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1 – 第四章 – 心识

问题: 请问什么是”心识泡泡”?

DATRE: 心识泡泡中包含了所有能让你们去表达和体验的”几率与可能性”.

换句话说,根据你们的运作方式,为了让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理解发生了什么,你们必须从一个单独的来源处获取不同的”几率与可能性”.

心识泡泡围绕着你们的星球,”几率与可能性”都包含其中.你们根本没有办法用掉所有的”几率与可能性”,它们远远超越了你们的想象.

在现阶段,有一些”几率与可能性”完全超出了你们的理解范围.不得不这样,因为你们的发展基于某种程度的理解之上,否则就无法发展得更快了.

换句话说,如果你选择了一个能在3005年运作的”几率与可能性”,并将它带入现在,你能用它来做什么呢?

你不得不通过物质结构将它”发展”出来.这并不表示你不理解它,物质身体不理解,或在物质身体中的其他人不理解.

在现阶段,你对你的体验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并声称:你的发现远远领先了这个时代.这个星球上的很多个体都无法理解它.

是的,但是,如果你还在理解物质结构,那么….你还是没有延伸到”几率与可能性”之外.

你们必须觉知:从这个星球上的物质层”诞生”时开始,你们做出的所有进步,都是选取心识泡泡中”几率与可能性”的结果.

在你们的日常生活中,你们将头脑和心识(思考)互相交替使用,很容易混淆.因此,要跟你们解释清楚很难.

从现在开始,我们试着解释:头脑和”几率与可能性”.

问题: Datre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心识的信息吗?

DATRE: 心识包含在这个泡泡中,就像你们每天呼吸的空气.

心识与群体意识的区别是:心识泡泡中的内容是用来被你们”使用”的.

那儿还有经过头脑处理的”想法”,组成了群体意识.它们都在一起.

现在,看看被你们称之的空气.空气中有很多组成部分.除了你们知道的那些,还有多少你们不知道的呢?- 还有上亿个组成部分.

但是,因为你们无法看到它们,无法用金属仪器检测出来,对你们来讲,它们就不存在.这很好,没什么关系.

但是你要知道:那儿的每一样”事物”都是为了让你们享受,理解和体验的.

这也是你们睡觉时所做的事;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能做出各种各样奇怪的梦,你们在那儿进行了很多不同的探索.

醒来时,头脑试着告诉你:你在梦境中体验了什么.但是,它无法做出相关的联系,因此就只能告诉你 一堆”垃圾”.

当你们出体,在梦境中时,你与”真正的你”连接,那儿有很多很多美妙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有人醒来时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因为他们曾经历了一场很好的体验. – “哎呀,我们又回到物质层了,一天又开始了”.

问题: 心识存在于大宇宙中吗?

DATRE: 不,不需要.我们诞生,我们存在,我们做我们想做的.我们不需要任何模式,不需要解决任何事情.

它们都在那儿,我们只需要获取我们想要的,然后使用它.现在,你们还无法做到这点.

看,那些能与”心识”连接的人,能够进入”心识”探索,了解神秘是什么,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并理解你们的泡泡.他们在心识中玩耍.

这也是为什么当他们开始在心识中玩耍时,与大宇宙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现在,大宇宙对他们来讲还是太陌生了.

你们还没有学会在心识中工作,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你们所知道的就是: 睡觉,醒来,出生和死亡.

你们还没有带着完全的觉知体验;只有做到了,你们才能进入大宇宙,就这么简单.

否则,你会做什么呢? 在大宇宙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你没有身体,你在那儿;你知道你在那儿;只有你自己,然后你会做什么呢?

你看,想试着比较大宇宙和你们的泡泡 –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无法比较,那儿根本就没有语言可以形容.这也是让那些习惯用头脑工作的人极为忿怒的事情.他们生气,因为:那儿没有指引,没有引导指南!

唯一的就是你的觉知,它能打开让你们无法想象的更多”空间”.

问题: 我被告知:”思维形态”是一种物质结构,一种多维度的物质结构.就像磁铁,思维形态能聚集在一起,形成某种模式. 我还被告知:如果我们将越来越多的能量放入”思维形态”或”思维形态模式”中时,它们就会扩张.你无法摧毁”思维形态”,只能减少对其能量的供应.

DATRE: 好吧,这儿还有一些需要澄清的问题.我们尽量说简单一点.

花园里的一朵蒲公英:当黄色的花蕾死亡后,它就变成了毛茸茸的白色小球.在每一个蒲公英小降落伞的底部,都有一个小种子.那个种子中包含着频率.

现在,你可以将”思维形态”想象成蒲公英里的小降落伞种子,而每一个小降落伞种子中都包含着不同的振动结构.

这些振动结构来自于蒲公英的茎干.当毛茸茸的小降落伞离开茎干时,它就带走了某个振动模式.这就成为了你们称之的:空气传播.

这儿有个例子: 一位医生面前摆放着一个非常难解决的手术,他无法找到任何关于这个手术的参考资料.

他变得极为困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冥思苦想,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

现在,蒲公英的降落伞种子就悬浮在空气中,正寻找着什么.同时,医生也在期待该如何做这个手术,他说:”我该怎样开始呢?”

而蒲公英种子中所包含的振动与这位医生的问题互相匹配.

就像磁铁,蒲公英种子被吸向这个问题.一旦医生获得这个种子,他就开始连接种子中的振动,吸收里面的振动频率了.

然后显现就开始了.当医生拿起手术刀,下第一刀的时候,他越往这个方面问问题,就越能获取更多的答案.直到他完成这项手术,长舒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现在,他不再需要这个小种子了. 而那时,种子中的振动也不一样了,于是种子被释放.

小种子释放了自己,进入空气中,重新恢复.种子没有从医生处获取任何东西,只有医生从种子处获取.

现在,你可以从头脑中传送”思维形态”,如果你们想这样称呼它的话.但是,这样的思维形态并不是自由悬浮在空中的,它们有着自己的方向.

它能被引导谱写乐曲;能从一个人引导入另一个人;只要被引导,就能进入任何方向.

很多人不知道:他们的”思维形态”能从他们的脑袋中散发出来; 但有一件你们肯定知道的事情是: 无论是睡觉,醒来或在其它任何情况下,你们这种构造的头脑就从未被关闭过.

从你出生开始,头脑就开始运行…直到你死亡,不断循环下去.

如果你足够敏感,到商店里买东西时,就能被周围过往人群中的思维模式轰炸.

如果你走到这样的商店中,就会发觉周围相当混乱: 人们不停推挤,向孩子吼叫 或 因东西的价格与收银员生气.

“我怎么找不到我要买的东西?” “为什么这个东西这么贵?”

所有的这些思维形态到处飞扬,因为它们附着在这个商店的频率中了.当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商店,获取了这些思维模式时,这个商店就变得越来越混乱.

他们建立起了一种完全形态 – 一种非常不高兴的能量. 如果你进入这种环境中,就能马上发觉,然后调转脚步,去其它商店了.

而这些群体意识将会一直呆在那个商店里,其他的人不会觉察到任何不同, 因为他们感觉不出来.

但是,一个敏感的人就能觉察到.他们能感到这些东西从四面八方扑来,令人烦扰.

这也是”区分”发生的地方.你会发现:那些非常敏感的人,无论在什么职位,也无论他们在哪个公共场所, 总会很容易遇到”麻烦”.

他们的麻烦将会越来越多,因为他们的频率与群体意识不合. 也就是说:他们的频率振动速度不同.

问题: 心念中包含了音乐的信息吗?我听说莫扎特作曲时,在写下来之前,他的耳朵里就先听到了曲子.请问这是来自于心念还是来自于其它的地方呢?

DATRE: 这可能来自于2个地方.可能来自于死亡地带.听你的描述,莫扎特可能在与死亡地带工作.

当然,这也可能来自于心念. 具体我不清楚,但这2个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问题: 请问Datre与心念工作吗?

DATRE: 不! 不需要! 我们的存在形式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我们从”波(能量波)”中获取元素,然后与之工作. 但是,假如我无法解释能量波中有什么,那我也无法向你们解释:我们是与什么工作的.

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存在体想进入物质层体验,因为这里太特殊了.在我们刚刚接触物质层的那个时刻,这种愉悦感是没法描述的.

今天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在传导,因为这个身体比较虚弱.我能使用眼睛看东西,舞动身体… 对我来讲,就好像进入一个机器玩具中似的.

你们无法想象这像什么,可对我来说,简直太有趣了! 我们当中还有很多成员想下来尝试这个身体.

他们能感觉到身体,但却无法移动它,也无法通过眼睛看. 我们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调整这个”机器”,以便让我们使用.

但对我来讲,我尝试了很多次,就比较习惯与自然了.

你看,我们不与”物质”工作,不与粒子工作.对我们来讲,与粒子工作是一场新的体验,非常不同.

事实上,最有趣的是:” 这些东西还能动!”

你认为你的身体是一个固体,固定的.然而,当我第一次进入这个身体时,却害怕它崩溃了.每一样”事物”都能保持着连贯的运动.

你们体内的每一样东西都在持续运动中.

通过眼睛,我能看到皮肤,就好像皮肤本来就是那样,从没有运动过.因此我不得不让自己习惯: 皮肤没有运动是个”事实”:

当时我的第一映像是: 皮肤怎么到处都是? 它们是怎样聚合在一起的? 如果皮肤内部还有持续运动的细胞,那它们是如何保持在一起的?

你看,你的感知将会改变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我们唯一能跟你们解释的就是我们的感知.我们与不是粒子的元素工作.

这也是你们都能做到的:因为你们已经拥有了粒子体验. 当你们能将粒子体验再带入”波”的体验中时,就将比那些总是呆在”波”中的个体,获得更加”美妙”的体验.

那些个体没有选择过任何形式的粒子体验, 这就是区别.

你们当中的每一个都从”波”中开始. 然后进化到了:能将很多”东西”摆放到一起形成粒子的时候.

这就是有关于进化的一切. 但是现在,你们变得太”固体”了,以至于无法出来.你们认为物质层就是一切.

那儿还有一些成员,比如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不想进入物质层. 他们害怕进入”陷阱”,因为物质层太迷人了.

因此他们选择呆在自己原本工作的地方,不进入任何物质形式中.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来到物质层,还能来回往返,是最好不过的了.

但这也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不是常见的情况.这个身体经过调整,调整,再调整. 在外表上,Aona看起来非常正常,与其他的人一样.

但在她的体内,却有我们设置的连接,允许我们进入.

你无法这样对待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怎样,我们好像偏了一点点题,不过无所谓啦.

问题: 假如心念的记忆…假如几年前有人获得一个心念,并没有将里面的信息使用完;那么到了今天,我们是否还有同样的机会将这个心念使用完呢?

DATRE: 你的心念不会跟你呆在一起.

有一件确定发生的事情是:你们不用完全释放这些心念.也就是说,用一句更明智的话来讲就是:”嗯,我想我会把这块黑板擦干净的.”

如果黑板上还有残留的字迹,你们就直接将它擦干净.不用从残留的地方继续写.你们重新选取新的东西,选取不同的东西.

即使你在研究一个项目,5年以后,就不要再看那些旧笔记了.

把5年前的旧笔记拿出来丢掉吧.你已经不再是5年前的你了. 为什么你要回到以前去获取相关信息呢?

丢掉它吧! 审视你的项目,重新开始!

这就是与那些人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喜欢保留所有的东西,查阅旧笔记.

然而,你们需要不断地….怎么说…如果你总是挖掘昨天的垃圾袋,那你就无法得到新的东西. 昨天的垃圾不可能帮到你更多.

这儿有句话:用新的扫帚打扫地面总是很干净,但如果用本来就很脏的旧扫帚,无论你怎么扫,地面上还是有很多灰.

试想一下:如果你每天都能使用一把新扫帚, 那你的工作能做得有多好啊?

这与其它的事物是一样的.也许你会说:”在办公室里,我不得不记得这个,不得不做那个…..”

比如:你要记住办公室的抽屉在哪里.如果别人想要一张纸,你就得打开抽屉拿给他.

但是,如果你在做一个项目,那么….就不要打开抽屉.

也许其他的人想要你抽屉中的垃圾,这没什么不好,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些信息可能是新的.但对你来讲,你要从今天开始工作!你要允许旧东西离开!你不能活在昨天! 否则就行不通.虽然你们星球上的很多人都这样做,好吧,没关系.

当John和Aona看电视时,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 重播! 生活能有多无聊啊,如果你们什么都不做,天天看以前的重播???

你们的想象力在哪里?想象,想象,想象.我们刚刚说了一个关于黑板的比喻,这是一个想象,不是吗? 我认为是的.这是新鲜的.改变你的想象力,它们不需要总是一样.

就好像Aona说的: “我走进一个房间,发现屋里家具的位置从来就没有改动过,始终如一.屋子的女主人从来就没有移动过家具,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想法.

一切一成不变.这不是我和我妈妈做事的方式.

你说一个人要去哪儿呢? 如果一个人已经去过了他明天要去的地方,那明天对他来讲,又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我像他们一样,总是抓着过去不放,肯定会心烦意乱的. 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人们很容易陷入过去的原因是: 过去已经完成了. 但诀窍是:你要进入将来. 将你自己打开,探索身边的每一件事情,就像小朋友玩耍他们的小脚指头一样.

小孩子对他们的身体非常好奇,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他们想知道盒子里有什么,想知道角落里有什么,他们想查看所有事物.

然而,当你们长大时,就变得越来越呆板.你们从不去留意,你说:”我曾经见过这个东西” – 你确定真的见过吗? 不! 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看,你就从没见过它.

每一次我到这个身体中时,都能看出不同的东西.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Aona的眼睛会改变.

也许你会说:”但你看的还是同一个东西啊!”,”你是怎么看草地的?”

是的,我看的是草地.但我能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所见到的草地比昨天更绿,更亮,因为上面还留有雨滴.上次我到这儿来的时候,小草还没这么灿烂.

小草不会改变,但你的眼睛能改变.外部的元素,雨水,改变了它们.因此,小草不是小草,小草是你今天的觉知. 假如你回到昨天的眼睛中,就会发现昨天的小草比较无聊一些.

每一样事物都是不同的.每天你睁开自己的眼睛,开始”观看”.那些开始慢慢理解Datre传导内容的人,已经如我们所说的一样:变得越来越对事物着迷了.

你看,让我们来为你们解释这些事情是非常容易的,因为这对我们来讲是一场新的体验.

那些在死亡地带的人,他们熟悉你们的草地,树木,石头和一切,这对他们来讲已经不再有趣了.这就是你们说的:旧帽子(老旧陈腐).

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新的冒险.

你不需要去异乡国度才能获得新冒险. 冒险可以是: 使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你每天的生活.

搜索新的东西,看新的东西.丢掉过去的笔记和东西吧,你不需要它们.

当然,假如这是一本教你如何使用机器的说明指南,那你就可能要保留它,因为你必须要知道机器该怎么使用. 这里的一点小区别是: 机器是物质,你没办法对它做什么.

但是,剩下的其它事物就这样了.去寻找不同吧,只要你一找到了那些不同, 就开始体验这些不同了. 这也是魔术出现的地方, 这也是你开始看见”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的地方.

问题: 心识的产生是否在物质产生之前?

DATRE: 不.在物质层,这不是一个可行的概念.没有心识,物质同样可以存在. 因为物质中包含了意识.

意识是我们唯一可以用来解释的词语,以便能让你们看懂.

换句话说:石头,树木和星球等所有由粒子组成的东西,都包含了你们称之的意识.

心识拥有完全不同的结构.很多人将心识与头脑中的想法混淆.因此,我们所说的心识,是指这个泡泡里的内容.

头脑处理内容.头脑从群体意识或心识泡泡中获取内容,并处理它们.它做这2件事.头脑只是一个处理器.

也许这能帮助你们理解清楚一点.

问题: 心念是否直接来自于宇宙心识?

DATRE: 心念是独特的.正如开头所讲,我们只能将心念描述为:蒲公英的降落伞小种子.它能进入任何它想去的地方.

心念补充自己本身,它-“是”.心念没有边界.心念”起源/生成”于心念.

这就是其中的区别.不要将”起源/生成”与”出生”混淆,出生属于物质结构.

我们不得不使用”出生”或”诞生”这些词语,因为它们是你们唯一能理解的.这也是为什么解释变得相当复杂. 很多事情无法被解释,你们的语言太受限制了.

心念起源于心念;心念以心念存在.因此,这儿有着明确的区别.

问题: 假如某些想法突然从头脑中出现,当中没有任何预兆,与过去的想法也没有任何关联,请问这些想法属于心念吗?

DATRE: 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它可以是一个连接.

你看,你们的头脑电脑一直在运行中.你不需要点击”关闭”按钮才能关上你们的头脑.

现在,头脑可能正在将一些你完全没有觉知到的东西组合在一起.

那可能是一个心念.心念通常来自于一个全新的想法,而你能够不断持续地从这个独特的想法中获取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信息.

你能够辨识出来自于头脑中的想法.它与其它事物没有关联,你无法从头脑的想法中获取更多信息.但是,你能从心念中获取灵感和新点子.

这是我们唯一能告诉你的区别,而你必须要成为那个靠自己解译的人.

问题: 请问心念,做为一个觉知单位,它是独立于我的吗?

DATRE: 当然. 我们刚刚才将心念比喻成蒲公英的小种子.当然独立于你.

问题: 是我将心念从心识泡泡中抽出?还是我的头脑”想”到心念的?

DATRE: 不. 你不从心识泡泡中抽取心念,头脑也不”想”心念.

当你开始对某件事情困惑时,或者当你希望在写作,美术等方面发展时,你就开始打开物质头脑,允许”心念”流入.你的物质头脑与心念进行连接,于是你开始获得一些从没有看过,听过或接触过的信息.

它们将会一起到来.你会说:”好吧,如果我做这个,就会发生这个.但是,如果我去尝试下那个,将发生什么呢?” – 在这个时候,你的头脑中没有任何与之相配的思维模式.或使用你们的术语来讲,就是: 头脑一片空白.

接着在下一秒,一个心念与你刚才产生的想法连接了.想法的产生就好像…一个波动模式.

好,这个波动模式产生了…一个与这个模式相似的心念,将会连接上它.在那一刻,如果这是你的心愿,那么头脑就会从心念中获取信息.

也就是在此时,你就开始打开,解开..或使用这个心念了.

同时,心念能够触发其它的事情.在接下来的很多天中,你能继续解开或展开包含在心念中的内容.你能将心念解开到任何你想要的深度,这都取决于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想搞搞创造,比如:音乐,画画等等;那么,你将会获得令自己感到惊讶的”流畅感”.

当你混合颜料的时候,突然,你开始以用未思考过的”心念”作画.你看,我们使用了”心念”这个词.但对你们而言,你们会说: “我以头脑从未想过的方式去画.”

你的头脑从未想过那么去做,因为头脑中的想法只能带你走远一点点. “头脑中的想法”是头脑正在经历连接,因此,它只能走那么远.

但是,当你连接上心念时,就能持续不断地从中获取信息,直到你完成了自己想要的,感到满足为止.

最后,你完成并释放了这个心念.那么,它干什么去了呢? 它能靠自己本身打破你的思维模式.当你的思维模式被打破后,它就复原自己,继续”飘荡”下去… 你已经使用过它了,已经按照自己的意愿最大程度地使用完它了,然后它就离开,继续下去.

我想使用”水”作为例子,大概能帮助你们理解.

水在河中,水在湖中.水能来自于水龙头,或瀑布,或倾盆大雨.

无论怎样,那都是水.

这么多不同的地方都有水,那么…你可以做些什么呢?

你可以到有水的地方,站在那儿欣赏.你能喝水,在水中游泳,还在水中行走.你们还能用肥皂在水中洗衣服…你们用水做很多事情. 但是,水自己本身并不介意.你能使用它,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你用完水后,就可能改变了水本来的面貌.比如:喝完水后,水就从你们的”排污系统”中流了出来.

问题是,现在你们星球上的人太多了,以至于不得不找寻净化水源的办法.你们将化学药物加入水中,以便供你们再次使用.

在你们的人口数量增多之前,水能自己照顾自己.它流入地球,由地球照看.地球将它放入能被净化的”地方”.它们还能进入大气中,变成雨水落下来,这些都是净化的行为.在那个时候,你们并不需要清洁水源.

这也是心念的存在方式.没有人需要去净化心念.它本身是独立的,拥有属于自己的可行性.

心念被使用后,就再生自己.这与很多年前,你们的水自己净化自己,是一样的道理.

现在,你们大概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心念本身拥有可行性,你无法对它施加控制.如果它想…如果你的思维组合吸引了一个心念,就像磁铁的吸引那样,你就能使用这个心念.

当你释放心念后,心念靠自己离开,重生自己,能被一遍一遍重复地使用,因为心念永远不会结束.

问题: 根据前一个问题,心念与我们是分开的,它们有着属于自己的存在形式.那么心念的存在目的是什么呢?

DATRE: 目的就是:”存在 – 是”. 你们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事物就是那样的.

一切事物都有”目的”,但它们并不一定需要一个”目的”.它可以只是”存在”.

就是这么回事,这就是它运作的方式和它的一切.它不一定需要一个目的,因为它就是”是”.

你说,岩石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块小岩石? – 都是一样的,岩石”是”,心念”是”.

我们称它为心念,因为在你们的泡泡中,无法用其它的词语来解释了.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不了解宇宙.在你们现今的任何一种语言中,无论是我们通过Aona说的话,还是其它国家的语言,都没有词语可用来解释.

在大宇宙中,一切都是体验.但是,因为你们的心智,你们不得不使用语言解释每一件事情. 你有多少次能觉察到: 你遇到障碍,是因为不接受事物本来的样子?

你们不得不将标签贴在每件东西上.为什么这些东西不能只是存在,而你只是享受它们的存在呢?

不,不行,你们不得不给它取个名字.

结果,一旦给它取了个名字,你们就马上为自己设置出好与坏的”标签”.就是这么简单.从我们的角度上看,这太简单了.

问题: 是谁创造出心念的?

DATRE: 我们再重声一遍: 心念不是诞生出来的,心念源于心念.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接近的解释.它们”源于” – 一旦某件事物用”源于”来表示时,用你们的术语讲,就是:永恒.

问题: 心念是不是新点子的携带者,当获得一个心念时,我就要从中做些什么或创造出什么?

DATRE: 不,肯定不是.你并没有被要求与它们做些什么.你没有被要求将它们”捡起来”,也没有被要求与它们做任何事情.假若它们附着到你的思维模式上,如果你不想要,可以让它们离开.

这很简单.假若你能将这个小种子打开,发现里面没有任何你想获取,展开或观看的内容…如果里面没有任何你想要的,那就让它离开.

在你们白天清醒的时间中,有很多无法计数的时刻,心念都能与你的思维模式连接.

比如:John坐在电脑前工作, 一个心念进入,中间有某些东西让它连接到了John的思维模式.

我们不知道它们到底是怎样创造连接的,但是它们确实能与你的思维模式连接,允许心念流入.

然后John看着这个心念说:”咦?这个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我现在肯定不对烤面包的秘籍感兴趣”

这个心念对John来讲没有用处,于是John释放了它.在每一天中,这样的事情将发生很多次,但是你们从来不去注意这些微妙的东西 – 它们一直都在发生中.

你转过头说:”嗯?我想知道这个念头是从哪儿来的?”

你看,你自动地使用了这个对的问句,因为这就是你们称之的: 意外出现的,与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完全没有联系的”东西”.

心念流逝,与你连接;你不想要它,就让它离开. 这是一条康庄大道.

问题: 是谁创造出新点子的?他们是否与Datre和我们一样存在呢?

DATRE: 新点子是想法.你们星球上的大部分人从群体意识中获取想法.令人惊讶的是,在你们星球上没有很多人使用心念.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感到无聊,因为他们不允许心念进入. 他们忙于头脑中来自群体意识的想法,即使一个心念进入,也不会觉察到它.

直到你能够觉察到自己的第一个心念,觉察到它有多么独特时,你才会知道当中的区别.

这就像我们曾说过的:只有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边了,做为一个个体你体验到了,这时你才能跟别人解释.

问题: 当我们获得足够的体验和技巧后,就要移入心念中.但在物质或地球上,心念并没有任何让我们参考的点,怎么办呢?你能解释得更具体一点吗?

DATRE: 好吧,又来了.你正在试着学习这些东西,而不是允许一切的发生.

这不是你写一本书,写上神奇的公式就可以做到的.因为,进化可不是魔法公式.

在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为你写下进化的公式,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

你看,在你们的科学社区中,他们经常获得一些重要的发现. 那儿所发生的事情是:当他们开始允许”想法”离开时,就能与心念连接了.

但是,你们的”想法”在每一个世纪都被重复使用,使用,使用,再使用…因此,为了获取新信息,他们必须要让想法离开,为心念开放.

这有点类似于:”无为”的科学.如果你们想这样称呼它的话,这就是它所在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说:”好吧,为什么那个照顾小儿麻痹症的男人,总是一个人在那儿坐着?”

从我们的理解上看,那样的人才是能够发现治愈办法的人;那样的人才是有新点子的人.

而不是那些与大家一起坐在实验室里的人.在人群中,这很难做到,除非这个人是大家公认的:孤独者.

孤独者才是那个获取心念的人,而不是那些坐在群体中的人.在群体中,你们能获得的就是群体意识中的想法.没有其它的办法,因为在一个充满了群体意识的屋子中,根本没有允许心念进入的空隙.

那儿没有任何位置留给心念.

是孤独者,让自己离开,并对心念开放.你要让自己离开群体意识,才能与心念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