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自我(全我)与小我Self&Ego

DATRE: (2006年8月)现在,我们打算进入更广泛的讨论内容.John,你想从哪儿开始?

JOHN: 从”所有的现实世界是内部,所有的幻象是外部”开始.

DATRE: 好.

JOHN: 大概就是这些,还有自我的多重性(多元性)等内容.

DATRE: 好.但你要问我问题,以便我能回答到你想要的内容.

JOHN: 没问题.

DATRE: 现在,你们所体验的一切…容我们这样讲:所有你们在这里经历的最低级别的体验,都是幻象.你们的体验就是创造幻象,与物质层的幻象工作. 你们让这些幻象看起来真实,就是为了获得你们进入物质构造中想得到的体验.

你们来到这个幻象世界的物质结构中,那儿还有幻象星球,以及所有其它幻象事物….

JOHN: 所有的恒星,行星和星云都是幻象.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进行玩耍体验的幻象结构.

DATRE: 正确.你们在这场游戏中的体验,是某种程度上你为你自己选择的.可当你们第一次来到这个幻象舞台上体验时,就被这些幻象搞得晕头转向了.

所以,你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实现你们想要实现的.在你们从未进入这场幻象体验之前,你们就已经设置好了参数.你们要去获得这场游戏中的”宝石”,也就是那个你们感觉想去达成的”全我”或”真我”或任何你们想称之的名字.

JOHN: 这是你们的体验频谱.

DATRE: 完全正确.

JOHN: 当我们一直说”你”的时候,指的是”物质层”中幻象的你,这也是你们一直用来参考的你.

DATRE: 是的.

JOHN: 你一直在幻象中被给予,被指示,或受到帮助,但它们都是”你”在帮助”你”.

DATRE: 对的.

JOHN: 那儿没有任何外部的东西,是你在创造这一整出戏.

DATRE: 是的,但是为了达成你想要的戏,你不得不将更多的”知晓/理解”放入里面…你看,现在我们进入更深的内容中.

“内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JOHN: 是的.

DATRE: 它就是那个”知晓”你需要什么体验的那一个.

JOHN: 那就是它想要去体验的.你和它是同一个,一样的.

DATRE: 对,但幻象世界才是真正上演戏码的地方.是体验者,你通过物质幻象进行体验.

JOHN: 但无论在哪个方面,它还是”你”.这是”你”为”你自己”创造用来体验的幻象.你们只是没有认知到自己的完整性而已.

DATRE: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绊脚石.因为那些主要与物质结构幻象工作的人,他们所看到的周围的一切,他们认为就是那样.

因为恐惧,他们从来都没有与”完整的自己”接触过.不仅如此,如果让他们看到这整场戏,而他们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就会崩溃.

因为那是他们不理解的东西.所以你们不得不…为了迈出第一步,你们必须”了解”内在的你, 或者说:了解你指引你自己的那一部分,不能对此感到害怕.

JOHN: 是的,你”个性中的那部分小我”就是害怕的那一部分.你必须要能从中识别哪一个是”没有”小我的你.

DATRE: 是的,但你们首先需要做的,也是最开始最重要的,就是与小我成为朋友.

JOHN: 这不是2者之间的竞争.

DATRE: 就像你在物质层中与另一个人交朋友,你们没有觉知到的是:你能与你自己成为好朋友.

你们自己中的一部分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通常你们让小我来负责&管理.

JOHN: 本来小我就是设计用来做这个的.

DATRE: 它是的,可你们还没有觉知到能够”看出”物质体验表达的那一点.在这场你参与的幻象游戏中,你们还没有觉知到那儿还有更多.

一开始,你慢慢获得一些小碎片,于是你有了一点点觉知:”咦?等一下!” 然后,当你挖掘得越来越多,就会对它越来越感兴趣:”好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有这种内在的感觉?我怎么好像在一个平行的大脑下运作?我的头脑或智力告诉我一件事,但是我所看到的…怎么不是真正的我想要的呢?”

小我就像一个想要控制一切的人,它说:”看,这就是你应该成为的样子!”

“可是我不想成为那样!我不觉得我应该那样去做!”

这就是识别/觉察自己本身…无论你们想怎么称呼它.在你们阅读的各种书籍中,有的称它为小我,有的称它为内在小孩…等各种不同的名称.

你们甚至能在那些超励志书籍中看到它的身影.为了区分,他们称呼它为:”乔治” – 那么,就与乔治做朋友吧.

与你们的小我先生或小我女士做朋友.

JOHN: 然后认知其中的差异.

DATRE: 认知它们之间的差别.一旦你能认出这些差异,就能说:”好吧,我们能成为朋友,因为我们在同一个身体中.”

JOHN: 我们都在教育同一个东西 – 我们自己.

DATRE: 自己!这就是我们曾讲过的.我们…你看,你不能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内容放在人们面前,你需要让他们消化一段时间,直到达到能解释这一切的那一点…

因为市面上有一些书籍写到:你必须杀死/消除小我;或你不得不这样那样去做…可是这些书都没有告诉你它到底是什么.

小我只是那个用来引导你的,属于你自己的一个部分.

JOHN: 是你创造了它.

DATRE: 对,是你们创造的,没有别人.

JOHN: 为了体验物质层,你们创造出小我.没有小我,就无法体验物质层.

DATRE: 不,不…

JOHN: 你,内在的你,没有体验物质层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在一开始,内在的你创造出了小我.

DATRE: 对的.小我是作为一个老师创造出来的.

JOHN: 是的,它是.

DATRE: 或作为一个向导.但问题是,在这么多年中,小我一直被放纵…

JOHN: 成为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DATRE: 一个宠坏的小孩.就是这样,很少有人这样解释过.大多数的人都说要”杀死”小我或消除小我等.

不,你不需要这样做.与它成为朋友.告诉乔治:”嘿,乔治,现在我想去体验了,但你表现出的态度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以这样的态度去对待别人.”

“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些人.所以,为什么不与我成为好朋友呢?我会展示一些事情给你看.你跟我一起,但让我来教你.”

这就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讲到的:你不是你的身体,你需要教导身体.但我们从来没有解释过,因为这对有的人来讲太难了,所以我们只有一点一点进入更深的引导.

现在,我想在场的每一个人应该都了解”谁是乔治”和”乔治是你们的向导”了.

因为那儿没有办法,如果你们不把”内在”与”外在”结合在一起.

JOHN: 外在无法体验内在,内在无法体验外在.

DATRE: 对的.

JOHN: 这才是实现”完整自我(全我)”的条件.

DATRE: 对.

JOHN: 所以你要适应它.另一个我想提出的话题就是:”个体性”与一个单一的表达.

你,作为一个被给定的部分自我,很多很多很多个你,组成一个全我.

DATRE: 对.

JOHN: 当你们谈及个体性时,这指的是一种专注/焦点,不是指单一的人士,而是一个聚焦点.所以,当你们学习,真正学习到时,就会知道”个体性”是一个”觉知”的东西.那不是物质结构,甚至也不是”非物质结构”.它与结构没有任何关系.

个体性,是”你”在你之内的基础本质.

DATRE: 对,对,对.你的本质就是完全存在,来自于万古永恒的体验.

JOHN: 是的.如果你能调整自己去体验其它表达形式下的”你”,个体性就会扩大.

DATRE: 是的,就是这样.

JOHN: 但这可不是依赖于:”哦,我碰到了我的其它6个部分自我” – 不错,他们都是个体化的”你”,但真正的个体性不是指6个单独的人.

个体性是指组成整体自我(全我)的个体和它们的许多表达形式.

DATRE: 对.

JOHN: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要点,却很少被人提及.我知道那儿有一大堆内容…

DATRE: 人们谈论着一大堆内容,却没有真正涉及到它的表面之下.人们没有谈及它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 和 作为你一个整体表达部分的你,是如何在物质表达结构中,通过积累经验/体验,与它工作的.物质表达结构 – 只不过是一个”幻象”.

就好像看一场电影,你是如何从电影情节中走出来的? 要知道,这是你将它放在你的面前.也许你会说:”这场电影关我什么事?” – 噢,不,关你的事.

同理,与阅读书籍一样.你可以读一本书,一本小说.那儿可能有”一句话”让物质层中体验的你与它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所以电影也是一样的.出去看一场电影吧,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它.当你能那样做到时,你所看到的或听到的将完全不同-那是属于你的.

现在,观察者部分的你是非常重要部分的你.但是,除非你能熟悉观察,否则你就无法留意到它.你们都应该学习,从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中学习.

不管你是从电影中学习,还是从路过你的一辆车子;或录音机中的一个音乐和弦;或你看到的一个标志或一个路人.

又或者与你们称之的自然沟通 – 与精灵,提婆等交流 – 所有的这些东西,来自于哪里都没关系.

JOHN: 这都是你的游戏.

DATRE: 全是你的游戏.出去与一座大山说话吧.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

JOHN: 很多年前,我在一个灵媒中心工作.我曾告诉大家:”走在路上时,试着留意你的环境.你可能会在路上突然发现一个小石头,然后这个石头引起了你的注意.”

DATRE: 对.

JOHN: 这个石头就会带给你一个讯息.去留意吧.因为它触发了一些你内在的东西 – 这就是看起来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是如何卷入的.

DATRE: 是,对的,对的.你看,如果你是一个洞察力者(灵视力者),你走在路上看见这个石头,而这个石头有一个讯息给你.于是你马上调转入那个石头,石头就会告诉你什么.

有人说:”天啊,这太愚蠢了,简直是发疯,不着边际” – 好吧,”不着边际”可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地方,因为它肯定是令人兴奋的.

但你看,你们不能.现在,我顺便提一个内容.

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所做的就是:他们看到了一些他们无法解释的东西,那是他们认为完全不可理喻的.这些人经常被关起来,锁在精神病院中 – 而他们所做的无非是看到了一些不被接受为正常的事情.

假如你跟一个人说:”这棵树在与我对话” – “嗯?你怎么了?没事吗?” – 然后人们就会极快地转身避开你.

因为你不应该能够与一棵树讲话.

JOHN: 是的.

DATRE: 在物质层中,你不能这样做,也不能与你的机动车讲话.

JOHN: 你当然可以与周围的一切沟通,因为它们都是你的创作物 – 这可不是开玩笑.

DATRE: “噢,不行!等一下,你不能出去与机动车讲话,也不能与发出响声的电冰箱说话.”

JOHN: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能?

DATRE: “不,你不能!这不合逻辑!” – 看,逻辑…

JOHN: 逻辑是一个小我结构.

DATRE: 很好,你知道如何将我们说的联系在一起.因为小我说:”那不可能!你不应该那样做!”

这与一个成长中的妈妈或姐姐或其他,没有什么区别.

JOHN: 权威人物.

DATRE: 或一些权威人物告诉你该怎么做,很多人就接受了.

JOHN: 他们从来不发出疑问.

DATRE: 不会这样或那样的问问题.

头脑中的知道,仅仅就是:当你长大时,你爸爸告诉你:”不,不,不能做那个,因为…”;”不,不要那样做,因为….” – 然后当你上学时,”你应该知道这个;应该知道那个”

“噢,科学中没有讲到这个;历史中也没有讲到这个…”

好吧,如果你一直这样听下去,难怪人们都”变傻”了.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学会真正的思考与探索- 这就是你们伟大的人类.

看看pluto(冥王星)…

JOHN: 是Plato(柏拉图)

DATRE: 柏拉图? 噢,我说的Pluto也是一只狗(布鲁托,迪斯尼中的卡通人物).

JOHN: Pluto也代表一个星球 – 冥王星.

DATRE: 是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但冥王星已不再是一颗行星,因为科学家说它不是了.所以不管怎样,到底是谁在说冥王星是一颗行星或不是一颗行星?

JOHN: 一些权威人物.换句话说,一些小我团队给出一些方向,希望你们去遵守.因为那是他们的方向,他们不敢走入其它任何方向,所以希望人人都跟随.

就好像宗教.

DATRE: 没有差别.

JOHN: 他们相聚在一起,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程度的恐惧.与这些拥有相同恐惧的人相处是最为舒适的.

DATRE: 学校也一样.

JOHN: 一样的.

DATRE: 同理,在学校里,他们教的是…

JOHN: 该想什么,而不是”如何”去想.

DATRE: 非常正确.那些真正会教学的老师,总不被认为是好老师…

JOHN: 是叛逆的.

DATRE: 他们总是叛逆.

JOHN: 这些人与孩子是一样的.学校系统中的权威人物总想尽快摆脱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破坏了结构.

DATRE: 这些人影响了结构,而结构必须被遵守,所以才导致各种各样的歧义.

JOHN: 这些叛逆的人必须不顾一切代价避免.

DATRE: 我喜欢这句话,哈哈. 但这是真的.

JOHN: 他们确实这么做.

DATRE: 确实.就好像John,Aona和其他人都想进入同一个房间,结果就变得比较拥挤.

我们Datre会看电视,但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因为我们寻找的是物质幻象的自然本质,然后我们就能把它们记下来,告诉你们,以便让你们也以不同的方式去思考.

这就是我们试着做的事情,想让你们从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

那天晚上,我们与德国一所大学的建筑系教授攀谈.他说:”你必须要打好基础” – okay,很好,这很好,基础很好.但到了某一点,基础都在那儿.现在,你将打算如何运用它去做真正的你想做的事情呢? 最好的老师是谁呢?

JOHN: 你将如何应用这些基础?

DATRE: 这就是应用.你打算怎么去做? 有人能给你一些梗概或大致内容,但最后将由你来找出你想如何去做.

JOHN: 对.

DATRE: 这就是这个星球上将要到来的改变.有人会将自己调整入那些能把他们推入思考里的人中.

那些人…如果你有这个意图,你就会自动把自己调频入那些人中,而那些人能把你推入真正的你希望进入的方向.

这可不是浮夸的自我在推动你,而是你的渴望,你对求知的渴望.

JOHN: 事实上,如果你好好与小我接触,就会知道它更多是一个”跟随者”.

DATRE: 绝对的.

JOHN: 它已经当”老大”当了很久了.事实上,它渴望了解很多事物,可能比你还要多.但它却没有能力了解超越内置结构的信息,除非你能为它提供这些能力.

DATRE: 对.

JOHN: 你不能让一个瞎子为另一个瞎子引路.这样不行.

DATRE: 不行! 再一次的,那是你想了解的意图,是你对求知的渴望驱策了一切.

如果你对乔治或小我先生说:”让我们一起工作吧,看看我们能达成什么.现在,你已经教我走了这么远,那么让我看看我能为你展示些什么.然后在你的帮助下,我们都能前进.”

JOHN: 对.

DATRE: 整件事就是这样,它能使你成为一个更大的整体.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在的你能够更容易的与小我和物质体验接触,而不是试着与小我对抗 – 要知道,小我才是那个做出所有决定的.

因此,当你们能一起合作时,就能改变这个世界.

还有什么问题吗?

JOHN: 我觉得这相当不错.

DATRE: 好.你看,”内在”是你们还不了解的部分,因为它才是从幻象中搜集,获取体验的那一个.

JOHN: 那是因为我们的关注焦点.大多数人只关注身体和小我,就这样.他们认为这就是整场游戏.

DATRE: 那是因为你们是这样被教导的.

JOHN: 对.就像我说的,必须不顾一切代价去避免.

DATRE: 正确.但是,现在是该摘下眼罩,觉知多一点点的时候了.我们会慢慢进入更深的内容.

但是,它们全部来自于想了解的渴望.有人问Aona:”你是怎么做到的?” -Aona 说:”我无法为你展示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只知道能够做到.也许有一天我能将它慢慢划分入详细的点,到时才能解释给你听.

但我认为那个想知道”如何”的个体,对他们来讲,最伟大的体验不是到别人那里去问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而是通过专注,意图,想找出的渴望,靠你自己做到.

JOHN: 并”期待”你能靠自己做到.

DATRE: 嗯,”期待”是一个重要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须”知道”你能做到.你必须了解你能够做到!你必须知道,在应用中,你能成为一个洞察者(灵视力者).但不要去找那些将告诉你该怎么去做的人.

因为你们已经有过太多这样的训练了.从”万古永恒”的年代前开始,就有太多人在告诉你该如何去做;而那些人也是那些想等着让别人来告诉他们该如何去做的人 – 这就是你们称之的”停滞”.

因为小我只能在它知道的参数中间运作 – 这是它的强迫惯性.你无法超越那一点,除非你有勇气说:”不,我知道.有人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能?” – 是的,你能!

JOHN: 是的,强迫惯性是指…一个很好的比喻就是:你试着开动一辆4个轮胎都没有气的汽车.

DATRE: 哦,很好,很好,我喜欢这个比喻.

ok,我想到一件事.有一次你与Aona在某个地方用餐.你们透过餐馆内的大窗户,看到了一些黑色的鸟.

JOHN: 停车场的鸟.

DATRE: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鸟都在车道旁找食物,它们叼起人行道上的小碎片,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一小块食物.

然后Aona说:”这是我们应该记着放入书中的内容”

停车场的鸟,大概持续了很多很多…

JOHN: 很多代.

DATRE:在这么多代中,它们只知道停车场.它们在停车场出生,在停车场周围的树上筑巢.它们在这个小小的,停车场周围的草地中讨食,因为那儿有一些小虫子.

JOHN: 还有来自餐厅的剩饭.

DATRE: 有人路过时,会把食物丢弃在那里.这些鸟到处寻觅,把食物清理干净后,它们的经验模式就结束了.接着下一代的鸟儿又来了,它们做着同样的事情.

长此以往,不停做着同样的事情,持续下去,永远没离开过停车场.

JOHN: 那是群体意识.

DATRE: 非常正确.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年前,大概20年前吧,Aona在商场的2楼看到了广告用的纸板人.

使用纸板人作为比喻,也是一样的道理.纸板人就只是一块纸板,其它什么都不是.

JOHN: 纸板人没有深度.

DATRE: 纸板就是一块能够站立的,比普通纸更厚一点的纸.那些路过的个体,他们说话,手脚也在移动,那儿还有移动的婴儿车,但他们都和纸板人一样,是”一维”的.

JOHN: 他们是小我的自动人(机器人).

DATRE: 是的.这就是”停滞”.如果你们这样持续下去,该如何让自己前进呢?

JOHN: 只能继续呆在停车场.

DATRE: 是的,呆在停车场.

所以,无论怎样,我很高兴能够记起这个例子.似乎还有一个,好像已经讨论过了.

就是医疗商业中提到的:与糖分(蔗糖)”战斗”等等.

JOHN: 哦,是的,我们谈过这个.

DATRE: 这些内容现在还出现在你们的广告中.再一次的,如果你开始找出完整的自己,成为一个个体自我,成为完全的你,那么这个”全我”将…它更像某种意义上的-“没有分离”.

换句话说,DATRE的体验与你们不同…是的,他们都是物质容器中的个体DATRE体验,可一旦退出这个物质容器,来到DATRE原本所在的地方时,那儿的每一个存在体都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JOHN: 当然,这是一种分享式的体验 – 这也是关于体验的一切.

DATRE: 提婆Devas,精灵Fairies都是这样.每一个人都做着单独的个体工作,但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JOHN: 这并不以任何方式减损个体化.

DATRE: 不会,绝对不会.提婆,精灵与其它,都做着相同的事情.这不仅仅属于地球存在,其它的星球也是这样. 你想想,是谁来照顾与维护这个星球上那些不是由人类做出的东西呢?

作为一个人类,如果你喜欢什么,才会去维护它.但是这个星球上的环境,依然需要提婆或精灵等进行维护.那么你说,这到底是谁来照顾与维护的?

肯定不是由物质幻象中的你来维持.

所有的星球都是一样的,它们都是不同的实验幻象结构,以便让你把自己放进来尽量学习.

现在,你们说:”okay,够了,那就让我们出去看看能找到什么吧”

好吧,那就去找找看吧,但不要太快离开,因为我们还有多年的传导信息想给你们.

要知道:最好的尚未来临.

再见,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