是这个水管工生气了,因为他被告知要离开。现在如果给他解释了这种情况,若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就会知趣地离开,那倒还不错。但是,假如一直没有发生类似的那种情况的话,那么这个水管工就不会离开,他将继续处于那种寄居忘返的状态中。

最好让他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并向他解释这是怎样的一个状况。他已忘记了所有关于为何会住进你们房子的初衷,及在这之前原本的他是什么样的。

你不会突然一下子就把这个水管工扔到室外的雪地上,并且还不告诉他为什么吧?若如此,那么这个水管工就只得坐在雪地里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将会是整个彻底地不知所措。

把这处境向他解释明白,比打开楼上的窗户将他扔进雪地里,对于这个水管工来说更容易接受的多。

他需要回忆起他是谁。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比喻,但有时,我们不得不采用故事的讲解方式以便你们能理解DATRE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就是有关我们DATRE会在这儿的全部。

对这个信息不感兴趣的人是不会花费这么多精力去关注的。

他们会读它,说,哦,还有另一个通灵。哦,这是有趣的。这是一个不同的东西,这是新的。但也就仅此而已。
 
但那儿也将有某些特定的句子,当一个个体触及到它时,会说:“噢,那是我一直知道但却忘记的内容。”然后寻找自我的旅程就开始了。

问题: Druvalo Melchizedek在教授神圣几何(生命之花)。他还指出太阳已经不再有任何磁场了。

基于数据,南极与北极之间没有检测到任何差异。太阳不再由氢做为燃料,而是由氦做为燃料来产生不同的光。你们认为呢?

DATRE: 嗯,问题中提到的“做为燃料”是我们觉得不适当的解释。太阳并没有使用任何东西做为它的燃料。

你们所看到的太阳不是燃料,也不是气体,而是能量。那是太阳在反射给你们的能量。

你们把它当作一种颜色。那是人类眼睛检测到的颜色。能量,在那个强度,有你们视为的颜色。

假如你们不能看到颜色,那么你们如何能知道它是氢呢?你们怎么能知道它是氮?你们怎么能知道它是氧?你们怎么能知道它是任何其它别的东西呢?

你们能把什么样的仪器放到太阳上去检测它是什么吗?

你们只能猜测。

太阳黑子是什么?他们会告诉你各种各样关于太阳黑子是什么的内容,但太阳黑子只是能量的爆发,并被人类的眼睛感知为颜色。

你看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能看出你们是如何使用你们的物质身体的吗?去探索一个物质身体,并聚焦在你的经历体验中是怎样的令人陶醉?它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当我们在一个物质容器里的时候,也是我们唯一能察觉到任何东西的时候。

但当离开物质容器后,我们就只有感知了。在我们的感知中,我们知道太阳是什么。就像我们知道在你们天空中所有的这些其他的斑点是什么一样。

你们从物质层面的基点猜测。你们的眼睛是奇妙的,因为它们能够感知到你们称之的颜色。

但你们无法感知到我们所感知到的。我们感知能量。而你们既没有物质结构也没有仪器拥有感知原始能量的能力。你们的物质容器就是以那样的方式被发展到这一点的。

所以关于太阳,它可以是任何你们想要推测的。因为每个人的猜测都和其他人一样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