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六章 – 情绪的不放松(疾病)

你的信念系统决定你是否表达或抑制自己的情绪.换句话说,是你的信念系统引发你的情绪反应,而这些情绪反应,要么是主动行为-自然的,要么是被动行为-压抑的.

你们所说的被动情绪反应,是指不断压抑自然主动行为所积累下来的结果.

换句话说,你们的”被动情绪反应”是”主动情绪反应”被你们的信念系统压抑到了某个程度.

自然的情绪反应从来不会不稳定.

无论你是思考还是接收想法(心念),你的整个身体都会对此回应.你认为只有你的大脑在运作,事实上,你的整个身体都会对这样的输入做出反应.

在日常生活中,你与别人互动的反应能够改变你的物质结构;同样,你在不同环境中对”非生命体”的反应也能改变你的物质结构.

你可以走近一所房子或一个房间,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你对那个房子的情绪反应,你可能立即就想离开它.

反过来也是如此.你觉得你很想进入某个房间并呆在那里,因为你的身体在那个环境下感到满足.你可以遇到某个人,立刻反感他;也可以遇到某个人,立即喜欢上他.

这些情绪反应的来源,基于与你接触过的相似的个体.那是大脑根据收集的数据而形成的信念系统和情绪系统.就好像我们曾经讲过的尖下巴的人或没有耳垂的人.

由于你的人类情绪通过你的个人信念系统过滤,你就有能力做2件事:要么主动反应,要么根据情况做出被动反应.

你的自然情绪反应会立即做出主动行为,但由于你在一个给定情况下的信念系统,你就可能压抑自己,不采取行动.

对身体而言,不采取行动是最有害的,它会导致一种影响整个物质结构的压抑情绪.于是物质结构处于一种”不放松(dis-ease)”的状态中,因为它无法自然地行动.

当你抑制一种情绪时,你实际上所做的,就是在压制物质身体.

自然的物质身体将会作出主动反应,而不采取行动或被动反应都是有害的.物质身体需要行动的自由.

我们经常说,那些运动员,音乐家,画家,保姆,探险家,当他们计划好任何他们想专注的行动,却由于压抑没有去做时,就会导致焦虑或抑郁,因为他们不允许身体自由.

在不自由中,你带给身体混杂与模糊的信息.你想做一些事,但你的信念系统却说:”哦,那不适合”-所以你压制了那个情绪.

然后,你什么都不做,不去管它.但是,即使一个压抑的情绪,也需要某种形式的释放,以确保身体的稳定性.

你如何对情绪做出主动行为,被动行为或不采取行为,而这,就造成了你日常生活的不同.当你的信念系统强烈地附着到你的任何或所有情绪中时,你就无法做出主动行为,你只能被动.

你的目标是允许情绪自然地流动,而不是将你自己附着在上面.成为你自己情绪的观察者,你就能允许它们自由流动,自然地表达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的体内有很大的焦虑或紧张时,你的身体是如此紧绷,不断积累积累积累压力.因此这个情绪反应就是:”我需要躺下来,我要累垮了”.

那也是为什么当一个非常紧张的人突然放松时,反而会生病.因为他在体内积累了相当多的情绪,没有将其释放.

那个情绪能量需要去到某个地方.你已经累积了这些情绪.当你的情绪已经累积到:”我是如此紧张,如此愤怒”时,你最好出去打打壁球,网球,足球,高尔夫,游泳或做点什么来摆脱被禁锢的情绪.

但是,你日复一日将它随身携带,导致整个身体结构的恶化.你的整个身体需要放松到某一点,它才能够恢复自己本身.

那儿有些思维超前的公司,为员工设置了健身房,操场,游泳池等等,以便让人们释放身体的压力.

如果身体没有放松,你将一直紧张,无法入睡.当你开始让身体放松一点时,身体就会说:”哦,太好了,让我们开始吧”

于是身体开始释放那个贯穿你体内,并成为阻碍的情绪;慢慢地,身体开始放松自己.

通常,那就是一个疾病容易发生的时候,因为身体释放了所有被禁锢的情绪,并冲洗了整个身体结构.

就像一个老式高尔夫球上损坏的橡皮圈.当你用刀切开它时,这些橡皮圈就会往四面八方弹开.

人们会问:”那个人平常看起来不错.他/她的身体很好,等等…但是,为什么他/她会突然心脏病发作呢?”

因为他们终于坐下来放松了.他们释放了所有禁锢的能量,身体无法一下子处理它,因为太多了.

他们已经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内积累了一个电荷群.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会在生气中爆发脾气.

这里所发生的就是:能量发生爆炸并得到释放.

那远比压抑能量要好得多.你们不得不称呼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因为它确实是一种东西.我们称呼它为情绪能量.它是由物质结构中被约束的情绪创造出来的.

在处理情绪中,你就处于不断的变化,因为人类在日常存在中的情绪反应是最为活跃的.

情绪有许多面向,有许多不同的特征.你们似乎只留意到了情绪中,那些与反应(反射)元素有关的部分.

也就那些在你的反应中,情绪表达自己的方式:比如你对疼痛,或发生的某件事做出的反应.

还有其它细微的情绪特征,能够直接通过身体带给你信息.平静也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你们没有留意过它.

任何能够抒发强烈情绪反应的事件都会被记录下来.这些就是你们称之的”回忆”.

那儿还有你们有时认为不重要,或不想要的体验,因为你们把它当做是罪恶的,懦弱,卑鄙的,或其它.它们依然是一个情绪反应.

你在任何一个给定情况下的主动行为或被动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当你继续在你所设置的多重现实世界中发展时,你将携带它们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

取决于你如何接受这些情绪反应,这就是你将使用并带入另一个现实世界的东西.

你想继续携带着那些不合适的信念吗?

这一切都发生在你们的日常情绪层面,而这将允许你去到你想去的地方.

关键是,你们不断做出决定.在任何物质存在中,物质结构没有一天不是经历着成千上万的情绪体验.

为什么有人因事故把自己放到轮椅上?因为我想创作音乐,不想做其它任何事情.所有我想做的就是创作音乐.

如果坐在轮椅上的话,我就无法做到这些,比如我必须出去谋生;期待和某个女孩结婚;期待过一个好的生活或希望有个孩子.不过没关系,我不想那么做,我一点也不想那样.你要确保你一点也不想得到那些.

你只想写音乐,就是这样.这就是开始与结束.那么,你将如何照顾自己呢?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但有人会来照顾我的,因为这就是我想做的.

情绪变得如此强大,而你找到了一个实施它的办法,最后你把自己放在了轮椅上.而这,就是情绪这个词进入的地方-它是一个决策者.

举个例子:

肖邦的一生;肖邦专注在他创作音乐的意图上.但由于他是如此专注与隔离自己,以致生病导致死亡.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开始举办音乐会,但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永远都无法康复.

你们看到一场悲剧或意外,即使那与你和你的存在没有一点关联,你也可能会卷入自己的情绪.

你卷入其中,变得感情用事,并感到沮丧.我想知道那儿是否有我认识的人?想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有多少辆车出事了?你看到了那场事故;噢,那一定是可怕的.

你让自己卷入了一件与你的个人进化完全无关的事情中.

你们从不停下来思考 – 那儿没有意外.

当你参与一件事情,即使只是观看电视上的新闻,与别人谈论时,你也如此投入并关心它.那么,你到底在做什么呢?

你在扰乱你的物质结构.当你扰乱身体结构的自由流动时,你会如何呢?

你想要头疼吗?或肚子疼?当你沉溺于与整个身体系统的自由流动相反的事情上时,你就非常容易头疼或肚子疼.

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你们会发现有人在所谓骇人听闻的情况下能够保持相当的冷静,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观察很满足.他们不需要参与那些与他们无关的事情.

他们在自己的存在中很开心,因为他们跟随他们的观察.他们能觉知到一件事:我不需要担心世界上发生的其它事情.

你们有两种类型的体验:主要的与次要的.主要体验是那些你直接亲身参与的体验;而次要体验则是那些你所看到或听到的体验.

在你们的日常存在中,很多人已经使次要体验变得比主要体验还要重要了.当你开始以次要体验,而不是主要体验工作时,你就无法正常运作.

你的身体中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混杂.你心烦意乱,沮丧,头疼,胃疼.一切都是错误的.

然后,你会做什么呢?你开始吃药照顾自己.药物会照顾身体的.于是你的身体又获得了混杂的信号:我到底要照顾什么?

你头疼,于是你服用治疗头疼的药.然后身体说:”好吧,那不再是我的职责了.我不需要关心头疼,因为你有可以照顾它的药”.

你胃疼,于是你服用治疗胃疼的药.然后身体说:”我不需要照顾疼痛的胃部了,你已经有药物来治疗它了”. 你就以这样的方式继续下去.

身体接受了这些讯息.当你头疼时,身体说:”我不需要照顾它”;当你胃疼时,身体又说:”我也无需照顾它.”

你能看出这将导致什么吗?每次有什么东西阻碍了你,你就去服用药物.你说:”我会好起来的,这样我才能去做我想做或我需要做的事情”

你吃一片药,再吃一片药…接着下一次,当你早上醒来时,你不得不吃药才能够工作.你必须午餐时吃药,必须晚上回家时吃药.你必须吃药,因为你已经处于一个有压力的情况中了.

你晚上上床睡觉;你睡不着.你服用一些什么东西.

是谁在照顾身体?身体无法以它自然的,日常的,情绪的,有节奏的模式照顾自己,因为你们已经扼杀了这些情绪反应.

你们的消化系统,头部,心脏,肾脏,肝脏,腺体,以及所有其它组成部分都在你的体内运作着.

而你们的大问题是: 你们体内的每一个子系统,节奏混乱.

你,在体内,关闭了你的整个基本操作系统.疾病dis-ease(不-放松)这个词语是非常适合的.身体绝对处于一种不放松的状态,因为它不允许自然的运作.

你来到这里体验物质结构,但你们却不允许物质结构自由运作.你的身体,体内的每一个原子,每一个组成原子的粒子,都具有觉知.

它知道它该做什么,但它无法在你给它展示的次要体验下运作,因为那些次要体验向你们显示:你们是多么的不安全,你们的身体处于危险之中.

你们以完全错误的方式运作.如果你出去打棒球,有人却给你一根高尔夫球棒,你该如何做呢?

同理,你们没有正确使用身体这个机器,允许它照顾自己.

为了让身体照顾自己,回归正确的使用,你们需要从自己的主要体验系统里观察与运作,而不是通过次要体验或二手体验系统运作.

否则,就像乱炒鸡蛋,一切都是混乱的.身体能够从电视上,报纸上,广播里,邻居处或上班的同事那里听到什么信息.

所有这些信息都将导致身体不安或兴奋,你看,这是多么可怕的情况.

除非这些信息能够直接影响你的现在,否则它就是次要体验.若一个经历经由你的身体体验,或那是你直接的家庭经历,甚至与你正在喂药与做手术的宠物猫狗有关,这些都是你的主要体验.都包含在你的家庭群组内容中.

但任何超出这个内容之外的,比如你的邻居,你的好朋友,你可以同情,非常非常同情他们,但最后你要放掉它.因为那不会直接影响你.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次要体验.

现在,你终于决定改变自己的困境了,那么,你该如何去做呢?你需要找到一些能够激发你的东西,使你的焦点从次要体验转向主要体验.

通过改变你的焦点或注意力,这就将带给你的身体自愈的机会.这就是自疗发生的时候.你们曾听过多次,有些个体通过尝试做手术,发现身体为什么不健康.

医生们在手术中发现他们得了癌症.于是医生告诉他们:”你大概只能活6个月了.我们无法再做什么,因为你的体内布满癌症细胞,我们无法再动手术了”

医生把他们的伤口缝合起来.然后他们得到消息:我只有6个月的时间可活了.

那么,你打算做什么呢?你将改变你的焦点与注意力吗?你想去做你喜欢做的事,而不是不喜欢做的事情吗?

也许你会说:”我不能放弃我的工作”.好吧,你不能放弃,但你是否考虑去寻找另一份你喜欢的工作呢?”嗯,我不可能这么做,因为我需要赚那么多钱来维持我的生活.”

好吧,那你就呆在同一个地方,然后在6个月内死掉,好吗?

另一个人会说:”okay,我只剩下6个月,我该如何生活呢?我可不要死掉,如果我不想的话.我不会死,我将用我唯一知道的方式去与病魔作战!” – 好,再次的,你们又要战斗了.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战斗.

现在,为什么不坐下来,放轻松,好好分析这个情况呢?情绪是做决定的决策者.

做出一个决定.

我要让自己摆脱这份充满压力的工作.我要重新安排生活中的优先次序,以获得一个全新的生活.你有决心这样去做吗?

这就是疗愈如何发生的.那个你所做出的决定将决定你今天要做什么.它不是…”嗯,让我下周再考虑吧.或者,明天我再考虑”.不!就在该做决定的时候,做出决定.

专注在你做决定的过程上.人们做完手术后被告知:医生们已经尽力,你只有6个月的时间可活.然后,每个人都接受了这个消息,除了那个被告知这个消息的人.

大家都闪烁其词:哦,她只能活6个月了;哎,他只有半年了.但那个个体却说:天啊,如果我只有6个月的时间,那我就要以我想要的方式生活.一个决定就这样做出了.

十年后,你走在大街上,看到这个人朝你迎面走来.你说:”那个人看起来好眼熟”.然后他叫你的名字,你走近他:”天啊,是你吗?”

“当然是我.”-“但他们告诉我,你只有6个月的生命了.”

然后那个人笑着说:”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这就是你的决定.你需要分辨并做出日常的抉择.这就是有关情绪的一切.

你认为你是如何患上头疼的?

这是一种对某个东西的情绪反应.要么是精神上的,要么是物质上的.你打算如何处理头疼呢?

如果是精神上或物质上的问题,那么今天就去处理它,不要等到明天;或者,那会不会是别人的错?不,不是!这是你的身体,是你决定如何在其中生活,以你最好的能力使用它并享受它.这完全取决于你.

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经历一个没有头疼,没有胃疼或甚至没有做过手术的人生.

而是你将如何去处理你的信息片段,以及现实情况 – 这才能使你的生活有所不同.

为什么我还能记得不好的事情?

那是因为被你们称之的坏事,携带着强烈的情感.那个情绪被记录在大脑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情绪的强度逐渐减少,隐退到了背景中.

然后,当一个与过去类似的”坏”情况又发生时,大脑就唤醒了那个过去最强烈的经历.

做为一个观察者,你就能够注意到你的情绪.当你在一个完全放松的状态中步行或开车时,突然一个你看到的东西抓住了你的注意.

情绪能够抓取你的注意力.

如果你对事物没有情绪反应,你就无法观察它.

你的内部心灵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特定的焦点,因为它知道你在玩什么样的剧本.一个观察者将留意他们的注意力被吸引到的地方,并作出相应的回应.当你观察到那个线索后,将由你来做出决定,你将如何处理你所得到的线索.

所有这些事件都是情绪事件.首先,你接受一个几率与可能性;第二,你在你的现实世界中创造那个几率与可能性;第三,你以主动行为或被动行为,对那个几率与可能性进行反应.

再次的,我们回到了剧本的话题.那儿可不仅仅只有与你交互的人.就好像你们在舞台上演戏,有人给了你一个提示.而他说出的那句话,就将是你的线索,是你在下一场演出中用来玩耍或说出的内容.

这与你们的日常生活是一样的.你的提示或线索并不总是来自一个个体.它可以是你在橱窗中看到的某个东西;可以是一个广告牌上的标志;可以是一段音乐,也可以是你在街上被绊倒的一块石头.

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你的潜在线索.你只通过你对线索的情绪反应而留意你的线索.

你问:”线索是那块绊倒我的石头吗?” – 它可以就是这么简单.因为你对绊倒的情绪反应,把你的注意力从在大街上行走抓到了那块石头身上.

也许它有意义,也许它没意义,但你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你被石头绊倒的这个行为上了.

重要的是被绊倒的”情绪主动行为”.

举个例子:

如果你没有被那块石头绊倒,你就不会被某个多年未见的朋友给看到.

同理,这与你在街上开车,看见你前面那辆车的车牌是一样的.

你已经驾驶了很长一段时间,你的面前流动过各种各样的车牌.

然后你变线,看到了其它车牌.你并不会在开车的时候看车牌,但有个人在你面前刹车,导致你变线,接着前面那辆车的车牌引起你的注意.

为什么?为什么那辆车的车牌引起你的注意?做为一个观察者,你就会看看那个数字.你会看看那个车牌来自哪个州.是什么使你留意到那个特定的车牌?

你也许会看到数字1 2 3.

1 2 3代表什么呢?1 2 3,可能代表告诉你一切都很好.然后你的情绪回应是,一切都很好,身体放轻松.

如果你看到数字6 5 4,它的数字顺序是反向的,而那引起了你的留意.6 5 4是反向的-让我考虑考虑,是我做了什么反向的事吗?那是我想去的地方吗?那是我目前正在思考的事情吗?

它将吸引你的注意力.也许你在车里的收音机里听过别人谈论”负面(反向)的含义”.

现在,你看到一个6 5 4;你想卷入情绪,进入收音机里说的那种负面的含义中吗?你是想只坐在这里,吸收所有那些信息吗?6 5 4,改变你的收音机电台 – 就这么简单.

你需要观察身体带给你的标志与信号,以便你能继续你的剧本,并一路选取你的线索.你可以在非常简单的东西中发现它,它将使你的日常生活变得更加有趣.

你在玩耍自己的剧本,因为你不断带给自己信号.身体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对这些信号产生情绪反应,而那将使你的游戏变得越来越有趣.

最近我们收到了许多关于911事故的问题,还有近期的航天飞机事故.这些都是事件.

这些都是正在发生的戏剧.它不是你的个人戏剧.这也是我们试着想说的,仅仅因为你在路上看到了一场事故,你就想参与到那场事故中吗?

不!

然后,那场事故与你有任何关联吗? 也许它意味着,让你更好的关注在你所做的事情上,更好的聚焦在你的驾驶上.它不以任何方式涉及到你.

还有世贸中心的911事件.做为个体的你被卷进去了吗?

若你被卷进去了,那就是另一场戏剧;若你没有,只是在电视上观察这个事故的话,那它就对你没有特殊的意义.除了你能够从中看出那个事件发生中的群体意识模式.

你只是在观看其他的戏剧.

与航天飞机的事件一样.你个人有参与进去吗?如果没有,你就只是在观察另一个在群体意识模式中演绎的戏剧.

你看,你们能从电视上看到地球另一端所发生的事情.你想情绪性的卷入这些事件,令自己心烦意乱,给身体打结吗?

你可以开始呻吟叹息,哭泣并变得心烦意乱.然而,你是否觉知到,这样做给你的物质结构带来了什么?

你总在想着所有这些事情,而它们扰乱了你的整个物质结构.

当你开始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的物质结构实际上会变得僵硬.你的身体并没有自由流动.你的身体需要流动的自由.

你们还能通过电视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

一栋被遗弃或转手的建筑物,里面总会有一些小猫.

这些小猫是被赶出来的,它们没有地方可去.然后,一个每天散步经过这栋大楼的人发现了这些挤在一团,嗷嗷待哺的小猫.

小猫们很饥饿,但它们还无法外出觅食.于是那人返回家里,给小猫们带来了一些食物.第二天,那人同样回来救助这些小猫.就这样,他做了很多很多年.

最后,在他一生快结束的时候,他依然能够行走来喂养这些小猫.他关心:我死后,谁来照顾我的猫呢?

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但这件事却令那个人感到满足.因为他的生命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维度.照顾,喂养并与小猫玩耍,为他带来了全新的快乐.

小猫们也享受与这样一个充满爱心的人互动.当初,是这个人对这种情况产生了一个情绪反应,并采取了主动行为.

他本来可以忽略那些猫,压抑他的情绪,但这样的决定永远无法让他感到舒适.

在有些场合,你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你暂时把限制身体的信念搁置在一边了.允许身体利用其无限的资源来解决这种情况.

比如,一个瘦小的老太太看到她的儿子被压在一辆卡车下.她马上冲到卡车边,举起卡车,并将儿子拖到安全的地方.

这就是一个立即采取主动行为的情绪反应.为了让身体能够妥善处理这种情况,也就是把卡车从她儿子身上拿开-情绪有必要…或让我们这样讲,情绪有必要暂时排除那些限制她身体的主要信念.

否则,”身体无法做出这种事”-这样的信念就会阻碍身体执行它所计划的行动.

你的身体情况,取决于你在当下的生活中带给它的明确评估条件.它取决于你的反馈.如果你在一个没有实际危险的舒适房间里,你的感官就应该能准确地传达这一信息.它应该很容易使你环顾四周,让你看到你没有任何危险.

但如果你被一个次要二手体验中的不安全信号影响,就会缺乏判断力.你就无法决定什么是安全的和不安全的,你在给身体发送错误的信号.

直到身体无法再告知你,你是处于实际的危险中还是想象的危险中.

你开始变得害怕一切.你的大脑聚焦在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你不再关注主要的或直接的反馈,而是开始依赖你的次要二手体验.

而这,就将导致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产生无望与绝望.于是,它开始模糊你的日常行为反应.

你的现实世界,必须是你对你当下时刻所在的流动框架的察觉与理解,以及在那个体验的流动框架中,你所创造出的东西.

当你给身体带来的反馈主要都是次要二手体验时,身体就开始积累压力,变得不放松(dis-ease).

身体不能休息,因为你总是要么处于实际的危险中,要么处于想象的危险中.

你的身体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我该如何处理所有这些情况呢?

在你所观看的次要二手体验中,不要接受那些人将在未来的某个点摧毁自己的画面.

你可能还记得,那些你们所害怕的预言毁灭,都没有在今天发生过.那并不是你们的明天,除非你想把这些次要二手体验投射到你的现实世界中.

那种类型的信息不断传播,不允许人类携带着原定预期的能量前进.而这些所需的原定预期的能量,将使整个人类物种改变,以朝向他们期待的兴奋与伟大的进化.

有些人,将他们一生中的错误和失败都归咎于别人,谴责别人,甚至谴责这个物种本身.

人类正处于成为(更好的人类)的过程中.在这个成为的过程里,总会有被你们称之的创造天才.

在人类的创造中,人类有所谓的失败.而就是这些失败,促使人类不断持续朝着越来越好的创造方向前进.

通常被称之的失败,只是一个告知你改变方向或改变过程的信号线索.在长期的冒险探索中,失败只代表一个短期的术语.

只有从你自己的知晓处运作时,你才能清晰的看出你的剧本.

预测危险,或以别人的麻烦(次要二手体验)来想象自己,这样的做法将夺走你身体健康所需的能量.

相比聚焦在不足与缺陷上,专注在成就的领域并组织你的思想会更富有成效.

你形成你自己的现实世界.虽然那个现实同样促使了其他人的经验,但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时空中拥有一个独特的,最初的焦点.这是你自己单独的.

就好像路边的标志牌.把标牌树立在那里的人,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看到这块标牌.然而,它也是为了体内情绪的目的,让所有看到它的人激发出一个情绪反应,一个”线索”.

每一个观察这块标牌上文字的个体,都会根据不同的剧本和不同的原因,产生出不同的线索.

你周围大自然的美无处不在.它代表了你的直接体验,为你提供了舒适,创造力与灵感.只有你允许次要二手体验遮盖了你在日常生活中与地球的接触时,这些美景,创造力与灵感才会被阻碍.

你必须相信你的情绪线索,否则就会搅乱身体.因为身体无法同时处于安全与危险的情况之下.

它将与你想象的画面进行无谓的斗争,浪费你的能量.那是庸人自扰.情绪将激发你的五种感官,是情绪触发了它们.

换句话说,你走在路上留意到了某个东西.这时,你首先关注的是什么?是你的眼睛.你的眼睛首先接收到这些符号信息.

然后,这些信息进入身体结构中,并在你的觉知与信念系统的帮助下进行整理.接着,在这一点上,一个决定就做出了.

当我们告诉你,爱,激情,幸福与快乐等都是身体的情绪反应时,虽然它们都是情绪的表达,但我们没有以任何方式暗示这些表达都是次要的.

这些反应对你在身体中所追求的目标实现,达成你在物质层中的进化扩张,都至关重要.

这些物质身体表达,具有某些你渴望体验的所需价值.它们对你在生理表达与生命体验上的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

只是对人类普遍而言,并不尊重任何具有情绪或情感的东西.当我们说那个”爱”的时候,比如,一个情绪反应;但在你们的术语中,却削弱了爱在你们理解中的价值.

正如以前所说,昨天已经过去,明天还没到来.今天才是你的礼物.

于是我们Datre说:为什么不带给你自己一个最好的”当下”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