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三章 – 基因与DNA

让我们极为简单的解释一下,你们的基因是怎么回事.你们的基因被包含在身体细胞的染色体中.基因遗传信息是你们DNA结构的一部分.基因通过信使RNA的传递而改变.

我们谈论过基因遗传模式,你们的身体基因起源于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位祖先.这些基因可追溯到或贯穿地球上经历过的许多次文明周期.在最开端,这个经验模式是以零开始的.

包含在身体细胞之内的DNA与RNA,由所有基因组成,包括第一次出现在地球上的身体基因.这些基因数目相当庞大,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

那些具有足够扩展觉知的人,当他们希望再次进入生活地带时,就会挑选出能帮助他们,并能以他们想要的方式在物质层表达的基因,从而获取他们想要的体验.

当你决定重新回到生活地带时,你会寻找你熟悉的家族模式.你找到一个未来预期的父母,采用父母的基因库.然而大多数人却不知道,他们可以从中改变基因.

你想进入那个你曾体验过的基因库,是因为那让你感到舒适.然后这次,你想通过音乐去表达自己.

在拥有第一个简笔画小人儿基因的所有基因库中,肯定有个音乐家的基因存在于某处.然后你找到它,把它拉出来优先体验.

现在这里所发生的是,你们返回你们的基因库拣选基因.换句话说,那里到底有多少基因可供选择呢?

那里肯定有我想要体验的,肯定有我还不知道的,因此所有你需要的,就是去大胆尝试.

只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你们就已经开始进入对各种微观世界的探索中.现在,你们已经用微毫秒/纳米秒记录时间了.

你们进入身体系统的DNA与RNA,深入研究各种微小的事物,这是很好的,因为那是物种的进化.

JOHN在报纸上发现了一篇关于细胞新图片的文章.当这本书即将拿给出版商时,我们才决定把John读过的这些信息插入这本书里.

化学家们使用一种先进的激光灯仪器进行研究.这个仪器能显示出阿托秒下的物体运作情况 – (阿拖秒:相当于10的负18次秒.阿托秒是一种新发现的”时间切片”,它很微小但却有巨大的应用潜能)

文章中说,化学家可使用这个仪器跟踪运动中的电子,质子和中子,也可计算电子.生物学家可以通过它看到活细胞的细胞核,并观察质子的交互-即每一个有机体的基本构建模块.

一位生物学家拍摄了一段视频,显示质子携带着物质,通过一个细小的,类似甜甜圈形状的孔或开口,进出细胞核.

他们希望这能帮助了解疾病在早期阶段的发展情况,也希望能在体内追踪药物的痕迹.到目前为止,他们给了每个病人同样的化学药品,并希望病人对此治疗有所反应.

细胞生物学家曾认为原子核是相对静态的.但现在,他们看到细胞的组成部分实际上是在不断移动和转移的,以响应来自环境的信号.

我们曾试图让你们理解你们是如何的伟大.在本书的最开始,我们就以一种非常简单的解释,想告诉你们身体是如何运作的.

现在,就让科学家们去找出所谓的物质身体行为是怎么回事吧.

而我也将这个问题留给你们,让你去找出 为什么你在这里?你在做什么?你是谁?和你要去哪里?

在你们拥有的所有这些选项中,为什么你会选择一个有物质限制的身体来体验呢?

你想用那个限制做什么?

你能从中学得什么?

那儿有很多手脚残废的艺术家,他们把画笔放在牙齿之间就能画出美丽的图画.

为什么他们要那样限制自己呢?也许,他们想要的一切就是画画.他们有着对绘画的渴望.

那是一种内心的感觉,所有我想做的就是绘画,但如果我要执行其他义务的话,就无法这么去画了.停下来好好思考,看看硬币的另外一面吧.

你们经常听人说:某某人在某个领域是个天才.比如一个才5岁的小孩子,就能演奏出音乐家级别的钢琴曲或小提琴曲了.

这是那个个体从父母亲处选择的特定的基因模式.而这些基因可以追溯到上百年前.

有人问:”但我的家族中没有任何人,包括我的祖父母也不知道我家谁有音乐天赋啊?”

你对你们的家族谱了解多少,记忆多少呢? – 没有多少.

人们问:”我们的DNA是否已被操控,使我们失去了认知灵性的能力,以至不得不在恐惧中生存?”

没有操控.如果有人操控你的DNA,那也是你自己.这并不是一个不常见的问题.这个问题总被问及.那些人是如此害怕成为一个受害者.

没有人操纵你的身体.能量正来到地球上,而这就是你如何使用那些能量的.

我们说过很多遍,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水可以喝,可以洗,可以蒸煮.你可以坐在水流前看着它流过.你也可以进入水中沐浴.你可以与水做很多不同的事情.

在海洋上,你可以行驶船舶;在水电站中,你们用水发电.你们使用水做许多事.

水不会改变,水就是水.

同理,能量就是能量.那是你如何去使用它,并使之变得不同.

你们的全息图也是一样的.你的全息图是你的全息图,如何处理你的全息图也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没有人操纵它.

唯一能与全息图工作的时候,就是你进入这个身体与之工作的时候.

那儿将有很多改变发生,而你才是那个做出改变的人.你不能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是你进入身体,并让身体以你希望的方式改变.要知道,身体本身不会随意改变.

你的身体基因能够做出某些特定的事情,你的DNA和你体内的其它东西,都能以某种方式执行工作.

但你能根据你的要求与计划,改变它的工作方式.

你的身体DNA不被任何人操控.你所使用的能量与你的物质身体相连,可以改变身体的DNA与RNA等等.

自从你们来到这个星球上后,身体就在经常的变化中.它不断改变.除了你这个内在栖息的存有,没有人会去改变它.

谁会来操纵这堆垃圾,除了你自己?

你可以选择你想要什么样的显性和隐性基因,以及你希望体验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决定.

你说,那些来自其他宇宙,其他星球,甚至来自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人,他们要你做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们必须停下来好好思考这件事情.

如果你是如此相信-相信地如此彻底-认为有人会欺骗你,改变你的DNA,让你坐在那儿等死;认为有人存心要对你做些什么的话,你就会成为一切事物的完全受害者.

最终你将进入你不想去的地方,因为这类信念将使你抓狂.

而这确实发生过!

你们认为这只会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然而你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状况已经多次发生在那些试图寻找所谓灵性的人的身上.

他们把自己逼疯,因为他们拥有如此强烈的受害者信念.他们很担心自己会做错什么,或者别人会对他们做些什么,他们开始变得偏执.

为什么一切看起来都要是一样的呢?

那些刚来到世上的小孩子,几乎不会说话走路,有的却能解释物理学理论.孩子们是自然开放的.问题是,你们从出生那天开始,就不断关闭自己.

现在,你们的目标是去开放自己,因为这才是能让成长唯一发生的办法.每一天,你说:”我不能这么做.我必须那样做,等等等等”

你去上学,他们会做什么呢?他们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到你的脑袋里.你必须知道这个,必须知道那个,还要知道别的-但是,创造力在哪里?

你们没有任何改变.一切取决于你.你们必须要开始有创造力,无论做什么都不重要,只是先试着开始做点什么吧.

去做一些能够带给你成就感的事情.那是你从未做过,从未想过的事 – 去做做就好了.

每个人进入这里时都是不同的.很自然,因为那是你选择你的基因.你看着你的父母说:”他们都很矮,而我想成为高个子”.

那就回到身体基因中,拣选一些高个的基因,再把它们放入体内.

这是唯一能改变你的视角的办法.当你决定再次回到生活地带时,很多人却再次携带着相同的基因包裹进入.正因如此,你们不断一层又一层覆盖自己,以至最后变得越来越沮丧,因为那儿没有任何改变.

在死亡地带,你寻找一个能让你进入的身体.我的家人在哪里呢?有没有任何兄弟姐妹或其他人将怀孕生小孩,这样我就能够再次回到家里?

可伶的农民,依然是可怜的农民.

于是你又回到相同的家族模式中,并拖拽着同样的信念系统.所以再次的,他们只能随波逐流.

在这么长时间里,”梦境的你”一直试图吸引你的注意力,它把各种各样的线索与暗示放在你的面前.哪怕你只留意到其中一个,就可以朝一个新的方向发展.

“梦境的你”永远不会停滞,即使很难找到一个新的或不同的剧本使你在有限的物质表达中超越一点点.

“我被告知我曾经非常有名,是真的吗?”

通过选择身体表达的基因,你的身体会为自己收集一个历史.

要记住,你没有家谱,没有传统,没有历史.你从来没有出名或不出名,或善或恶.

那些都是身体的活动.你只是通过身体的演出进行体验.你没有历史,你只有一个进化.

这里所发生的是,大部分的基因都已经被发掘了.换句话说,你们穿过层层覆盖,已经发掘出了很多东西.现在,你们当中还有很多人在采用旧想法做为自己的信念系统.

再次的,你捡起你的过去,把它当做你的现在.若依靠过去,你该如何前进?

你们努力探索自己物种的起源,然而去探索你们将要做什么 – 而不是你们曾经做过什么,这样不更好吗?

现在,大多数人并没有越过肩膀看向前方.他们试图从后背寻找答案,以寻找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

那么,前世回溯是怎么回事呢?

它们是身体的体验.你从那场体验中学得什么?站在今天的至高点上去理解你的那场剧本吧.

这才是你所在的地方.从这一刻起,才是重要的.你的祖先不重要.你身体中的过去遗传宗谱,不重要.现在重要的,就是往前前进.

目前,你将改变身体结构中的基因.能量正在改变,也将改变你的物质结构.

你看,身体有它自己的生存能力.它能以它自己的方式生活.你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器官,都在工作与生命.

它甚至有一个记忆模式,一个基因记忆模式.否则你就无法成长,身体就会一直保持不变.

每个人都能拥有动物们那样的生活状态.动物是以它们的存在为中心而生活的.而进入物质层的你们,你们的存在状态却被分散的到处都是,保守着过去,害怕着未来.

我该如何进化?

现在,你们都想要发展.你们说:”好呀,但不要碰我的身体’ – 但是身体才是那个需要碰触且被改变的.你们正站在许多事物需要被碰触的瓶颈上.

比如荷尔蒙这个词,你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吗?John帮我查了这个词,荷尔蒙来自希腊语,意思是:活动设置.

这正是新能量将做的事.能量将改变你们荷尔蒙结构中的活动.

进入地球的能量不仅将改变的你外部,也会改变你的内部.这些我们曾讲过.

你们将经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头疼.那不会像你们记得的任何一种普通的头疼.

它可能会很剧烈,然后突然间就消失了.你还可能会有胃疼.为什么他们在售卖许多胃部消化不良的药呢?

你们将有许多消化不良的问题,那是其中一个将改变的领域.物质身体内的所有荷尔蒙-也就是这些运作身体系统的东西-正在被改变中.

进入你的垂体,松果体,甲状腺的荷尔蒙将与以往不同.你们的性器官-男性与女性在这方面都有些麻烦,那是因为荷尔蒙的改变.

为什么身体需要改变?

DNA将在许多方面改变.你看,自从你们第一次来到这个星球上进行物质表达时,你们的体内就有DNA了.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每次你在物质层决定一种物质表达时,你就在不断建立积累DNA,除非你想改变它.

当停滞发生时,你感到厌烦,然而你却没有做任何事情去改变这样的状况.

一旦进入物质层,你从父母处获取DNA,并放入自己想要的物质表达中.

你看,你拣选出那些你想表达的基因,其余的就会变成隐性衰退或不再使用它,但这些基因还是会继续传递下去.

你们的体内有显性与隐性基因,这些都是所谓的遗传模式.

好吧,你要经过多少覆盖层才能找到你想要的呢?这取决于你身体中已有的基因遗传模式.

你们完全不知道,在上千年前,你们遗传模式中的基因发生了什么? 一千年前,你们体内的基因模式是什么?你在体内观察什么?与什么工作?

你们不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你可以把25个人(我只是使用一个数字,因为我不了解数字),你可以把25个人放到一个场地的中央,并说:”抬头看着天空中的UFO”.

有多少人能看到呢?如果有人的基因模式能够认知天空中的那个所谓振动能量,他们就能看到.反之,其他人看到的就只是天空.

“外星人会在某个特定的夜晚走过这里.我们都站到操场上去.看,他们走过来了,他们将走过这里.”

有多少人能识别出这个振动模式,有多少人又不能识别出呢?

因为有人说:”他们将走过这里” – 如果你基因中的振动模式匹配那个振动模式,你就将看到他们走过.你无法说服其他没有看到的人.举个例子:

你们的圣经中有一个句子:”天空中巨大的车轮/天空中有齿轮中的齿轮” – 你看,你们有一个与之相关的身体基因模式.一种振动模式能让你识别出一种物体.

你看,当你进入身体时-如果你留意自己在做什么-你就将选择你想在物质层表达的特定元素.

如果你对绘画,音乐不感兴趣,你就会把它们放入体内的隐性基因中.

换句话说,你们拥有一切,只是对这部分的发展不感兴趣.你们更有兴趣成为一个科学家或考古学家.

所以,你会到处搜索,查看是否有可用的基因,然后把它拿出来排在最前列-不是隐性的,而是显性与活跃的,供你最先使用.

你使用你的能量,你创造你的身体,你与你的身体工作.你的身体是一个与你工作的能量心理结构.你将它放在一起.

然后你想死亡时,你与身体分离,留下这些粒子,因为你不再需要它们.

在死后,由于你无法找到任何东西,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你马上创造出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的”伪体”.那都是心理结构,从物质的角度来看,这是很难理解的.你越开始探索你的信念系统,观察你所做的事,从你做的事情中去学习,找出你真的是谁后,这才是改变真正发生的时候.没有人能为你改变.

在你之内的基因结构,所有那些身体基因模式的改变,都取决于不同的个体,取决于你的物质结构能够处理多少那些新能量波.

换句话说,每股进入你们星球的能量波,都有着不同的类型.或让我们这样讲,带有不同的电荷.我知道这是个不成熟的术语,但那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以便让你们理解我们在讲什么.

身体在你的引导下做出改变.为什么不去享受身体的改变,并为它带来快乐呢?

如果你走在街上闻到了巧克力的味道,那就进巧克力店为自己买一块享受吧.

开始你的探索.触摸一个东西,感觉它的质地,味道.当你坐下来吃东西时,不要狼吞虎咽.品味你的美食,并享受它.不要只是看,而是观察,并保持觉知!

从小步骤开始,一点一点.然后,当你在你的物质体验中变得越来越留意许多不同的事物时,身体与大脑就将开始认知这其中的乐趣.

身体是身体,你是你.从一开始,从成千成千上万年前开始,你就是你 – 你就是那个第一次踏入物质层的你.

这些全部都包含在你的身体基因内.你的身体基因是数据收集器.

请记住,这一整个星球现实世界都是一个心理构造,而它能被你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