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3 – 一些网格神秘事件

以下的一些文章都是众所周知的”神秘”事件.这些事件引起很多争论,甚至有人写书试图解释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的文章只是对这些事件的简单介绍.其中的这些事件甚至产生了一个全新的”文化” – “地球空心运动学说”.

地球当然是中空的,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与那些神秘现象很少或甚至没有任何关联.

这本书很可能会引发分享与讨论,这是受欢迎的.我们谈论的越多,对于这些现象的讨论就会更加扩展你们的理解.

本章例举了3个例子,”极地探险家”,”魔术师尤里·盖勒Uri Geller”和”百慕大三角洲”.这3个不同的例子都能向我们展示:地球网格漩涡是如何被用作进入其他现实世界的”大门”的.

(QingQing注: 本章一共列举了3个事件,包括:

1.极地探险家AdmiralByrd在极地探险时闯入的奇怪世界,后被人称为:地心探险;
2.魔术师尤里·盖勒Uri Geller从纽约到奥西宁(大约30英里)的瞬移事件;
3.百慕大三角州各种飞机或轮船消失事件.

由于以上3个例子都摘抄于网络,能够查询,在此省略翻译)

当”极地探险者”飞入地球中心时 – 那是地球网格漩涡导致的其中一个不同的结果.

现在,如以前所说,在地球网格交叉点中有4个”绝对”位置.它们本身能够在同一地点连接入所有的”现实世界”.

其中2个绝对网格交叉点或坐标点是南极点与北极点.另外2个绝对点在海洋中.

(注:此内容在后面的章节中才有介绍.书中把地球分成由12个主要漩涡点组成的网格.使用N1到N6,S1到S6来代表.其中4个绝对漩涡点是:N1北极;S1南极;以及大海中的N2,S4)

因此,在了解了这些绝对点的信息后,就不难理解那些飞机为什么在极地也能看到温暖的大地与绿色的树木了.

这些现象发生在那些网格或坐标点活跃的时期,导致那些飞机同时处于2个不同的现实世界之间.

如果那些探险家让飞机着陆,他们就将迷失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现实或世界中.然后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以及如何到达那里的,所以他们就可能居住在那个新世界中.

当然,其中某些”迷失”的探险家也很有可能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相当奇怪的新世界里,没有出去的路.

但是,通过对第五维度网格矩阵更好的理解,就能为你们的其他科学研究提供更大的远见,以了解这个物质宇宙是如何运作的.

魔术师尤里·盖勒的事件是一种被称之为”瞬移传送”的现象.尤里·盖勒在纽约市第2大道上慢跑时,正专注地想着Andrija Puharich博士.因此他撞击到一个网格漩涡,直接连接到在奥西宁的Andrija Puharich博士的家中,离纽约大概30英里远.

行星网格线就像一个地铁系统,在全球各地的每个漩涡处都有可能的停靠站.

所以,根据尤里·盖勒的”思想/想法”的目的或下一站,他可能会很容易的发现自己在地球南极或北极,甚至澳大利亚或其它地方.

接下来是百慕大三角洲事件,它们与上面的情况相同,只是从一个更为宏观的角度出发的.

很多这类事件发生在弗罗里达东海岸那些更巨大的漩涡网格交叉处.

我们获得的信息不够明确,因此无法分辨那些活跃的漩涡是否属于12个主漩涡中的其中一个,比如:N3-14或其中一个较低数量级的漩涡.

所有这些网格漩涡就如同交通灯一样开开关关 – 在”活跃/积极”与”不活跃/被动”之间循环.

在你穿过同一个漩涡地区时,如果漩涡”不活跃或被动”,那就没有什么不寻常;但当漩涡”活跃/积极”时,一旦进入漩涡的”球体”影响范围内,所有的可能性都会出现.

使用”球体”是一个正确的术语,因为沿着漩涡的中心到外表,任何漩涡”效应”区域都远高于或低于这个星球的表面.

我,John喜欢讲述一个著名的美国19飞行队在百慕大三角洲失踪的故事.

其中一个飞行员对古代考古学非常感兴趣,所以当他在进行”战时没有危险性的飞行勤务”时 – 可以这么说,他的脑袋中就会想着古代考古学.

然后,多世纪以后,在俄罗斯某个偏远地区的考古发掘工作中挖出了一个古老动物的头骨,这个头骨上有一个刚好45口径子弹的洞 – 而这也是每一个二战老式飞行官的标准配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