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2 – 第四章 – 什么是千禧年(新世纪)?

一个新千禧年(新世纪),是亿万年前就设立好的.

在你们的信念中,你们认为千禧年(新世纪)是指每个一千年.那是一个让你们感到舒适的说法.

当你们的星球需要发生剧烈的改变时,”这是一个新的世纪” – 这样的说法能使你们接受.新世纪意味着将会有大规模的变化.这样做,是为了让你们对”没有时间”这个事实不会感到沮丧.

你们的历史书中描述,新世纪就是指每个一千年.因为那里没有时间,但归因于你们日常生活中的线性时间,也就是你们的日历与时钟时间等,你们认为时间是一个非常坚实的东西.

是的,你能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使用时间,因为那是你们目前的信念.但那里原本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距离,没有这些参数,所以你们就很容易去改变,让其适合你们自己.

你们都同意2001年代表着新千禧年的到来.你们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你们对时间没有一点概念,但你们会将它分类,使之符合你们的想法.

对我们而言,一个新世纪只不过是一个设置在你面前的机会.在这个生命的地球上,将出现全新的观念(完形概念),并携带着许多新的几率与可能性.这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通常它的性质是相当激烈的.

“梦境的你们”关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停滞已经很长一段时间.

不能再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并决定需要剧烈的改变.而唯一能实现它的办法是:启动一个新千禧年,为人类带来一个巨大的跳跃.

由于停滞,你们星球上的大多数人只是不断在家族宗谱中徘徊,消磨时间.

今天,很多人都被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博览会或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吸引.他们想修葺自己的老房子.他们寻找文艺复兴时期的家具,使室内装潢看起来像那个时期.

很多人都想要看起来像城堡的屋子,还要配有炮塔.

现在,停下来想想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退步.

人们看着过去,并渴望新的活动与活力.对他们而言,过去看起来就是活力.

关于你们的人性,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们倾向于对新生事物感到兴奋.

但如果你们在全球规模内接受这些新几率与可能性发生的话,你们就会有一种倾向,到某个程度,你们就不再继续努力推动这些新几率与可能性的前进,也就是说,不再完成手头的工作,半途而废.

以非常简单的解释,假设你上班或上学时被分配了一个工作或学习任务.

你说:”哦,这任务真有趣”.然后你为此着迷,从中获取了各种启发.你不断工作,工作,直至对此感到厌倦.

你知道你应该完成这项工作,所以你让自己继续.直到最后说:”我觉得我无法解决了.我真的已不介意是否能够完成它”.然后你就把它放在一边,忘掉了它.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方式,能表明在全球规模内,你们是以怎样的情况接受一个几率与可能性的.

在你们的星球上,你将看到某些国家很容易适应变化并解决问题.另一些国家则很快就会对那些不容易理解的内容感到厌倦,他们接受后就把它放在一边,不再理会了.然后剩下的国家处于这2种情况之间.

新千禧年是为了那些开始往前进的个体.我们之前发表过一个声明:我们希望推动那些有着不同理解的人,推动他们进入其他现实世界,加速这个物种的进化.

群体意识思维需要走出昏睡的状态,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并享受新千禧年带来的活力与动力.

当你停下来思考时,能否看出为什么我们如此感兴趣带给你们信息,以便你们能在当今的日常生活中使用,并往前进呢?

这也是为什么”理解你”和”理解你的身体”是如此重要 – 因为这是2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在一定程度上,你们的很多很多国家中都有相当多的干扰,或另一个你们称之的宗教问题.

这里再一次的,一千年后,你们依然还在处理你们的基本问题.从我们的角度看,这是非常简单的.但生活在一个人类身体中,这就变成了困难.而要面对它的话,我们又回到了你们的信念系统.

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有着不同的信念系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参数设置.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国家与国家之间存在着差异.他们有他们的剧本,一个以国家为单位演出的剧本.

你们都这么做.每一个国家都玩耍不同的游戏,而在他们特定剧本中的一个不同的部分则会参与全球范围的演出.

你们现在已经变得如此全球化,每个人都知道其他人的游戏.这就导致了大量的不安定,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或认为他们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其中他们忘记的一件事是,不同的国家有着自己的管理规则.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运行参数.所以,由于生活在不同国家的人们之间的分歧,就导致一个国家很难去理解另一个国家.

你们所在的美国甚至有更大的分歧,很简单,因为美国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当这块新土地被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使用后,它就需要建立某个方向和一些法规.而其他国家已经基本上建立好这些方向或法规了.

许多不同的几率与可能性同时在生活地带与死亡地带构想出来.大家都同意这将是一个开启新尝试的理想方式,并用作在大范围内进行物质层实验.若理想的话,最后使之(美国)成为地球村的一个榜样.

你们还有一些大国也有分歧,但那些国家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你们称之的大国印度,基本上是由土生土长的印度人组成,而且一直都是这样.

是的,虽然那里也有其他国家的人住在印度,但与美国不同,那里并没有成千上万大片大片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

我不相信你还能在全球范围内找到一个国家,那个国家有一小部分人民没有生活在美国的.

而生活在美国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学会了适应与融合,这就是关于它的一切.

很多人把美国当做一个民主试验国家.但真的不是这样.它实际上是一个全球化的实验,让许多不同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村.

原本的目的与意图,是让这个国家在一个共和政府结构的框架下管理,其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发言权,仅此而已.

然而那些想获取权力的人偏移了意图,他们没有告诉人们那是他们做的.接着一个民主形式的政府形成了,其中一小群人可以控制那个国家的运行.

你们国家遇到的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组织与合作上的困难,因为这场称之为美国的实验无法根据它原本的意图运作下去.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当你们的开国元勋设置美国宪法时,本来设置的是共和国.

然后一点点改变.这里变一点,那里变一点,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它就成为了你们现在所说的民主.

民主需要一个委托人来为你说话,而不是你为你自己说话.这可不是原本的意图.

现在,从我们的角度看,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结构,与你们称之的阿拉伯世界和亚洲世界差别不大.

有权力的人运作着这个国家,他们告诉你该做什么和怎么去做.同时你们又说那是错误的.无论怎样,如果你真的仔细看看你们的美国,那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在美国的人们,即使他们不希望某些事情发生在当地社区,但由政府机构接管后,你就失去了做为个体决定的力量.

现在,我们让John帮我们做了一些关于公元1000年的研究.公元1000年时,你们采用了一个非常极端的观念(完形概念)并与之工作.

对许多不同的国家而言,这些他们与之工作的观念(完形概念)和几率与可能性已经暂时被完成了.这里的主要问题是:他们没有解开其中所展示的全部几率与可能性.

我们将使用John在研究中找的资料以解释更多关于这个话题的内容.

“上个世纪与这个世纪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性,著名的十字军圣战代表了上个世纪.

十字军东征的发生是由于新宗教伊斯兰教的崛起,它的崛起威胁到了已经统治整个世界一部分的基督教帝国.

伊斯兰教本身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宗教,只是得到了土耳其和阿拉伯世界的广泛认可.

教皇乌尔班想维持他的统治地位.于是发表演说,将罪行强加到这些伊斯兰教的”基督兄弟”上.

这个演说是完全虚构的.导致几百年来,接替十字军的军队不断被送去杀害那些冒犯的人.”

你看,到公元2001年,你们又反转了.在那些特定的穆斯林宗教中的伊斯兰教和极端激进分子,开始与美国基督徒争执不一.

这些激进分子与你们所有的基督徒对抗,不仅包括美国,还包括所有其它国家的基督教.

所以你看,这是从来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你们将它反转,以另一种方式看看是否可解决这些问题.

你们将如何解决,完全取决于从你们星球/物质层的角度,对几率与可能性的解译.

再次回到你们的基本信念系统.当你离开死亡地带,进入生活地带,回到多方面让你感觉舒适的家族关系中时,你所出生的家族可能信仰某个宗教.

目前能被看出的是,有人虽然出生于某个宗教家族,但他依然尊重其他的宗教.

还有人出生在一个宗教家族里,就他个人而言,只有他所在的宗教是正确的,其他都是错的.

而这个新千禧年能否教会每一个人尊重不同的信仰,宗教或其他关于个人本质的问题呢?

也许在这个千禧年,北爱尔兰的斗争将一劳永逸地解决,从而带来国家的和平.

在这个新千禧年,你们所采取的新几率与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其他的国家也在考虑这个领域的新几率与可能性.”梦境的你”与你们
携手合作.

为了世界范围内的和谐,不同的国家都需要改变.很多人一直致力于全球社区,并为此努力了很多年.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是因为决策的力量不在人民的手中.

你可以看到整个世界经济的动荡,那些特殊利益集团影响了你们所有的民国国家和以民主为目的的国家.以至于他们的经济上上下下,摇摇欲坠.

你们的教会也将所有那些事情带到前沿,包括儿童和女性的性骚扰.这是另一件遍布你们全球的事情.

在全球范围内,你们还有大量的年轻人自杀.有的国家自杀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则越来越少.不过这是另外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那些年轻人会自杀呢?

还有摆在你们面前的国家健康医疗系统.有些国家对他们的健康系统非常有把握.他们的政府为在不同国家的不同的人群设置了不同的计划.

他们为此工作了很多年.还有一些国家却有着极大的不稳定性.甚至还有一些国家很少或根本不关心医疗系统.

你们还有麻烦的艾滋病的流行.这是个大问题,某些国家感染的人数较多.在这些国家被感染的速度远远大于其他国家.

你还要记得,那儿还有一些国家,你们从未听过来自它们的任何消息.他们的人民生活在一个不与外界相连的日常存在中.外面的世界对他们而言很陌生.

全球化的优势能够帮助这些国家推动他们的人民.

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发生中.时不时地,总有不同的事件被带到你们的前沿.然后你们就将与这些情况工作并解决它们,然而,国际组织将决定如何处理这些情况.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我们列出了其中一些由少数人控制大多数人的特殊利益团体.

从我们的角度看,我们看到你们想在世界范围内做出改变.这就是我所做的,从我们的角度看待那些你们觉得有必要解决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觉得有必要向你们解释,做为个体的你该如何在你们全世界的共同体下运作.

然后,当每个人都认识到他或她自己的完整性以及自我价值后,这就将帮助你们更加容易的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如果要在浴缸里让一艘巨型战舰掉头扭转,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你有一个小型玩具船,就很容易在浴缸里操作.它依然有同样的影响效果 – 都是水和船.

小孩子可以从小小玩具船中获得快乐,但若这艘玩具船大的占据了半个浴缸,连头都不能调转,小孩子就失去了在浴缸中玩耍它的乐趣.

我指的是,你的小船就是你.你有能力主动接受改变,让自己成为一个你想成为的个体.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事.

你们处于不断成为的状态中.当你能觉知到自己是多么重要,就好像那条小船对一个在浴缸中玩耍的小孩子是最重要的.你在物种的进化中是重要的.你是如此重要,但你却没觉察到这一点.

在一个新千禧年的开始,为何你们大众对此有着极大的关注?那些关于千禧年的焦虑又是什么?你们人类认为什么事情即将发生呢?

每个人都期望2000年将发生什么激烈的事情,然而什么都没发生,直到2001年9-11.

那种恐惧或忧虑是一种渗漏,如果你想这么称呼的话.它是上个世纪未完成的事情的延续.

而那些兴奋期待2001年及以后出现新生事物的人们,他们正使用能量并对未来发生的事情满怀渴望.新生事物要来到了.

在你们的医学领域,你们已经开始了伟大的研究.你们与所谓的基因技术工作.这是你们从未有过的最伟大的突破之一.

你们还能通过移植或培养基因更改身体结构,以治愈所谓的疾病.

这是医疗领域的兴奋.而在天文学中,天文学家为他们发现的新东西感到欢喜.

他们以前从未在太空中看到过这样的东西,对此极为兴奋.

考古学家也同样为他们的新发掘兴奋不已.他们在地上或水下挖掘出了新东西,太兴奋了.

这样的兴奋存在于许多不同的领域.人们使用能量,他们说:”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们是否注意到你们新科学的发展?是否注意到你们的医疗领域,当他们在手术中发现DNA和RNA,以及所有那些新闻?

这些都是非常非常近期出现的事情.你可以说,如果你能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个星球,它就像一个大爆炸.突然之间,一切都开始朝着你们所能想到的任何方向发展.

你们的音乐有了巨大的进步,特别是经典音乐,以前那可是一直非常古板与保守的.

你们的教育系统开始从中间分裂.有的老师的教学方式带来了极大的好的反响,而另一些则墨守成规,沿用旧模式,没有效果.

那儿没有任何我们能觉察到而你们没有在探索与扩展的领域.你们正在任何你们能想到的领域探索.

所有的一切,包括从身体基因模式的探索到对天空模式的探索,从地上的模式再到水中的模式.

你们整个星球在这个特殊时间的进化与演变,以及所有物种在这个星球上的进化阶段,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你根据你的观点选择你想看的电视新闻或互联网上的信息.你认为出现在电视或互相网上的信息就应该是真实的.

然而在全球范围内,这里真正所发生的是,你们失去了以清晰的眼光看待问题的能力.

在新千禧年,这将是非常有趣的.你将打算如何看待它呢?你是打算参与被动的二手剧本,还是参与不仅对你有利,也能有益于你周围人的,由你主动演出的个人个体剧本呢?

当你们开始使用新千禧年的能量,开始朝着世界的统一发展时,那儿将发生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