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1 – 第二篇 繁星浩宇

DATRE: 当你开始沉思你目前在地球上是何种存在状态时,你会好奇地想知道“你从哪里来?而这个星球又来自何方?”

让我们从宇际开始说起吧。那么,是谁创造了宇宙? 那儿肯定要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很特别的个体,如果你愿意那样称呼的话。那些个体知道如何与最原始的能量合作,并区分它们。

DATRE中的一些“存在”就能以未分化的能量,构成宇际及星系。

宇宙不止一个。每一个宇宙都拥有其独特的能量模式,并被运用在其内部所有的活动中。

每个宇宙都被包裹在一个“泡泡”之内。

我们使用“泡泡”这个术语来形容圈绕的能量膜。你们的宇宙使用能量来形成粒子,被称为粒子宇宙。

我们还形成星球的大气层,用以维持能量结构体. 这些能量结构体就是你们称之的人类、动物、鸟类、鱼类,以及为你们的实验和体验,为理解你们所说的生活而提供的所有星球生命类型。

问题: 这个宇宙的将来会怎样?会有什么结果吗?

DATRE: 这个宇宙一直处在扩展的状态。不是规模方面的扩展,而是这个宇宙内个体意识觉知方面的拓展。
这宇宙将继续。

它将永远继续,因为在这个宇宙内的个体意识觉知拓展将继续。

然后,当你不再着迷这个“泡泡”宇宙,若没有更多的你还想探索的领域,当那(物质结构的生存体验)成为,用你们的术语, 可以说,老帽(一切都过时了)之时,你就可以进入DATRE所在的领域了。

当你经历体验了你所愿望的——从一个惟一的完形全息宇宙观点去探究所有不同的元素,然后你就可以去下一个宇宙了。

宇际之间是有联系的。那儿不止一个宇宙,那儿有多重的宇际。你们无法超出一个你们所能解释的现实范畴来诠释宇宙。
所有的这一切,都必须要经历及体验。

但对于仍处在物质层的你们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们是在这个“泡泡”的宇宙里。这是一个全新的探索领域。 在一个物质结构里的意识拓展。

在这个特殊的星球存在上,你们在觉识方面是比较超前的。你们对这个星球的认知和对那些在这个星球上的存在,远远大于在其它星球里的存在。

而在物质形态的形成及在一个全息模式状态中物质形态的能力,也都远远超出大于其它任何地方。

而且这种全息模式构建的存在方式,只是许多宇宙存在里的其他星球众多存在形式中的一种。

其它星球的存在形式可不是你们所是的这样。

没有理由需要相同的存在。 你们不会想要重复的存在。为什么要重复呢? 你们需要一些新的东西。你们需要一些不同。

那就是探索进入的地方…那种渴望,那种对经历与体验的渴求。那就是生存在一个宇宙中的驱动力。它是更多的(对生命经历体验探索的)热望。它不是能被教导的某个事物。

它是内在的渴望。它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生命愿望)表达。

这“大写的”你(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是那个有着生命探求渴望的你。

这“大写的”你(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是那个拥有生命存在驱动力的你。

那么如你觉知到那个你所是的“大写的”你(真正的你)的存在,你就会发现你认为的那个平凡乏味的物质生活世界,开始变得非常美妙有趣。因为你开始从一个不同的全新视角来看待它了。

这就是推动宇宙的动力。它是对新事物的生命渴望,对不同事物的愿景探索。

换句话说,用你们的言语来表达就是:山的另一边是什么?在路的拐弯处是什么?如果我转向左边的一条路,那里会有什么?

你的渴望来自你所是的“大写的”你(真正的你)。那就是一直在驱使你生命前行的真正所在。在物质层的生活或任何其他类的生存中, 你所是的“大写的”你(真正的你)一直都会存在。

你可以继续保持那种渴望的火焰,或者可以现实地用你那个“我不关心”的老态度来熄灭它。

因为“我不关心…”这种态度不会去到任何地方。

那些说“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是怎么来的?还有更多的东西吗?”的人,才会不断抵达任何想要去的地方,继续生命的探索里程,成就真正的人生所在。

这就是不同的生活态度及生存状态! 这是一个伟大的生命探索。这个宇宙拥有数量极为庞大的不同种类的体验探索。那个组成DATRE的我们,也一直被那个我们在其内继续探究的宇宙吸引着。

但当我们直接或间接的获取了任何需要的信息,并且觉得需要进一步时,我们就会离开这个宇宙,去进入另一个宇宙的另一种存在和探索。

问题:DATRE说宇宙中没有声音。这包括内心或内部的声音吗?

内心或内部的声音是个原始构造吗? 或者它的存在只是新兴现实的一个结构部件?

DATRE: 那是一个物质结构的现实。

看见颜色的,是你的身体。听见声音的,也是你的身体。

在这宇宙中,我们没有身体,因此我们怎能听到和看到任何东西本身呢?

你不能用物质性的眼睛来理解这宇宙,因为它不是那样工作的。你们拥有觉察力,但它不像眼睛那样。

我知道,因为我喜欢进入物质身体并使用眼睛。对我来讲那是一个重大的体验,比如,通过这物质身体的结构,去看你们看到的,去听你们听到的。但你们是太习惯于这么做了,习以为常得都产生了厌倦。

可对偶尔进入物质层的某个我们来说(因为我不总能得到一个根据话题才能进入的机会),那可是一个极美妙的体验。

谈及有些话题时,我就得完全离开。但当我进来时我很享受。因为你们有优美的声音和美丽的颜色,那对你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对我而言,只有当我进入这个传导者身体时才能体会得到。

这对所有在这宇宙中的我们当中其他的存在来讲,也是一样的。

那就是为什么能有一个可供我们使用的身体是相当难得而陶醉的。 然而,那种体会仅仅存在于你们拥有的这个“泡泡”宇宙中。

那么,当你去到另外一个星球的存在中探索时,也许那些经历与体验就是你想带去的生命观念之一。

你会说,好吧,我想能够看到。我想能够听到。

这些都是你将携带去的观念。因为那个现实基本上将被构建在,你们这儿的群体意识想要的下一个星球的存在模式中。

因此你们就将在那儿看到和听到。这就是两个你们明确想带入下一个探索领域的知觉概念。但那领域仍将是一个星球范畴的探索体验存在方式。

问题:位于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是否作为一个完形全息宇际的存在,或多或少代表了可能的最高范围的振动类别?

DATRE: 我不清楚这个问题谈论的是你们的“泡泡”宇宙,还是指你们的星球存在方式?

有两种方式回答这个问题。 你看, 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你们的“泡泡”宇宙中。这是许多,许多,许多阶段的存在,许多阶段性的进化。

所以有时候,这个星球和所有被包含在这个“泡泡”中的一切,被统称为宇宙。

但在一个宇宙中还有很多“泡泡”,还有远远超出这个宇宙的宇际之存在。

问题: DATRE曾多次提及大宇宙中的存在们不需要记忆。这是因为所有的想法点子,全部的经验及知识,与他们一起共存于这大宇宙中吗?或者它们的存在就如同存有们使用心念创造一样,也就是说,从虚无中创造(无中生有)?

DATRE: 存在的可能性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能被物质现实中的人所理解的概念。你们(物质现实中人)不知晓你是可以完全自我包容控制(独立自主)的,而那就是我们所是(无限可能之自主存在)。

我们一诞生就是我们“所是”的样子。我们做我们所做的。我们不必展望未来,也不必坚持过去。

如果你,能在物质星球上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将会有一个美妙的时光。然后你唯一会有的任何结果,来自你当下所做的事。那是你们无法想象的生命存在境界。 

在这个星球上,有些个体就是以那种方式生活的,但你们无法想象那样的生命方式。他们生活于一个物质身体中,且同时生命于当下。

而你无法想象如何生命于当下,只因你们一直在做着两件事中的其中一个。你的脑子要么在考虑未来,要么就在思考过去。

多少次,一个物质结构身体坐下来吃饭,而当他们吃过食物后却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

他们很少去注意放入嘴巴里的食物。也许他们会对任何新食物的第一口品尝一下,但之后就不会再去留意了。

然后,很多时候,他们有他们称之的商务午餐、商务晚餐等等。那些人将食物塞入嘴中,甚至都不品尝一下。

10分钟后你可以问问他们吃了什么,他们甚至都不记得了。

问题是,你们的注意力是分散的。你们没有任何注意力的跨度范围。你们只有在一万七千个方向上飞来飞去且希望把事情做完,因为你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你将自己放入一个甚至不必要的极可怕的众多压力之下。

你们担心那些从来就不会发生的事情。你们把时光消磨在并非成为你所是及你们在这儿所要体验的事情上。所以你们无法很清楚得了解理会我们(所是所在所做)。

问题: 我最喜欢的一个问题还没有回答,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插补上。请问宇宙到底是什么?

DATRE: 宇宙是一个巨大规模的容纳体。

你们的“泡泡”是一个容器。一个宇宙中有许多“泡泡”,并且这宇宙本身就具有包容性。

在那里需要一些可以与之一起运作的“东西”。也需要有某种边界。所有的宇宙都在不同的原理下运作。正如所有的“泡泡”也都在不同的原理下运作一样。

问题: 宇宙是由什么构成的?

DATRE: 数十亿千兆的东西。宇宙是由我们构成的,由所有种类的“泡泡”和很多很多“东西”所组成。当我们不在物质层中运作时,我怎能用物质世界的语言解释得了呢?这是不可能的。

问题: 宇宙中有什么?

DATRE: 所有的一切和空无。

问题: 在宇宙中所有组成部分彼此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DATRE: 你是说你们所在的物质容器与其它的物质容器之间有什么关系? 不同方面的体验模式定制。

问题: 宇宙是由谁来维持的?

DATRE: 所有在这儿的每一位。

问题: 宇宙是如何产生的?

DATRE: 它们就是诞生。它们诞生如同我们诞生一样。我们在宇宙中诞生,我们诞生宇宙。

问题: 是什么使宇宙保持在一起的?

DATRE: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你们不是在同一个思维模式中运作。你不能,用一个物质头脑来想象,一个宇宙,或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你们没有任何可以用来知晓了悟它的物质头脑。

一个物质脑袋是无法想象一个宇宙是什么样的。你们甚至不能想象你自己的“泡泡”世界。

是什么制造了你们的“泡泡”?又是什么使你们的“泡泡”工作?为什么你们的地球不会破碎散架?

为什么所有的树都倒不下来,因为你们在这么快地旋转?

你们以极快地速度穿越太空,怎么还能呆在这个星球上?

你们不明了那些。哦,虽然你们有很多解释,但你们真的确实不了解它。

假如你现在站在一个房间里,意识到你所在的星球正在旋转,那么你最好开始好奇地思索你是怎么可以站在它上面的? 你同时也正在高速穿越着太空。 

你们不是站着不动地绕圈圈,你们是在不断地运动中的。

可你却觉得自己没有动,那是因为你只不过是一个全息图。

你以为自己如同那个带着疼痛、烦恼、器官以及所有这些其它生活资料的物质身体。作为一个全息图功能存在的你,它可以在一眨眼的瞬间就不复存在。
但你们甚至都无法明白那个概念。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不必顾虑担心这些。那里没有参照,没有书考,没有任何人能将之写出来。他们可能会尝试,但却无法对你们解释得出。因为这一切必须要被经历及体验。

然而你们连自己的星球存在模式都还没体验完。那么当你经历体验完了自己的星球存在模式后,你才会越来越接近了悟你们的“泡泡”宇宙世界。

但在这个星球上,不会有太多的人能够了悟你们的“泡泡”宇宙世界。他们通过不了在完全觉知识悟下之完整的经历体验。

他们会活得很精致,而他们也会衰老病死亡,并且他们也会活在恐惧担心害怕的阴影里难以自拔。 

而他们将蒙着眼睛进入你们称之为死亡的状况,因为他们不想知道正在发生的事。那不是全然的觉知识悟。

全然的觉知是凝视觉察这完整的人生生命过程。然而在你们已生存了亿万年的时光里,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做到那样。

问题: 宇宙的目的是什么?

DATRE: 任何东西的目的都是为了扩展觉知。你看,不像你们,我们是不会满足于一遍一遍又一遍地,不停重复的做同样事情的。但你们就是那样。
否则你们会离开这里。但是你们坚持这么做着,生命——死亡——再生命——再死亡——再再生命——再再死亡,持续不断地填满。而且,你们还不停抱怨,但从来不肯为此做任何事情。

我们不会一直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可能一诞生就能做某些事,但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是持续改变着的。仅仅因为我们没有一个过去也没有一个未来。我们做,所以我们做,因此我们做。

然而当我们从一个做过的事物里移动出来,进入到下一个要去做的领域时,我们不会做同样重复的事。但你们却会。你们似乎很满足呆在物质身体中,并且不停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一遍又一遍。

所以你不能将物质容纳体与宇宙思维方式放在相同的范畴里。它不是这样的。

问题: 那儿有多少个宇宙?

DATRE: 我不知道。我们知道那儿有更多,因为我们接触过更多的。但我们不在那更多中,我们在这里。而它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还没有进入第一个。
当你了解这第一个宇宙中有什么的时候,就可以进入另外一个你随时想进入的宇宙中了。但前提是你必须要先搞明白你们的“泡泡”宇宙。

但我不知要多少亿万年你们才能做到那一步。那在于个体的觉知性。你自愿在物质结构的容器中体验。你将呆在物质结构包裹的容纳体内,直到你可以把你自己弄出去。(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靠你自己来去自由。)

然后,当你能将你自己弄出去了,那时你就可以做其它别的事情了。而一旦你已决定了在物质包裹层面上的生存体验,那就是你要做的。搞定它,然后你就能做其他别的你想做的了。

问题: 当DATRE说宇宙的时候,是指物质宇宙还是非物质宇宙呢?

DATRE: 好吧,目前你们是在一个物质性的“泡泡”中。你们的“泡泡”又在一个非物质性的大宇宙里。目前你要弄明白。

我不知道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因为你们两种都有,存在于一个宇宙之内——这个宇宙——那是超出你理解范围的,你现在甚至还无法理解你们所在的这个“泡泡”宇宙世界。

问题: 这个宇宙是为了某个什么的实验吗?

DATRE: 我们从不实验性地进入某个什么。这是物质层中的术语。体验不是实验。我们不实验,我们体验。
这两者的定义截然不同,并且“体验”也是一个贴近的,使我们能够描述那里在发生什么的词。

问题: 关于万能主宰天机的更多细目。它是宇宙中的“存有”们可操控的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不呢?

DATRE: 我们不操控任何事物。我们观察研究。我们密切注视。我们是觉知到的,我们不操控。我们能观察觉知到宇宙中正发生的事实,而那就是我们所说的“完形全息宇宙天机”。 我们密切注意什么正在发生。

那么,如果有某个在“完形全息宇宙天机”中的事物,需要用一些方法,形态或方式去建立关系,那么这相应的能量将被,我们应该说,引导,它是由这事件与这相应的能量一起运作起来的。

这些事件将会根据所发生的状况,通过不同的方式来使用这些能量。我们不会控制任何事物。但我们可以引导能量。而若这是有益可行的必要连接,那么我们就能指导能量。

这都取决于能量的使用, 这将取决于是否连接,或这事件,或无论它将发生的是什么。而这不是谈论许多事情,这仅是密切关注发生了什么。

换句话说,假如你两只手各拿着一个球。你猜想,只要让这两个球同时开始沿着小凹槽滚下,它们就能同时相会在一个中心点,从而做出一个连接。

你确实那样做了。但当你释放这两个球时,若你右手的能量比你左手的能量强,那么当球沿着凹槽滚下时,右手的球会很容易地在左手的球到达之前达到那一中心点。这样,它们就无法在同一时间相会在连接的中心点了。

驱动那些球的是那个能量。

而那驱动这些球的能量来自于你的身体——一个能量中心来源。

现在,这游戏的目的是让这两个球在凹槽的中心连接。但如果它们没能连接上,会发生什么呢?
没什么大事发生。只是没运作成而已。也没有什么大悲剧会发生,因为每件事都是经历与体验——所有一切任何的事物。所以它们只是没达成连接的游戏目的而已。
如此,在你们生命的经历体验中, 会有一些不同的状况发生,而你只须密切注意发生了什么。

问题: 为什么宇宙中的存在们对物质层那么感兴趣?

DATRE:我们在关注这个物质层,因为这是以前从没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应该说,这个物质结构的演化已经超出了预期的进化。而那仅是由于你们长期滞留在物质层中所引发的。

问题: 我得到的印象感觉是,进入物质层的尝试没按计划的路线行进?那么原本的计划是什么呢?

DATRE: 这原本的设想是你会“一次性”通过。换句话说,你原本应该会“一次性”地通过这所有的物质结构层面的经历体验,并完成结束它。
但你们却开始通过各种其他的事物,继续紧抓着你们的物质层不放。

这并不是原本的设想。你们本可以一直生活在一个以“全息图”为蓝本的物质存在层面,直到“一次性”完成和明了所有你们想要经历体验的事物。

但这并没有发生,而你们对改变物质层的需求却变得越来越多。也就是说,你们想要这个,你们想要那个,你们还想要其它的什么等等等等。你们一直想要,一直不停地在要,你们一直持续不断地要这要那。因此你们一直在变换着物质结构的花样,替换着物质现实的重复,转换着物质体验的轮回。

然后你们还把“死亡”加入到这场游戏画面中,因为你们想要一个重新开始的方式。你们想重新来过,于是不得不想出一个能使你们的“全息图”衰退的办法,这样你们就能脱离出既有的全息架构恒在的生命体验之进程。

放弃身体并处于你们称之的死亡状态中,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以便于你能以一个新的身体重新开始。

你们所做的事,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切成碎片。然后在死亡过程中,你放弃一切,不带回任何与你相关的东西。

如此当你死亡时,你会说:“我不想要任何这些体验了,把它从我身边拿走!”

无论你想要使用什么样的辞语表示:“我犯了罪!”“把它拿走!”“我想摆脱我的罪,摆脱我不想要的能量。”

所有你在这个星球上的物质存在时光里所获得的那些经历及体验,全都被你遗弃丢掉了。

然后你又对重新开始的一切感到诧异:“为什么我又回来了?而且还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

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你们已经被娇惯,被娇养,被当做婴孩看待,被纵容得就像坐在糖果店地板上哭闹耍赖的孩子,只因为他们想要一块糖果而妈妈说他们不能有。

那就是我们观察到的你们。你问我们是如何看待你们的,这就是你们在我们眼中的样子。

你们假装成熟。你们假装长大了。但你们却一直固执己见地怀着幼稚的态度及情绪。

成年后,你们的情感层面却没成熟。你们仍然保持着同样的情绪。你们还是以出生时几乎同样的情态方式看待每一样事物。

你们以小婴儿的形态来到这个星球上。你们被告知一棵树是绿色的——这棵树保留了绿色。那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你们却从不审视的一件事是,你究竟相信什么?

它有多少是别人的思想方式带给你的,那么有多少是你自己的呢?你们不改变。

你会在街上看到某些相识的人并与他们交谈,然后他们会说,嗯,你还一点都没变。

是的,你一点也没有变。 你可能变高了,或变胖了,或变瘦了,或头发变白了,或无论什么外在的变化。但你的确一点也没有改变过。

你们来到这里,要在这场经历与体验中去获得的一件事,就是在一个“全息图”的物质结构中去享有丰盛的生命进化,去了悟真正的人生所在,去经历体验完整的生活实质,去尝试实证无限的天地造化。
(然而你们却在这场宏伟而壮丽的物质结构的人生体验探索中迷失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

你们说:“哦,这太好玩了,让我们再做一次吧!”

因此你们又重新来过…进入一圈又一圈的循环往复中。嗯,那个大的可以轮回游戏的圆圈叫什么名字?摩天轮!

让我们再游玩一次吧。我们都转到底部了,但还不想下去离开这个轮子。

你说,哇哦,我还想再转一圈!

于是你离开这个轮子,进入那个你们所说的“死亡地带”,买上另一张门票,然后再回到这个又一轮的摩天轮上继续轮回游戏。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你们对我们有吸引力了吗?

因为那是我们无法设想的事态。我们无法想象任何要一再去做的同样的事情。但你们就是这样做的。而且为了将这种重复的体验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还不得不创造出死亡。

其实从生命伊始,你原本可以想活多久就活多久。那么,是什么造成一个“全息图”架构的永恒生命出现死亡现象的? 一个“全息图”是不会消亡的,一旦它被构成了,就始终在这儿。

是什么造成它枯萎凋零的? 为了你们可以反复不断的重复体验,你们必须想出一个让身体死亡的解决办法,于是你们就这么做了。

然而,当你每次回到这个摩天轮的时候,却仿佛自己重没坐过,就好像你曾经过往经历体验的第一次。

然而在这个摩天轮上,你能否觉察到:你所看到的天空与地面,与之前一直是一样的?

在你的下面,还是一样的土地。

上一次离开摩天轮时,那儿的建筑物也和你现在看到的一样。

你们仍然有人,猫,狗,以及在你们的星球上走来走去的动物。你们仍然上升到天空中,看着树及无论什么你们从摩天轮上看到的。这情景多么震颤,如此令人着迷!

下车吧!你的旅程结束了。

哦,但我们想再做一次!

通过死亡循环周期,接着再买上一张票,然后啊哈!我们又落回到封闭的摩天轮继续旋转再旋转,一圈又一圈,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生死轮回。现在你能明白,从我们的觉察基点来看,为什么我们无法理解你们的所作所为了吗?

我们原本的设想及希望看到的发生是: 让你们进入这里获得经历及体验的完整概念,然后回到大宇宙中共享。

但是那愿望的状况没有出现。而这“大写的”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也一再不停地试图引导、说服、推醒你出离这种迷失轮回的境地——在你每一次穿行于死亡与出生之际的每个孤单时刻,以使你能走出这个带着大型摩天轮的游乐园, 然后再去别的什么地方去享有别样的生命体验。

现在,你们终于发出疑问了,那么我们就告知你们这一切。

我们在密切关注看看是否会有,虽然数量不多但能够离开这个摩天轮的人,并且说:“我不想要更多的重复轮回了! 我已经对这场游戏的体验完整足够了!”

问题: 在宇宙的存在及进化入宇宙存在中, “仪式典礼”扮演着什么角色?

DATRE: 没有,没有任何角色。不久以前我们刚做过关于它的一个非常话题。“仪式”就像其它的每件事物一样。通过这个特有的词你能看出它间接地来自于我们头脑思维的角度。

换句话说,我们不断使用不同的方式对你们讲述同一件事情。我们这么做,就是为了不断改变,使某些在你们固有的思维模式中的观念有一个改变。

现在你们能采用你们称之的一个祈祷,一句咒语,无论你们想要怎么称呼它。而那么熟知的那件事会发生什么呢?

你们对这些词语太熟悉了,以至不用耗费很长时间,头脑就会自动为你转译生成单词。

你在这里,说着那个祷告词,并且你还在做着什么?你还在想着当你回家后你要做什么。

我要回家做什么午饭?下午还会有人来拜访,我需要再买些咖啡休闲之类的小食品吗? 然后整个时间这样的句子都在不时冒出来,就像在做一个祷告。

现在,你不要对我指指点点,因为我们观察到的人都在不停地说着话,说啊说呀,不断地在说着……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这就是我们透过物质身体的眼睛观察到的。他们一直在说着话,但却不记得(知晓)他们在谈论的是什么。

所以一个“仪式”是一种重复。而任何一种类型的重复都不是进化。只有持续不断的改变,不断改变的去做,才能真正达成生命之进化。

近来某个人的观念表现让Aona发笑地说:“那实在太搞笑了。”

你看,你会奇怪我们是怎么知道所有这些事情的。其实Aona读过、看过及接触过的每一件事情都被记录在她的头脑里了。而当我们进入时,只需阅读这个脑子的记录。所以那就是我们知道这些事情的原由。

那么她对这个观念行为感到好笑,然后她说:“这实在是,非常的搞笑。你靠坐在那儿祈祷的方式摆脱不掉一个罪过,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你们是在物质层面上去做。造就进化的是行动及改变,而非重复与保守。

若你每天早上起床,都先穿右边的拖鞋,再穿左边的拖鞋,然后站起来。

那么这下一个早晨,当你醒来时,就改变一下吧。起身先穿左边的鞋,然后再穿右边的。如果你习惯于在某些方面和特定的时间做某些事情,那么就改变一下。

改变由这“个体”开始,它开始于每一分每一秒,即使是非常细小的事情。因为你正在做的就是,你在教导这个头脑。

你们已经养成了把信息存放在电脑磁盘上的这么一个习惯,然后需要时就随手将它插入磁盘驱动器,让它每次都做同样的事情。同理,你们也使用头脑做这一样的事情。

你们认为电脑是如何设计制造出来的?是他们依照头脑的思维模式发明出来的。那就是你们所做的事情——每天早上你一起床,拿出你的同一个电脑磁盘,将它放入你这部电脑中。

然后,上班的人们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到达工作的地方的。因为他们已经做这完全相同的事情许多年了。改变它吧! 变化开始于非常,非常细微之处。

问题: 科学家们观察到银河系周围有一道蓝色的辉光。这天象及其意味的是什么呢? 它涉及到从我们的宇宙中探测到的在星系之间的未知来源的蓝色宇宙射线吗?

DATRE: 你们是如何察觉到蓝色光线的?

蓝色的光线不一直都在那里吗?你们怎么知道那些蓝光以前不在那儿? 考虑你们目前的存在阶段,你们现在有了比以往看的更远的天文望远镜。

你们看得越远,就越能推测更多。但是你们怎么知道那些蓝光不是一直在那儿的? 或者只是因为现在的你们有了一个能看到它的仪器?

你瞧,从我们的立场基点来审视,它看起来完全不同。所以认真思考下这些事吧。

问题: 你们如何定义一个宇宙?每一个宇宙都包含着相同的配料组成部分吗?对不起, 我也不喜欢这个表达词,但很难找到合适的词。如果是的话,都有哪些配方呢?

DATRE: 你们甚至连你们这个“泡泡”宇宙中的“混合包裹组成部分”都还不知道。你看,事物不仅仅只是发生。让我们这样讲,它需要很多东西来容纳及保持一个宇宙的运转及操作。

就如同你们有一个办公室,有几个不同的人工作其中,以使那办公室运作起来。你们会安排某个人接听电话。你们会安排某个人打印文件。

你们还要有个经理人。你们使一个办公室内不同的人分工合作,才能完成那办公室里的每一项工作。

你们可以更换这些人,但你们要让这办公室正常运作,就不得不去打理许多事务。

所以即使假如接待人员生病了,或如他们所说,他不能来上班了,那么某人就要担负双重的职责,但仍然必须要保持一个同样的办公状态。

好,我们所在的宇宙就以这同样的方式运作,除了我们总能显现运作,不会旷工,因为这儿没有其它可去之处。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这儿。但必须要保持宇宙的正常运转工作。

你们可以称呼那些所有在DATRE中的存在们为宇宙维护成员的一部分。除了观察,我们也还有自己的专项工作。所以你们也可以将我称作办公人员,或者无论你们想怎么称呼我们。

如我们之前所说,那儿有更多的宇宙。我们知道他们在那儿,因为我们与他们沟通过。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除非我们到达那个存在的领域之后才能了解。

我们无法向你们解释这宇宙,因为你们还在一个物质身体中。同样地,也没有任何更多的他们能对我们解释他们的宇宙是怎样的。但他们在那里,而我们在这里,你们的身体也在这里。

然而你们进入物质层的最初原由,就是为了获得足够的经历与体验,然后离开这里回归我们的所在——继续一起探索体验全新的生命进化游戏。

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不断探索体验生命进化” 的游戏。我们在做我们想做的事。我们不要物质身体的限制。我们要去做其它更多的事情。

我们要在空无中创造实有。我的意思确实是什么都没有的造就,是真正的空无创有! 你看在物质层中的你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要用某些具体的东西材料才能造出其它别的某个实体东西。

问题: 是什么将一个宇宙与另一个分开的? 每一个宇宙都有一定的频率范围吗?

DATRE: 我不知道。我还没有去过那里。最后一个我曾去过的宇宙我都不记得了。我们没有记忆。

你们是唯一有记忆的存在体。物质身体具有记忆性,而我们没有那个。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完全的自由,因为你们原本不必要记忆任何东西。

问题: 所有宇宙的“初始本源”都是相同的吗?或者每个宇宙都有各自的“初始本源”吗?

DATRE: 每一样事物都是不同的。没有如同一个“初始本源”这样的东西。为何要有任何重复的事物呢?

而唯一被重复的就是你们的物质存在。然而遗憾的是,你们许多人甚至一直都不曾改变,我们应该说,从一生到另一生的你们从未改变过。你们一直保持着那同样的固定模式。

我的天啊,多么无聊!你们持续不断地活了一生一生又一生,却一直做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同样的事情。

这就像我们以前谈论过的那个贫穷污垢的农民。在一幕幕的前世回溯画面里,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改变,每一辈子都是穷困不堪的农民——从来没有改变过的可怜农民。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时间正在耗尽。你们没有足够的夙愿(或无论你们想叫它什么)可以让你们自己离开这里。

一个改变的时代已经上演。我们希望这是场结束的演出。

我们希望你至少能出去到一个别的什么地方,而不是一直坐在这里。

所以时间已经过去,而当时间结束的时候,你们将不会有任何可与之运作的东西。

你们将不得不另谋出处以获取新生。一个全新的生命体验里程。

也许那将把你从你的昏睡中震醒。那是我们现在正试着去做的。

你们都被宇宙的美妙深深吸引而陶醉,因为你会把它当做一个,让你自己进入一个更加宏大和兴奋激动的存在的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