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书籍5: In Closing (结尾:能量释放&情绪能量)

DATRE: (2006年9月) 在本书的结尾,我们想告诉你们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当个体们在探索这些传导资料,并找到与他们的内在知晓呼应的概念时,就会触发他们整个自我范围内的能量释放.

换句话说,当你读到某个内容,你说:”啊哈,我涉及过这个,我明白了!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终于理解了!”时,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它将通过你的物质存在,设置你的内在能量流动.换句话说,就好像你打开了一个大水坝.你的身体中可能有能量阻塞,通过”啊哈”,你就能打开你的整个存在体中的能量流动.

没有别的,就类似于这样.在你们的物质容器中,”啊哈”是一种触发机制.它能开启那个流过你整个系统的能量水坝大门.

但是,你不是坐在那里说”啊哈”,这不是口头上讲的”啊哈”.

而是你真的能得到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领悟)

这就是我们需要告诉你们的:它能开启流动,进入你们的个体觉知扩展中.

JOHN: 这有点像完形概念,这也是发生在完形概念上的事情.

DATRE: 与完形概念是一样的.这里唯一的不同是:我们没有给你们完形概念,我们只是在这里给你们”文字”.

让我们给你们文字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文字太受限制了.你们不知道我们有时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去找寻一个合适的词语.我们会先讲一些内容,然后说:”不行.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接着John就会给我们一些其它的词语:”不,还是不准确”.我们不停揣摩,来来去去,大概花5分钟才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而这个词语只是勉强,还不是太好.

所以我们想说的是,当你能得到这个”啊哈…”,就像揭开了一个完形概念后,当你能真的获得这个”啊哈”时,就已达到了”开始”的那一点.在那时,你就能开启整个自我中的能量流动.

另一件我们想告诉你们的是:在你们这个幼儿园水平阶段的发展中,在这个地球物质层的探索中,我们还想进一步补充一点内容.

我们常称这为:”沙盒1″.
————————————
QingQing注 – 再次把沙盒1注解在这里:

沙盒1(SandBox 1) – 我们没有”存储/记忆”功能的头脑.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做”.这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概念.对我们来讲,”做”就是”做”,就是这样.也许有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 “好吧,我做我想做的,但我无法解释我在做什么” – 我们每一个都有自己”做”的事情.我们从诞生起就在”做”事情.那儿没有”没有什么(Nothing)”,因为一旦我们找到一个”没有什么(Nothing)”,我们就能将这个”没有什么(Nothing)”做成”什么”.这就是成为”创造者”的第一步.我们常称它为:”沙盒1″ – 因为在物质层,你们”首先”要学会成为”创造者”)
————————————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是这个宇宙中”新诞生的自我” – 你们不是.

只是你们感觉自己缺少了一些整体发展的部分,而这个地球的体验能够满足你 – 这就是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你们不断寻找其他的表达形式以圆满你们的完整性.换句话说,你可能会说:”很好,这看起来很有趣” – “哦,那看起来太有趣了,我感觉那能有助于圆满’我自己'” – 就是那个你感觉缺乏的那一部分.

JOHN: 那是一个能使我成为一个”更完整的我”的东西.

DATRE: 是的.这些学校…每一个星系环境都像一所学校.但它不像你们现在学习的物质学校,需要成绩分级等等.因为没有人会为你打分,除了你自己.

JOHN: 这不是你要按照年级顺序往上学习的物质学校.

DATRE: 是的,那儿没有顺序.

JOHN: 你可能最后才会上1年级.

DATRE: 是的,这都不重要,都无所谓,因为它们都可能是你需要为”自己的存在”所填写的东西.

这里所发生的是:那儿有各种不同的事物可供你们探索.你能从中探索直到满意为止,然后你就会说:”Okay,够了!” – 接着你就离开去找寻下一个探索的项目.

但问题是:要离开这里太难了,如果你还没有离开过这里的话.因为为了能离开这里,那儿要有一些顺序发生.

现在,那些已经进来的(人或说法者),知道如何出去.因为他们已经进来过了.但是,那些…

JOHN: 有时他们也会迷失.

DATRE: 好吧,这里所发生的是…ok,我想我们需要进一步阐明,以免有人会卷入恐惧中.

JOHN: 好.

DATRE: 是的,他们会迷失,但这只是暂时的. 因为那儿总是有人在你身边能够帮助你 – “如果”你允许他们帮助你的话.

这就是另一个巨大的障碍.

JOHN: 这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情绪/情感环境.

DATRE: 这里是一所学校,这个学校的基本前提是…这样说吧:假设你想成为一个建筑师,于是你去上大学或院校,进行建筑方面的训练等等.

你指定自己想搭建一个桥梁或建造房子,但你还是要从最基础的学习开始,然后才会进入让你感兴趣的具体学习中.

在这个方面,它们都是相同的.

但那儿有个极为不同的一点是:地球是一所情感的学校. 你们所做的,就是开始与情感工作.

你们当中有人说:”我想我们不会花那么长时间学习吧?” – 好吧,可那儿有些个体,容我们这样称呼他们,他们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来来回回进行了上亿万年的时间,却还呆在沙盒1里 – 也就是这个情感学校.

情感也在逐步扩大中 – 那就是我们称之的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就是个体的”片段”.个体的片段是在 不断变化中的.你不停从中挑选,挑选 – 全部由你自己决定你想走入的方向,不管其他人告诉你什么.

因为那儿没有2个人会走上相同的道路.

这也是为什么那儿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Datre,John,Aona也会以不同的方式回答.很简单,因为我们都不会同意某个具体的细节,但我们都能携手合作,到达协议的那一点.

否则我们就无法写出这本书,除非我们大家都同意这些内容.

所以,当每次我们之间说:”嗯,我不觉得是那样”;”嗯,如果你这样做,就会以那个方式看待;然后这个就会是这样,那个就会是那样”时,最后我们就会进来:”好了,好了,把收音机关掉,我们需要协商.我们喜欢音乐,但它会干扰我们,所以关掉收音机,让我们讨论一下吧”

这会发生在一天的任意时段中 – 无论是早上,中午,下午还是晚上.

但对他们来讲,这无所谓…或者这样说:每一次的传导我们都要限制在2个小时之内.有时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但对Aona来讲,她很难出体超过2个小时以上.

这很简单,因为那儿有太多的断连,所以要重新调整身体就变得非常困难.

你看,我们从身体中出去,但要等Aona完全进入这个身体时,她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通常她要坐在那儿等半个小时,才能感觉到她的腿,然后站立起来.

因此,这也算是传导中的一部分.

我们带给你们这些信息,是因为你们真的不了解作为个体的他们.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他们希望别人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当然,感谢/赞扬他们是很好的,如果你想感谢他们的话.但是不要进入那种…你认为他们才是最伟大的,他们才是最好的那种崇拜主义中,因为他们可不喜欢那样.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给予了你们很多选项和各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方式.

无论如何,我们认为…

JOHN: 你们概括的挺好.

DATRE: 我也这么认为.

你们称之的情绪能量,对你们当中每一个人的实行(实现)是至关重要的.很多回来的人,后来都能觉知到:情绪能量是为你们达成自我实行(实现)价值的关键.

所以,无论你是否已经开始这场沙盒1的体验,或是你重新回到地球中扮演某个角色,还是你想获取体验自我的某个缺失部分 – 这儿的所有体验都是一样的.

享受这些新能量吧,它们将会以新的方式激发你们的存在.

谢谢,我们是Datre~