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可能性与几率(Possibilities and Probabilities)

问题: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可能性与几率不属于线性,你不是选取一个可能性,沿着这条线一直走下去?

DATRE: 对的.

JOHN: 我们所做的是:选取很多很多条线,然后从中创建属于自己的线.

DATRE: 你选取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与几率,当你在物质层将它们显现出来时,看起来就像你在跟随一条线.

JOHN: 但实际上,如果你能看到,将会发现它们呈现Z字型并到处都是.

DATRE: 你的物质方向通常是一条直线,但你能在地图上任意一个地方选取你的可能性与几率.

有的人说:”为什么这个人上次还在做别的工作,今天就决定回学校学法律了? 这个人没有接受过教育,他怎么那么快就能从法律学校毕业?”

JOHN: 跳入另一个可能性,几率的时间线中

DATRE: 他完全享受这一切

JOHN: 他只会在感到真正想去做这件事时才会做,而不是被迫去做

DATRE: 是的,是的

JOHN: 你看,进入这里时,你带入了所有种类的意图与愿望,然后根据你的发展情况为自己编排.

DATRE: 有人携带着意图与愿望进入,他们原本打算做某件事;但在下一秒,却迷失在乱糟糟的群体意识中.他们不停选择同样的可能性与几率,因为这是一个”舒适点(安全地带)”,他们的恐惧阻止自己往任何领域探索.

JOHN: 他们还从别人那里获取多重的信念系统,他们说:”因为这听起来很合理,那我就吸取这个信念吧”

DATRE: 你们所有人都这么做

JOHN: 问题是:我们从不靠自己创建,而是从别人身上获取.这就是父母与孩子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DATRE: 这也是我们想说的:除了从别人身上获取,你们从来不从自己身上创建.你是想从你在物质层见到的人中获取?还是从围绕着你的群体意识上获取呢? 或者:你想有选择性的选取属于你自己的,能够发展的可能性与几率?

换句话说,群体意识属于已经完成了的.如果你选取了一个独特的几率与可能性-因为它只是一个建议,那么你就能根据它以自己的方式往上发展.

你看,我们可以不断扩展这些内容.

现在,你们用来回收的时间已经结束了.那儿很快就会有一小部分人群,他们开始停止回收过程,进入选择可能性与几率的发展中.我们将看到他们能从中做些什么.

比方:我们收到过一对经常吵架的夫妻的Email,Datre资料中的一些内容启发了他们,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改变了,开始真正在物质层中玩耍.

但你要知道:无论任何内容,当它们启发你后,你还要用行动将它们展现出来!

——————————————

DATRE: 那儿还有某些事情需要我们处理,直到我们能完全接管.在这个星球上,金色代表男性能量(阳),银色代表女性能量(阴).但如果都是金色(阳)或银色(阴),Aona就不会将它们”捡起来”.

这就是2个不同现实世界系统的组合.2个系统的兼容,2个物质层的不同系统 – 若你与地球越远,就越兼容.

在我们的太阳系中有一群星球,上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现在正发生什么事情,即使其中有人不会参与.

JOHN:它就像一种后台运行的背景程序.你说”哦?有趣”,然后你就参与进去了.否则它就只是一个后台背景.

DATRE: 对的.也许我能使用这个内容进行扩展.你看,我们并不使用可能性与几率这个系统.

JOHN: 那儿?

DATRE: 不,它不需要.因为一切都在那儿,每一个人都在使用它,每一个人都知道…是非常普通的事情.

JOHN: 有一点我们真的要指出:”这里”和其它地方有着巨大的区别.

DATRE: 是的,这也是为什么除了进入物质结构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的办法.

JOHN: 我知道,但我想说的是:这里所有的教学,所有的对话,所有的通灵或各种信息都太受限制了.

顺便提一下:这到让我想起昨天晚上与Aona的讨论.很多涉及到你们文明的名字听起来都像”地球上的名字”,因此我们认为大概地球上的一些文明属于你们文明的一个分支.

DATRE: 好吧,又来了,那只是与不同的结构工作.换句话说,当他们说自己的名字时,他们被给予了不同的振动,然后这些振动被转译成你们的A,B,C,D…

JOHN: 与我们给Datre取名是一样的

DATRE: 然后这个转译就自然与物质层中所是的那个人连接在一起.

JOHN: 这样讲比较合理.

DATRE: 这也是困扰Aona的问题,并不是说Aona对我们的文化不适应,而是她与一群来自其他行星的个体不兼容.

现在,我们的系统是以个人为基础,不要以任何方式去协调.

JOHN: 我们不打算这么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使用了整体名字:DATRE

DATRE: Datre信息含有极大的流动性.来自于其它星球上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我们也能从他们那儿获取信息.

再加上:所有进行传导的Datre都要使用同一具身体,身体要进行其它调整,事实上调整已经慢慢开始了.但我们不得不找到Aona的什么…做为Aona,她是一个通过物质结构表达的个体 – 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对身体的操作比我们更为熟练,我们还在试探能将多少能量放入这个物质结构中.对Aona来讲没问题,但对Aona的物质结构来讲却是个大问题.

哦,不,我们不应该这样说,它也不是问题,但这是值得尊重的.我们不想与Aona玩什么技巧,因为这不重要 – 而且她的理解也与我们不同.

但是,就是这些”内在理解”能够决定Aona能与哪一个系统兼容工作,你们也是一样的.

JOHN: 那关于维度/次元的问题呢?

DATRE: 这是被一些人使用的旧概念.

JOHN: 有人讲:”我正与第13维度/次元的人接触”

DATRE: 只要有人肯问问题,这些内容都能被更正.就好像有人问:”神是什么?” – 神只存在于你们的星系系统中.他们越能觉知到其它星系系统,了解那些系统是怎么运作的,就越能远离神的概念.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样做,他们就会对其它的事物感兴趣.

JOHN: 这就是他们在寻找的,想找到另一个神的替代品.

DATRE: 是的

JOHN: 不幸的是,很多教学内容中都涉及到神.我认为这也是赛斯犯的错误之一.他没有去掉神这个概念,而是将它转化,换了一种方式描述.我不介意你们如何描述它,但这都是一样的.

DATRE: 是的,这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但是你看,你需要让他们理解不同的事物.你需要引领他们,允许他们将自己投射入不同的方向,然后做不同的事情.

JOHN: 但我们真的需要了解:这些东西在一开始就不需要 – 这才是整场游戏.你就是一切,为什么你需要别人给你设置规矩?

DATRE: 我们还能以另一个方式来讲述.如果你感觉自己来自于其它星系系统,那我们能肯定:在你来到这个物质模式之前,是没有”神”这个概念的.

JOHN: 是的,这点很好.这就是开始推动你,给你渴望的”按钮”.它强烈推动着你,让你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DATRE:现在,我们需要采取另一种策略.由于Aona的温柔和洞见,她允许我们使用她的表达方式来表达,因为她看到了你们当中那些繁冗的通灵信息.

他们都以自己顽固的方式进行通灵.

JZ(通灵Ramtha)自从结婚后,从一无所有变得非常富有,这助长了她高傲的气焰.

赛斯使用的Jane也非常顽固.但她自己是一个灵媒,能教授课程与其它东西.

所有的这一切都能投射出:这些信息是”如何”被表达出来的.

你看,我们刚才谈到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维护些什么,因为…如果你要通灵Abraham,如果你要通灵Lazarus…

JOHN: 这也是我听到的标准反应,人们说:”哎呀,我刚刚遇到了一个通灵Abraham的人”.我就会说:”想想吧,看看这个名字,你认为这个名字是从哪儿来的?”

不过他们都会为此疯狂 – 只要是通灵信息.

DATRE: 但是,John,丢掉你的枷锁吧,允许你自己去体验属于你自己的能力.

JOHN: 我正在这么做.

——————————————

JOHN: 根据你们刚才讲述的内容: 为了获得今天的体验,从这个角度上看,你们创造了一出”过去”体验(Ramtha->赛斯->Datre 宇宙信息的传导过程),并允许自己将这些信息带入”现在”使用与理解.

因此,你们在”所谓的未来”与”过去”工作 – 它不是一个线性过程.

DATRE: 正确.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