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能量(Energy)

DATRE: 那儿有个我们一直在讨论的话题,我们谈论…最近有人阅读时提到”流动”,于是你(JOHN)开始笑,并说:”我们怎么以前好像听说过?”

那个你以前听过的,提过”流动”的,就是我们DATRE.

这是事实.你看,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也是为什么对我们来讲,跟你们描述事情是如此困难.在我们的”眼”中,你们全是弯弯曲曲的线条小人,所以我们无法带给你们私人的答案.

可以这样讲,当我们通过Aona的眼睛感知或观看…也就是说Aona出体以后,她在上面俯视地球时…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讲…

她看到的所有移动,所有的流动就像烟雾.那儿有各种不同类型的烟雾,有黄褐色,烟灰色,白色和黑色,还有各种颜色的组合,以及较暗或较亮等不同的变化.

这些烟雾都在不断运动中,但问题是,为了回答某些问题…让我们这样讲:通过我们的知觉,我们必须要”磨练/想念”入,比如一个棕色的烟雾中,然后尝试获取这块棕色烟雾里最密集的部分,接着跟随流动,直到进入我们认为你们能够理解我们的那一点.

而那些烟雾就像是…我见过你们的海浪照片,那些波浪不断冲刷,来来往往.

JOHN: 是的.

DATRE: 对,就像那样,因为波的产生是非常特别的.波能形成,并遵循一个路径.它可以降下来,再推上去,然后喷出一个很大的浪花.当水落下来后,浪花消失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水的结束 – 因为水又会流向它自己本身.

当我们试图为你们解释时,就像这样跟随烟雾.然后,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个完形概念,将它变成文字.

JOHN: 这种沟通的困难之处在于:我们试着让自己认为身体是我们自己.但实际上,在那个结构中,身体自己本身就是小小的宇宙.我们没有认知到:一个细胞就是它自己的宇宙.

DATRE: 一个细胞是一个完整的自己本身.但我不喜欢使用宇宙这个词,因为一提到宇宙,大家就对它有一种浩瀚与巨大的印象.这是你们很多人对宇宙的首要印象:”我们要探索宇宙,要走出宇宙,火星在宇宙中…”

你看,一切你们人类所想象的,一旦提及宇宙,你们就认为它在外面.

JOHN: 可这一点现在不是了,显然宇宙就在这里.

DATRE: 就是这样.如果你们以这样的方式来讲:”一个细胞是完整的自己本身” – 那么它就会照顾自己,拥有自己的天生知晓.这就是它如何形成你们称之的原子的.

JOHN: 细胞不会形成原子.一个细胞由大量的原子组成,这里搞反了.

DATRE: 我试着想说的是…JOHN,哦,是的,但即使是一个原子,或安努,它们都具有完整性.否则一切就无法运作.

JOHN: 那儿没有只完成一半的东西.

DATRE: 没有! 一切都是完整的自己本身.但我想说的是:我不喜欢使用”宇宙”这个词,因为它代表一种伟大与了不起的东西.一旦人类想到它,首先就会认为宇宙在别的地方,并认为:”我应该怎样出去呢?”

“我不再喜欢这里!我想去外面,外面在哪里呢?” – “哦,我想出去,到水星,火星,昴宿星等等”…

似乎没有人觉察到这一句话:”它是它自己本身”…而”无意识”这个词,它自己本身,就把一切投入混乱之中.

JOHN: 对,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使用”意识”这个词,试图来描述一种特定”种类”的能量.

DATRE: 对.

JOHN: 在我们的语言中,基本上只有2个词语勉强适合,就是:”觉知”与”意识” – 但它们当中没有一个能真正描述清楚.

DATRE: 确实无法描述清楚,但你能对这些文字有一种”感觉”,至少我们使用的这个身体结构是这样的.

当你说意识时,它感觉是局限的.当你说觉知时,它感觉是开放的 – 你能对它们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现在,假如你的身体足够敏感,你就能感觉到,否则就不能.

这些词语本身,”意识”是一种关闭 – 而”觉知”(啊哈!)是一种开放!

一切以”啊”开头的性质,都是打开的…因为你无法闭着嘴巴说”啊” – “啊”是打开的,所以”觉知”是一种开放.

JOHN: 我有一点点不同的看法.对我来讲,”觉知”是一种广义的事情.

DATRE: 是的.

JOHN: 但”意识”是一种聚焦的东西.

DATRE: 对.

JOHN: 你对这个有意识吗?你觉知到那个吗?你看,这非常不同…对我来说,意识代表的不仅仅是焦点,还代表它是某个你能具体关联的东西.

就好像一个苹果的意识.你也能说一个苹果的觉知,但在我看来,一个苹果的觉知还包含了树.

DATRE: 这也是我想说的,就是这样.

JOHN: 但苹果的意识并没有包含树,只包含了苹果与树的关系.

DATRE: 你看,又来了,这是”禁闭”.

JOHN: 这就是你们试着做的.在一定的条件下,你们试图具体化.你无法只通过谈论一只鸟所在的鸟窝或大树,就体验到一只鸟的意识.

DATRE: 你看,那是不同的.一个苹果依附在一棵树上,但鸟并没有依附在任何东西上.它并不在其它不是它自己的容器内.它了解自己本身为本身;也了解自己之外为之外.

但你看,再次的,你们又进入了文字的隐喻中.当一说到苹果,我们首先看到的就是与苹果枝干相连的整棵苹果树.所以你看,一提到苹果,”觉知”这个词就能让你连接到一整棵树 – 这就是收到的第一个完形概念.

所以,这就是我们觉知它的方式,这也是它的难处,JOHN.不过解释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我们总是需要2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方式.

JOHN: 至少2种.

DATRE: 对,最少2种.你看,”意识”一直在你们的心理学等其它领域中保持着不错的优势,因为它能被”区分/打破” – 医学或科学等能将它打破分解成许多个不同的名字 – 最后就有了:意识,无意识,潜意识和超意识等等. 但我们所做的,就是试图不使用这些”名字”,然后带给你们不同看待事物的方式 – 这就是我们”试着”想做的.

要知道,有时不使用文字跟你们解释你们称之的”潜意识”时,是相当困难的.

你们必须要进入这些传导信息的”流动”中才行.

你们要理解这些信息并没有它听上去那么简单.

JOHN: 不幸的是,语言本身的结构其实是非常尴尬与笨拙的.

DATRE:它是一种限制.

JOHN: 我们之所以发明它,就是因为我们忘记如何与完形概念工作了.

DATRE: 正确,正确.你们花费了上亿万年的时间,甚至到达忘记有所谓意识这样的东西了.

这就是困难所在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传导资料看起来似乎非常简陋,因为我们试图超越那一点,使用不同的方式描述,但又要让它足够简单,以便你们能够理解.

无论怎样,所有的这些意识,觉知等等这些难以解释的”东西”,都会跟随所谓的”烟雾踪迹”.

JOHN:在这样所谓的流动框架中.

DATRE: 是的.可问题是,每一个人都说:”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理解)…”

JOHN: “你”就是那个你不能(理解)的原因.

DATRE: 正确. 原因是他们不理解”知晓”来自于体验.你们必须要经过体验,才能达到”知晓”的那一点.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幼稚园学校”特别与众不同.但由于大量的停滞,它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

虽然有的领域在移动中,有的领域处于停滞期,但由于你们之间的2极分化,就你们的物质结构而言,”停滞”在你们的许多领域中都具有压倒性的影响.

JOHN: 到目前为止,停滞的领域以压倒性的状态影响了整个过程.

DATRE: 对,因为…嗯,人们都太…

JOHN: 真的太懒了

DATRE: 是的,不仅如此,他们还忙于日常生活中的…

JOHN: 事情与东西.

DATRE: 是的,是的.你们必须需要什么,你们必须拥有什么,但是…

JOHN: 那个被灌输给所有人类的,非常强烈的编程来自于人类所谓的宗教,科学或政治等组织,最终导致所有领域停滞得越来越多.

如果这些组织的编程失败了,如果没有如此结构化,如此专一,今天的人类就会好很多.人类现在太过于聚焦,太被逼迫,以至于被压缩入停滞的阶段,如果能放松一点就好了.

DATRE: (轻笑)对,但你看,因为速度太快…在不久之前,你们的飞机才被发明出来.

现在,你们停下来想一想,那都发生在90年代.

JOHN: 90年代初期.

DATRE: 在90年代初期,是多少年来着?算了,数字无所谓. 然后,在你们的2000年后,你们又有了喷气式飞机.

JOHN: 不仅喷气飞机,还有火箭等等.

DATRE: 对,你看这有多快?

JOHN: 是的.

DATRE:在你们称之的时间框内

JOHN: 在眨眼之间

DATRE: 噢,比那还要快.因为你们花费了亿万年…嗯,我应该这样讲:你们花费了很多很多个世纪,才达到能超越”简笔画线条小人儿”的那一点.这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需要大量的发展.

但是,当你们开始渐入佳境,开始熟悉物质层,习惯它是如何…

JOHN: 熟悉了整个身体结构后

DATRE: 一旦你们熟悉如何与身体工作时,你看,那时你们还是….

JOHN: 这里的好处是:这是一场有趣的体验,但那儿是否还有其它能被超越的价值呢?

DATRE:对.这就是他们试图找寻的 – 价值实现.然后现在,你们在物质层以一个小婴儿开始,也就是:从所有的”智力知识”开始.

当你们年幼时,所有你们被传授的,就是从过去重复的物质表达体验中获取的”智力知识”.因为每一个人都同意是这样,于是它就成为了一个”知识”.

你们全部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你们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知道那个,我们还知道那些与这些……” – 在浴缸里调转船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你们拥有如此多的”智力知识”,以至于人们立即就会…打个比方:假如你说的与他们所”知道”的”智力知识”不同…

JOHN:这些”智力知识”都是被编程好的”知道”

DATRE:是的,被编程好的”知道”.然后,这些人就会马上转身离开你.

JOHN:耶!这个”智力知识”的举例非常棒!这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我们从来就没有教过人们”如何去”真正”思考.

我们只是在处理”该用什么”和”该做什么”,还有”智力知识”,”智力知识”,”智力知识”.这就是所有我们在处理的.我们没有教导”如何”去开发并理解真正的自己 – 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DATRE: 是的,这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你们唯一能离开你们的”太空/空间”的方式,或任何你们想称之的名字.

JOHN: 离开这个物质层,而那不需要任何”智力知识”.

DATRE: 是的,因为…但你们还是有那些人,现在你们当中有人在进行出体体验.

他们带着自己的”银带”,来到外面,但同时还携带着他们的整个信念系统.

JOHN: 确实.

DATRE: 我正在查找你与AONA读过的那些信息.

JOHN: 他们很明显携带了自己的信念系统.

DATRE: 当然.

JOHN: 但这是一个很好的能克服信念系统的办法,因为你要去面对那个你的信念系统不适应的现实世界.

DATRE: 正确.

JOHN: 然后你就能改变你的信念系统…

DATRE: 但如果你不去做,它也无法帮到你.

JOHN: 嗯,你会被推入,因为那儿有一些超出你控制之外的事情会”对”你发生 – 这都源于你的信念系统.

DATRE: 嗯哈,其实那儿什么事情也没有”对”你发生.

JOHN: 这些传导资料中的某些内容我们需要澄清.一般人们提及的”死亡”,是指死去的那个阶段.

但人类,很多很多人类在他们放下自己的身体之前,早就已经死亡了.因为死亡的真正含义是:”停滞”.

DATRE: 这也是你们死亡地带中的困难之处.

JOHN: 是的.

DATRE: 它停滞了.

JOHN: 他们在身体死亡之前就已经停滞了,去看看那些卷入的习惯模式和信念吧.

DATRE: 所以你看,”停滞”在你们称之的死亡之前就会发生.

JOHN:是的.当你停止流动,进入停滞时,这就是真正的死亡.只有这样才能被称做死亡,虽然你们还是可能会到处走动.

DATRE: 这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生了.事实上,很多人将会为此震惊…包括那些你们所谓的高学历者,可能非常精通他们所在的领域.他们当中的很多都已经死亡了.

JOHN: 哦,是的.

DATRE: 因为,所有他们所做的,就是使用一个线性思维,一遍又一遍重复.偶尔有人会提出一个新的想法,然后他们就采用它,并应用…

JOHN: 通常这并不是新的想法,只是采用了一个新的方式去看待你已经知道的事物.或者,你认为你知道.

DATRE: 你改变的只是那些你已经”知道”的事情.嗯,这里所发生的是:因为…人们并不想,假如某个人不停做着一件被别人称赞的事情,结果他发现这件事情不正确时,他并不想说出来,因为他想保持在那个小小的偶然事件中.

这是行不通的.那些人说: “一切都要开放公平的审查”.但他们却为这些审查设置了一堆制约,以至于无法开放.

JOHN: 甚至那些看起来脚踏实地或冷静的人,也是如此结构化.他们停滞在自己的纪律中,他们是那些特殊纪律中的精英.当这些人接触到其他”非现实”的东西时,他们只会简单地否定它.即使他们自己有过这样的体验,他们也会否认:”这只是我经历的一个幻觉而已”.

DATRE: 对.

JOHN:反正这符合我身边发生的事情,管它的.

DATRE: 对,对.就好像那天晚上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麦田圈.

那儿有很多关于麦田圈的不同节目. 这样的节目再次出现,是因为你们现在有了能在实验室里工作的麦子和其它一切所需物品.

但有趣的是(微笑),人类却没有办法靠他自己本身,靠他的身体去做出这样如此精确的花样图案.

他们还认为这是外星人在飞船里做的.或者一定是其它人类做的,没有其他.

JOHN: 是的,那是他们唯一拥有的2个选择.他们不理解那儿可”不是”只有这2个选择.

DATRE: 所以他们也就无法理解其它的东西,因为这不符合物质层.如果那儿有超出物质层之外的东西的话,会令他们混乱的.

因此,”会有外星人来到你们的星球上” – 再一次,这种说法贯彻的基本前提,来源于恐惧 – 这样的说法已经流传很久了.

JOHN: 肯定的.

DATRE: 他们害怕接受其它的东西,因为他们不理解.

JOHN: 对.那些带入的恐惧与噪音,就是他们其中一个问题.

DATRE: 是的.顺便提一下,我们是不会进入Aona的噪音中的.

ok,无论如何,那样的恐惧一下子跳出来缠住他们:”不管怎样,这一定要是我们能看到,感觉到,听到,触摸到或尝到的东西”.

JOHN: 一定要使它们合理化.

DATRE: 使它们合理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书籍4,关于精灵的书籍非常重要.

我们不知道这本精灵书在人群中反应的情况.

JOHN: 事实上,我们现在还没有得到什么反馈.

DATRE: 虽然你们卖出很多本,但这些数量还不足够引起整个星球的注意.不过,它将会引起人们的好奇与疑惑.那儿将有一些灵视力者会阅读这本书,他们会说:”哦,终于有这类信息出现了” – 但你看,那儿总会有上亿的人说:”我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它就像其它任何事物一样,就好像你告诉人们一些关于物质自然本质的信息时,人们会说…ok,我们以手工劳动,比如:作画,十字绣,黏土或制作玻璃制品来举个例子.

“嘿,你想制作手工玻璃制品吗?” – “嗯,我对此一窍不通,不感兴趣”

“即使它们都是物质,如果有机会,难道你不想尝试吗?”

“天啊,我真的不行!”

JOHN: 嗯,我很想做出改变,可那儿有2样东西我不想要:要么是不改变的东西,要么就是改变的东西.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恐惧来自于对改变的恐惧,或害怕缺乏改变.

DATRE: 对,所以他们就被夹在中间.

JOHN: 这是一个互相抵触的双环困境.

DATRE: 那就是停滞.他们害怕进入…就好像很多很多年前,他们想出去,然后你给予他们信息…”我想学习,我想知道…”,可他们却…就好像有人想穿过一条小溪,现在他们走到河中间的石头上了,但他们却开始害怕前进,也害怕后退,于是他们只有站在中间请求帮助.

JOHN: 停滞的位置.

DATRE: 没错.就像某个登山者,他的腿瘸了,只能用拐杖走路.可等他上山行走一段时间后,却发现自己只能走这么远,于是只有决定返回.

他不得不做出决定,没有办法.他要做出最有利的决定.

否则他就必须要其他人搀扶,可他不能把这样的负担加重到别人身上.于是他不得不返回,虽然这对他来讲很痛苦.

但问题是:那时他必须要做出决定.

如果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 – 这可能会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那儿有一种可能性和几率,会出现在他们当中的其中一人身上.

你将会面对一个”命题-决定”时间.要么你往前走,要么你呆在原地.可一旦你呆在原地,其实你就是在往后退.

JOHN: 是的,那儿没有静止不动.你要么往前走,要么往后走.

DATRE:因为你周围的一切都在运动.即使是”现在”也在移动中.为什么有时某天好像很短,有时又很长?为什么从那天到今天,你可以不记得了?

你进入了一种流动,而这种流动是”领悟/新点子时间”,是吸收时间,是”啊哈时间”.它”没有”时间.

这就是Aona所看到的,她称之的不同”现实世界”.在那儿有你们的生活地带,死亡地带,还有”无时间”地带.

就是那样.领悟/新点子是”无时间”;灵感,是无时间;完形概念,也是无时间.然后你使用得越多…嗯,好吧,有人称它为:心理时间.

JOHN: 心理线 时间,心理时间.

DATRE:心理时间.看,那儿没有包含任何时间元素,因为没有涉及任何物理行为.所以,这就是你们称之的”无时间” – 它就是”现在/当下” – “现在/当下”不需要花费任何时间.

不管怎样,我们想进入这样的讨论中是因为:当我们试着在对话中与你们解释时,我们就有了这样一个关于烟雾的想法.我认为烟雾能让你们理解,因为你们都知道烟雾能互相混合在一起.

JOHN: 是的.

DATRE: 话说回来,我们眼中的能量就像你们称之的烟雾,烟雾流.头脑中的想法模式与心念模式就是2种不同颜色的烟雾.

无论如何,我认为我们的话题已经覆盖了很多领域,希望你们对我们表述的方式,和Aona看到或感觉到事物的方式,还有你们自己做事情的方式,能够有一定的了解.

这是3方面的,包括任何一个通过Aona传导的DATRE.

这是使用3种不同的方式看待同样的事情.如果那儿有2个一样的话,就无法工作,因为…

JOHN: 这也能成为一种停滞.

DATRE: 重复一次,你们有你们的个人停滞,这同样也无法工作.

所以,无论如何,我这个DATRE,不管下一次的哪一个我会进入,就下次再见咯!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