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意识单位 (CU)

DATRE: (2004年5月) 你看,如果没有这些意识单位,我们就没有任何可与之工作的了.

JOHN: 是的,关于这个意识的问题,我认为不管我们怎么去定义它,它都属于生命特征.也就是赛斯在书中使用的意识单位(CU)或电磁单位(EE).

我们已经在书籍3中提及过安努(意识单位).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安努能转变成电子(电磁单位) – 这就是赛斯在他书中声明的内容,希望这里能澄清一下这几个概念.

所以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到底什么是意识?” – 这个问题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讲清楚.

DATRE: 嗯,好吧. the CU’s – 是指意识单位对吧?

JOHN: 没错.

DATRE: 它们是做什么的?

JOHN: 它们能做一切,它们是有效的活性成分.

DATRE: 对.意识可以成为有效成分是因为……

JOHN: 但这个”成分” – 并不是指”一种成分”,它是指一整个”东西”.假如意识等同于生命,那么生命并不只等同于”一种成分”.

DATRE: 是的,是的,我同意你.当你们开始想区分生命时…

JOHN: 我们真得不能区分它.我们只能从一个原始的标准上开始构建.

DATRE: 好吧,那你就从你的原始标准上开始构建吧…

JOHN: Ok,它的工作原理是: 安努是产生生命的基础.

DATRE: 是的.

JOHN: 所以,所有的安努就是心念(thought)作用下的生命.

DATRE: 对.

JOHN: 如果这样讲都不是我们称之的意识,那我想知道它还能怎样表达 – 如果你将意识与生命相关联的话.

DATRE: 那是对的,非常正确.所以你看,那儿没有…我在想如何把那分开.我想说的是,当你把心念(thought)放入时,就已经把你们称之的生命给打破了.你想从2个已有的东西中找出些不同,你所做的就是往上面叠加,同时再进行区分.

JOHN: 所以,我们只有把安努当做意识单位,没有别的选择.

DATRE: 嗯,没有了.

JOHN: 我们在Datre的另一本书中讲过,我记得我们说过.

DATRE: 那样讲也没错.

JOHN: Okay,但我不得不仔细考虑这一点.

DATRE: 现在,什么是电磁单位(EE)?

JOHN: 一个EE是指一个安努在一定阶段上的动态.科学中称之的电子是一个安努.那是安努在转变或过渡自己本身.正如赛斯所讲,化学和电子都是同样的东西,就好像蒸汽与水是一样的.

它们只是相同的东西处于不同的条件之下而已.

DATRE: 非常正确.

JOHN: 这就是我谈论的电磁单位(EE)

DATRE: 很好.

JOHN: 如<神秘化学>那本书中讲的一样:一个意识单位(CU)能构造出化学物(化学元素);一个电磁单位(EE)能构造出所谓的电力和电子 – 所以我们谈论的是同一样东西,它能构造出所有的一切.

DATRE: 对,对.这很好,因为我们没有…

JOHN: 我们唯一的问题是,我们需要非常详细地去定义这个Datre所讲的”意识”到底是什么.

DATRE: 对.

JOHN: 它不是科学上的定义.我很惊讶这个问题居然从来没有被提及过.我们讲的意识绝对不是科学中定义的意识!从赛斯资料的最开始,你就能看出它明显不是科学中的意识.
因为我们谈论的是科学和……

DATRE: 是的,我们以前没有考虑过详细去定义它.我们只是使用了那些现有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的词语.

每一个人都知道”意识”这个词,因为科学界已经将它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正如我们刚才所讲,以前我们并没有指望能将内容讲这么深.

JOHN: 但我知道你们是逃不过的,我不知道你们将如何避免它.当赛斯最开始在他的书籍中提到完形能令意识成长时,这就已经奠定了基础.这能为你讲述这一切是如何形成的.

你们从一个安努开始,而在一个给定的”东西”中,那里有多少个安努呢? – 那里有一整个完形 – 那都是完形形态.

DATRE: 对,非常正确.

JOHN: 那里没有”单一的一个”.

DATRE: 没有!

JOHN: 所以完形形态总是成长为”生命”.

DATRE: 扩展生命.

JOHN: 但你看,这一点从来没被澄清过.

DATRE: 没有!

JOHN: 在我所知的人中,没有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有像这样挑战过,但这一次我在挑战.

DATRE: 嗯,这很好.但我认为你应该做的是提供很好的信息资料.我们可以使用它作为一个基础,然后在上面进行扩展与工作.同时,那儿还有”觉知”这个因素.

JOHN: 觉知是完全不同的.

DATRE: 完全不同的.觉知必须与”个体化”相连.

JOHN: 它是独特的.觉知涉及到独特之处.

DATRE: 是的!它是任何给定的独特…

JOHN: 完形,因为那儿没有”单一的一个”.

DATRE: 正确.

JOHN: 不仅如此,那儿没有任何一个东西是”单一一个”的.

DATRE: 没有,无法这样.

JOHN: 事实上,你甚至根本无法找到一个单一的安努.

DATRE: 是的.

JOHN: 因为它们无法以”单一一个”来处理.

DATRE: 它们不能.

JOHN: 对,它们的基本特征无法允许这样做.

DATRE: 虽然你能看到个体的安努,但它总是某个群组的一部分.

JOHN: 就好像你能在某个程度上分辨出一个单一的原子,但它还是属于某个组群中的一部分.

DATRE: 正确.

JOHN: 事实上,它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集群.

DATRE: 是的.在我们的下一本书中,我们要处理人类发展的内容,需要解释Datre从一开始就定义的”意识”,它就是生命本质.

我们也需要声明:我们说的意识不是指科学界中所指的意识.

JOHN: 我们还需要解释”自我意识”或”潜意识”这些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也与平常的定义不同.

DATRE: 正确.但那儿真的没有”自我意识”或”潜意识”这些东西.从我们开始解释意识时,就希望能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开始.

自我意识真的就是自我觉知,就好像”主意(idea)”和”头脑中的想法(thinks)”这些词语一样.如果你能进入”自我觉知”这个术语之内(深度),你就能发现它与意识本身拥有不同的表达,它只能是”个体化”或”个性化”的.

就好像”主意/点子(idea)”这个词,你能进入”主意(idea)”之内,找出这些”主意(idea)”来源的”心念念头Thought”.或者,即使”想法(thinks)”这个词,它也只是某个心念念头(Thought)”碎片”的结果,不是一整个心念(Thoughts).

JOHN: 那潜意识这个词怎么办?

DATRE: 我们应该称它为扩散觉知,一种没有完全集中聚焦的觉知程度.

现在,你们试着做一个小练习吧:

首先对自己说 – “自我意识”,然后看看你的身体有什么样的感觉.

接着再对自己说 – “自我觉知”,然后再看看你的身体有什么感觉.

你的身体应该有2种不同的感觉.

JOHN: 好吧.我会试着去做做看,然后让你们知道我的感觉.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