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二章 – 我是如何成为我的?(How did I get to be me?)

不同的物质形式与表达开始在许多不同的星球上发展起来.许多不同种类或形式的人类也开始被探索.

我们使用”人类”这个术语,对我们而言,它意味着你所表达出的所有不同形式的你.当我们谈及身体的构建时,指的也不仅仅是你目前这种特定类型的身体.

举个例子:

与植物工作的人会不断开发出新的植物品种.这些植物之间不会互相竞争,就如同你们不会与其它星球和它们的探索竞争一样.

那儿有上亿的泡泡容器.与你们一样,这些泡泡容器们在它们的存在中是完整的(具有完整完全的存在).

现在,我们来到你们这个特定版本的物质层中,这里的物质性最为先进并具有最强烈的专注.在这里,假设我们移动2种形状或形式,我们能让它们合在一起,也能让它们分开.

把这些形状/形式放在一起,我们就能够开始操纵它们,使它们一起工作.

在这个改进的过程中,我们终于发现我们得到了一种可被你们称之为”附属物(附属器官/附属肢体)等”的东西.

就好像小孩子在纸上画简化小人.他们用圆圈代表一个头,再用直线小棍子代表身体,手臂和腿.

一开始这些小棍子中间是空的,于是我们把原子放入小棍子中.由于原子的作用,就能使那部分移动起来.

现在,它们自己动起来了.可你该如何去控制它呢? 要知道,一个全息图就只是一个全息图.

John提醒我,我们曾在不止一篇Datre传导中提及过身体的起源.

当我们说那些木星上的成员造出了你们的身体时,这只是一个简化的答案.在木星泡泡中工作的创造者核心本我们留意到了我们的兴奋,也想加入这个项目的发展中.

这就是关于创造者的一切,试图找出如何使这些东西工作.

当我们有了这些原子和那些基本的移动后,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继续下去.也许我们可以让自己进入它们,直接控制它们,假如我们让自己的一小部分进入的话.

创造者核心本我把祂们的一小部分放到这些大容器中,而容器中的这部分就成为了被我们称之的,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因为创造者核心本我与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处于不断的交流中.

然后全息图开始细化,从什么都不是的波浪线最终成为你们今天在物质层使用的身体.

随着不断的发展,全息图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原子填充,而这些原子也开始在身体的特定部位进行特定的工作.

你看,原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说:”哦,那是原子” – 但你皮肤中的原子与你胃部的原子,还有与肌肉灵活性工作的原子,以及骨骼中的原子都属于不同形式的原子.

接着,从这一点上,一切就开始有了不同的意义或意图.

因为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能够进入那些形式,然后他们说:为了拥有不同的意图,我们必须创造出不同的组合,并使那些部分运作.

这是件随机的事情.比如,我们应该如何做这个?又应该如何做那个呢?

就好像建造一个机器人.你该如何做才能让一只手臂垂下来,再举起来,再放下来呢?你看,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

在所有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中,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继续与我们Datre中的一些成员合作.

我们说:”也许,让我们来这样做吧”

然后全息图中的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说:”哦,这样做还不错”.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非常非常长的”期间”.无论怎样,我们说过:那儿没有时间,那儿都是时间.

Okay,从最基本的开端,这就是身体如何开始被建造的.要记住,在那时,这些都是看不见的能量模式.

一开始一切都很好,但我们意识到,是的,这很好,可我们是否还能让它们更具体更完善,以便使我们更好地与它们工作呢?

创造者核心本我与祂的一部分,也就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能够持续呆在全息图中,因此祂们就能以越来越好的细节组织身体结构.

由于我们与粒子,全息图和原子工作的相当兴奋,我们忽略了”意识”这个新事物能够赋予给我们的可能性.

与意识工作,我们就能够在更长的时间下以许多不同的方式与全息图合作.这些全息图开始变得切实可行(能自行生产发育),它开始成为被你们称之的: 一种”实质(substance)”.

我们曾说意识是.

当意识进入一个特定配置的容器时,它就会改变并造出某种东西.

不同的配置会导致出不同的意识效果.

随着意识扩展它的觉知,你们的粒子宇宙也会持续扩张.

通过与身体之外的意识工作,把它合并到身体之内,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就能进入全息图中,使其成为更切实可行的实质.意识是关键.

意识,从本质上,将继续保持其原始配置-如同你们的原子一样.

意识能够保持身体在一起,并让它自己成长.你看,一旦某个东西被开启后,能量就有靠自己运作的能力.

这些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完善.它们越来越容易被操纵.由于它们曾经巨大而笨重,所以我们让它们变得更小更敏捷.

由于能量的密实度/紧密度,全息图开始具有你们所说的:模糊的知觉.

在你们所谓的时间计算中-不是我们的-这花费了相当长时间,才使一个实质的东西拥有看,感觉,闻,听,以及其它的身体操作.这些都是不同的发展阶段.

随着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使这些配置变得越来越完善,身体也就变得越来越小与具体.

然后,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些形状,拿它做些什么呢?

另一个发展就出现了.另一组创造者核心本我开启了整场可以让你从中玩耍的游戏.他们说:”这里有一些游戏可以让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参与”.

于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与其他成员在小小的身体中玩耍这些游戏,他们开始彼此互动起来.

很快他们就厌倦了别人的游戏,想撰写自己的并演出.

他们觉知到了在意识中发现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想从中挑选自己的游戏.那些游戏与你们今天玩耍的非常不同.

这些都是探索的游戏.那时你们称之的重力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所以这些游戏并不局限于地球表面.你,在你们的文明中,认为一切都是竞争的结果(物竞天择).而在宇宙中,这可是完全没有的属性.

宇宙中没有任何竞争的必要,因为每个人都能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

你们拥有可供选择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为什么还要竞争呢?

如果你想拉伸一个时刻,以便经历到那一刻可以体验的所有几率与可能性,那么从线性的角度,那一刻可以持续到永恒.

与意识工作,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开始扩展物质层的特定领域.然而在扩展中,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导致无法扩展或停滞了.举个例子:

在非常早期阶段的开发中,你们与自由流动的材料运作.若有人想知道做为植物是怎样的,他们可以让自己的意识进入植物中进行探索.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同样也觉知到,为了在物质层这个新体验的探索中获得最大的成就,祂有必要限制一部分自己本身的觉知.

同时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的能量强度已变得太大,无法允许这些小小身体们保持在一起了.它们不停被吹散.祂们不想失去祂们已经取得的进步.

祂们认为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把祂的一小部分放入这些新完善的身体中.这样,这些小身体们才能呆在一起.

而这就导致了被称之的”清醒自己”和”梦境自己”.为体验最大的限制,”清醒自己”(物质身体中的你)必须相信它与完整的自己(“梦境自己”)是分离的.

你在梦中将你的生活梦入存在,然后通过你的想象力使梦成为现实.

是你把你自己放入梦的中心,然后在你的周围投射出你的梦.

在长期的玩耍与体验中,通过身体的不断进化,你们开发出了一个非常非常强烈的信念以便继续维持自己 – 这个信念就是:我是我的身体.

在睡眠中,身体开始放松,释放出的荷尔蒙使身体产生一种”麻木”的感觉,允许你离开它.这与出体旅行等是一样的.

你们甚至创造出一种”出体旅行”所使用的伪装身体.因为没有身体你们就不舒服.

身体中的你不断创造出具有强度性与复杂性的形式,然后你们开始从这些形式中挑选组件进行玩耍.接着就是与他人的交互.

而这时,就是”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的认知到来的时候.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成为”梦境的你”,祂能站在背后,看着这一切发生.

“梦境的你”无法在物质环境中运作,而物质层中的你无法在物质层之外运作,所有物质层中的体验都被”梦境的你”所吸收.

没有任何经验会被丢失.它不断扩展着你的觉知.

所以在这场物质肉体的游戏中,那些死亡后相信要放弃他们的”坏”或”罪恶”的人,他们只是在跟自己玩耍”捉迷藏”的游戏.所有这些体验都已经被你的一部分,也就是”梦境的你”所吸收.

举个例子:

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将自己的一小部分创造成了你.在这一点上,与木偶匹若曹的故事很相似,从体验木偶的主人到体验木偶自己本身.

“梦境的你”只能想象物质层到底是什么样子,而”清醒的你”则会在”梦境的你”的想象力中进行演出.

“梦境的你”的想象力是梦境中的你探索来自意识中的几率与可能性的结果.

比如:

一个音乐家在他的脑子里想象音乐,除非这个音乐能被写下来,否则就不能获得完全的体验.

多重梦境,比如梦中梦,是”梦境的你”在想象多重版本的演出.就好像物质层的你在评估不同风格作曲家的作品,比如想象莫扎特的歌曲以肖邦的风格演出.

由于你们的原子中具有包含光能,颜色,声音,电磁波谱的特性,使”可见化”的发展成为了可能.

最终你们使用这些原子的不同特性构造了你们今天所拥有的物质身体感官组件.你们决定它们长成什么样,并决定你们想表达什么样的特征.

“梦境的你”选择你的游戏或剧本,身体中的你则决定你想如何去演出它.为了你的体验,你,做为一个作家,演员,导演和置景工,考虑并选择该如何安排你的剧本和舞台布景.

“梦境的你”从意识的几率与可能性中为你展示你能够在剧本中所使用的选项,以便你能够在你的个人进化中接受到你希望体验的内容.

“清醒的你”通过小我进行表达,那是你伪装的外表.而要把”清醒的你”和”梦境的你”结合起来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观察.心灵为你提供线索,这些线索能帮助”清醒的你”理解你在清醒时与之工作的剧本.

那儿没有你的固定版本.新的你永远在成为你的状态中.换句话说,这个时刻的你并不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你,或与昨天的你或明天的你一样.

在”梦境者你”的眼中,你所认知的物理出生,只是很多个出生当中的一个.

你只能从中认知到”一个”这样的事件顺序,因为到目前为止,你们还没有学会如何同时在多个身体中运作.

那儿有些人对当前版本的自己感到满意.他们抵制改变,试图维持那样的版本画面.这些个体就是那些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人.

现在,是谁使地球上的个体产生大小差异的呢?

换句话说,现在你们的星球上有踢足球,打篮球或玩耍其它游戏的个体,那么,若回到以前,3,4代之前的人会如何呢?

他们会是你们眼中的怪胎.那时的人并没这么高大.这就是物质层中的你们进行创造与再创造的进化过程.让我们这样讲,不同的群体,玩耍不同的游戏.

你选择一个国家,他们玩耍一场游戏;你选择另一个国家,他们在玩耍另一场游戏.

然后你们还有不同的肤色.他们把自己放入一定的条件中进行演出.他们在与冷或热有关的条件下,与自己的肤色工作.

北部国家的人肤色非常白皙. 处于赤道附近的南部国家,皮肤则是黝黑的.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太阳会让你的肤色变黑,并让你的头发颜色变浅呢?哈哈.

所以,你们拥有所有这些已经发展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事情.你选择你想要的体验.

这就是观察进入的地方,因为为了你的个人演出,你不断带给自己线索.

你将能看到一块路牌,上面的一些词语或句子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将看到个体们之间的互动,而在观看中,那就能带给你线索.

通过观察,如果你密切留意在你的基本环境中所发生的事情,你就能够跟随你的剧本,跟随你真正的目的与意图,让物质身体中的你能够感知到它.

困惑或混乱的到来,是由于你在物质身体中的目的与意图并不是那个来自你剧本中的目的与意图.你的剧本中的目的与意图才是重要的.这是一场旅行,不是目的地.

旅行才是重要的部分.当你通过观察跟随你需要在剧本中扮演的角色时,旅行就会变得越来越有趣.它将对你有益,且只对你有益.

你设置所有的一切.它将把你带入你想体验的方向.

当你们达到某个阶段时,你们说:”哦,这不再是我想要的.我要找到一种死亡的方式”.于是你离开身体来到死亡地带.

接着当你发现自己想做什么时,大多数时候你都会懊恼:”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做?我是如此接近我想实现的目标啊!”

Okay,好吧,你又再次回到物质层.所有你所做的,就是重新安排你的全息图,重组你的粒子和全息图内的原子.你离开死亡地带,再次回到生活地带继续你的剧本.

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就是身体.当他们准备返回生活地带时,他们不会想:”我只是建造一个身体,然后进入这个身体”;而是想:”我将再次建造一个我自己的身体,然后回到物质层”.

这是一场持续/永恒的游戏,因为你永远是你.如果你永远是你,你想去哪里呢?你永远是你.

你会说:”嗯,我不喜欢这个.我做错了这个和其它的什么”. 不要用对错看待一切.将一切当做一场体验,并看看每一个单独的主动行为和被动行为.

它都是体验.然后当你真正理解了那些体验想告诉你的内容,这就是你的觉知开始扩展的时候.

你只把物质身体中的存在当做成长.那只是它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你把它屏蔽了,为什么你那么做呢?

你这么做是因为你在玩一场游戏.你应该享受挑战.如果游戏太简单,就没有挑战.

你为自己屏蔽了很多东西,以便你能够在物质结构中扩展你的觉知.而这,才能将你从一个现实世界带入另一个现实世界.这才是你如何改变现实世界的.

当你在你所在的某个特定的现实世界中成为一个个体,当你理解了那个现实世界,在你跟随那些线索时,你同时也在与你将要进入的那个现实世界工作.

你在不断的运动中,不仅只是与物质存在.你在不断理解你所在的和你将要去的不同现实世界.

当你达到能够看出你是如何设置你的新现实世界的那点时,因为你能够瞥见它,并从中进进出出,你就能够开始享受你为自己展示的游戏或剧本.

就好像阅读一本神秘谋杀案小说.它以某某某如何被谋杀了为开头.然后你阅读完整本书和其中所有不同的字符,找出最终是谁把第一章中的被害者给杀害了.

在每一个场景和与不同人的交互中,你不断地在不同的现实世界中移动.如果你是一个观察者,你就能够留意并发现这一点.

你的朋友还是那些你在学校时接触的朋友吗?或者你不断认识新朋友,并扩大你的觉知?

这就是你所做的方式.进入每一个新现实世界是非常迷人的,因为你将知道你计划的方向和你将要去的方向.

记住,你是导演.你经历那些被你们称之的一生的体验,而当那一生结束,当你进入死亡地带时,你就能够转过头来,看着你刚刚结束的一生,看出你的目的和意图并从中理解它.

然后,你能看到你为自己的享受所设置的不同体验剧本.那可不是单调乏味的物质层,而是去理解你在做什么和你为什么那么做.这就是我们试着告诉你们的.

这非常简单,非常简单.每一次,身体中的你,带着所有物质层中的体验从生活地带进入死亡地带时,你们称那为出生与死亡.那儿可没有重新出生.

所以,在你们的术语中,一遍又一遍不断出生,只不过是重新编排你的全息图粒子和你的思维模式进入被你们称之的当今的存在中.

为了让你们在物质层维持表面的线性发展,你们不断使用所谓的生死序列重组你所使用的全息粒子,以便你能在你们的现实框架中定位.

我们真的不知道”生成/源于”的过程如何发生.所有的”生成/源于”都来自宇宙本身.核心本我从宇宙处”生成”,成为它扩展觉知的一部分.

一个非常好的关于”生成”的例子就是”面相人/面向人(aspects)(QingQing:还有aspect self ,被翻译成:部分自我或面相自我)”.面相人被生成入你们人类中作为人类.他们是完全长大的.他们有历史,也许有一个家庭,甚至孩子 – 然而他们昨天并不存在.

有的面相人生成时具有较低的情感强度,且没有明确的特点特征.那些就是Aona称之的纸片人.

我们Datre生成为实验者,具有纯/原始能量,并能重排那些能量.你们做为创造者生成.

你们与所谓的全息图画面工作,形成被称为粒子的能量单位.这个粒子宇宙中所有的活动都是由这些粒子能量单位创造出来的.

关于某些Datre传导篇中提及的诞生/生成,我们试图解释不同现实世界中的大量体验,以便启动那些对现实世界具有更多扩展觉知的个体进入新扩展觉知的现实世界,以帮助加速这个缓慢的进化过程.

你们其中一本圣经书中说到:You are born but once.每个人都将这句话理解成:你出生,然后死亡进入天堂,或住在天堂中等等.

不,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你做为一个创造者诞生/生成,你是一个永恒的存在.

记住,”创造者核心本我”和”梦境的你”并不是指你们的一些古代远祖.

你,在物质层,在身体中,是这整个创造过程中的一部分和包裹.你才是物质层中最初的设计师.你在不断扩展,不仅是你的觉知,还包括整个物质宇宙的觉知.

所以,能看出你在这场持续创造过程中的重要性吗?

我们谈论与你所是的你(真正的你),也就是”梦境的你”连接等等.这与你在物质层中入睡或在物质层中醒来是一样的.无论怎样,梦境的你与物质层中清醒的你是一样的.

除了”梦境的你”能为物质层中的你的体验收集更多几率与可能性,那儿没有什么区别.那依然都是你.

结合”梦境的你”所选择的几率与可能性,这就是你在物质层的体验.你为自己收集几率与可能性的选项,因为那是你在物质层扩展知晓的驱动力.

观察能使你与”梦境的你”密切接触.若你在物质体验中带入越来越多”梦境的你”,你就能更清晰地看出你的剧本,进步地更快.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经历能够如此不同.它能给你带来远远超出目前你所在的物质层所经历的体验.

你的体验种类越多,你就越会受益.包括梦境的你和物质层中体验的你.

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你在物质层体验,成为一个更为觉知的你.

然后梦境的你和创造者核心本我也会因为你的体验而扩展他们的觉知.

只要你所在的粒子宇宙存在,生命/生活就是你需要维持的.只要你需要处理容器,你就要应对生命/生活.

而这就是你们所处理的.以你们的说法,梦境的你知道如何在没有容器和生命的情况下存在.因为你是梦境的你的一部分,你也知道如何在没有容器的情况下运作.

而这一个要解出的谜题,就是容器.以及如何使用它获取最大程度的体验.

你在这里学习生命/生活.那是兴奋,迷人,与扩张的觉知.

你必须记住:永恒只是一长串的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