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七章 – 生活地带与死亡地带

那儿有大量的试验正在进行中.不仅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你们会做试验,生活在死亡地带的人也会做试验.

举个例子;

很多很多年前,人类希望自己能够飞翔.死亡地带就在这个领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要知道,当时那些关于机械飞行的原理都还不存在.

在获得任何成功之前,完整的原则/原理必须到位.

在建立物质层飞行的机械原理之前,它们都只是存在的潜力.这也是为什么载人飞行曾有过多次失败,因为那个原理还未建立起来.

为使一个大的改变发生,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包括生活地带与死亡地带-都必须同意使用概率与可能的事件做为触发器,以使改变朝向他们所需的方向发展.

虽然你们人类大多数都从群体意识处获得指导方针与信息,但那儿总有一些独特的个体能够扩展他们的探索,从携带着几率与可能性的,更为先进的观念(完形概念)中吸取信息,以使人类探索自身在物质层的进化.

一旦这些东西在物质层表现出来,生活地带的人就能够与之工作了.

最初的问题之一是:自由意志是什么?

你们都拥有自由意志.从生活的角度,假如你已经在某个戏剧的特定领域中出演,但你突然决定想去做别的事情.完全没有问题,因为总有别人来扮演你的部分.你有充分的自由去做其他的事.

你们都有自由意志,但你们却没有去使用它.

为了体验自由意志,你必须成为一个个体,而不是一个群体.作为群体,你只是在跟随一个领导者.

除非你是那只领头的大象,否则你的看法永远不会改变.

没有什么是静态的,一切都在不断运动的过程中.若不这样,你们就会停滞,物种就不会进化.你们需要不断运动着的,有活力的想法贯穿你们的剧本,无论是个人剧本还是群体剧本.

为了新千禧年,许多事物已在发展中被探索,并在死亡地带进行了试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物将会在生活地带的物质结构中上演出来,以便让你们看到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你们物质层迷人的地方.你们创造出了一个能够与之工作的身体载具,能让你们从物质层的角度,实际上看到并体会到你所参与的戏剧演出.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举个例子;

你们星球上的个体已经在智力理解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相比几代人之前,现在的年轻人把握事物更快,更有创新力.

为使更多人在他们的工作环境中感到舒适,有人很年轻就长出了白发(少年白).白发代表身体成熟的外观,与他们的心智能力更为匹配.

这种成熟的形象能使他们在管理阶层的职位上,工作更为自信.

还有较大的身躯,也能使他们看起来更具重要性与权威性.

你们还需要维持身体的老化,以使自己看起来比孩子们要年长.

但今天的祖父母们,已经不再像之前的几代人那样那么显老了.

“等我退休后,孩子们长大后,生命就该完结了”-这样的概念已不再被群体意识的思维模式所支持.

你们提出了”生活更长久”的概念,并期待退休后能去做那些许多人没有时间,却希望去做的事.他们不再想年纪轻轻就死去.

他们想去做那些因年轻时抚养孩子或工作而无法做的事.就好像那些Flower children(年轻的嬉皮士,这里指年轻的自由主义人士)为人类引入更大的弹力与灵活性,他们演出的戏剧,能够帮助你们释放那些被你们紧紧抓住的僵性结构.

我们经常听到一个问题:我需要学习什么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你想离开这里?而在你来到这个物质层之前,你认为这里才是整个宇宙中最刺激的地方,这里就是你想要的.

你想离开这里.进化就是进化.如果地球上的一切都在扩展中,那么你们粒子宇宙中的其他星球也在扩展中.宇宙在膨胀.

为什么作为个体的你,不去探索最大化的几率与可能性,然后进入那个已有的,远超你目前期待的新现实世界,并扩展你的觉知呢?

这里才是最令人激动的地方.那也是为什么你在这里,为什么你与一个物质结构工作.这可是兴奋!你有能力去做许多许多事情.同时,你们的星球上也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表达.

你们有做为男性与女性的身体构造.除了人体以外,还有其他的男女性构造.你们有不断变化的动物,鸟类,鱼类,植物,小草,花儿,岩石,海洋和天空.

最初,你们没有死亡,你们创造出死亡是因为你们厌倦了身体细胞所持有的节奏与周期.

若允许身体它们渴望的自由,你就能够改变身体的节奏和细胞的周期.但你们却用许多不同的方式绷紧身体,紧抓它不放.

今天,很多个体试图通过锻炼和健康饮食以保持年轻,并延长身体的寿命.

这是一个信念.保持身体健康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理解你与它之间的关系.

通过观察,认知和理解身体,你就释放了紧紧抓住身体的压力.而这才是身体想要的.

如果不改变你的想法,你该如何改变你的信念?然后,如果你的信念没有改变,其它的一切又怎能改变?

还有什么能比你去觉知到”你是创造者,而那也是你的创造物”更有趣的呢? 你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

如果从我们的角度上看你们称之的星球,以及上面所有那些东西 – 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振动结构.它只是一波又一波的能量波.

你已经学会使用这些能量波来建立你的身体.你不认为那是令人兴奋的吗?因为你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其中一个你可以做到的最伟大与重要的事情,就是成为一个创造者,并在物质层中通过自创的身体进行体验.然而,你们却厌倦了它,你们说那太无聊了.

那儿有很多事情即将发生.你们说:”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不是在物质层,你并没有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物质层.在物质层,你只是演绎出你在非物质层做出的决定.

是你使其可见并与之交互.新世纪将是令人兴奋的.观察正在发生的事情吧.

有多少次在杂货店或其它不同的地方,你听到别人说:”哦,如果我的人生能够重头开始的话…”

如果我的人生能够重来,我就会这样做而不是那样做.

所有他们做的,就是通过思考他们可能成为的样子,而让现在的自己感到渺小.你在物质层拥有一切可用的事物.那儿没有秘密.

这是一个不断的选择.但是,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想着:我应该这样做,应该那样做.如果我只能这样做的话.

所以,那就是他们想在重来的人生中所做的事情.哦,我希望我是15岁,希望我是35岁,希望我是…没有人能改变你,除了你自己.要记住,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从来都不晚.

你就在你所在的地方.你是来这里体验的.如果你将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想入非非,期待你想要的和你应该是的,以及所有那些其它事情上,那么你该如何度过今天,并好好完成一份工作?你该如何学习你想学习的?

你设置你的意图.你根据自己的目标,为自己提供每一个数据,让你能以你想要的方式创造出你的剧本.这些都是你带给你自己的.

是你在一点一点哺育你自己.你忽略了”梦境者你”,没有将其在物质层演绎行动出来.若你是真的想要你想要的话,那就去留意.

那些从群体意识处工作的人,也就是大多数人,这些个体们从来没有过自己原本的想法或甚至接触过心念.

他们可以模仿,可以被教以非常复杂的流程,并做得很好.

然而,他们仍然需要不断的指导和别人的担保.

只有一个人能让你停滞,就是你自己.生活是你应该充满期待去做的事情.

这里有什么?我能发现什么不同吗?你可能到了那里后,说:”我不喜欢这里,它与其它的地方一样”-好吧,那就去别的地方.

你们的星球上有太多事情可以探索.那里肯定有可让你从中享受的东西或地方.

我该怎样从一个现实世界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

很简单,从我们的角度,这是焦点.如果你一直专注于同一件事物,那你就没有往任何方向移动.你需要不断的移动-无论是身体上,精神上或情感上.

你是那个唯一能够做的人.改变你的焦点,并看到你生活的改变.

要探索户外吗?在户外,你们有许多事情可做.滑冰,滑雪,游泳,远足,爬山,寻找野鸟等等,还有很多户外的活动.

你挖泥土,种植植物,你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你不喜欢户外活动,那就进入室内.

那儿有很多室内的活动也是有趣的,你都可以参与.或者,你也可以坐下来看着别人做.

你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不要认为只有你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要记住,正是你对你身体结构的反应,导致你产生了这些感觉.这可能是你解译新能量的方式.

梦境者你,正在梦见物质层的你.只有通过与物质层的你连接,祂才能获得感觉.梦境者你,只有通过祂对你的梦想,祂才能获得物质层的体验.

你可以试试去做些什么.如果不行,很好,有什么大不了?那只是一场体验.那也是为什么你们最初诞生到物质层中.在你们没有创造它之前,这个被称为物质层的东西从未存在过.

如果你现在决定放弃身体,这就是你将限制它的地方.你将不得不再次回到死亡地带,重新进入物质存在.

你必须再次经历整个婴儿阶段,直到长大成人才能在物质形式中,以更具建设性和积极的方式去做任何事情.

我们观察到,你们星球上的个体们在不断持续的跟随着一种模式.他们缩小了自身的观点,生活对他们而言不再有趣.

而生命对他们来说唯一值得兴奋的时候,就是他们离开它的时候.接着当他们来到死亡地带后,又说:我想再次回去.

那儿有各种各样的书籍写着同样的主题一遍又一遍.回头去翻看你们1800-1900年代的书籍.

那些书中不断重复着一个主题:”我厌倦了身体,不想再要它了”.可一旦他们出去,又想再次回来.无论怎样,这些内容都不是新的.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可能来源于你们非常顽固的遗传模式-也就是对身体的不满.

你可能会说这不是你的错-因为那都是你的基因为你呈现出的表面感觉.

但你是否能够坚定的对自己说:”如果这是我的基因,而我不想生活在这样的基因模式下,那么我就能够推翻并覆盖它.我将无视它,并在地球上寻找到生活在物质结构中的快乐.”

方法非常简单,但它也可能是你们星球上的个体们不得不去处理的最难的问题之一.

“挚爱的死亡令一个人处于黑暗的绝望之中” – 这些都是你们用来描述的言语. 很多事情致使你们发出疑问.但要记住,这个疑问就是为了让你自己去探索答案的.你能从中发现什么呢?

你坐下来观想一栋豪华的大房子,大轿车,水上旅行或所有那些其他的东西.

你会问:”好吧,为什么有人能做到这点,有人则不能?” – 那是你的选择,是你进入这个特定的生活体验中想要的东西.

你到底想学什么呢?

要找出答案并不容易.当你持续观察与探索时,就会发现并领悟你来到这里探索的一些经历与体验.由于你理解你正在做的事情,所以你才能在这里过得快乐并为此着迷.

随着新能量的到来,现在正发生的一件事情是,你需要与你的物质身体得接触更为紧密,因为物质身体正在发生变化.

与身体机器工作的你,并不会挫败与沮丧.沮丧来自身体结构.梦境者你,也不会困惑.是你的清醒时间令你感到困惑与费解.

你们最受欢迎的现实世界,就是我们说的死亡地带.这是一个你在死亡时,让身体躺下来后进入的现实世界.

那些进入死亡地带的人们声称:我们比活着时感觉更有活力.生活地带与死亡地带之间的沟通,是非常真实和非常重要的.

相比生活在地球表面的人,死亡地带的人能够在许多不同的方式下工作.

通过死亡地带的试验,很多想法和很多(流动)框架都被设置出来,并付诸行动.这些探索是为了尝试在任何给定领域的某个特定方向,看看那些试验能否在地球上切实可行.

若它看起来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框架,那么它就能够为任何领域带来改变,包括科学,音乐,医学,任何类型的技术,不同国家的管理法律,以及不同国家政府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为带来预期的变化,所有这些人都不断地在死亡地带工作.

这些变化是你们全体人类的渴望,包括死亡地带的人与生活在地球上的人.

当一个框架以尽可能最好的方式被设置出来后,这些信息就被带入生活地带.然后生活地带的人根据这个给定的框架,各自扮演其部分,在地球上将之演绎出来.

在死亡地带,更多的是一种同步时间.你对线性时间的强烈信念将阻止你体会到同步时间的美妙.

当你死后,你与活着的自己并没什么不同.这一直是个误解.仅仅因为你死掉了,并不表明你就能因此变得聪明-不是这样工作的.

对很多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当的披露与启示 – 许多人认为自己死后,就能变得伟大与了不起.这是你为自己描绘的画面,而你就将成为那样.

生前的你和生后的你并没什么不同,这可是一个相当震惊的发现.你没有因此变得更聪明.你还是不知道所有宇宙的秘密,不知道如何从这里出去.

这就是你们在死亡地带感到不满的地方.你们回过头来说:”噢,我真希望生前做过这个;希望生前做过那个.我本来应该完成这些,以及所有那些…”

“如果我能够再次重来的话…”

于是你们又跳回生活地带.但是,你是否花费过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去调整你的需要,以满足你的渴望呢?

你唯一需要关心的是你的进化.你的目标应该是你的个人进化.决定总是你的.

用你们的术语来说,你们同时活着与死亡.然而,只有”活着的部分”是你们在当下唯一能觉察到的.

你死后同样也充满活力.要记住,当你死后,你与”梦境者你”就是一体的同一个.但由于没有身体使你们感到不舒服,于是你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伪装的身体,再次分隔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