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人类(Humanity)

DATRE: (2005年8月)我们要开始了.请关上收音机,它会打扰我们.

OK,当人类这个概念开始进入复杂的个体形式时…也就是从我们称之的”简笔画小人儿”开始,当他们的大脑开始累积更多的数据后,他们就不再满足于只使用被别人设置好的身体了.

他们开始厌倦别人为他们设置,他们想自己去做.于是那时,他们就为自己的选择铺设出了更多的几率与可能性.

他们发现从中选取几率与可能性并将它们放在一起是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他们越来越为之着迷.

但问题是:他们开始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越来越糊涂.除了玩转圈圈的游戏以外,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既然一次性无法完成所有的事情,为了安抚与平息,于是他们做出一个决定:”将游戏分离”.

因为有人想选这样的游戏,有人想选那样的游戏;或者这么说:有人想选择正面,有人想选择负面.

于是他们彼此自动分离.虽然在表面上他们个个看起来一样,但他们”对自己想体验的游戏的渴望”促成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分离.

这也是性别发展出来的原因.基本上,一组人会选择某个种类游戏,另一组人则会选择另一种不同的游戏玩耍.

所以他们之间选择的几率与可能性也变得分离开来.最终,那儿总会有些人想”合一”,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好像缺失了一半.于是你们的2性:男性与女性就产生了.

现在,因为几率与可能性的选择已经建立的相当完善,你会发现:男性更偏向于”外向”的表达 – 这是他们使用的”几率与可能性”.

而女性则选择更为”内向”的表达 – 她们为自己选择了内部培养型的几率与可能性.但同时,你们还是会在这些男女的关系中表达正面与负面.

所以你能看出,随着这样的发展,男人开始建设房屋,狩猎,女人则呆在家里照顾孩子.这是一种自然的发展,是一个物种的发展.

然后随着发展持续下去,当工业革命应运而生时,男性就成为了维持外部的主要因素 – 他们维持机械,飞机,汽车,船,枪支或任何与机器有关的东西.

女人则退居在家里,照顾孩子,房子及其它.

然后你们又进入了你们称之的第2次世界大战.它对以前男性主导的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为男人不能同时打仗与运作机器.

所以这就为女性在不同的领域开辟了一种新的几率与可能性.到现在,女人也能在办公室里工作,担任秘书等等.

这给予了她们学习新东西的机会.她们能走出家庭,自由地去做别的事情.

如果回溯到你们的古代,为什么女人总是偏爱马匹呢? 因为那是她们唯一能走出去远离家庭环境的机会.她们可以骑在马上,自由地到处奔跑.

所以你看,这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

到了今天,你能看到女性扮演男性的角色.那儿有女性担任银行管理者或各大公司的首领,但要在以前,这都是男性的世界.

虽然我们还是认为她们面临着”阻隔(玻璃天花板)”,但女性已经进入了她们以前没有过的世界,开始为新的形式开放.

现在,你们还有呆在家里照顾孩子的丈夫,因为那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而女人却走出去工作赚钱养家,创立自己的企业.

但在这点上,男人依然是男人;女人依然是女人.

他们还是会组成一个家庭,只是这个家庭中的角色变反了 – 这就是另一种表达方式.

这是你们所谓的发展 – 不断的变化,没有什么是保持不变的.

这里所发生的是:因为那儿一直有一种推力作用在这个方向上,也许美国的推力比其它的国家多….所以通过开放互联网,年青人之间就能互相交换几率与可能性,让其他国家的人看到美国人的不同生活.这就能让那些否认女性的国家开放他们的几率与可能性,让女性脱离自己的模具(枷锁),成为真正的自己.

这是她们的愿望,她们的渴望 – “让我以我自己的能力成为我自己!”

所以你看,在你们的线性时间期内,很多伟大的改变已经发生了.

现在,女性选择成为律师,医生,银行负责人或企业经理的几率与可能性,或选择任何她们想做的事情,这与以往完全不同.

反之,男人也开始采取不同的角色扮演.你会发现他们在餐厅里端盘子,照顾坐在身边的孩子,反而让女人安静地享受用餐 – 这是角色的互换.

但是,男人只在他自己想做时才会这样去做.

JOHN: 现在已经有了男秘书和男护士.

DATRE: 男秘书和男护士.天啊,对很多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来讲,男护士是不久之前才出现的.

让一个男人去当护士 – 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东西.

你看,那儿有很多改变在发生,但是人们从来不去留意,不去观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JOHN: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科学家会有一种印象:认为撒哈拉大沙漠同时也是一个广袤的森林.其实这是透过另一个实际上是森林的现实世界.

DATRE: 那个森林的现实世界也存在.

JOHN: 这就是我想说的,它仍然也是一个森林.每一层现实世界之间都会以一种微妙的方式互相影响.

DATRE: 是的,是的.但为了保持你们物质结构的稳定性,或心理上的稳定,你们不得不将其它的现实世界”关闭”,专注在你目前所在的现实中.

有时有人会说:”我只是知道我去了别的地方,但却不知去了哪里” – 你们总是听到这样的话.这里所发生的是:你们一直在不断寻找新的现实世界.你,做为真正的你,出去体验,然后再回到这个物质结构中.这个物质结构,头脑,它能感觉到振动结构中的不同,但却无法为你描绘一幅画面.

它将你保持在这个物质层,直到你早上醒来,你感觉自己去过别的地方,对那个地方非常熟悉.但你们不是一下子从这里跳到那个现实世界,除非你能够转换过渡,同时并不附着于(黏着)这个特定的物质层.

JOHN: 不附着于所谓的历史.所有的历史仅仅是一个分离的现实世界.

DATRE: 正确.

JOHN: 这是一个方便的办法,能够帮助你识别你经过的现实世界转换.

DATRE: 那是你们能做的唯一方式:不同的振动区分了不同的现实世界.

JOHN: 可以通往任何方向.

DATRE: 是的.它可以往前,往后,向上或向下.因为这种转换是通过网格(行星网格/地球能量网格).

JOHN: 让我们重申一遍:任何量级的现实世界转换,都是通过行星网格来进行的.

DATRE: 对,对.你看,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还可以扩展每个部分的讨论,但这是Aona试图想尝试的.

她不知道你们想怎样去做.但这里所发生的是:如果我们首先从这些最基本的内容开始,你们就能解释这些能量网格是如何设置起来的等等.

然后从那一点开始,当把所有的网格和交点标示出来时,我们就能从中告诉你们不同的文明是如何通过这些网格点进入这里,在不同的地区安居的.基本上,他们把整个文明的文化和他们的思维模式都从原来的地方带入了这里.

JOHN: 这也是我曾提过的:这就是所谓宗教的进入.

DATRE: 对.

JOHN: 当他们来到这里一段时间后,一个或多个文明就开始通过所谓的”神秘手段”,开始与他们以前所在的地方沟通与联系.

于是类似的沟通就出现了:”嗯,这是你们以前经常做的,你们以前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做的.” – 接着他们采取宗教的形式,试图模仿他们以前所在的环境.

DATRE: 但你看,其实他们根本不用联系.

JOHN: 是的,我知道这一点.伊斯兰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那儿还有一些其它进入的宗教也是这样.

DATRE: 但你看,这只不过是一场梦.你一直都携带着你的整个包裹.

容我们这样讲:你们的知识来自于一群有相似思维的个体.比如:希腊人.他们进入时带入了多神/众神的基础背景.然后为了使这些”神”符合这个现实世界,他们又做出了很多雕像,并赋予他们名字 – 因为这最接近他们当时的理解.

JOHN: 这也能清楚地表明,他们以前的现实世界中有海洋 – 虽然不是所有的现实世界都有水,但他们其中一个神是海神,所以显然他们来自的地方有水.

DATRE: 但那也不一定是水,也可能是与水相似的东西.

JOHN: 或者是与我们的海洋相似的一种环境.

DATRE: 是的,正确.但问题是,那些进入这里的文明很难再以群体的方式离开,因为这些群体很难保持在一起.

JOHN: 这些群体思维模式被破坏了.

DATRE: 是的!

JOHN: 即使较小的群体也很难在一起运作.

DATRE: 就好像你们遇到的那个人.那个女人来自一个非常小的群体,她想把她的族人/家人都带到美国来,接着分裂就开始了.

JOHN: 哦,是的,她是巴斯克人.

DATRE: 对,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群体.她来到这里时就已经带来了一些家人,现在她还想带更多过来,所以他们之间的分裂马上开始.只要进入美国,他们的思维模式就会发生变化,开始采用当地的思维.

JOHN: 在任何一个现实世界中,文明群体都不可能保持一样.

DATRE: 是的,不会.

JOHN: 我们指的文明也可以指某些极少数人的群体.

DATRE: 正确.有些极少数的群体可能会离开,在一场洪水或任何他们觉得那是对他们有利的情形中.

JOHN: 如果他们与世隔绝的够隐蔽,他们就能在没有任何响动的情况下离开.

DATRE: 对,他们能以群体的形式离开.但你看,那儿还是有一个身体…再次的,如果这样的离开不得不发生,这当中的改变是不会被这个星球上的任何其他人注意到的.

JOHN: 如果他们能那样离开的话,这里不会留下任何留意他们的人.在地球上,没有任何人会想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DATRE: 是的!但问题是:总有人想挖掘旧骨头,试图找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JOHN: 但那些骨头是其它现实世界的结构,与这个现实无关.

DATRE: 不仅如此,还有一件发生的事情是…比如一个文明想做为一个整体进行改变,他们能转移到这个星球环境中的另一个现实世界中,然后消失.但这不意味着…

JOHN: 不意味着他们本身离开了这个星球 – 这只是说:他们进行了转换/转移.

DATRE: 非常正确.比如那些复活节岛上的人,他们可能并没有离开这个星球存在,只是转换进入了另一个现实世界,远离你们目前所在的现实而已.

你们目前所在的现实,并不是大多数人所在的这个美国的现实.美国处在很多不同的现实世界中,拥有不同的形式/格式.

但由于这个环境中设置的对立面和这个星球上所有其它事物,另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情况可能与你们现在体验的现实相当不同.

那么你怎么知道…

JOHN: 我们有一些很明显的例子,比如:门诺派教徒和贵格会信徒等等.如果你进入他们的社区,会发现那儿简直是整个不同的现实世界.

DATRE: 是的,是的.他们一直保留着这些社区,但现在只有很少留下来了.

JOHN: 对,这就是我想说的.它是一个例子,能表明这个星球上完全不同的现实世界.或者你去旧金山,再到那儿的中国城,会发现中国城简直就是旧金山中的另一个现实世界.纽约也是一样.

DATRE: 是的,这就是你们称之的水平转移/转换.相对于垂直转移(上下),你们更容易进行水平转移,从一个地方进入另一个地方.

还有那些希望体验的人…虽然有人处于这个现实世界中,但他们在其他的现实世界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Ok,这是我们发现的:比如有人对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服饰拥有极大兴趣.

然后在这个你所熟悉的特定现实中,那些人在这个星球上”去世”,进入死亡地带.他们能够非常容易地做到这点,因为这与你们的身体或头脑模式无关,这是你们的智力.

你可以带着那些智力,因为文艺复兴时期极度吸引你…于是你就能带着这些智力,进入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另一种体验模式.

JOHN: 我有个问题.

DATRE: 好,很好.

JOHN: 我们好像不应该使用”智力”这个词.智力是小我的孩子.小我是个孩子…是身体的一部分.如果小我不将事件分割成片段的话,那儿就不会有智力.因为小我使用智力创建它自己的结构.

DATRE: 好吧,那是不是这个词? 说你们有一个”灵魂”?

JOHN: 不是这个.

DATRE: 噢,不!那我们该用什么词语来代替呢?总之那就是你们一直携带的东西.我们不知道该使用什么样的术语,反正那是你的复合体中的一部分.

JOHN: 当然.你说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给出个术语? 那不都是”你”吗?都是核心的你?

DATRE: 也可以这么说.

JOHN: 或者说:体验的你.

DATRE: 体验的你 – 正确.

JOHN: 因为这都是你在任何给定的点,累积经验的结果.

DATRE: 对,对. 我们刚才讲的”转换现实世界”,也是你们经验累积的结果.

JOHN: 看,智力是一种伪装的组成部分.它不停识别与组织,试图弄懂伪装的信息.

DATRE: 对,很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将事物带入透视中.因为,我知道,再次的,内在知晓是一回事,但要将它们转译成文字又是另一回事.

JOHN: 我理解.

DATRE: 就好像[DATRE书籍3: 第5维度 – 通向宇宙的大门],这是一本很好的书,它能带给人们知识,释放人们的迷惑.但我们同样也可能会进入将我们”绊倒”的不同领域.

JOHN: 是的,就好像…你们究竟是怎么使用”行星能量网格”的? – 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

DATRE: 是的,嗯…这是你们唯一能到达另一个…

JOHN: 那是你们不曾觉知去考虑的方式.

DATRE: 对,对,就像你们的远距离瞬移/传送.

JOHN: 悬浮/漂浮和远距离瞬移/传送都是能量网格的2个特征.

DATRE: 对,对.

JOHN: 它们是还没被发掘的特性,是这个能量网格的特性.

DATRE: 嗯,非常肯定.

JOHN: 所有的悬浮/漂浮都坐落在另一层能量网格模式之上,这些网格模式层与你们的星球表面有间隔(被分离),于是你们就称它为:悬浮.

DATRE: 是的,但你看,你们却完全不知道这个能量网格的网丝有多么精细.

JOHN: 是的,我知道.

DATRE: 这个内容必须被解释,但我们现在也只是展示了一个大的…

JOHN: 我们只是展示了一个大体的图案.

DATRE: 对,希望他们能从这个角度去看待这是怎么回事和它们是如何工作的.

JOHN: 随便提一下:身体内的细胞,我们说它们能够再生 – 其实它们是使用一个网格结构转换到另一个现实世界中,然后再让其它的来代替.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那儿没有死亡或重生.这只是运动,不断使用网格做为交通工具的恒定运动.

DATRE: 嗯,是的.这是另一个重要的部分.看,随着我们的深入,我们能扩展这些内容…真的,我们使用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你们把袜子脱下来一点点.

JOHN: 这也是为什么我使用了”第5维度”做为书籍3的标题,但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赛斯会采用这一术语.

DATRE: 我也不知道,但那时就是那样的.

JOHN: 在某个时期,赛斯特别使用这个术语贯穿了整本书,至少我阅读过的部分是这样的.当然,他也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很多其它的东西.

DATRE: 你看,他还在使用”星球”这个词…这也是为什么他想写这本书,因为他仍然保持了足够的星球存在觉知.他能够来去自如,不需要任何人为他解释.

现在,我们必须要有Aona的身体.我们需要与她的思维模式工作.我们也必须要有你(John),因为我们不能…噢,这涉及的太多了.

JOHN: 是的,我明白.书籍3一定会是本有趣的书.这本书的后期部分将有12个独立的章节谈及地球的能量网格模式分布,也就是:12个皮肤(网格组),并且每一个网格组都举有实例,包括鲸鱼的迁徙等.动物的迁徙,人类的迁移或任何动态的去向.这些信息都能向我们展示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不是将要发生的事情.

DATRE: OK,回到这个术语中.现在的这个你, 是”你知道的你” –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术语.OK,为了保持这个”你知道的你”,也就是这个在物质层体验的你,

因为你”知道”彼此双方.这个”你知道的你”是一个综合表达的你,或者体验的你和”选择的你” (选择”几率与可能性”的你)

JOHN: 也就是赛斯称之的”全我”.

DATRE: 全我是指2个(体验的你与真正的你)的复合.

JOHN: 全我是指那个来源于轮回自我的表达,这个轮回自我同时也具有全我的特征.

DATRE: 是的,但我现在要考虑这本特定的书,取决于这些内容该如何融合在一起…

JOHN: 我只是说全我或体验的你,试图使它们有一定的一致性.

DATRE: 是的,但我们需要的是”体验的你”…

JOHN: 我们还说过”做梦的你”.

DATRE: 嗯,我们称之为”造梦者你”或那儿有个双重面相.

JOHN: 是的,这是双重面相.那个伪装的面相是这个在轮回中体验的你,那个往内的面相是全我,他能重生轮回的自我.

这些方面是一致的,一切就是这样完成的.在这一层上,我们称它为”方面” – 这就是一切如何发展起来的.

DATRE: 是的,我知道,JOHN.

JOHN: 我知道你知道,我不是想告诉你什么.

DATRE: 你看,你得在头脑中把它弄明白.我们将要做的是:试图将这些内容削减下来,使它进入我们的具体细节中.然后等进入轮回自我的内容时,我们就能将这2者结合在一起.

你看,当你们从这个角度上体验时,我们不得不从这个”小小身体”的角度开始.

JOHN: 是的,我想我们也许能在这里引入一个概念.

DATRE: 我们可以,但是…

JOHN: 我们可以用它来解释这个:有人说我们每个人拥有的”纯天然肉体”是那个唯一可见的身体.如果一个存在体要进入这个星球,他们只能看到那些”组织包膜”的身体.

这就是所谓的”梦境身体”,这也是你们在死亡地带时拥有的身体.那都是你的”你”的身体,但这种人类身体形式的表达(术语),已经远离了它本身的环节.

DATRE: 我们不得不使用像这样的术语.

JOHN: 我们把它定义为身体,既然是身体,那它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类型.(QingQing注:那儿有一个密教的七身理论.人是一个多次元的存有,每个次元至少有一个对应的身体,一共有七个身体,包括肉体,光体,情欲体,心智体,理性体,灵慧体和真我)

我想我们应该在这里解说一下: 那里只有”唯一”的一个身体,只是它处于不同的环境条件下.物质身体与梦境身体是一样的,只是它携带了一层伪装或任何你们想称之的术语.当你睡觉时,就会卸掉这层伪装.晚上你会摆脱掉自己的这一部分,但你还是在同样基础的身体中运作.虽然我们称它为梦境身体,这是个很好的术语,我们能使用它,但那还是你一直在使用的身体.

DATRE: 我们可以这么解释: 梦境身体是你们不变(恒定)的容器.

JOHN: 对,那是恒定的.你们在死亡地带使用它,在生活地带也使用它.只是在生活地带时,你们又覆盖了一层伪装.你们到处都在使用它.

这也是为什么你只能做梦,因为你一直都在你的梦境身体中.

DATRE: 是的.不仅如此,在你们的星光体旅行中,你们也会携带它.或者你们带着它进入另一个现实世界,无论这个现实世界是否来自于这个星球.

JOHN: 那一直都是你.

DATRE: 一直都是你.所以你看,你们要消除大量的恐惧才能离开身体.

JOHN: 是的,你们从来没有过,不可能. 现在,既然我们已经介绍了梦境身体 – 也就是梦境的你,那我们就能接着使用这个比喻.

DATRE: 是啊,是的.

JOHN: 我们有了一致性.

DATRE: 嗯,我想我们今天已经涉及了相当多的内容.这很好,因为我们以后就可以扩展里面的每一点.当我们把这些内容写在纸上,再取其中的一段进行扩展解释时,有时连我们自己都会感到惊讶.因为我们来来回回解释,总会有不同的问题又冒出来…但这就是我们如何工作的.

总之,我们一点也不在乎你们的”组织包膜”身体.

JOHN: 明白,我只是使用它当做参考.其实我也不想使用那样的术语,只是试图想说点什么来取代它.我想梦境身体是个很好的代替.

DATRE: 是的,但你看,他们所认为的就是那些所谓的”组织”.(QingQing注:比如肉体对应海底轮;心智体对应心轮等).但这也OK,在那时这也有用过.那是他们在这个星球上使用的东西.

JOHN: 梦境身体往往被视为动物,或某些灵媒称它为:”灵”

DATRE: 是”灵”.

JOHN: OK,我们可以再解释一个问题,那儿没有”灵性”这种东西!!!

DATRE: 因为有人能够看到一点点,看到”灵魂”从肉体内离开 – 那是你的梦境身体.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都有.

JOHN: 与星球或环境无关,这是非常正常的.

DATRE: 它是一个普遍原则.很好,也许这样能解释关于”灵魂”的内容.不仅如此,根据他们所在的思维层次,我们并没有破坏掉他们的灵魂或神.

JOHN: 没有,我们只是给予了一个更适合的名字.

DATRE:很好,这样就能被接受,没有一点问题.看,它能与这个特定现实世界中的基本思维模式匹配/校准.

现在我们要离开了,下次继续~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