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八章 – 群体意识

我们经常提及群体意识.我们将试着解释群体意识的特性是如何运作的,和它对人类的影响,以及它的进化演变.

我们曾说过: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最小的粒子都包含意识.

你在物质层中与身体的意识和它的所有组成部分:心灵,小我,情绪和信念,一起合作.

但你并不是意识.意识只是你在物质层探索中使用的另一个工具.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意识的存在体.如我们曾说过的,你不是有意识的.你是有觉知的,就像我们Datre有觉知一样.

觉知是整个宇宙家族中的”宇宙本质/原则”. 觉知能维持我们的身份,使我们成为”我们是谁”和”我们是什么”.我们觉知我们自己本身.

随着这场人类小人儿游戏的持续,你们开始在人类周围发展出一种气场氛围,成为累积你们的想法与言论的东西.

这个气场就是我们称之的群体意识.它是一种环境,能支撑住被你们称之的”人类历史”.它包含一切从”诞生时期”开始就在这个星球上发生过的能量模式.

意识有一种影响,能够形成一个意识质量聚合体,也就是我们提及的群体意识.它围绕在你们的星球周围,就像你们身体周围的气场一样.

这个意识气场支撑着你们的想法,言论与动态行为,并将它们组织入一个完整的人类模式中.意识拥有它自己的智能.

群体意识吸收来自于你们的个人和集体行为,以及情绪与想法的放射物,因此它的气场弥漫和渗透到了你们的整个星球环境中.

当我们说群体意识时,我们指的是你们在物质层通过行为表达的意识聚合体.

它是你们在你们的戏剧中所表达出的人类经验,是你们从最初时期开始的所有人类历史,也是阿卡西记录的来源.

当一个敏感的人正阅读阿卡西记录时,他是探入了群体意识气场,并在阅读你们人类的历史模式.

无论任何时候探索任何形式的历史,通过收集所有人类活动的群体意识气场,你只是在排序整理被你们称之的过去.

意识倾向于把事物/原料都收集到一起.

意识将所有人类的放射物整理成一种被你们称之为历史的模式.意识将其分类,然后根据潜在的方向把它们放在一起.

那些由人类放射物所呈现出的全息图画面,是群体意识模式形成的来源.这些全息图画面能体现出人类直至当下时刻所前进的方向.

在这场物质梦境的所有表达中,从最小的原子到所有的身体形式,都是它的表达.

“梦境者你”将参考那些”由意识放在一起组织的信息”,并使用它作为一个新方向的重点.

举个例子;

你想在身体内体验成为一个运动员.”梦境者你”能够轻易地在组织数据中找出并汲取关于运动员的信息,使你能在某个特定的运动领域拥有更明确的几率与可能性.

若”梦境者你”在你们的星球环境中,从人类历史的全息图画面里感知到了停滞的表现,祂就会进入意识泡泡,将全新的几率与可能性带入前沿,使人类能够在他们的个人或集体剧本中上演.

这是你们人类的总体规划.每个国家都会根据他们在整场戏剧中所扮演的部分,从群体意识中拣选出能够以最好的方式实现他们目标的那些元素.这就为人类进化的总体规划,带来了一个能够理解的方向.

人类的进化有一个总体的规划发展.作为个体的你,能以任何你选择的方式参与.选择权永远是你的.

如果每个人都能对这个规划做出贡献,那么群体意识与你们人类将会彻底改变.

目前所期待的方向,是让你们人类在一个全球性的社区下运作.

那些上演不同剧本的不同国家,需要往这个方向组织与整合.因为这些国家的剧本,都会对整体的全球剧本产生影响.

人类不断玩耍着模仿的游戏.进化开始停滞不前.这也是为什么一个新千禧年被设置出来,并投入运作中.

依靠群体意识作为指导方针的人,会不断保持与加深现有的固有模式.

恐惧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恐惧的人越多,这种振动能量的积累就越多.而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那部分人类,将从这种振动能量中汲取与利用.

群体意识将所有这一切都维持在你们星球上的气场中.

那部分人类,也就是我们所指的大部分人类,他们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原因,是由于他们不断进入死亡地带,并相信需要丢弃所有来自生活地带的体验,因为他们觉得那都是不好的或罪恶的或其它.

他们不断轮回,永远呆在生活地带的同一个家族团体中 – 我们将之称为:群体意识的停滞表现.

举个例子:

一个皇族想保留他们的皇权,所以一直在自己的族内通婚.

他们近亲结婚等等.直到血统线越来越枯竭,越来越多的后代成为血友病患者.这是一种由女性携带,但只会影响男性的疾病.

那儿还有人通常表现出孩子般的无辜,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非常容易被操纵.因为他们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他们常常呈现出被欺凌和被辱骂的表象.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弱点(脆弱性/易伤性).

而这也使他们成为天生的追随者,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缺乏必要的智慧,无法靠自己走出来.这个特点常常被想控制的人所利用.

当这些人再次回到生活地带时,他们会重复做相同的事情,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已经放弃了他们所有的物质层体验.

下一次,他们想做些不同的,但他们几乎空手而来.他们进入相同的家庭环境,一遍又一遍做着同样的事情,完全没有察觉.

每个人都会发散出他们的面向自我(部分自我).

这种发散的动力是增强人类从群体意识处运作的主要部分.即使一个面向自我的生命很短暂,但他的影响仍能被感觉到.

这就是你们的战争是如何出现的.在你们还没有历史被记录下来的远古时期,一个个体无法容忍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暴虐行为,因此决定去纠正那个他自认为是错误的事情.他们说服那些容易跟随的个体,并告诉他们:战争是纠正错误的唯一解决办法.

在离你们较近的时间框架内,一个男人,那个时期的罗马教皇,引发了十字军东征.绝大多数的十字军骑士都是文盲,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战斗,要么为运动而战,要么为目的而战.

十字军没有报酬,但在他们打仗的国家分得了土地.这就从心理上,为没有战争的地方,建立起了一种需要战争的正当理由.

为什么要战争?为了争夺更多的土地.后来,这就成为了所谓的殖民主义.

在物质层中,大多数的想法和最有力的想法,都与权力之间的游戏有关.我能影响多少群众,让他们追随我进入我想进入的方向呢?

我们会经历世界末日吗?

另一个占主导地位的恐怖因素,就是你们称之的:世界末日.谈论世界末日的思维模式越多,与之相关的恐惧因素就会被加强.

这样的群体受众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们相信必须要有战争;相信必须要有瘟疫;相信必须要有饥荒.现在,所有这些都被付诸行动了.

为带给你们一些见解,以解释这些战争是如何持续蔓延的.你们星球上的男性处于统治的地位,因为他们更容易形成团体.他们不断维持着他们的自由.

女性则不得不呆在家里抚养孩子.这是一个强加给她们的角色.她们只能依靠男性提供食物与住所生存.

女性的本性更为独立,因为她们必须这样.

谁是最后被允许接受自由教育的?是女性!在许多国家,这样的情况延续了相当漫长的时期.一开始,与群体工作具有生存的优势.然而到了今天,这种同样的想法依然存在于宗族,部落和教派中.除了控制的目的,这已不再必要.

你们也让你们的气候处于混乱的模式中.你们问:”我们把气候怎么了?” 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群体意识,维持着也能改变你们气候的情绪能量模式.

你会问:”为什么’梦境者的我们’不能改变现状?”

梦境者你只能吸收经验,他们没有信念系统.他们将一切都当做体验.他们获取你的所有体验,而没有信念的限制.

你是唯一一个可以改变你自己和你的剧本的人.如果你不去留意你的剧本,和你在人类进化中扮演的重要角色,那么一切该如何改变?

除了你的进化,那儿没有其他的目的-而这,就是你永远的(流动)框架.

若你想成为一个帮助者和疗愈者,那就看看你面前的巨大机会,去你的剧本中上演出来吧.

所有这些群体受众的例子被大量带到前沿,就是为了让你们看看你们到底在不断重复持续着什么.

没有推动力,群体意识就会保持不变.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框架中,你可以与许多项目和戏剧工作,以便在新千禧年中做出那些改变.

当你屈服于群体意识,成为大众心理的一部分时,这就是那些自豪的掌权人接管的时刻,无论他们是否是人民群众所需的.

当每个人都感觉匮乏并只能跟随时,是很容易被领导的.

为什么他们会把各种刺青,纹身,体环弄到身上的各个部位呢?这是一种声明,看,我属于这里.我属于这个组织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归属集合的心态.

从众心理,一切为集体的利益,而不是个人.

世界的民主永远无法超越民主,因为他们使用”从众法则”.民主说:”由大众来统治支配”.

而这,只能确保一点点,或个体根本没有影响力.它正好与共和国相反.你们的所有国家,所有集团,所有组织,都通过从众法则来运作.

这甚至适用于母系家族和父系家族.

其它的例子还有:民族主义;我的国家;对或错;爱国主义;我的国旗;政治党派;一切为党派利益;工会联盟.

他们告诉你需要罢工与牺牲,才能为你的孩子们争取更好的生活.然后同一个部门工作的老工会集合到一起,并与管理者谈判.接着,你们当中就出现了共和政体.

体育团体也是这样;你们新时代的灵媒社区被分成上百个不同的群组;还有各种不同的宗教,以及数百种不同的类型;占星术也将一切和每个人分成12种不同的类型.

你到底在听什么呢?是优美的音乐?美丽的大自然?还是来自群体意识的声音?

以群体意识模式主导的情况,到底该如何改变?

你们谈论世界末日和它结束的时间.结束不是2000年.结束也不是世界末日.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废除旧的思维模式,将新的想法引进来吧.

丢掉关于世界末日的信念.专注在自己的剧本上,并改变你的焦点!

我们已经向你们展示了你们地球上的人类在致力于新千禧年的工作中所做的几种不同的项目.

目前根据我们对你们星球的感知,技术的发展显然是一个主导的因素.

最近技术引入了一个重要的元素,为人类提供了一个交流的手段.这个元素就是网络或互联网.

通过互联网,不同国家之间的人就可以互动,而形成一种尊重.孩子们也能与不同国家的人交朋友.

当孩子们长大后,他们是否会愿意与自己的朋友作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