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肥胖(Obesity)

DATRE: (2006年6月)我们今天要讨论什么?JOHN?

JOHN: 我这里有一些关于肥胖的问题.反正在美国,这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DATRE: 好吧.

JOHN: 问题是:”DATRE,我们当中有人体重过剩,导致身体非常不健康.那儿似乎有很多原因:比如遗传,暴饮暴食,压力等等.我想知道的是:我们的体重到底有多么重要呢?”

DATRE: 它很重要,除非你使它变得重要.与其它任何事物一样,你越专注在”我不想要”这个事实上,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重.

身体本身具有一种特殊的机制,实际上,它有自己的智能.你们还未了解身体的智能,因为这从未跟你们解释过.

为了构成你们称之的物质容器身体 – 那个特有的安努…或通过细胞组合在一起形成的物质容器皮肤.你们认为皮肤微不足道,几乎从来没有真正留意过它.

细胞拥有智力,否则它就不会靠自己形成皮肤本身.举个例子,这里大概很少有人会去留意他们的手.

看看手关节处的褶皱,为什么你们的关节处有皱纹呢? 如果没有那些皱纹,你们的手指头就无法弯曲.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你们的皱纹也会越来越多,因为细胞无法再回到以前所在的位置,所以就不得不在关节处长更多的皱纹.

你们第1个关节的皱纹比第2个少,因为第1个关节不需要像第2个关节那样弯曲那么大的幅度.最接近指甲旁的那个关节不需要弯曲那么多.

问题是:你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留意你们的手 – 它们是非常独特的.

不仅手,还有一切躺在皮肤下方的东西,你们都没有留意过.你们没有注意过外部,也没有注意过内部.

但假如你必须专注在自己的一只手上的话,你就会变得非常忙碌,无法再做别的事情.

因为那儿还有血管,细胞,肌腱…

JOHN: 和神经

DATRE: 神经等其它的一切,还有那些成长中的指甲,这一切全部同时发生.

正因如此,身体拥有自己的智能.

现在回到肥胖的部分.

你们没有注意过你们的手.你们的手一直在那儿工作,你可能刮伤它或者钉钉子的时候用锤子砸到指甲盖…你也可能摔倒,撞伤膝盖,然后就会结疤等等.所有这些发生的事情,你们从来都不去留意.

那么,你们现在关注什么呢? 你们关注那些不断出现在你们面前的东西.每次你打开收音机,电视机…或者每次出门的时候,都能看到同样一件事: 那些肥胖的人.

关于肥胖,人们采取了2种不同的态度.

一种是:”我可不想那样” – 于是他们开始锻炼,去健身房运动,做这个练习,做那个运动,试图使自己保持苗条.因为他们可不想要身上的肥肉或橘皮组织.Okay.

另一种人则说:”嗯,我是该减肥了.可你知道,那些食物太棒了,我就是无法控制…” – 好吧,食物唯一的好处就是:它在你的嘴巴里尝起来还不错.或者你能闻到食物的香味.假设你去了某个地方,一闻到爆米花的香味,你就会立刻说:”哇,我想吃!好想吃,它闻起来太棒了!”

但是,假如你不能闻,不能尝,那么…你又能从食物中获得多少乐趣呢?

所以你看,它是一个双环困境(catch 22).

那里有人想要它,有人不想要它.要么你使它变成一种痴迷/强迫 – 是的,它能转化成这样;要么,你试图忽略它.就好像你站在镜子面前,但只能看到镜子中的自我.因为你根本没有胆量转过身来,看看你的后面.

你看,它就这样变成了你们日常关注的事情,无论你是否想要它.

有人说:”好吧,只看镜子前的我也OK,对我来讲不要紧” – 不,你所做的是在压制它,你想把它推回去.所有你在做的就是抑制 – 你在叠加,因为你知道肥肉在那里,你不喜欢它.”我现在不得不穿大一点的裤子了,记得我以前是…..”

好吧,再看看那些欧洲人的照片.大多数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欧洲人都不胖.

你知道为什么吗?在很多国家,他们的电冰箱都非常小,每天都要走到商店里购买新鲜蔬菜与牛奶.他们每天都要在商店和家之间来回走动.

即使在大城市里,为了获取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也必须走很远的距离.

那儿还有一些欧洲的商店只卖冷冻食品.所以他们在购买后,就会把这些冷冻食物放在一个专门的冷藏机里.这就意味着:他们只需到街口的小店里购买其它新鲜食物就OK了.

他们的生活与你们的美国生活完全不同.不仅如此,大多数的欧洲国家也会消耗较少的垃圾食品.因为在美国,要停下来找到一块汉堡实在是太方便了(快餐食品);或者坐下来吃一片比萨,再喝一瓶可乐.

所以你们吃的食物也完全不同.

还有孩子们讨论的”青春痘”.不知你是否留意到:有的国家与其它的国家之间不同.比如亚洲的国家,你会看到那些青少年的脸上长青春痘,但一个中国人或日本人脸上的青春痘是非常不同的.

这是因为他们进食了那些无法被他们的身体消化或认知的食物.因为他们的身体”不习惯”那些被你们美国人消耗的食物种类 – 可你们从来不去考虑这一点.

所以你看,不同的文化拥有不同的饮食方式.他们与你们不同…不像你们那么喜欢运动,除非他们碰巧接触的是武术等等.

然而,你们的美式生活已经变得非常非常不同了.

我想那儿有很多原因导致这个国家的肥胖,比如刚才问题中提到的那些.

但我想说一个你们当中大多数人都没有觉知到的情况,那就是:这个星球上的能量已经发生了大幅度的变化.

你是否发现这个星球上很多地区的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已经开始改变了? 那儿有不同的意见分歧,有不快乐,有愤怒.更重要的是,还有你们的恐惧.

JOHN: 和无奈.

DATRE: 无奈.所有的这一切都会为身体施加压力 – 而这就会导致体重增加的症状.你站在体重仪上,也许你现在的体重与你10年前的体重差不了太多,但是,体重仪不仅会记录下你的肉体体重,还能记录那些不属于你自己的能量质.

是的,那儿还有你们称之的”遗传”,但你知道遗传是什么吗? 遗传基因就是信念系统:”我想像我妈一样” – “我想长得跟我爸一样” – “我想与我的爷爷奶奶一样” – “嗯,我爷爷奶奶这边的家人都是体重非常重的人.既然我是爷爷奶奶的”碳基”复制体,那么我也会很重.”

那儿还有另外一件被忽视的事情:有多少次你们喜欢说:”我知道我要照我母亲的方法去做”;”我记得爸爸教过我钓鱼”或”我爸教过我如何用钉锤”等等 – 但是,”为什么我要完全按照爸爸做的那样去做呢?”

你看,你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你们一直忙于复制自己,因为你们总是需要一个榜样.

看看你们今天的世界,你并不必跟随那些众多时尚模特儿(榜样)中的一个.也许你今天想成为这个模特儿,可在下一秒,你却认为不可能.于是你说:”哎呀,好吧,我接受我自己,但我还是希望成为那个模特儿”

这可不是真正的接受.真正的接受不是你在口头上说:”好吧,我接受我所是的样子”- 但在你的内心深处,你却说:”我当然还是希望看起来像那个模特.”

男人与女人一样,也会做同样的事情.男人染发,整理面部线条.他们会做美容手术.其实男性做美容手术的要比女人多 – 信不信由你.

JOHN: 还有头发移植手术.

DATRE: 头发移植,任何你们能想到的一切.因为他们不想变老,想永远保持年轻,充满活力.还有在多少运动节目中,你能看到那些性功能增强的药物广告呢?

假如他们告诉你1-2页的药物副作用,那么就不要吃这些药 – 因为这些副作用可能比你最开始的症状还要糟糕.

你看,你们完全没有觉知到这点:你们只通过别人眼中的你来接受自己.为什么不肯接受自己内在的部分?那才是你需要去解决的.

找出”真正的你是谁?” – 这将会为你带来巨大的改变.

肥胖来自于各种原因 – 接受你现在所有的事实,然后去做点什么或者离开它(不要不停抱怨).

去做一个决定,不要每天都改变主意.卸下你的包袱,要么接受它,要么拒绝它.继续.

JOHN: 虽然接下来这个问题可能已经被回答了一部分,但无论怎样…OK,问题是:”请问超重是否会缩短我们的寿命呢?或者这只是我们长久以来被教导的信念系统?”

DATRE: 我不觉得它本身会缩短你的寿命.你们将体重的信念与你们的寿命或健康绑得紧紧的.说到”信念”,食物与你们的体重或体型大小没有一点关系.它只是你们人类的”信念”,认为食物会影响你们的身体形象.

但这不止”一个”原因,这是”多种”原因.

基本上,你们都有一种隐藏的恐惧会导致身体出错,因为它会建立紧张与压力.你们的焦虑症,都建立在紧张的情绪之上.

让我们冒昧地讲:以肥胖来说,那儿有很多极度肥胖的人却活了相当长的时间.

再次的,这是接受与拒绝.

这是你的决定,这是你想接受什么,然后允许自己与之生活.

你与自己生活在每一天,这与别人说什么或做什么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你将如何接受怎样的自己 – 你对自己的接受才是重要的.

如果你接受自己做为本身的你,就会释放很多压力.那儿有很多人什么都没有做,没有控制饮食,锻炼等等 – 但他们却减掉了很多体重.

很简单,这是因为:”他们来到了自己身边”

这也是发生在那些癌症患者身上的事情.是谁疗愈了他们?是他们自己.做为他们所是的自己,他们必须要相信自己本身.

我们不在乎那些”字眼”…你们怎么说来着?当人们患病的时候,他们说:”我们要与病魔抗争到底!”

这场战斗不是别人的,为什么你要跟自己战斗呢?什么时候你们才肯停下来想一想? 这简直太奇怪了:你们来到物质层体验,如果你要跟你唯一的载具(肉体)战斗,那你该怎么完成那些你本来打算在这里完成的事情呢?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JOHN: 那是你们持续创造出的”你的”(形象)画面.

DATRE: 对.如果你继续创造这些肥胖的形象,那你该如何…为什么你让它成为你最不想要的那个东西,并与之抗争?这不符合逻辑.

所以你看,他们说:”我们在为某某疾病进行公益集资,希望能够战胜这种疾病”等等.

好吧,为什么要创造出那些让你与之抗争的东西? “抗争”这些词语需要从字典上被抹掉.一旦你开始觉知这些词语的使用情况,就会发现它们是多么”阴险”.

你们要对抗战争,为什么?那些与你打仗的人很有可能成为你的好朋友,但你们不允许,因为你们不得不”战斗”.

你不允许自己减肥,因为你不得不与之”战斗”.你也不允许自己治疗癌症 ,因为你必须与之”抗争”.你们不得不战斗这个,战斗那个.但如果让一切回到以前,你们并不需要战斗.

你可以为自己防卫,可这是不同的.你不需要因防卫,让自己与减肥做斗争.

也许你的身体并不需要减肥,因为这是你为自己设置的参数.你在创造身体之前为它设置参数,现在身体按照参数运行,但你却为之疯狂,想与它打架.

停下来想想我说的吧 – 这是非常重要的.

继续.

JOHN: 问题:”是否肥胖会阻止我们完成我们应该做的事或可能会做的事呢?”

DATRE: 又来了.完成我们应该做的或可能做的.好吧,你想成为什么呢? 空中飞人吗?现在你无法当空中飞人,是否因为这体重呢?你到底想完成什么,而这些是因你的体重无法让你完成的?

你无法成为一个模特,因为那些人都在”饿”自己.但那是他们想做的,为了自己想做的,他们就会那样去做.他们使自己挨饿,因为他们不得不保持在一定的体重范围内,否则就无法穿上那些漂亮的衣服.

Okay,这只是一件事.那么那些平常的人,每天走在路上的人,他们又想在自己的人生中完成什么事情呢?

假如你因你的体重无法完成你想做的事,那么…如果你无法摆脱这些体重…要知道那儿有很多人都办不到,你甚至你会发现很多明星也一样.

这些明星瘦下来,然后又增肥;接着再瘦下来,再增肥;就好像摇摆不定的溜溜球 –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首先 ,他们没有看到真正的自己.

你必须面对自己,面对那个”真正的你”为自己创造的身体.

你减肥,绝食,减了20磅,然后你好开心.你又去剪了一个新发型或者去做头发移植,去掉脸上的皱纹,或者去做任何让你的外表看起来年轻与俊美的事情.你为身体做这一切,你感到很幸福很满足.

但是,为什么这些体重还会再回来呢?为什么90%减肥的人都会”回胖”?你到底做了什么又将这些体重加回来了?

因为你没有面对真正的自己 – 这才是非常重要的.

“嗯…可我不能不理它” – 好吧,如果你不断告诫自己:”我不能吃巧克力,一吃巧克力就会发胖”

Okay,比欧洲还要消耗巧克力的国家在哪里?他们吃大量巧克力的那些人…

JOHN: 是比利时和瑞士人.

DATRE: 那里的人并不认为巧克力会增加他们的体重.还有那些电视里走在大街上的外国女孩,她们笑着谈话,穿着非常非常高的高跟鞋.

她们穿着高跟鞋逛商店,可在你们的(美国)商店里呢?虽然店里到处都是女孩子,但她们却更喜欢穿平跟鞋.

她们说:”高跟鞋太难穿了,对你的脚和背都不好”

这是因为你们没有习惯穿不同的鞋子,你们还没有使用到那些能够增强背部,腿部,肩部,颈部和手部的肌肉.你的整个身体将会重新调整自己.

所以,为什么那些人能够做到你不能做到的事情? 而他们还很开心.为什么你不能让自己开心,就因为你的体重过重?

就好像一个躺在商店的地板上向大人吼叫的孩子,因为他想要某个玩具.最后妈妈终于把他想要的玩具买下来,递给他时,他却把这个玩具丢在地上说:”不,我不想要了!”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变老 – 但他们却无法长大.

他们还是那么幼稚,因为他们从来不去留意自己.

JOHN: 他们无法成长,去掉”孩子气”. 童年时期的幼稚很好,但”孩子气”就是另一回事了.

DATRE: 对,对.你是我们的文字专家,我们需要你,JOHN. 继续.

JOHN: 问题:” ‘我们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 – 这是否会关系/关联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 我想我们应该已经讲过这个内容了.

DATRE: 我想我们讲过了.我们在很多年前的传导中讲过:爱护你的身体.

JOHN: 为什么你不去爱护你的创造物 -所有的创造? 特别是你的身体.

DATRE: 特别是你的身体 – 它是你的创造物,为什么不去爱你创造出的东西呢?不要与它们打架.

一位艺术家画一副画,这是他的创作.如果他不喜欢它,可能会把它撕掉,但他还会去创作另外一副不同的画.

JOHN: 一样的道理.

DATRE: 同样的差异.继续.

JOHN: 问题:”如果我们的老去,疾病,死亡与痛苦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或创造,那么它们都是无关紧要的咯?”

DATRE: 你能从中学到什么?你能从痛苦中学到什么?这才是它的全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学校 – 一个学习的学校.

你想”出生-死亡”,”出生-死亡”多少次呢? 或者你想以这种方式或那种方式进行体验?

“嗯,为什么我不能成为一个有钱人?” – 好吧,那个在某处与你连接的某人是个有钱人(可能性自我)

JOHN: 你是富有的.在每一个你不喜欢的”面向”中,那儿总有一个与你的缺乏相对应的表达的你.

DATRE: 非常正确,非常正确.

JOHN: 如果你是男性,你就会有一个女性.如果你是黑人,你就是一个白人.你是富人,你是穷人 – 你是一整个.

DATRE: 你是一切,但你只有一个物质容器.

JOHN: 你只认识到这一个物质容器.

DATRE: 你只认知一直在你面前出现的这个.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很久以前提过的”片段体”.这也是为什么一切都能改变,因为你能改变那些片段.同时,你也能选择其它的片段.

JOHN: 你能选择任何版本中的你.

DATRE: 完全正确.那么你对哪一个满意呢?除非你能找到改变它的方法,否则就永远不会改变.

那儿没有别人,我不关心他/她到底是谁,因为没有人能为你改变.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可以给你指导,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来帮助你,或为你提高某些方面的兴趣.

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那个做为最基本前提的你 – 不可能!你是唯一一个可以改变的!

现在,我可不是说你能明天就变成一个电影明星,因为没有一个电影明星是在突然间就成为明星的 – 因为它需要花费努力与工作.

我们知道这是很多人不喜欢听到的信息 – 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样讲 – 不过这由他们自己决定.

有的人会问:”我想知道为什么Datre不能直接过来跟我们所有的人对话?”

JOHN: 是的.

DATRE: OK,这些我们与你们谈论的内容 – 你们当中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都可以以你自己想要的方式去使用.但是,它不是用眼睛看文字内容,不是用耳朵听语言内容,而是你能从这些内容中得到什么?

JOHN: 是你以自己的方式来转译它的符号.

DATRE: 确实如此.我们曾说过:当你们一群人在阅读书籍,报纸或看电视时,你们可以在某些方面有相同的意见,但那儿总会有人说:”嗯,我不这么认为”;”我不知道你怎么从中听出这样的看法,他可不是这么讲的” –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们在观看或倾听时,最好要仔细倾听那个人讲的内容.但这个内容不是”文字内容”,而是他真正想表达什么,也就是他对这段内容的看法与解释 – 不是表面上的”文字”或”语言”.

你们都可以倾听同一件事情.你们都可以看着桌子上的同一个杯子,然而这个杯子对每一个人来讲都是不同的.

桌子是相同的 – 你们都同意”桌子”这个词,知道桌子就是那种大大的家具.然后接下来,你们就会讨论:”它是由这种木头做的”;”不,它是用那种木头做的”.你们还同意”毛毯”这个词,接着再细分下来,你们每个人眼中的毛毯又会不同.

JOHN: 是的,当去除肤浅的表面时,它都是不同的.

DATRE: 始终不同.他们说:”好吧,我似乎从来都无法了解我的丈夫”;”他是日本人,我是美国人,我爱他,但他似乎总是无法理解我,我有时也无法理解他”.

这与你们是否结婚没有任何关系.你也可以与那个跟你青梅竹马的人结婚.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最后终于成立一个家庭.然后女人却会说:”到现在我还是不了解他”.

你不能.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你永远无法完全彻底地了解另一个人.因为那儿没有办法做到,这是不可能的.

有人说:”嗯,那儿肯定有一种方法.我就知道一对夫妇,他们的感情非常非常好.” – 好吧,这是2方面的给与和接受,并不是说他们完全理解对方.

所以你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跳出来做同样的事情.

其中一件大多数人都在抱怨的事情是:肥胖.还有洁白牙齿,你们要去牙医那里做点什么…就能有一口洁白的牙.

JOHN: 它们都是图像/幻象.

DATRE: 它们都是图像.你们全部都看着外面,却不去看那个与任何一个你兼容的内部.

JOHN: 就好像一本书的封面.你可以把封面设计得很漂亮,但打开后却发现它是一本”垃圾书籍”.身体也是一样的.

DATRE: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最难做的就是书籍封面.这也是为什么前2本Datre书籍的封面都是平装/平淡的.

因为当你开始任何新的东西时,你们都不知道参数.你不知道自己确切想要什么和想展示什么.要发布一本书,和创造出一个人 – 也就是你,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你看,如果你能试着…假装你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然后拿他与你自己比较,那么你想改变些什么呢?

你是想改变内部?还是想改变外部?

那儿有很多很多人被称做”政治家”,可你们甚至不再知道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是那些令人钦佩,令人们抬头往前看的人.可是现在,所有你们做的,就是”低头”看着人们(高高在上).你看,一切都被反转了,一切都被改变了.这就是新千禧年的到来.我们已经告诉过你们很多很多遍:在新的千禧年中,你最好去了解”你是谁?”

如果你们想坚持留在老地方,想尝试与自己的某个家庭成员一样:”啊,我的妹妹是这样那样,她是我们家中最漂亮的一个,每个人都这么讲”

他们所有在做的就是在寻找她的外部.然而,谁是那个最受欢迎的人呢?是那个长得不那么好看的,因为他需要更加努力地工作才能够被接受.

每一个人都接受那些长得好看的人.但是,当这些人变老后,却忘记了改变他们的”片段”.

改变!才是这场游戏的名字.如果你要进入新千禧年,就要”喜欢”这些改变.因为你是那个创造出这一切的人.忘掉你的体重吧,你不会因为它死亡.如果医生说你会因体重死亡…看看那些因得癌症被判定快要死亡的人,医生没有办法治疗他们,只有把他们送回家,并告知:”你只能活1-2个月”.

那么,他们该怎么办呢? 他们会做这2件事的其中一个:要么死亡,要么决定活下去.接着20年以后,他们居然还活着 – 为什么呢?

停下来好好想想吧,是你在创造它.难道你不爱你的创造物吗?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