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说法者(Speakers)

DATRE: (2006年7月) 你们正谈论赛斯称之的”说法者” – 我们还有其它的内容.

可以这样说:那些不时来到你们这个星球上的说法者,会根据这个星球上的”发展线”,进行促进帮助或提供建议.

这儿所发生的是:当那些个体来到这个星球上时,他们会观察你们目前的普遍发展方向,接着在你们的现实世界中采取最活跃的行动 – 也就是你们现实世界中的”阴影区”.

你们的阴影区中包含一个突出的阴影和很多渐程阴影 – 也就是不同的强度 – 就好像一朵花瓣,中间是突出的红色,周围慢慢过渡成粉红色.同理,我们可以用这个例子来解释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最中央的部分拥有最亮或最强的焦点.

这并不意味最强的焦点必须处于中央,它也可以处于一端的最边上,而另一端全部是粉红色.无论怎样都可以解释,你不是只能处于中央,你可以处于整个现实世界中的任意一处 – 但这整个现实世界都朝着一个相同的方向为基础前进.

颜色最深的地区不是指那儿的人数最多,它代表的是强度.所以那里的人数可以很少,也可以很多.在你们这个特定现实的星球上,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程度的强度.

其中一些说法者可能很少被卷入这些现实世界中.当然,他们也会在”白天的舞台上演戏”;或者这样说:他们会进入,但不会直接参与.

现在,换个方式讲: 你们有你们的发展线,你们有你们的个体发展.这与你们选择的几率与可能性有着很大关联.

然而,因为心灵不是 – 你们的个体心灵是一回事 – 但身体之外的心灵信息并没有特别关注于一定的方向.它虽然有一个基本的”准则/议程”,但它的范围是如此之泛,所以将由个体心灵自己来散播.换句话说,个体心灵将成为一个鉴别者,根据你的物质结构,鉴别你能在这个特定的领域中完成到什么样的程度.

整体的心灵并不关心任何方向,因为它的准则/议程相当广阔.

这里所发生的是:因为你们的星球拥有如此广阔的准则/议程,所以无论你们想花费多少”万古永恒”的时间去完成一个给予的模式或序列或其它任何东西,这都无所谓.

因此,那儿就有一些你们称之的”冒险家”进入了 – DATRE就属于其中.这些冒险家 – 比如核心本我… – 是完全随机进入的,取决于他们想做什么以及想怎样去做.这些”人/冒险家”
在你们原始的最开端就开始工作,使你们的星球发展成为物质构造,还包括其它的星球.

所以,我们可以说,他们对每一个星球如何”处理”它们的个体结构(包括每一个星球的”可能性”星球)都拥有极大的兴趣.

于是他们就会来到这里,到处看一看,观察一下说:”嗯,现在这个特定的剧集已经上演太久了,它需要进入另一个方向” – 而这时,就是新方向被心灵的几率与可能性改变的时候.也就是说,几率与可能性改变了这个星球采取的方向.

但问题是:你们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获得改变,才能允许一个明确的改变发生.现在所发生的是:最大的改变将会出现在这个新千禧年.因为你们设置了一个你们想要的日期,然后说:”ok,这就是新千禧年的开始” – 但实际上,这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现在,虽然你们进入新的千禧年中,但却处在停滞期.所以,一些DATRE中的成员进入,他们在观察后说:”为了实现某某,这个方向或那个方向需要往前推动一点点” – 这就是你们在新千禧年中将要达成/实现的.

ok,现在所发生的是: 他们能够开启那个方向,但还是需要让某些”人”进入物质结构中,将这些信息带下来,使它们粒子化.所以,这将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发生.

其中一个方面就发生在你们的某些哲学家,诗人或艺术家中.他们使用不同的方式开始做出有”印象”的改变.

你们需要一个敏感的人来做这样的工作.无论怎样,所有的领域都在改变中.那儿需要的是…有一些领域比其它领域更难改变(更难被激发/激励).

举个例子: 你们中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

(QingQing注:简介 – 萨尔瓦多·达利在校读书时,常好作出与常人相反的行为,穿奇装异服.在马德里学画期间,因煽动学生闹事而被暂令停学,1926年又因越轨行为而被开除.这时,他的怪僻性格更引人注目,他则顺水推舟,放肆地夸大其表现癖.他在自传《神秘的一生》中自称,他的童年不时被猛烈的歇斯底里痉挛所干扰,他认为这是他的创造力的源泉)

你知道,你们常称这样为:”太过了,太夸张了…” – 可又怎样?你不得不钦佩那是很了不起的.还有你们的音乐,你们做出了很多不同的疯狂创作. 从发生的时间开始,到了今天,你能留意到你们的音乐已经发狂了 – 它是尖叫,摇摆和”想发泄”.

但问题是,你们必须要这个星球上的个体将自己导入你们计划进入的方向,并由此创造/生产出什么.

现在,你们或许能找到一个诗人…就像DATRE书籍4中提及的那个谈论树木灵魂的人.他说:树木似乎会思念他.当他离开时,树木就会下垂.当他回来时,树木能知道他回来了,然后他就会摇晃它们的树枝…这个人就是爱默生(美国思想家,文学家).

你可以去了解爱默生,我想你会发现他进入的就是事物(计划)将进入的方向.那儿还有一个人做了大量关于孩子方面的工作,就是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苏格兰小说家、诗人与旅游作家,也是英国文学新浪漫主义的代表之一.史蒂文森在世时是一位名人,但随着现代文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崛起后,他的作品被归类为儿童文学与恐怖小说的类型).

你能发现那儿有些人在帮助带入这些信息,因为他们善于接纳;他们已经经历过所谓的死亡时期;他们正在等待新的东西,否则,为什么要再次回到物质层呢?

他们被给予一种谐波(和谐,融洽,调和),这种谐波与他们融合在一起,就能让他们看到他们平常不太可能看到的事物 – 就像这样,信息就能被带到最前方.

可以这么比喻:他们是那个正在启动抽水泵的人.

不管怎样,这就是我们讨论的会发生的事情.所有这些”冒险家”或探索者,或任何你想称呼的名字,他们与你们的核心本我一样,具有相同的”口径”.

换句话说,他们都会找到某些东西,然后说:”OK,现在让某个人到这个星球上去把它做出来吧”

就是这样.

那儿有着大量的混合与匹配…所有的宇宙,人文,互相作用,互相帮助.

因为,你看,你把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他们将沿着,他们的发展有些缓慢,因为他们…为了启动抽水泵,有时他们不得不被”踢屁屁”(打是亲,骂是爱,实在不行用脚踹).

OK,你能看出我想说什么吗?我想说的是:你们并不需要那些来自于另一个星球的人.

你们的系统中设置了不同的谐波,到处都是,不仅在这个星球上.有时你们的星球需要一个巨大的激增…好吧,这样讲:就如同那个当上总统的人,他开始建设公路,桥梁和公园,提供给人们就业的机会…你们当中有大量无业人士,于是这位总统赋予他们工作,保留他们的文化(文明).

当你们中间充斥着大量无业人士时,这些人非常贫穷就需要帮助.他们需要某些东西来集中精力与焦点,使自己感到满足.

他们可能并不满意自己的工作,但这会让他们有一种成就感 – 因为他们工作得很辛苦,每天上床时都很累.

还有一些失业人士以前是文员,不习惯体力劳动,但他们都很高兴能赚钱为自己的家人买点什么.

这就是我想讲的:你们需要一些催化行为来改变这一现状.

谢谢,我们是D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